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7章 连接中断
    <>

    经历了为期三日的攻伐,烬土巨岩受损严重,安格尔登其后,几乎每隔一段路能看到破碎坍塌的建筑。

    连连接其他撼天巨岩的桥,都断了几座。

    纵然如此,登临烬土巨岩后,安格尔依旧不停的为这座庇佑之城而感叹。

    “先去守望长街等丝奈法的消息。”玛德琳道。

    守望长街是烬土巨岩以前的酒旅街,有大量的酒食小馆。不过经此一役后,守望长街却是彻底的荒废了,几乎都是残垣断壁。甚至,起外面的央圣堂还要破败。

    “数千的双刀屠夫,降临守望长街,谁也拦不住。”一个在路边恢复伤势的巫师学徒这么说道:“双刀屠夫都是来抢酒食的,它们的体型又大,双刀挥起来周围的建筑根本不能抵抗。”

    正因为双刀屠夫的大量侵袭,这才导致守望长街受到的创伤其他地方更大。

    “双刀屠夫是不是是用耳朵飞行的大胖子?”安格尔向玛德琳问道。

    玛德琳点点头:“没错,它们也是深渊的一种魔物,别看长得像人,但内在构造却完全不一样。双刀屠夫酷爱酒食厨艺,是一些半血恶魔喜欢圈养的厨子。”

    难怪之前看到双刀屠夫背后还背着一口大锅,原来他们还兼职私厨。

    “看来,想在守望长街找个歇脚的地方,却是找不到了。”玛德琳摇摇头:“算了,还是住魔力小屋吧。”

    玛德琳找了个平坦的地方,放出了魔力小屋。房间数目和之前一样,玛德琳与安格尔各一间。

    “先在这休息一段时间吧,丝奈法应该很快会召集我们过去。”玛德琳说罢,自顾自的回了自己房间。

    安格尔回到客房后,准备先冥想,趁此时机将之前消耗的魔力回复一下。

    在深渊之,随时都有可能出现遭遇战,争分夺秒的恢复魔源储备,是每一个在深渊闯荡的巫师必须做到的。

    当安格尔开始冥想时,果然如玛德琳所说,冥想的效率起巫师界慢了不少。

    好在,他消耗的不多,只花了半日的时间,便重新恢复圆满。

    当安格尔睁开眼的时候,托恰好从外面溜达了一圈,从窗户里飞了进来。托的表情带着餍足,似乎做了一件让它很开心的事。

    安格尔好的询问:“怎么?在外面遇到美雌鸟了?”

    托用白眼对着安格尔,好一会儿才扑棱翅膀将之前的收获显摆了出来。

    安格尔疑道:“你去巨岩林底部搜刮尸体去了?”

    托点头。之前他们在外与深渊魔物战斗了数个小时,虽然安格尔也顺手摸了点疑似有用的物品,但毕竟魔物太多,很多魔物被杀死后直愣愣的掉到了地面。

    安格尔倒是没什么心疼,因为这些魔物基本连二级学徒都不,大多只会凭本能作战,身一看很穷。

    唯有传火骨巫偶尔会出产破碎的传火之石,价值稍微高一点。但传火骨巫的实力已经差不多等同巅峰学徒,基本都是巫师出手杀死的。

    “你倒是机灵,有什么好东西,我用小鱼干和你换?”安格尔笑道。

    托得意洋洋的昂起头,正想将自己搜刮到的东西拿出来,但猛地一回想,连之前说好的小鱼干都没还,这次估计又想欠账。

    托不拿出来,安格尔也不在意,反正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不拿不拿吧,等离开了深渊,我帮你拿去卖掉,到时候给你弄个小金库。”

    托一听有自己的私人小金库,立刻欣喜的猛点头。若是自己有钱,那岂不是想买多少小鱼干买多少!

    托在一旁畅想着未来吃一条丢一条的美好生活,安格尔则准备检查起另一件事。

    在深渊之,能否连接到梦之旷野?

    原本这是他打算来到深渊后第一时间测试的事,但因为之前的战事拖累,还有事情优先级的关系,直到现在才有时间处理这个问题。

    他尝试着对自己使用了一个启梦术。

    当眼皮开始耷拉,思维逐渐变得混沌,安格尔明显感觉到了不对。以往他使用启梦术,会立刻感知到自己所拥有的两个梦之旷野权能,并且思维已经出现梦之旷野的微缩图,但如今,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安格尔做了一个压抑的梦。

