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6节 守望要塞
    丝奈法一连串的追问,却没有立刻得到回答,因为

    夜在这一刻散开了。

    之前,他们便发现夜色慢慢的在被稀释,随着离墓园越来越远,朵姬比尔一次不经意的迈步,便横跨了昼夜。

    如今一片天光,夜色彻底的消失不见。

    回过头时,背后再也看不到安息之地,反倒是看到了那一片茫茫的幽寂死海。

    “离开了?”

    “离开了!”

    确认了已经离开安息之地后,在场所有人,尤其是冰霜教堂里的学徒,全都松了一口气。那夜色弥漫的墓园,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一场噩梦,如今,终于梦醒了。

    “别开心的太早,外面的危险说不定比起安息之地还要高。”桑德斯顿了顿:“你们之前说,幽寂海岸没有生物。这并非是安息之地的缘故,而是一位恶魔从里层爬了出来,去往了修道院。”

    “如今,安息之地现世,恶魔必然会前往。所以,准备好战斗吧。”

    桑德斯话毕,便见到茫茫山道的尽头,一队奇形怪状的魔物,突然冲天而起

    正如桑德斯所说,外面比起安息之地更加的危险。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两个小时。最后的结果,是一个身形十多米的凛冬巨魔现身,它便是当初去往恶魔修道院的那个恶魔。

    这个巨魔的实力极为强大,几乎和没有被诅咒前的丝奈法同一阶级。

    不过,幸亏桑德斯来了。巨魔在确定自己打不赢桑德斯,就算要歼灭其他人,估计也要花很长时间。它又不想耽误前往安息之地的时机,于是最后只能下令放了他们离开。

    最终,这场战斗虽然没有死人,但有三个学徒的手脚或断裂,或丢失。一干巫师,也是伤痕累累。

    受损的程度,还真的比他们在安息之地要严重。

    “所以,你们以为之前那个巨剑骑士和你打,是用尽了全力?”桑德斯看向丝奈法,淡淡道:“他的实力一直维持在你能达到的最强阶段,不偏不倚,也没有在与你战斗的时候,对其他人出手。不是他不敢,而是他不愿罢了。”

    巨剑骑士是不死旅团当年的最高将领,在得知丝奈法并没有说谎,与不死旅团的亲族后裔是联盟时,便已经有所决定。

    之所以还和丝奈法打的不分你我,只不过是碍于巴拉莱卡的关系。

    当初他带着不死旅团的遗骸来安息之地寻找巴拉莱卡,以永远护佑安息地的条件,让不死旅团化为了真正的“不死”旅团。

    巴拉莱卡讨厌人类,他自然不敢违逆。不过他的本意,是想拖时间,然后等待巴拉莱卡厌烦时,将丝奈法等人驱逐出安息之地。

    却是没想到,桑德斯在那时来到,与巴拉莱卡做了交易。

    桑德斯:“你不是问,巴拉莱卡为何态度改变?因为她本身就是商人,为利而往来,开店做生意才是她的本职。”

    “你们作为安息之地重启后的第一批客人,却无利可图,而且还是她厌恶的人类,结果便是你们看到的。”

    不过巴拉莱卡也遵守了安息之地的规矩,没有亲自动手,否则丝奈法也等不到他赶来,便会化为墓园的新尸。

    桑德斯去往安息之地,表明了与丝奈法是同一拨人,与巴拉莱卡进行交易。交易之后,巴拉莱卡的态度自然也出现了变化。

    又过了半天时间,他们顺利的离开了幽寂海岸。

    接下来的路程,虽然偶尔也遇到了魔物拦路,甚至恶魔现身。但有了桑德斯,一切困难都迎刃而解。

    终于,在两日之后,他们抵达了妖嚎平原,在这里已经能看到地平线尽头的临界森林。

    在这两日间,桑德斯也逐渐将安息之地与巴拉莱卡的一些秘闻,说了出来。

    譬如,巴拉莱卡又叫复苏的魔女,她本身是深渊的原住民,因缘际会下,成为了不逊于大恶魔的存在。

    她因为某些缘故,来到安息之地为了复苏某个灵魂。

    因为那个灵魂对她而言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巴拉莱卡一刻也不敢离开安息之地,但要复苏那灵魂又需要大量的还魂砂,所以,巴拉莱卡在安息之地开了一家专门用作交易的酒吧。

    既然开始做生意,巴拉莱卡便给自己立下了一系列的规矩,譬如她不会在安息之地动手杀人,也是她立的规矩。

    不过因为这规矩,导致后来出了一些问题,据说这个问题是一个人类鼓捣出来的,所以她才对人类极为厌恶。后来,不死旅团恰巧找来,便顺水推舟的将不死旅团化为了护佑酒吧的守卫,然后延续至今……

