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2节 猎物馆
    赶人的过程,完全是一场闹剧。

    一开始是迦南有礼貌的去请幼火恶魔离开,然而幼火恶魔根本不听,还很顽劣的在院子里玩“你追不上我”的游戏。

    当幼火恶魔在新一次的转头吐舌头对迦南进行嘲讽的时候,法夫纳出手了。

    她以强大的威势降落院中,在幼火恶魔惊恐的眼神下,法夫纳拎起幼火恶魔那长长的黑尾巴,就像是甩标枪一样。

    抡圆,发力,一扔。

    一个火红的圆球就被甩出了一个抛物线,丢到了店外。在幼火恶魔跌撞反弹晕头转向的时候,一个装着三百恶魔金币的钱袋子也顺时落到了它的身边。

    安格尔以为有法夫纳的这一震慑,幼火恶魔应该不敢再来了。

    然而,他还是小看了幼火恶魔的执着。

    在送走这一批体验者之后,安格尔的私囊终于突破了一万恶魔金币,资产接近一万六千枚。

    迦南已经开始准备接待下一批顾客了,但这时安格尔却告诉它,今天到此为止。

    并且,付给了迦南十枚恶魔金币作为酬劳。

    迦南虽然有些奇怪,今天才接待了三批客人,时间明明还早,为何就要关店?但毕竟它只是一个小小店员,也管不到店主的事。

    再加上,迦南其实也想去找昨日欺辱它的蛇尾恶魔报仇,所以它接过那大笔酬劳后,便准备向安格尔告辞。

    不过,就在迦南打开店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见门栏下蹲了一个火焰团子。

    这个火焰团子,正是之前被法夫纳丢走的幼火恶魔。

    此时,幼火恶魔原本那滚圆的眼睛,变成了倒三角形,火红的瞳仁里布满了怒意。

    迦南回过头看了眼店主,正为难该怎么处理时,安格尔走了过来,对迦南眯眼道:“你去吧,这里交给我。”

    迦南下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正想看安格尔怎么解决幼火恶魔时,却听到“砰——”的一声,大门直接被关上了。

    迦南和幼火恶魔一同被锁在了门外。

    迦南:“……”这就是交给你处理?

    迦南在风中凌乱,幼火恶魔则是在吃了闭门羹后,像个被点燃的炸药,从自己的嘴巴里掏出火剑,就准备对着木门砍去。

    迦南犹豫着,要不要阻止幼火恶魔,不过没等它做下决定,法夫纳就出现在幼火恶魔面前,和之前的剧本几乎一样,幼火恶魔在惊恐的眼神中,又被抡了出去。

    看那弧度,这一次的距离,估计比上一次还要远。

    迦南确定迷幻小屋没有它帮忙的地方后,便离开了这里。迦南走上主干道后,没过多久,便看到火苗比之前黯淡的幼火恶魔,怒气冲冲的朝着迷幻小屋的方向走去。

    隐约间,迦南似乎看到幼火恶魔的眼眶里,居然饱含了水汽。

    是它的错觉么?一个火系恶魔,怎么可能会哭?

    迦南摇摇头,没有去理会幼火恶魔,反正店里有法夫纳大人镇压着,它也用不着担心。

    另一边,安格尔在清点完今天的收入后,心情正飞扬。昨天还在想着要不要换个赚钱的路子,今天就超额完成了目标,节约了大笔的时间,让他怎会不开心。

    能如此轻松的达成目标,除了海洋韵律本身的效果超群外,还多亏了普拉帕的卖力宣传。安格尔寻思着,等会去猎物馆的时候,倒是可以给普拉帕一些奖赏。

    没错,他现在准备去猎物馆。

    一来,他准备将不灭燃骨的钱,交给夜馆主;二来,他作为一个原住民,想要在拉苏德兰购买物资,基本没有路子,只有让夜馆主来代他购买。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去一趟猎物馆。

    安格尔从阁楼下来的时候,便听到木屋外面有人咚咚咚如擂鼓的叫嚣着,法夫纳则靠在圆桌上打盹,只在安格尔下楼的时候,抬了下眉眼。

    外面敲门的正是之前的那幼火恶魔,它看上去满脸怒意,正在木屋周围闹着,但它又不敢闹得太凶,有法夫纳在,它就怕自己又被丢出去。

    安格尔向法夫纳说了自己接下来的行程,法夫纳挥挥手,对于安格尔要做什么,她并不在意。

    如今幼火恶魔在门口,安格尔自然不好从正门离开,后院有幻术遮掩,它开启了无边静寂后,从后院偷偷的遛了出去。

    在离开林间的时候,安格尔远远的打量了一下那幼火恶魔。

    被抡了两回的它,此时正站在门口,一副想要发怒但又不敢发怒的委屈巴巴的模样,哪有之前熊孩子的顽劣。

    安格尔笑着摇摇头,收回了目光。

    这里离猎物馆并不远,虽然路上都是恶魔,但这些天,安格尔见识到了形形色色的恶魔,也逐渐了解恶魔的一些生态,揭开了恶魔的恐怖面纱后,倒是让他少了几分畏惧。

    毕竟,他都敢雇佣半血恶魔当店员了。

    再加上,他此时身怀火焰印记和碧娜琼丝的龙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有了安全保障,而且这里离猎物馆和迷幻小屋都不远,他才敢单独的出行。

