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四章 谁敢不从?
    ,!

    可恶!

    “不!”

    这老鬼乃是松鹤家族的初代祖先。

    他原本是东樱战国时代的一个大将,以一介布衣的身份,从这松鹤山庄走出,在四方征战之中,屡立奇功,最后成为战国时代,威震一方的幕府将军。

    他一生杀敌无数,生前就让众人畏惧,当做避之不及的杀神。

    死后凶名不减,被松鹤家族的后代,当做神灵一样供奉。

    因为杀孽太重,戾气颇深,他魂魄竟然未散,机缘巧合之下,和松鹤家族供奉的那神像融合在了一起,因而成为了一个妖孽鬼神。

    经过千百年的供奉和祭祀,这老鬼的魂体越发强大了起来。

    只不过奈何,他却是没有一个合适的肉身,只能一直待在神像之中,或者以阴魂的形态,游走在黑暗之中。

    刚刚叶飞扬一剑击碎了神像,也真可谓是击中了这老鬼的要害,让他暂时失去了寄居之地。

    原本老鬼还有些惶恐不安,可却没想到,这灵剑竟是极好的养魂之地。

    于是老鬼便想要占据灵剑,并且还想要控制灵剑,击伤叶飞扬。

    只可惜,他这明显是属于,白日梦做多的情况。

    没错,叶飞扬的灵剑,的确是很适合灵魂体居住。

    那是因为叶飞扬原本就想要让灵剑孕育灵智,所以将其打造的很适合灵魂体。

    但是,别忘了,这灵剑是叶飞扬打造的,那老鬼想要鸠占鹊巢,也得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这不,叶飞扬只是划破了指尖,轻描淡写的刻画了一个灵阵,这老鬼,就吃到了苦头,被叶飞扬囚禁在了这灵剑之中。

    “呵呵,我这灵剑正好缺一剑灵,今后,你就是我灵剑剑灵了!”

    叶飞扬却是懒得例会那老鬼的不甘和愤怒咆哮,而是依旧轻描淡写的,在伸手刻画着灵阵。

    “不,我才不要做你的剑灵!”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那老鬼眼见自己魂体,无法从灵剑之中脱身,也是彻底的疯狂了,他怒吼一声,便开始疯狂的控制灵剑,试图打算从叶飞扬的手中挣脱,以灵剑攻击叶飞扬。

    然而,叶飞扬的手,却是稳稳的握着灵剑,任凭那老鬼在怎么疯狂努力,也不过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封!

    刻画好了最后一笔,叶飞扬开口说了一个封字。

    而后那灵剑上,被叶飞扬用血水刻画的图案,一阵阵的光芒闪烁,很快的就行程了一个阵法。

    “啊!”

    “不,我不甘!”

    老鬼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可是却注定了他的悲剧。

    那些松鹤家族的人,听到了老鬼凄厉的惨叫,不由的就都着急了起来。

    要知道,这可是他们松鹤家族的老祖,是他们松鹤家族,赖以安身立命的根本啊!

    然而,他们早已见识了叶飞扬的凶悍,哪怕明知老祖在叶飞扬的手里,遇到了危险。

    可是又有谁敢轻易出手?

    “血泪,你,你我唇亡齿寒,难道你真的要躲在地下,眼睁睁的看着,叶飞扬收拾完了我,再去收拾你吗?”

    “东河,你,你我同为鬼神,今日我的下场,就是你明日的下场,难道你也忍心旁观?”

    松鹤老鬼眼看着自己挣脱不开,便开始厚颜无耻的求援了。

    “哦,我说怎么感觉少点什么呢,原来是血泪啊?”

    叶飞扬听了那松鹤老鬼的话,不由的就笑了起来。

    “可恶,松鹤老鬼,你自己找死,我不拦着,你拉我干嘛?”

    一声抑郁的怒吼响起,而后一阵血雾突然的出现。

    大厅中众人,顿时感觉视线受阻,看不清楚眼前的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的一只手从血雾之中伸出,抓向了叶飞扬手里的灵剑。

    显然这是血泪出手,打算夺取,叶飞扬手里的灵剑。

    而叶飞扬就在那血泪,伸手抓住灵剑的一刹那,却是冷笑着松开了手里的灵剑。

    血泪却是并不知道,这是叶飞扬有意为之,他还以为,是自己得手了呢,不由的就满脸得意的笑了起来。

    “呵呵,来的好!”

    而这个时候,叶飞扬却是冷笑伸手,一把抓住了那血泪。

    血泪顿时懵逼。

    几乎下意识的,他就要使用血遁逃窜。

    然而——

    他狠心咬牙,吐了一口血,可是却发现自己仍旧还在原地。

    无奈之下,血泪挥剑斩了自己一剑,顿时鲜血直流。

    他再一次的使用了血遁。

    可是,却发现他依旧还是站在原地。

    这下血泪的额头,冷汗开始刷刷刷的流个不停。

    “拿了我的剑,就想走,你问过我了吗?”

    叶飞扬笑呵呵的看着那血泪。

    血泪见此,忍不住的想要骂娘,不更准确的是,是忍不住的想要骂那松鹤老鬼了。

    因为事到如今,他还没有发现,这是叶飞扬用灵剑,给他布置的一个陷阱,那他可就真是白痴了。

    “东河,唇亡齿寒,我和松鹤老鬼遇险了,下个就是你!”

    无奈之下,血泪也耍起来无赖,开始叫帮手了。

    恩,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叫来一起填坑的。

    “诸位,你们的战斗,和我无关,为何要一再牵扯老夫!”

    一个魂体,很是无奈的出现在了大厅之中。

    叶飞扬看到了那魂体,不由的就面露欣喜。

    “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剑灵啊!”

    叶飞扬笑呵呵的这样想着。

    那东河老鬼,看到了叶飞扬这样的眼神,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

    “这位大人,小人只不过是一个区区河鬼,根本就难入您的法眼,您和松鹤家族的争斗,我绝不参与!”

    东河老鬼,急忙的开口了。

    “恩,随你!”

    叶飞扬轻轻的点头。

    那东海老鬼见到叶飞扬这样说,不由的就松了一口气。

    然而叶飞扬的下一句话,却是让那东河老鬼听了之后,想哭啊!

    “你这么识相,做个孤魂野鬼可惜了,不如来做我的剑灵吧!”

    东河老鬼满脸幽怨的瞪了松鹤老鬼和血泪一眼,同时看叶飞扬的眼神,光芒闪烁不定,显然他在犹豫,要不要放手一搏。

    “怎么?”

    叶飞扬似乎看出来了,那东河老鬼的想法,冷笑着道:“莫非你敢不从?”

    “不,不敢!”感受到了叶飞扬那强大的气势和杀意,东河老鬼顿时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