    ……

    临界森林的外围,守望要塞的外面,大量的学徒正苦哈哈的忙碌着前线建设的任务。

    各种防御措施,在他们的戏法之中拔地而起。

    如果有凡人来此,绝对无法想象这样一座巨大的钢铁要塞,其实只是半年时间就建造起来的,而且,还在持续的扩张……

    在要塞的门口一隅,有一道模糊的阴影,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但是,能够感知到阴影中那明显的幻术波动。

    “唉”一个矮胖学徒,正站在建设中的塔楼上,看着那道阴影叹气。

    “怎么了?”看上去一个正太模样的辫子小孩,疑惑的问道。

    矮胖学徒指了指阴影,“喏。”

    “噢,你是说如夜大人啊?”辫子小孩看过去,眼里闪过崇拜:“如夜大人就是聪明,知道监工的真谛!如果直接用肉眼去监工,难保视觉死角里有偷懒的。可如果,在自己身周蒙上一层阴影,其他人就不知道如夜大人在看什么地方,这样就不敢偷懒了,还节省了魔力。”

    辫子小孩说完后,颇为得意的道:“我说的没错吧?你也是在担心如夜大人正注视着我们?”

    矮胖学徒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辫子小孩:“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去检查一下自己的脑袋。”说罢,矮胖学徒看了一眼周遭大量偷懒的学徒,又道:“还有你的视力。”

    在辫子小孩不解的眼神中,矮胖学徒拍了拍站在他另一侧的白袍青年:“**塔,你和他解释吧,我觉得和他多说一句话,我就感觉智商在不停的掉。”

    **塔耸耸肩,眼神温柔的摸了摸小孩后脑勺的小辫子:“其实,如夜大人监工的时候,是我们所有人都能偷懒的时候……因为,他压根就没有将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

    辫子小孩露出震惊的模样:“那,那他现在在做什么?”

    “我好像听人说起过,如夜大人好像是在……玩游戏?”矮胖学徒说道。

    “玩游戏?”辫子小孩显然没有明白这个词汇的意思。

    矮胖学徒指了指**塔:“我反正不知道,但我记得上回如夜大人卡关了,把**塔叫过去才解决的。”

    **塔点点头:“没错,如夜大人在玩一个幻境游戏,据他所说,叫做纪念碑谷。”

    “幻境游戏?纪念碑谷?这到底是什么?”

    **塔望向要塞的大门,眼神里带着回味,感慨道:“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有趣,究竟怎么个有趣法?矮胖学徒和辫子小孩都生出了好奇,别看矮胖学徒知道如夜大人在做什么,但他从来不知道这游戏的内容。如今,“玩家”**塔难得透露了点内容,赶紧打蛇随棍上,询问起来。

    “这个游戏,其实是一个叫艾达的小女孩……”**塔刚说到一半,突然顿了下来。

    “艾达怎么了?”辫子小孩疑惑的询问道。

    **塔却是没有说话,指着远方的临界森林:“它来了。”

    众人随之望去,却见临界森林中,一个巨大的宛若雪山一般的白熊,正一步步的朝着要塞的方向走来。

    在这里的学徒,没有一个不认识那只白熊。当初,他们来到守望要塞,也是被那白熊所驮负而来。

    “朵姬比尔?!”

    几乎一瞬间,朵姬比尔到来的消息便传遍了要塞。朵姬比尔的出现,意味着又有新的“苦工”到来,同时也代表着,有更多的人会分担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可以稍微轻松一些。

    所以,看到朵姬比尔的时候,所有的学徒都是开心的。

    矮胖学徒看着一窝蜂的冲向要塞门口的学徒,对**塔道:“我们也过去吧,如果我们能够被点为新来学徒的引导教官,这几天就会轻松许多。”

    成为引导教官后,他们会指点新来学徒适应要塞的生活节奏,以及分配他们的劳作范围。这种事情对每天苦哈哈奔波建造的他们而言,简直不要太轻松!

    **塔有些不愿意去,或者说,他有些不想和霜月的巫师打照面。

    不过,矮胖学徒根本没有想那么多,一手拉住**塔,一手将辫子小孩揽过,不由分说就拉着他们往要塞门口跑去。

    要塞门口的动静,终于惊动了沉迷游戏不可自拔的坎特。

    “吵什么吵,没看到我在学习啊?!”坎特气呼呼的退出幻境,他好不容易趁着桑德斯离开,悄悄的去他房间“借”走怪环之碑,本来说今天可以通关的,结果刚才又卡住了。

    卡就算了,外面还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这些小崽子真当他不知道平时里你们都在偷懒?

    之前体谅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现在居然敢来吵我“学习”!

    坎特退出幻境,决定给这群小崽子一个难忘的教训,顺道,去找**塔给他一点指点。

    是的,这只是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