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1章 荒野女巫
    眼看着霜寒之翼即将撞向异常空间,无数凡人劳工命悬一线。

    在安格尔眼中,霜寒之翼几乎已经被定死粉身碎骨的下场了。就连玛德琳都在摇头,言说可惜。

    也不知道可惜的是那些无辜的生命,还是冰山里大量的物资。

    然而下一秒,安格尔便发现之前的猜测错误了。霜月之人眼见不可为,索性放弃操作掌舵,而是改用了另外的办法。

    只见霜寒之翼上的空间发生器被强行打开。

    本来空间发生器是用于跨距离穿梭的一个启动枢纽,作用是凝聚空间能量,在稳定的空间中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但在空间能量紊乱的地方,譬如帕米吉高原,那便极有可能造成毁灭性的后果

    一道狰狞的新生空间裂缝,直接出现在冰山之上。

    新生的空间裂缝立刻吸引了前后两处异常空间,本来已经暂时稳定住的异常范围,刹那间便出现了蔓延扩散。

    冰山之上无数的东西,都被空间裂缝所牵引,甚至构件都被吸进了裂缝之中,化为尘芥。

    “这是在加速毁灭,自作死?”不远处,一个巫师学徒正询问着身侧的巫师。

    那位巫师摇摇头,指着不远处的霜寒之翼:“你再看看。”

    就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霜寒之翼的空间位置突然出现遽变。此时,已经抛飞在异常空间的数十里之外,远远脱离了异常空间的牵制。

    “安全了?”安格尔一脸疑惑,他刚才一直注意着霜寒之翼,完全没发现他是如何改变方向的,只是觉得霜寒之翼像是被弹射的炮弹般,瞬间就抛到远处。

    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来是无恙了,过去吧。”玛德琳这时率先朝着霜寒之翼的位置飞过去。

    安格尔跟了上去,在飞向霜寒之翼的时候,安格尔也回头望了望之前的空间裂缝处。

    只见新生的第三条空间裂缝,已经化为异常空间,并且它连接了之前两个异常空间,变成一个巨大的异常空间,笼罩范围超过此前安格尔看到的所有异常空间。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浮在半空中的巨大黑球。外面包裹着一层伟力,里面则是紊乱到极点的空间能量。

    当安格尔随着玛德琳来到霜寒之翼的位置时,已经距离异常空间有数百里之远。

    霜寒之翼落到了地面,停摆不动。

    重返冰山之上,安格尔明显感觉到周围有两股古怪的力量,充斥在冰山每一个部位。这两种力量很矛盾,但似乎又是相生承接的。

    在安格尔疑惑的时候,身侧的玛德琳突然道:“借由空间裂缝的新生,释放出引力与斥力,难道那位也在这里?”

    引力、斥力!

    玛德琳的提醒,让安格尔幡然明悟,这两种力量的确是有吸引与排斥的感觉。所以说,之前霜寒之翼瞬间就被抛飞,是因为这两种力量?

    面对安格尔的疑问,玛德琳点头:“这是一种能量的运用方式,不过如此巧妙的借由空间紊乱能量来作为源动力,倒是极为少见。这般大胆的想法,以及对能量的精确操控,应该就是那位存在了……”

    哪位存在?安格尔正想询问的时候,却见冰山之巅的一间魔力小屋中,走出了一个存在感极强的女子。

    之所以说她存在感极强,是因为当她迈出来的刹那,整个冰山范围内的所有异力全都向她涌了过去,她仿佛站在能量漩涡的中心,每一步都带起凛冽的狂风。

    女子的面容不算美艳,但十分特别。一头白中带着些微透明的长发,在狂风里肆意散漫,仿佛代表着冰霜意志。而她的眼眸却如熊熊燃烧的烈焰,哪怕只是直视着她,都仿佛自身的血液在滚滚灼烧。

    冰与火的**之歌,具于一人之身。

    她的出现,立刻引起在场所有巫师的注意,并且,在安格尔目及范围之内,几乎所有巫师都对她有所忌惮,哪怕身侧的玛德琳亦是如此。

    “霜寒之翼出现故障,暂时休停片刻,等待维修结束后再启程。”她并没有开口说话,但这道信息却直接散布到所有人的心中。

    她说完这句话,便转头回了山巅的魔力小屋。

    等到她离开后,强烈的存在感才慢慢的消失,现场的气氛也逐渐恢复。

    “休停?看来,就算是这位大人,想要安然无恙的将霜寒之翼带出此前的危境,也不容易啊。”

    “你倒是会补枪,要是换作是你,在刚才的那种情况下,你能把自己完好无损带回来都够了。如今霜寒之翼也不过稍微受损,休停片刻便能启程,已经很不容易了。”

    周围有人在讨论着,安格尔听了一圈下来,大概已经明白,之前将霜寒之翼从险地带出来的就是之前的女子。

    而且,几乎所有人都对她都敬畏有加。

    “她是谁?”安格尔回忆着之前那女子的面容特征,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人说过。而且,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女巫,在巫师界其实并不多见。

    如果加上一个限定条件:霜月联盟的强大女巫。

    安格尔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名字:和野蛮洞窟息息相关的萨曼莎,以及被称为血脉侧最强的女巫:丝奈法!

