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 告别要塞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r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r 省不少辛苦钱。

    幽影洞穴里出现的变故,桑德斯并没有去深究,毕竟明日他们便会离开。

    在大致厘清了这件事安格尔其实也很无辜的时候,桑德斯也不在说什么:只要不是安格尔特意去搞事就好。

    桑德斯带着安格尔 r了重力花园,巨蛇那庞大的尸体还躺在露天之中。

    桑德斯的意思是,这只巨蛇虽然是他杀的,但毕竟是安格尔引出来的,带他进来就是想要问问安格尔有没有什么想要的部位。

    安格尔在迟疑了片刻后,指着从巨蛇伤口中流出来的血:“这血,有用吗?”

    桑德斯淡淡道:“因为巨蛇的情绪域场,其体内的血液也受到了影响,除了能制神作书吧血墨外,应该没有他用了。”

    安格尔一听,却是有些失望,他原本还想着这血液能否代替阿克索的血液给那些软态虫,既然受到巨蛇情绪影响,显然无法用于喂养。

    除开巨蛇的血液外,安格尔对其他部位倒是无所谓。最终,桑德斯将巨蛇带有鳞甲的皮,以及一颗附着寒毒的蛇牙,分给了安格尔。

    桑德斯的意思也很明显,安格尔可以通过炼金之术,将蛇皮炼以防御,蛇牙磨于攻击。这两者都是巨蛇的精华部位,价值不菲,这也算桑德斯对安格尔的拳拳爱护。

    分配完后,安格尔也趁此机会说了阿克索精血的事。

    之前坎特判断阿克索精血蕴含的生机无限,对于巫师而言,可能是毒药,但对于凡人或者初等生命,这就是永葆生机的圣品。

    安格尔想要询问的是,这个阿克索精血能否对乔恩有益。

    对于阿克索精血,桑德斯从坎特那里听说了,他虽然不知道安格尔从哪里鼓捣的生机如此旺盛的精血,但他也没去寻根究底,只是就安格尔问题回道:“还没有看到乔恩,所以不好判断。不过,以如今他的状态,生机再旺盛的药剂,对他都会带来伤害。更何况,你说的精血,来自巫师级的魔物。”

    从重力花园出来后,安格尔本打算先返回自己房间,看看托比的情况。

    不过,走到半道的时候,安格尔突然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只见他从手镯里拿出一个装满水的瓷瓶递了过去:“导师,这是给你的。”

    将瓷瓶摆在书桌上,安格尔一句话不说,转头就走。

    桑德斯本来嘴角还啜着笑容,心中暗道,这小子居然还知道主动孝敬师长了……可当他将目光看向瓷瓶,下一秒,他的嘴角便僵住了。

    瓷瓶在壁炉的照亮下,在桌面投影出一片温柔波光。在这摇晃的波光中,三只闪着银鳞光辉的类虾正抱着团瑟瑟发抖。

    看着瓷瓶中的三只类虾,桑德斯额头的青筋忍不住跳动了一下。

    “迷湍银环,呵。”桑德斯眼神冰冷,意味不明的“呵”了一声。深深的看了眼书房外,最终带着繁复而冗杂的心情,将瓷瓶收了起来。

    而此时已经离开书房的安格尔,突然觉得背脊一阵发凉。

    迷湍银环对男人是有莫大好处的……导师,应该能感觉到他的好意吧?

    安格尔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便将托比从衣兜里转移到了它精致的小床上。

    先前被巨蛇追赶逃窜的时候,对托比的身体检测太过仓促,安格尔打算重新查探一下。

    很快,安格尔很细致的对托比做了一个检查,确认托比应该只是脱力与疲乏,并没有其他外伤后,他也稍微放下了心。

    安格尔很好奇,托比之前在幽影洞穴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不过,既然托比还在昏睡,安格尔打算等它醒过来后,再来询问。

    结果,这一等就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外界雪落未停,伴随着呼呼寒风,要塞里开始回荡起号角那独有的苍茫音色。

    号角之声,唤醒了沉睡的要塞。懒散了多日的学徒们,收起放纵之色,脸上带着忐忑与对未来的不安,从各自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今日,是他们转移前线的日子,而号角声,则是集结的讯号。

    “该走了。”桑德斯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安格尔看着还在昏睡的托比,没办法,只能暂时将托比的小床放到自己的手镯内,同时将托比小心翼翼的塞进衣兜。

    托比在睡梦中毫无自觉,甚至舒服的在衣兜里打了个滚。

    他们也在号角声声中,告别了居住没几日的小屋。

    这一次的转移,安格尔原本以为会是朵姬比尔来送行,结果萨曼莎不知从哪里鼓捣出一架霜寒之翼,虽然比不上当初安格尔在巫师界乘坐的那一艘,但也很庞大。

    不过纵然有霜寒之翼,但整个守望要塞的人太多了,最后只有霜月护卫队和学徒坐在霜寒之翼上,其他的巫师则各自乘坐自己的载具。

    不用桑德斯言明,安格尔在桑德斯把眼神放到他身上时,就已经主动的拿出了贡多******上贡多拉没多久,坎特就笑眯眯的蹭上了船,安格尔自然没有拒绝。

    不过,他的眼神此时却并没有放在船上,而是在要塞里周望。

    之前来深渊的路上,玛德琳对他照顾有加,同时也乘坐在他的贡多拉上,所以在离开前,安格尔自然也打算将玛德琳一起带上。

    可是,周望了一圈,他好像没有看到玛德琳大人?