    梦到了烬土巨岩,不过此时烬土巨岩却已经丧失了庇佑光辉,曾经的荣光不再,周围是一片废墟。内里也没有了人类,全是长相怪异的恶魔。

    恶魔们或盘踞,或毁坏。

    这时,天空出现一片深沉的黑暗,带着无强大的威势,火焰流星从天而降,将本来已经岌岌可危的烬土巨岩,彻底的毁灭殆尽。

    高塔倾覆,砖瓦如雨散落,雕像被打碎,石质头颅也掉落圣堂,隐约可见头颅眼眶私有血泪滑落。

    荣光终不再。

    安格尔在这时苏醒了,他知道之前自己做了一个梦。但这个梦里,“他”不存在,只是用第三人称视角观看了一场陨落大戏。

    “这个梦很怪。”安格尔低声暗忖。

    他从弗洛德那里听说过一个词——先兆梦。巫师之梦,有时候在契合了某种未知存在或者说未知频率后,能做类似看到未来的梦。

    这种梦都是片段性的,毫无逻辑基点。

    难道说,之前做的是先兆梦?看到了烬土巨岩最终的落幕?

    安格尔思索片刻无所得,将繁乱的思绪甩掉:“不管是不是先兆梦,现在其实最重要的是……我用了启梦术,我睡着了并且还做梦了,但偏偏没有 r梦之旷野。”

    不仅无法 r梦之旷野,连感知梦之旷野的权能都没办法。

    “因为深渊是屏蔽区,无法连接到?还是说,梦之旷野只能在巫师界使用?”安格尔虽然心有疑惑,但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如果梦之旷野连跨界都能使用,那真得很吓人了。到时候若是消息外传出来,他估计第一时间会被霜月的远征军给扣押下。

    无法连接梦之旷野倒是有所预料,但是,如果他在深渊使用梦海螺的话,那些入梦的物品会到哪里去呢?

    安格尔虽有这个想法,但目前却不敢实施。虽说梦海螺在其他巫师眼不值什么钱,但毕竟安格尔自己很清楚梦海螺的实际价值,他不想搞得人尽皆知,真有人觊觎,并且愿意花“一两万”魔晶购买梦海螺,到时候他连哭都没地方去。

    等见到导师后,到时候再尝试也不迟。

    收起这个念头,安格尔从手镯里取出亡者教堂。之前,图拉斯是在初心城做治安官,一直没有离开过梦之旷野,如今图拉斯因为灵魂本体在亡者教堂,所以等于随他一起跨了界,他连接不到梦之旷野,也不知道图拉斯情况如何。

    当安格尔将精神力触手探入亡者教堂时,却见图拉斯此时摘了头盔,躺在床边抠脚,边在看书。

    没了牛角盔后,图拉斯那有些娃娃脸的清秀面容露了出来,与他粗犷的气质,还有毛发丛生的腹肌,形成极大的反差。

    安格尔没有隐瞒自己的精神力触手,所以当他一探进房间,便被图拉斯发现了。

    图拉斯立刻戴头盔,嘴里嘀咕着:“帕特大人,下次进来的时候提前敲敲门呀,不戴头盔我怎么好意思见人。”

    无视了图拉斯的嘀咕,安格尔问道:“你是主动离开初心城的?”

    一提到这,图拉斯略带委屈的道:“我没有主动离开。大概一天前,我正在和一个自称传大骑士的骗子决斗,结果莫名其妙被弹了出来。”

    “那个骗子肯定会说我怯战,说不定现在还在城里传谣诽谤我。啊啊啊,越想我越气!”图拉斯:“我作为一个能秒杀红胡子的伟大存在,怎能被人如此轻视!帕特大人,快把我送进去,我要去和他决一死战!”

    安格尔:“……”之前还是和红胡子决斗了三天三夜,怎么现在变成秒杀了?难道你又看了什么稀古怪的小说?

    没有将心里的吐槽说出来,面对一个傻子,不用去较真。

    安格尔:“恐怕不行,暂时你进不去了。”

    “为什么?我可是治安官,震慑初心城宵小的一把尖刀,离开我怎么行!”图拉斯皱眉抗议:“而且,我的决斗还没结束呢!我的威名不能折损于此!至少让我进去打完那一架啊!”

    安格尔淡淡道:“不好意思,服务器正在维护。”

    不管图拉斯的委屈哭叫,安格尔留下这一句后便不再回话。不过,安格尔也没有彻底的无视他,十分钟后,几本小说从天而降,落在图拉斯的床头柜。

    希望看了这些小说后,下一次图拉斯不要再提红胡子了,毕竟这些小说里,图拉斯的对战对象不再局限于红胡子,还有黑珍珠号的传女海盗‘粉发’,骑着龙的飞龙海盗‘龙鳞’,以及被大海所厌恶的浮空海盗‘独脚金’。

    收起了亡者教堂,安格尔拿出手札将图拉斯的情况记了下来。

    之前他检查了图拉斯的灵体,并没有丝毫受损。可见,跨界只是让图拉斯被踢出初心城,并没有伤害到他。

    这算是一个很有用的消息。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