    一路上,安格尔并没有引起恶魔注意,很顺利的来到了猎物馆。

    猎物馆十分的庞大,甚至比起他在初心城复刻的海洋剧院都不遑多让,不过海洋剧院毕竟是人类大师的建筑奇迹,外观上更加精致细腻。

    当然,这种精致细腻只是因为它符合安格尔的审美观念,并不代表猎物馆就没有特色。

    恶魔建筑的特点,就在于它奇诡的风格。猎物馆也一样,若是不说这里是出售猎物材料的店铺,安格尔会以为这是邪恶教会的恐怖教堂。

    安格尔推开厚重的大门,只有门口附近的银色烛台上点了火,映照了两米之内昏黄的光。更里面却是黑漆漆的,宛若黑雾遮掩的异度空间。

    地板是黑白相间,走在其间,空洞的脚步声,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节奏感。

    安格尔走了十多步,便停了下来,因为他听到了前面传来厚重的脚步声。

    黑暗里,冒出了一点火光。

    夜那一头火发,还有脸上狰狞的火纹,从黑暗中透了出来。

    “夜馆主。”

    “进来说吧。”夜对安格尔点点头,便转身示意他跟上。

    随着夜的步伐,猎物馆的烛火一一亮了起来,之前黑漆漆的猎物馆给人一种幽森恐怖之感,此刻亮堂起来,空旷广阔的空间中回荡着他们俩人的脚步声,那种回音就像给脚步声加了毛边,让安格尔莫名感到一种孤寂。

    夜带着安格尔一路来到了会客厅,在经过陈列室的时候,安格尔不经意往里看了一下。

    第一眼被里面各种恐怖的魔物标本给吓了一跳,但第二眼,安格尔便被陈列室后方那巨大的一幅画给吸引住了。

    漆黑的背景中,一条火焰之带横贯其中。

    就像是燃烧着的熊熊火焰,将幽暗的夜色,灼烧出了一个洞。

    这幅画面很简单,但安格尔却感觉到了一种掩于平静之下,挣扎还有不甘,似乎从画中直透出来。

    直到安格尔抵达会客厅,他还有些恍惚,不知为何,当他抬起头看到坐在对面的夜,就会不自觉地想起那幅画。

    “你看上去有些失神?”低沉沙哑的声音传入安格尔的耳中。

    “之前在陈列馆看到那幅画,看上去很有……”安格尔想了很多词汇去描述,但觉得都不适合,最后只能道:“……特色。”

    “特色?我以为你会觉得乏味,毕竟画面很简单。”

    “我倒不觉得简单,里面传达给我的信息很复杂,平静、波澜、挣扎、压抑、还有不屈。”安格尔顿了顿:“说实话,我觉得看着那幅画,就像看到夜馆主一样。”

    若是其他人听到这个结论,或许会笑掉大牙。但夜,此时却是恍惚了一下,似乎看到了许多年前,他的故友也是如此笑眯眯的道:“你猜,我画的是什么?”不等夜回答,他直接公布了答案:“我画的是你。”

    夜看着对面的安格尔,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用一种近乎自语的声音道:“果然,人类的眼光,比起恶魔的眼光来说,似乎更有趣。”

    安格尔一愣,夜虽然是在自语,但他依旧听到了其中的内容。

    人类的眼光?所以,夜知道他是人类了?

    安格尔恍神过后,却又觉得在意料之中。也对,法夫纳当初见到夜的时候,可是一副警惕防备的样子,可见夜的实力绝对不低。夜能看破他的真身,也不意外。

    只不过,安格尔如今有火焰印记的护持,夜还能一眼看破他是人类,这点倒是让他有些狐疑,莫非夜的实力,比奥德克拉斯还强?

    “先不说画了,你来找我,是赚够了恶魔金币了?”夜话锋一转,并没有再说之前的话题,而是问起安格尔的来意。

    夜虽然没有时刻关注迷幻小屋的动向,但猎物馆离迷幻小屋本身也不远,夜看到自家馆门前,经过好几批身上水系能量异常的恶魔,再一联想,基本就能推测出安格尔这一天,赚的绝对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