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五章 我欣赏你们的勇气
    ,!

    俗话说得好,老而不死是为贼。

    死而不灭,是为鬼!

    这东河老鬼,在成鬼神前,其实并不是一个人灵魂所化。

    没错,鬼如其名,他的前身,其实是一条河!

    一条在松鹤山庄东边的杏,因为松鹤山庄等一些特殊的机缘造化,让他觉醒了灵智,从而成为了鬼神。

    活得越久就越怕死,当他们成为了鬼神之后,存在了上千年,就更加怕死了。

    所以,仅仅是一个眼神,一句话,一点点的杀意外放,这东河老鬼,就被叶飞扬的气势震慑,选择了屈服。

    “呵呵,不得不说,你还真是本尊的送财童子啊!”

    叶飞扬手握灵剑,满脸冷笑的开口:“自己钻进了自己的灵剑里,成为剑灵就算了,而且还将本尊感兴趣的血泪给引出来了!”

    听到叶飞扬这样说,血泪满脸哀怨的看了一眼,叶飞扬手中的那柄灵剑。

    说好的能够轻松抓住叶飞扬这个家伙呢?

    虽说你们松鹤家族,底蕴深厚,擒拿叶飞扬轻而易举的?

    “血泪我也应该感谢一下,毕竟是你将东河老鬼,给我叫出来的啊!”

    叶飞扬看着那哀怨的血泪,忍不住的冷笑开口了。

    东河老鬼闻言,同样的哀怨的看向了叶飞扬手里的灵剑,以及那哀怨的血泪。

    其实,他们三个人,若是联手一起进攻叶飞扬的话,说不定还有一战之力。

    只不过奈何三个人各怀鬼胎,所以错过了联合出手的时机。

    如今也就只能为鱼肉,任凭叶飞扬宰割了。

    收服了两鬼一人,叶飞扬冷笑着看向了松鹤家族的族长松鹤本清。

    “唉,我刚刚好像给过你们松鹤家族机会,让你们选择臣服来着的!”

    叶飞扬叹了一口气,满脸惋惜的道。

    听到叶飞扬这样说,那松鹤本清先是一愣,而后看看自己老祖那破碎的神像,以及被抓住的样子,不由的无奈叹息,就要开口选择臣服。

    然而,他却是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叶飞扬却是又开口了。

    “奈何你们松鹤家的人要面子,不肯屈服。”

    叶飞扬一边说着,一边点头称赞道:“其实我就欣赏你们这种有骨气的人!”

    松鹤本清已经松鹤家的人,听到这话不由的一愣。

    说实话,他们那里是有骨气,刚刚那不是看到老祖出手,想着还有机会吗?

    “不过,这样,若是阴差阳错的,得到这个杀神的赏识,有一个逃脱的机会,那倒是也不错啊!”

    松鹤本清心中这样想着。

    然而,不得不说的是,他这样的想法,纯粹就是想太多啊想太多。

    “既然你们这么有骨气,宁愿死,也不肯选择臣服,那我索性就成全你们,将你们松鹤家的全都杀了好了!”

    叶飞扬一边说着,一边戏虐的招了招手,手里的灵剑,就朝着松鹤家的人,飞了过去。

    “不!”

    松鹤本清见到飞过来的灵剑,忍不住的惊叫了起来。

    然而,他叫声还未落下,那飞剑却是已经从他眉心穿过了。

    松鹤本清不甘心啊不甘心!

    他哪怕死,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从华夏来的叶飞扬,不按照套路出牌呢?

    正常情况下,难道说,不应该像华夏武侠电视剧里那样。

    叶飞扬很欣赏他们的骨气,而后因为他们不怕死的骨气,饶他们一命吗?

    武侠剧里的情节,都是骗人的啊!

    临死前,松鹤本清心中如此想。

    嗖嗖嗖!

    不仅仅是松鹤本清,松鹤家的很多高层,同样也是临死前,将那些狗血的,小说和电视剧情节,骂了一万遍去一万遍。

    嗖嗖嗖!

    灵剑划破空气,也穿透了一个个人的身体。

    每当灵剑从一个人的身体穿过,那他就从人,变成了一个死人,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尸体。

    血泪站在叶飞扬的跟前,感受着那灵剑飞来飞去,嗖嗖嗖的斩杀在场的人,吓得那叫一个瑟瑟发抖。

    以前,他只是以为,叶飞扬的遁法厉害,如今他知道,他错了,叶飞扬不仅仅遁法厉害,杀起人来的剑法,更是强的可怕啊!

    他甚至开始心中想着,自己要不要趁着叶飞扬,控制飞剑杀敌,没有时间搭理自己,悄悄使用血遁开溜。

    毕竟,若是叶飞扬这一个不小心,劈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他很可能就会没命了啊!

    不过,很快的,血遁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他发现,叶飞扬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呢!

    和叶飞扬的眼神已解除,血泪就全身颤抖不止。

    其实不仅仅是血泪,还有松鹤家族这些年,从外面找来的,那些其他长老供奉们,他们更是一个个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着。

    此时此刻,他们真恨不得将身体贴在地面上,当个尸体,来躲避叶飞扬的飞剑。

    每个人都感觉他们是在鬼门关,只要叶飞扬飞剑一个偏移,他们的小命可就没有了啊!

    唰!

    就在众人忐忑不安,紧张不已的时候,灵剑却是飞到了叶飞扬的跟前。

    没错,战斗结束了!

    不,其实不应该说是战斗,应该说是叶飞扬用灵剑,单方面的杀戮才是!

    这个过程,其实并没有耗费太长的时间,甚至连一分钟都不到。

    可是这一分钟的时间,对于大厅里的很多人而言,却是比地狱里还要难以煎熬。

    他们听着飞剑嗖嗖嗖的飞过,他们听着飞剑噗嗤噗嗤,轻而易举的,穿过一个个的脑袋。

    他们听着那一个个被穿透脑袋的人,或哀嚎,或惨叫,或不知所措。

    彭!

    嘭嘭!

    嘭嘭嘭!

    这个时候那些尸体,这才开始,缓缓的倒地。

    听着那嘭嘭尸体倒地的声音,还活着的人,就仿佛是心脏被猛烈拍击似的,颤抖不已。

    “行了,都起来吧,趴着装死,很有意思?”

    叶飞扬满脸嫌弃的,看着那些个跪在地上,还没有死的人。

    “是,是!”

    几个人满脸尴尬的抬起头来,用惶恐不安的眼神,看着叶飞扬。“你们不是松鹤家的人,我可以饶你们一条狗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