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4节 无字的剧本
    安格尔也是懵逼的,为什么会是自己?

    这种明显会改变他人轨迹的重要抉择,为何自己会变成其中关窍?

    是冯通过预言术看到的?还是说,于时间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他刚巧就赶上了?

    安格尔将自己的疑惑告诉了夜。

    夜的回答却让他更加摸不着头脑:“来找我的,或许会是任何人,又或许只会是你。”

    对于夜而言,来找它的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时间点。或许冯是真的预见到了如今它会遇到这个人类,又或者冯只是单纯给他设下一个限制,但无论如何,夜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即可:时间到了。其他的细节,对它而言都是这个结论的前置条件,当下很重要,过了就可有可无。

    不过,如果让夜来回答安格尔的疑惑,它个人是比较倾向“此事早已注定”的论调。也就是说,冯可能通过某种手段,预见到了如今。

    因为时间点太过巧合,恰巧夜的实力卡在最关键的一步上,进一步便是恶魔领主的阶级,也恰巧它完成了自我控制的最后一步,如今桎梏他前进的,除了能量限制,便是……这幅画了。

    能量限制是有办法解决的,但这幅画,如果没有安格尔找来,可能永远都无法遮蔽画中的夜色。

    这么巧的时间点,这么巧的遇见,夜自然倾向安格尔是注定来找它的那人。

    见安格尔还是困惑的样子,夜淡淡道:“无论是谁都不重要,你也不需要为我的未来负责,因为当冯将这幅画赠予我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幽火会翻覆画中的黑夜。这样的结果,早已注定,你只是恰逢其会。”

    安格尔眼里闪过疑惑,或许他真的只是恰逢其会,但是,此事真的如此简单吗?冯选择自己成为改变夜馆主现状的人,没有更深的意涵吗?

    安格尔不知道,但目前来看,似乎仅只于此。

    安格尔看向那幅画,“那……夜馆主什么时候会让这片黑夜消失?”

    “夜从不会消失,就算被大火遮蔽,它也依旧存在着。”

    夜的这番回答,似乎一语双关。不过,安格尔其实想知道的是,一旦画中的夜色被火焰代替后,夜的下一步会做什么,接下来夜的作为会不会也在冯的预见内,而自己会不会还继续在其中扮演新的角色。

    对于自己的困惑,夜的回答,只是轻笑一声:“命运会如何演绎,从来不是一次预见就能说得清的。你如果将自己的思维,还困在冯的预见中,那你就会一直处于剧本之内。哪怕这出剧,并非是冯所想的。”

    夜的这番话,让安格尔想起曾经看过关于预言术的一个戏言:优秀的预言,从来都不是用笔去书写,而是用剪刀将纸裁成一篇无字的剧本。

    冯的预见,也许是随心一念,裁了一篇无字剧本。剧本会是什么结果,冯自己也许都说不清。

    但是,剧本终究是剧本,无论剧本里的戏码走向怎样的结局,都跳脱不开这出剧的框架。

    所以,安格尔如果一直将自己的心思,都放在冯的剧本里,他以后做的任何选择,都会以为这是一场预见,那他永远都困在剧本之内。

    但是,命运从来都是云谲波诡,而不是按部就班。

    想到这,安格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说说材料的问题吧。”夜将关于冯的话题在此打住,而是回归到了正题,安格尔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来。

    “炼制传火之石所需的地脉火岩,原本只需要沉积千年即可,不过你给的恶魔金币还算丰厚,我为你选择了一块沉积了万年的地脉火岩。”顿了顿,夜又道:“白烬火融剂的材料,我也买齐了,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会用地狱幽火将之熬制成型。”

    白烬火融剂是必需用地狱幽火熬制的,这也只有夜能做到。

    夜拿出了地脉火岩,以及其他零碎的材料,安格尔一一收了起来,不过除了白烬火融剂外,安格尔注意到还有一样主材——传火之石的碎片,夜并没有拿出来。

    “传火之石的碎片,需要的量太大,一时还没有。等两到三天左右,货应该就到了。”

    两到三天?安格尔算了一下,货到了以后立刻返回冰谷,时间应该来得及,于是向夜点点头:“那就麻烦馆主了。”

    “不必客气。”夜淡淡道:“我去帮你熬制白烬火融剂,明天这个时候,你可以过来拿。”

    说罢,夜转身没入了黑暗中。

    安格尔再次回过头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画,看着那被夜色压制的火焰,似乎看到那片传火之地。

    回想着夜沉静的模样,他突然有些想看看,当夜色彻底消失后,没有了压抑与束缚后,夜会变成怎样?像是传火恶魔那般,恐怖狰狞,化为无边火海,席卷焦土大地吗?