    当初在天空机械城的拍卖会上,安格尔曾经遇到过丝奈法,只是没有见到其面貌。

    丝奈法外号是“荒野女巫”,短短两百余年就达到二级真知巫师的地步,其修炼速度就算与桑德斯相比,也不遑多让。

    安格尔之所以了解丝奈法,是因为娜乌西卡将丝奈法当成目标,常常被娜乌西卡提到嘴边。

    娜乌西卡曾经说过,丝奈法的外貌特征用一个词来形容,便是霜发火眸。

    而之前那个女子,正对应了这个特征。

    难道,她就是荒野女巫?

    没过多久,玛德琳便证实了安格尔的推测。只见玛德琳的脸色有些晦暗,低声道:“我听说不久之前,丝奈法还在修恩世界的前线。没想到,如今居然也被召到了深渊。”

    “看来,离蒙奇阁下动手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果然是丝奈法。安格尔心中有些恍然,一个二级真知巫师镇场,想来这次护卫队的安全应该有所保障;只不过正如玛德琳所说,连丝奈法都被调到深渊,那么如今深渊的状况,或许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刻了。

    玛德琳转过头,见安格尔还看着山巅的魔力小屋,以为他不认识丝奈法,便低声解释道:“丝奈法是血脉侧的二级真知巫师……”

    “……她的真知之路,听说就与引力和斥力有关,不过因为其善于火系和冰系之术,也有人说,其真知之路研究的是相悖之力。不管是哪一种,反正都是战力极强的道路。”

    玛德琳感慨,以丝奈法的能力,甚至可以直接将霜寒之翼从最高速度,以肉身强行逼停。

    不过,这么做的下场,霜寒之翼就不再是休停片刻,而是彻底散架了。

    因为丝奈法的现身,冰山之上一些巫师开始聚集,开始隐秘的讨论起深渊的局势。玛德琳和安格尔倒是有些处于状况之外,玛德琳人脉不广,安格尔则没有被其他人放在眼里。

    一时间,倒有些像是被孤立在外。

    玛德琳倒是不觉异样,反而感到自在了些。趁着这段空闲的时间,与安格尔聊了起来。

    “之前,我也参与了远古河滩的拍卖会。也曾想竞拍你炼制的音乐盒,不过很可惜,没有拍到。”玛德琳顿了顿:“我拍你的那个音乐盒,就是很想知道,格蕾娅的创法,真的与你的音乐盒有关吗?”

    格蕾娅的创法,或许与安格尔的音乐盒有点关系,毕竟有神秘具象物在里面。但关联真的大吗?其实不然,最主要的还是格蕾娅自身的底蕴已经积累到了,神秘具象物只不过起了一个引子的作用。

    “应该没有太大关系。”安格尔用了一种模糊的言辞回答。

    安格尔的这种模糊态度,反倒是让玛德琳看出了些什么。不过,她也看得出现在就算追问,安格尔也不会据实已告,索性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提。

    “我也看了那个音乐盒幻境,的确很不错。幻境中一些事物,让人有浮想联翩之感,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明悟些道理。”玛德琳一笔带过后,没有再就炼金的一些技术性或者隐秘问题,向安格尔求询。

    如果安格尔只是普通的学徒,玛德琳倒是可以逼迫回答,不会站在安格尔的立场考虑问题。但安格尔如今已然 r了组织的核心层次,而且,安格尔的炼金技术也值得玛德琳平等结交。

    玛德琳问的问题,都是很简单的问题。

    她问出来,不过是想寻个话头,在逐渐的交谈中与安格尔慢慢建立起关系。

    不过,他们还没有聊多久,一个佝偻的白胡子小老头,突然走到了他们身边。

    这个佝偻老头,安格尔记得就是此前玛德琳所说的那个人脉极广的维菲特。

    安格尔以为维菲特走过来是有什么事要与玛德琳说,本想自觉回避,但这时维菲特突然道:“你是……那个音乐盒术士安格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