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六章 嫁给爱情
    听到了叶飞扬,那轻描淡写的声音,血泪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

    “你,你说什么?”

    他瞪大了眼睛,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满脸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叶飞扬。

    “你说你会其他的遁法?”

    “你,你是得道盟的人!”

    血泪瞪大了眼睛,眼中尽是惶恐和不安。

    得道盟?

    叶飞扬听到了这个名字,不由的瞳孔一缩。

    因为他对于这个名字,是有印象的。

    最初,好像监视他祖奶奶的,就是得道盟的人!

    只不过后来,因为牵扯出来了京都叶家甚至隐世宗门叶家,叶飞扬便将主要精力用在他们的身上去,从而有些忽视了得道盟。

    却没想到,竟然如今,又和得道盟,有了交集。

    “哼,就算你是得道盟的人,那又如何?”

    血泪冷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了一道决绝之色。

    “你休想抓住我!”

    说完之后,他左臂突然的从身上脱落,朝着叶飞扬飞了过来。

    “超级血遁打法!”

    血泪目露疯狂的之色,怒吼一声,身影再一次化作一团血雾,消失了!

    “呵呵,倒是一个对自己够狠的人啊!”

    叶飞扬随手一挥,打飞了那血泪的左臂,眯眼看向了东方。

    若是他没有感知错的话,此时此刻,血泪恐怕已经出现在了东樱岛国了!

    血遁之术,越想要远距离逃遁,需要的血精就越多。

    血泪为了摆脱叶飞扬的追击,直接想要逃到东樱岛上去,所以不惜断了自己一臂!

    “罢了,暂且,饶你一命!”

    叶飞扬一边说着,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其实,叶飞扬完全可以追上去的,不过他却是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也不急于一时。

    回到了工地,叶飞扬叮嘱了一番,便带着松鹤灵羽离去了。

    朱晶晶看到叶飞扬带着松鹤灵羽离去,心中很不是滋味。

    可惜,她却是也无可奈何。

    “朱,朱小姐,我,我想跟着您,可以吗?”

    就在这个时候,小蜜上前了一步,满脸期待的看着朱晶晶。

    “你,跟着我?”

    朱晶晶满脸困惑的看着小蜜。

    “恩!”

    小蜜满脸紧张和忐忑不安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

    朱晶晶的心里,充满了困惑和不解。

    “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对女人没兴趣!”

    听到朱晶晶这样说,小蜜不由的就红了脸。

    “我,我想规规矩矩的做人,好好的努力!”

    小蜜有些神色黯然。

    其实,还有一句心里话,她没有说出来。

    她想再见到叶飞扬,哪怕只是一面,只是看一眼都好。

    所以,她想要跟着朱晶晶。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连朱晶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见到叶飞扬一面啊!

    从江南离开,叶飞扬一行人,来到了天南。

    天南叶家的人,早就准备好了,等待着叶飞扬的来临。

    原本天南叶家的人,还想好好讨好巴结一番的,可是叶飞扬却是直接的无视了他们。

    “有孙铁浆父子的消息吗?”

    叶飞扬直接询问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这,这——”

    叶紫瑞神色难看,小心翼翼的道:“我们天南叶家,已经将天南地区翻了一个底朝天,可是都没有孙铁浆父子的消息!”

    一听叶紫瑞这样说,叶飞扬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

    “我,我怀疑,他们将孙铁浆父子,绑到了东樱国去了!”

    眼见叶飞扬要发火,叶紫瑞急忙开口了。

    “哦,是吗?”

    叶飞扬冷哼了一声,看向了松鹤灵羽。

    “咳咳,主人,我想,我跟随您之后,家族肯定会震怒,抓走孙铁浆他们,应该也是有可能的!”

    松鹤灵羽尴尬的咳嗽两声。

    “恩!”

    叶飞扬轻嗯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去了孙家别墅。

    孙家别墅里,南羽梦满脸着急的,在大厅里,来回踱步。

    “羽梦,别着急!”

    一个妇人坐在沙发上,一边说着,一边抽着烟。

    “婆婆,望好几天都没有一点消息了,我,我怎么能不急?”

    南羽梦哭笑不得的,看着坐在沙发上吸烟的婆婆。

    她不喜欢吸烟,也不喜欢吸烟的人,尤其是女人。

    但是,奈何眼前的这位,是她婆婆,她又能说什么呢?

    “羽梦啊,别急,来抽根烟放松放松!”

    妇人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将自己吸了两口的烟递给了南羽梦。

    南羽梦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了烟。

    “你倒是和我儿子一样啊!”

    妇人似乎看出来了南羽梦的心思,笑着道:“都不喜欢我抽烟!”

    南羽梦见此,尴尬的笑了起来。

    “羽梦,你知道我这辈子,最苦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

    “什么时候?”

    南羽梦诧异的问。

    “怀望的时候!”

    “你知道吗?”

    “那段日子,我整日的失眠!”

    “我一直担心恐惧一件事情!”

    “万一,万一!”

    “万一,孩子他爸,出海没有回来,我怎么办?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听到妇人这样说,南羽梦不由的愣住了。

    在她的眼里,眼前的婆婆,整天住着豪宅,过着高消费的享受日子,应该是一个很惬意的富家太太。

    却没想到——

    “呵呵,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望他爹,以前就是一个小混混,特么的他下海的第一条船,还是老娘用嫁妆钱给他的!”

    妇人一边说着,一边笑着,一边笑着一边骂着,一边骂着却是忍不住的,眼角泛泪。

    “有时候,我就在想,老娘这是不是,特么的搬起来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老娘可以嫁给一个富家公子!”

    “也可以嫁给一个前途无量的官二代!”

    “退一万步来讲,给特么的大佬当小老婆,也比跟着孙铁浆这个王八蛋强一万倍!”

    听到自己婆婆这样说,南羽梦不由的愣住了。

    今天,她见识到了婆婆吸烟,甚至也见识到了婆婆开口大骂。

    这完全颠覆了以往婆婆在她心中的形象啊!

    “那,那你为什么——”

    南羽梦红着脸,不好意思的问。

    “呵呵,为什么嫁给孙铁浆这个混蛋?”“因为我想嫁给爱情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