    笑着摇了摇头,甩掉繁冗的思维,安格尔转身离开。

    从猎物馆出来后,安格尔一边朝着迷幻小屋走去,一边思忖着接下来的计划。他原本以为顶多还要在拉苏德兰待一天,没想到因为传火之石碎片的缺货,还要在这里待上三天。

    既然如此,他决定将迷幻小屋继续开下去。

    恶魔与人类毫无交集,所以恶魔城的物资与价格,都不会随着人类的需求而变化,加上恶魔城本身有很多独特的材料,安格尔打算趁此机会多赚些恶魔金币,屯一些。

    毕竟,未来会不会还有机会到恶魔城,这就很难说了。

    而且,以后就算真的进入恶魔城,估计也没有如今的天时与人和,让他能借着夜馆主的脉络,购买珍惜的恶魔资源。

    很快,安格尔便来到了迷幻小屋所在的林子里。

    清新的空气,加之斑驳的树影,让安格尔感觉颇为惬意。之前,安格尔来到深渊后,对深渊的印象只有两种:没有希望,以及无休止的压抑。

    能在这般沉闷的深渊里,偷得这一丝闲暇时趣,也的确很难得。

    不过,这段惬意时光维持的并不长,当安格尔来到迷幻小屋门口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不对,被一个恶魔给盯上了。

    燃烧着的火球,瞪着通红的眼睛,狠狠的怒视着安格尔。

    在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中,安格尔隐隐看到了一点委屈。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幼火恶魔如此执着,他去了猎物馆大半天的时间,回来以后这个小家伙还在门口守着。

    因为一时不察,便被它给逮到了。

    有法夫纳在木屋里镇压着,幼火恶魔也没敢对他动手,只是用那双眼睛瞪着他。

    一言不发,却又带着深深的执念。

    安格尔被瞪的头皮发麻,加之幼火恶魔又挡住自己的路,最终还是叹气道:“唉,你究竟想怎样?不让你体验海洋韵律,这是为了你好,你一火系恶魔,去体验水系的真谛,反倒自己会受伤。”

    幼火恶魔也有些意外安格尔会跟它说话,它之前在外面闹腾了半天,里面的那个黑肤女人要么就将它抡出去,要么根本不理会它,让它感觉十分憋闷与委屈。

    它也不知道自己执着的过来是为什么,它就是很不甘,从来没有谁这样对待过它。

    “我不管,我就要体验!”或许是逆反的心态作祟,就算幼火恶魔知道眼前的原住民说的可能是真的,它也不想落下面子。

    幼火恶魔说的是深渊语,比起安格尔的要标准多了,不过或许是幼火恶魔的年纪太小,说话的口吻总有种幼稚的奶味。

    果然是熊孩子,喝不到奶就死活不安宁。安格尔在心中无奈的暗道。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体验,那也可以。不过,受了重伤也别怪我没提醒。”安格尔顿了顿,又道:“今天我们店已经关门,要体验明天你再来。”

    安格尔口吻的软化,让幼火恶魔的怒瞪稍停,用狐疑的表情道:“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

    “不会再来抡我?”

    “只要你别打扰其他客人,就不会再来抡你。”

    得到保证后,幼火恶魔才撇撇嘴,换上一副傲娇突破天际的表情,“哼,那我就明天再来,到时候敢食言的话,我就烧了你。”

    幼火恶魔说罢,一改之前的模样,在半空悠悠荡荡的往林子外飘飞,黑色的尾巴摇晃的厉害,就像是得到奖赏的小奶狗。

    安格尔摇摇头,打开门准备进屋里,不过就在这时,他感觉背后似乎传来一股灼热的视线。

    他疑惑的回过头,却见远方幼火恶魔蹦跶着来到了林子一侧,它的身侧多了一个浑身裹在红色长袍中的人影。幼火恶魔正不耐烦的和那红袍人说话,而之前安格尔感觉到的视线,正是那红袍人看过来的。

    那红袍人的兜帽是戴上的,看不清它的长相,但安格尔能感觉得到,对方即使在和幼火恶魔交谈的时候,视线也在向他这边打量。而且那道视线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疑惑、恶意、怀疑、还有警惕。

    它是幼火恶魔的奴仆吗?安格尔在心内疑惑道,看它们的相处模式,倒是有奴仆的架势。

    不久前在安息地,安格尔遇到的斯蒂安特罗费尔,就是某个羊魔人的奴仆。幼火恶魔是深渊里层的恶魔贵族,有奴仆也属于正常。

    安格尔无视了对方的视线,反正,他在这里也待不了多久了。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