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五章 讨债
    ..重生狂少归来

    “怎么?堂堂叶沧澜,也有不敢的时候吗?”

    兰陵月用满是挑衅的目光,看着叶飞扬。

    叶飞扬见到兰陵月这样,先是一愣,而后却是呵呵的笑了!

    “你这激将法,对于别的男人,也许有用,可是对我而言太拙劣了!”

    没错,当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容颜妖娆的女人,用挑衅的语气,对一个男人问“敢不敢”的时候,大部分的男人,往往会沉沦其中的。

    而叶飞扬却并不是普通的男人。

    其一,他乃是仙尊重生,前世见过的美女何其多。

    其二,好歹他前世也是堂堂沧澜仙尊,若是这一个小女子的简单即将,他就上当中计了的话,那他前世,也真是白活了。

    看到叶飞扬不为所动,那兰陵月先是一愣,而后却是充满了失望。

    原本她是对于自己,很有信心的,可是却没想到,竟然在叶飞扬这里接连碰壁。

    “呵呵,不过,一直听你提及灵虚,我对那个地方,却也真有些兴趣呢!”

    就在这个时候,让兰陵月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叶飞扬竟然会开口说这样的话。

    “真的?”

    听到叶飞扬这样说,那兰陵月不由的心中一喜,满脸激动的看着叶飞扬。

    “你如此希望我和你一起去灵虚,恐怕别有所图吧?”

    叶飞扬冷笑着看着那兰陵月。

    “没错,我有一份大机缘,想要送给你!”

    “大机缘?”

    叶飞扬饶有兴趣的看着兰陵月:“那份大机缘,恐怕得到的,并不怎么容易吧?”

    “没错,机缘与危机并存!”

    兰陵月倒是也没有隐瞒叶飞扬。

    “可以,不过我得过段时间才能去,我有一些事情,还要处理!”

    叶飞扬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天陨矿区。

    其实,现在对叶飞扬而言,不仅仅天陨矿区,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同样的隐世宗门世界里,他也有些事情要处理,而且外界也是。

    “行,没问题!”

    兰陵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这段时间,我留下来帮你,这样可以更快的处理完!”

    对此,叶飞扬倒是没有反对。

    接下来的数天,叶飞扬对天陨矿区进行了重新的整合和建设。

    而后他就朝着隐世宗门肖家杀了过去。

    肖家之前一再对叶飞扬出手,还真是把叶飞扬当做泥捏的了。

    如今叶飞扬腾出手来了,自然要好好的去收拾一下肖家众人。

    当叶飞扬带着一群人,出现在肖家门口的时候,肖家是懵逼的。

    不过随后肖家人,便恢复了以往的狂妄自大。

    他们肖家是隐世宗门世界赫赫有名的大家族,除非其他的几大家族联手,否则他们不怕任何人!

    “哪里来的狂妄小子,敢来我们肖家撒野,快给我滚!”

    “就是,滚滚滚,不想死的就快滚!”

    肖家的两个看门的下人,满脸狂傲的看着叶飞扬。

    “呵呵,我可不是来撒野的,而是前来找你们肖家讨债!”

    “讨债?”

    听到叶飞扬这样说,那两个下人不由的一愣,而后却是更加确定,叶飞扬就是来找事的!

    “混账,再不走,看我们怎么教训你!”

    “教训我?”

    叶飞扬冷笑着看着那两个肖家的下人:“好啊,不过,你们两个人可是不够,应该多叫一些人!”

    听到叶飞扬这样说,那两个下人先是愣,而后却是恶狠狠的瞪了叶飞扬一眼,怒吼着就朝着叶飞扬冲了过去。

    “该死的臭小子,竟然敢看不起我们!”

    “上,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混蛋小子!”

    两个人,一边怒吼着,一边朝着叶飞扬扑了过去!

    “唉,我都说了,你们两个不够!”

    叶飞扬见此,叹了一口气,而后随手一甩。

    啪啪!

    两个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那两个下人的脸上,将两个下人打的倒飞了出去。

    “你,你有种!”

    “臭小子,你,你竟然敢打我们!”

    两个人见到叶飞扬这么随手一挥,就轻而易举的,将他们打飞了出去,顿时便知道,眼前的叶飞扬不好惹。

    他们一边捂着脸颊,一边满脸紧张和警惕的看着叶飞扬:“臭小子,有种的就报个名号!”

    “没错,臭小子,有种的你报个名号瞪着,很快,很快就有人来教训你了!”

    “好啊,本尊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叶沧澜!”

    叶飞扬一边说着,一边不屑的笑着道:“记得多叫一些人,人少了,可是不够我大!”

    “什么?”

    两个下人,听到了叶飞扬的名字,先是一愣,而后纷纷变色。

    “你,你说,你就是叶沧澜?”

    听到了这个名字,两个如遭雷击。

    这个名字,对他们而言,太响亮了,简直就是如雷贯耳啊!

    原本,他们看到了叶飞扬只是一个人,而且还年纪轻轻的,便以为叶飞扬好欺负。

    然而,他们那里想到,眼前这个青年,就是那凶名赫赫的叶沧澜?

    知道了叶沧澜的大名之后,这两个下人吓得连大话都不敢说了,全身颤抖,慌慌张张的就跑进了肖家大门里。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肖家大门里,一个管事看到自己的两个手下,如此狼狈慌张的跑进来,顿时忍不住的呵斥了起来。

    “大,大人,不好了!”

    “不好了!”

    两个下人,看到管事的,结结巴巴,颤颤巍巍的开始说了起来。

    “怎么不好了?”

    那管事的看到自己的两个手下,如此不堪,顿时忍不住的,伸出手来,啪啪的两个耳光,就打在了两个手下的脸上。

    “白痴,要记住,咱们是肖家的人,不能怯场丢面子,有什么话,慢慢说!”

    “是,是,我们慢慢说!”

    “外面来了一个捣乱的青年!”

    两个下人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一下情绪,开始慢慢的讲。

    “哼,不就是一个捣乱的青年吗?他莫非是大家族的人?”

    管事一听下人这样说,顿时冷哼了一声,不过却是警惕的问起来了那青年的来历。

    “不,不是!”

    两个下人结结巴巴的道。

    “不是就好!”管事听到这话,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