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5节 虫群之心
    说好的“无用之物”呢?!

    孵化也就罢了,安格尔居然说是疑似母虫!

    坎特只觉得内心的防线就像是崩塌的雪墙,一点点的剥落,露出斑驳苍老的心脏。

    “母虫?这怎么可能!母虫可是比变形软态虫还要早灭绝,不可能还有漏网之鱼的。”坎特干巴巴的道。

    “可是,如果不是母虫,它为何可以产卵和孵化?”安格尔疑惑道。

    产卵和孵化?!

    坎特只觉得嘴角开始抽搐,“你认错了吧,或许那不是软态虫。”

    安格尔更疑惑了:“可是,这虫卵不是大人送给我的吗?”

    坎特无言以对了,虽然他的内心无比抗拒自己曾经可能送出个“母虫之卵”的事实,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往虫巢中看去。

    这一看,他就彻底的懵了。

    他还没有将目光探入最深处,光是看到外面那一层层的软态虫尸体,他心中就已经确定了一个事实。

    当初,他送给安格尔的虫卵也就数枚,但看看这软态虫的尸体,起码几十只了!

    没有母虫去繁衍新的卵,这根本无法解释!

    当他看清楚虫巢深处那个装着“鼻涕怪”的大厅时,立刻闭上了眼,同时心底开始唾骂起当初那个错把珍珠当鱼目的自己。

    这就是软态虫的母虫!

    和曾经他看到的资料上记载的一模一样!

    “坎特大人,这真的不是母虫吗?”安格尔的再次询问,仿佛命运张开了一把弓,再次射了一箭,直中坎特的胸口。

    坎特忍住想要吐血的冲动,艰难的道:“这……这的确是……母虫。”

    “真的?!”安格尔眼睛一亮。

    “真的。”坎特心底极其难受,但面上还要保持着长辈的风度,甚至还要违心的夸赞道:“你养的……很不错。”

    看着安格尔一脸惊喜的捧着虫巢,坎特感觉自己飘零的内心再次被雨打风吹,同时还被人用脚碾了一遍又一遍。

    当初他真的是瞎了眼!坎特忍不住自责。

    不过,心底的戏码演过后,坎特还是回归到了实际。他真的是瞎了眼吗?仔细回忆当初得到虫卵时的情况,其实他是认真的检查过的。

    甚至还拿给了其他巫师鉴定,最后结果都是,这是普通的软态虫虫卵,生机还不是太旺盛。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虫巢是非常不错的,其中甚至还有母虫的气息。

    难道,就是因为虫巢中那蕴含的母虫气息,助长了虫卵的孵化,甚至还出现了一只母虫?

    坎特个人是不相信的。

    他从安格尔手中重新接过虫巢,准备仔细的观察。

    当他认真起来的时候,很多之前忽略的细节便重新抬到案上来:“为什么外围有这么多的软态虫尸体?为什么软态虫一直守在一条无形的边界前,就像对面有天敌一般?”

    对于这俩个问题,安格尔有些尴尬的道:“其实是因为我养了一只喜欢鸠占鹊巢的织梦蚁。”

    安格尔的娓娓道来,让坎特了解了个大概。不过他倒是第一次听说,织梦蚁会吃软态虫?

    “织梦蚁虽然不是什么珍贵之物,但也灭绝了多年。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一只。”坎特说了这一句后,继续往虫巢内部探看。

    这一看,他又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虫巢内部充满了能量精血的味道,他仔细的一搜寻,最后却是在大厅的一侧,看到了阿克索精血的储备厅。

    “这是,巫师级的魔兽精血?”

    “是的,织梦蚁和软态虫都挺喜欢魔兽精血的,之前织梦蚁还把这精血放到软态虫之卵的下方,这才让软态虫的虫卵出现孵化的情况。”

    这下,坎特更加懵逼了。织梦蚁不仅仅会吃软态虫,它居然还会饲养虫卵?

    而且,坎特当初也知道,一些魔兽精血的能量很充沛,适合饲养魔虫。所以,他也用魔兽精血去养过这些虫卵,但从来没有一枚虫卵吸收过,故而,才会被他的一些朋友鉴定为,虫卵的生机不高。

    他用魔兽精血就没有让软态虫虫卵出现异样,为何安格尔就行?

    是织梦蚁的关系,还是说,是精血的缘故?

    坎特厚着脸皮向安格尔讨来一滴精血,看着手中那散发着浓郁生气的血气结晶,坎特迟疑了一下,含到了嘴里。

    刹那间,一股强大的生命之力从精血里流泻而出。

    这种生命异力涌出来后,立刻与坎特本身的活力形成对冲的态势。虽然最后坎特还是顺利的排斥出了这种生命异力,但在防御初期的时候,那种生命的爆发力,差点冲溃他的防线。可见,精血里所蕴含的能量有多么强大!