    安格尔将疑惑说了出来,桑德斯似乎是因为昨日收到的礼物不满,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摆出高冷姿态,觑了他一眼。

    另一边的坎特,笑眯眯的解释道:“玛德琳已经离开了。”

    听完其中的曲折故事,安格尔也不禁感慨,没想到玛德琳选择来守望要塞,是要向东复仇。不过之前是不对等的战斗,玛德琳几乎毫无胜算,如今却因为厄运巡礼者的关系,让玛德琳看到了复仇的希望。

    安格尔在慨叹的同时,也不忘从自己的手镯里取出装有迷湍银环的瓷瓶递给坎特。

    原本他就有打算赠予坎特,如今也有感谢其解惑的意思。

    坎特接过瓷瓶一看,表情瞬间怔楞住。

    好一会儿,才一脸难看的道:“咳咳,其实,这东西我并不需要……”

    安格尔正想说,这是他的一番心意,却没想到一路上十分傲娇不语的桑德斯淡淡道:“安格尔倒是有心了,这东西的确更适合坎特。”

    桑德斯特意在“更”字上,加重了语气。

    在桑德斯意有所指的话语中,安格尔直到这时才回过神来,送迷湍银环的意涵似乎有些不对劲?

    难怪桑德斯的表情,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有些不对劲。

    但此时,他就算想解释自己并不是有心之举也没办法,他总不能解释说:“我并不是说你们不行,而是迷湍银环能让你们更行!”

    安格尔尴尬却不好解释,坎特极力想拒绝以证明自己很行,桑德斯则在一边推波助澜,看似怂恿坎特接受迷湍银环,但蕴含的潜意思其实在告诉安格尔:你送的这东西,我很不满意!

    这样的气氛,一直持续到转移开始。

    当号角声停,霜寒之翼舒展冰羽,伴随着沉重的气氛,他们逐渐远离了那座由钢筋水泥制造出的庞大要塞。

    哪怕安格尔在守望要塞待的时间不长,但看着这样一个矗立在风雪深处的钢铁怪物,却因为一个“厄运巡礼者”的不期而至,就不得不暂时放弃,也有些感慨与可惜。

    但同时,他也对深渊的难以预见性,有了些许明悟。

    前一秒还眼看他起高楼,后一秒便见他楼塌了。兴衰难料,常常在弹指瞬间。

    这次转移的前线,是暗洋深涡附近的科多港口,选择的路线则是沿着晦光山脉往西,原本他们可以顺着幽影之丘中的密拿河一直往下,不过根据情报,密拿河的中下游常常有大量恶魔聚集,加之河中也有很多恐怖魔物,他们只能神作书吧罢。

    不过,这与桑德斯师徒倒是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并不会去科多港口,而是准备在半途转道,桑德斯打算趁此机会带安格尔返回野蛮洞窟,不过他必须要选择空间能量稳定的区域。而他们即将前往的晦光山脉里,就有一处。

    因为这一次的学徒很多,霜寒之翼的速度并不快,他们从临界森林外围 r晦光山脉,预计要半天的时间。

    不过,在半途上他们连续遭遇变故。

    且不说时不时的魔物骚扰,其中最严重的一次,还出现了一队恶魔修道院的诅咒修士。

    虽然他们逃了出来,但也有一部分的学徒,受到了诅咒。甚至,还有很多学徒因此而陨落。

    原本半天的路程,直到凌晨时分,他们才看到晦光山脉起伏的曲线。

    “明明选择了最安全的路线,没想到还出现了这般变故。”坎特感慨道。

    桑德斯:“在深渊之中,哪有什么最安全的路线,更何况如今情势紧张,处处都会存在变数。”

    他们俩人在说的时候,坐在桑德斯身侧的安格尔,脸色却逐渐变得凝重。

    倒不是因为一路遇到的变故,而是他发现,托比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

    就算竭力,也不至于睡了两天还不醒啊?

    最重要的是,先前在遇到诅咒修士的时候,有一次情况十分的危急,桑德斯与坎特都在外御敌,安格尔这边却突然冒出了一个强大的半血恶魔,伸出布满鲜血的爪子,对准他的胸口插去。紧急之下安格尔直接灵魂出窍带着托比离开,才躲过一劫。

    之后,安格尔为了预防万一,准备将托比叫醒。

    但无论他怎么推,托比都没有醒来,这才让他注意到托比的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