    更何况,这还只是一滴精血。

    坎特眼里闪过奇异之色,然后仔细的探查着精血里流露出来的信息。半晌之后,坎特脸上一阵恍然。

    精血中有强烈的生命力,其生机之充沛,是他见到的魔兽精血中最罕见的。

    虽然对于他这种巫师级的生命体而言,这滴精血如同剧毒。但之于凡人,或者初等生命,这里面的生命力足以让人永葆活力。

    也就是说,靠着这一滴精血,足以给予虫卵持续且长久不断绝的生机。

    这样一来,倒是有很大可能让虫卵复苏,并且孵化。

    而且,坎特还在这滴精血里感觉到了一种极其隐秘的异样气息,这种气息非常晦涩,有点像当初坎特还是凡人时,去的一些医学院里闻到的气味。

    坎特忍不住问道:“这到底是哪一种魔兽的精血?”

    “我也不知道,不过,据说是一条蛇的精血。”

    看着安格尔游移不定的眼神,坎特怎会不知安格尔在说谎。不过,蛇的精血应该是真的。

    坎特也没逼问,毕竟是老友的学徒,而且,他本身也很看重安格尔的潜力。

    “这魔兽精血对初等生命的效果十分不错,甚至可以让人永葆活力。”坎特感慨一声。

    安格尔听后,却是想起当初阿克索的精血,可是维持了多多洛千年的寿命,甚至他的机能还维持着青春。

    想到这,安格尔不禁想起了乔恩。

    阿克索的精血,对乔恩有用吗?或许,等桑德斯回来以后,倒是可以询问一下。

    “这魔兽精血中的生命力的确有可能让虫卵孵化,不过,想让虫卵孵化出母虫,我认为还差一筹。”坎特看着虫巢外的尸横遍野,心中却是一动:“或许,是织梦蚁对软态虫的虫卵起了些作用。”

    织梦蚁对虫卵还有促进作用?安格尔疑惑的看着坎特。

    “根据我看到的一些记载,母虫虽然负责整个虫群的繁衍生息,但它的生育率其实是受到外界影响的,一般而言,母虫是不会大量的生产,这会消耗很多的能量。”

    坎特一边在解释的过程中,也在一边的思考。而且,随着思维的快速转动,很多想不通的地方却是越理越顺。

    “可是,因为织梦蚁这个‘天敌’的出现,母虫才会出现大量繁衍的情况,通过消耗战来避免自身受到威胁。”

    坎特这么一说,安格尔也瞬间明白了。

    就像是生态链的一环,它们既是敌对,但从某个层面来看,它们也是互相促进。

    或许,当初母虫的诞生,也是因为织梦蚁“饲养虫卵”导致的结果。因为一开始虫群就明白,软态虫是对付不了织梦蚁的,它们的诞生只会成为织梦蚁的养料。

    在不甘出生就死的情况下。

    于是,可能在某种激素或者信息素的刺激下,导致其中一个虫卵出现了异变。

    而这个异变的虫卵就是后来的母虫。

    这也就能解释后面发生的一切,母虫知道自己是“卵”的时候,织梦蚁不会动它,而是养育它,所以迟迟不肯孵化。一直吸收着阿克索精血,来积蓄着力量。

    一旦孵化,立刻就与织梦蚁出现了争锋相对的情况。

    一直维持到现在。

    让整个关系建立起来,其实还有两个大前提,第一,是生命力的充沛程度。

    当初安格尔得到的一整个棺材的阿克索精血,解决了生机的问题。也让之后,母虫在大量产卵的情况下,无后顾之忧。

    第二个前提,就是天敌的数量。

    如果织梦蚁有很多,那么虫群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斗赢的希望,所以根本不会诞生母虫。就算退一步来说,母虫真的孵化了,也不会大量的产卵,因为完全没有胜利的希望。

    这两个前提,最终导致了虫卵的孵化,也让母虫顺利的诞生。

    明悟其中道理后,坎特却是没有再自怨自艾,因为就算虫卵一直留在他这儿,也不可能如安格尔这般将其孵化,甚至孵化出母虫。

    终究,导致这个结果的还是安格尔的运道使然。

    “我曾经无意间得知一个召唤系的传奇大巫师的名号,其名‘虫群之心’,以前我还嗤之以鼻,虫群怎么可能会有心。如今想来,或许这就是虫群之心,只要有一线生存的希望,其心便不灭。”

    坎特感慨过后,看着安格尔的眼神也温柔了一些。

    他虽然也很嫉妒安格尔的好运道,但从这不也能看出,他当初的眼光没有出错,安格尔不仅潜力极高,运道也摆在这。

    “咳咳,安格尔啊。”

    安格尔疑惑的看过去。

    坎特笑眯眯的道:“说起来,你们幻魔一脉的人,就你没有去过莉莉丝之家了,等这边事了,回了巫师界以后,你不妨来莉莉丝之家住一段时间?正好,你和莉也可以培养培养感情。”

    安格尔打了一个寒颤,为何与坎特说话,时不时的就要扯到莉身上?

    “这个,到时候再看吧。”安格尔含糊的说了一句,然后赶紧转移话题:“坎特大人,既然这是母虫,那它能诞生出变形软态虫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