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5节 维菲特的交易
    音乐盒术士是什么鬼!

    安格尔脸色刹那间变得有些黑,但面对的毕竟是一位正式巫师,他只能强忍着想吐槽的**,解释道:“大人,我就是安格尔,不过,音乐盒术士应该与我无关。”

    “你不是挺喜欢炼制音乐盒的么?”这话却不是维菲特说的,而是玛德琳在旁打趣道:“我之前听树灵大人说,你炼制的那件高阶作品,也是音乐盒。再加上你之前炼制的一系列音乐盒,音乐盒术士不是挺符合你的么?”

    安格尔抽了抽嘴角,干巴巴的解释道:“我炼制音乐盒纯粹只是意外。”

    指了指在他兜里睡回笼觉的托比:“它喜欢音乐,所以我一开始才炼制音乐盒。后来炼顺手了,便多炼了几个但这并不代表我喜欢音乐盒,我也有其他代表作的!”

    “噢,原来如此。”玛德琳笑眯眯的回了一句,然后转头盯着维菲特。她有些好奇,维菲特找安格尔做什么。

    维菲特这时候却是笑道:“我之前见到你的时候,还不敢确认,没想到还真是你。”

    从安格尔的音乐盒在远古河滩拍卖后,他的名声便开始逐渐火了起来。直到后来,他炼制出高阶作品的影像流传开后,其名更盛。

    不过任何热度都有退却的时候,况且这是瞬息万变的巫师界。

    安格尔的热度最盛的时候,也一直没有现身,更何况如今安格尔的热度逐渐消隐。故而,维菲特看到了安格尔,一时也没有往安格尔的身上想。

    而且,就算是杂志上刊登过安格尔的样貌,也是两年前的样貌,如今安格尔身高拉长一截,面容虽然还未彻底脱开青涩,但已经初见成熟,也让他与当初的样貌有了一些区隔。维菲特没有认出来也属正常。

    更何况,维菲特根本不会认为,安格尔会被派去深渊!

    但初见安格尔时的疑惑,一直让维菲特有些放不下。后来深思了好半天,无意间瞥到,玛德琳和安格尔聊天时的一些唇语细节,似乎说到“音乐盒”与“炼金”。

    这才让维菲特一愣,联想到了安格尔。

    维菲特对安格尔十分好奇,而且前些天与故友高斯聊天的时候,想到永夜国之事似乎安格尔也知道些内幕。永夜国之灾又极有可能威胁到西地摩沙,故而,他才腆着脸过来了。

    “大人,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安格尔问道。

    维菲特笑的很慈祥,内心中的想法一点也没有外露,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对你有些好奇。”顿了顿,维菲特又道:“莱茵阁下也是心大,居然会派你去深渊。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可不会做如此选择。”

    安格尔:“这与莱茵阁下无关,去深渊是我自己的主意。”

    “我听说,前段时间苏弥世才去了深渊,如今都还在深渊通道附近徘徊。没想到,你也要去深渊,难道说幻魔阁下有什么大动作不成?”

    玛德琳眼睛微微眯起:“维菲特先生看上去,对幻魔阁下的行动很感兴趣嘛?”

    维菲特笑着道:“就是单纯有些好奇。”

    “维菲特大人,我去深渊只是因为如今实力到了瓶颈,需要导师指点罢了。而且,我才返回繁大陆不久,其他的一些事,我并不是太知道。”安格尔道。

    见安格尔皱起了眉,并且眼神里多了一分警惕,维菲特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玛德琳如果不在旁边,他有很多的方法让安格尔开口,哪怕不需要动用威胁。但如今玛德琳明显是要给安格尔撑腰,他也不好再继续套话。

    维菲特想了想,决定换种策略。

    “我想和做个交易,不知你可愿意?”维菲特看向安格尔。

    “做交易?”安格尔蹙起眉:“如果大人是想炼金的话,最近可能不行。我如今的主要心思,要先放在突破瓶颈之上。”

    维菲特:“虽然炼金我也有些计划,但既然你有事,那就先搁置一边。我说的交易,主要是想从你那里,换取一个消息。”

    换取消息?玛德琳也好奇的看过来,有什么消息居然连人脉极广的维菲特都不知道?反而,要问安格尔?

    “什么消息?”

    维菲特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松垮垮的眼皮耷拉下来,让人无法看清他的眼神。好一会儿,他才缓缓的道:“永夜国之变。”

    永夜国之变,其实指的就是永夜国各地出现的穹顶,蔓延速度极快,短短一年之间,永夜国就已经倾覆泰半,甚至开始往周边邻国扩散。恰好,西地摩沙所在的丰饶国,就在永夜国的边缘。

    对于维菲特的问题,安格尔倒不算太惊讶。

    当初他与桑德斯从陷落的不眠城出来时,就已经有预感会被人询问。只不过,恰好安格尔要回返旧土大陆,桑德斯也把不眠城的事单独揽在自己身上,特意降低安格尔的关注度,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但其实,当初在不眠城外面的一些巫师,其实对安格尔是有怀疑的。尤其是那位来自白珊瑚浮岛学院的拨弦者盎格鲁教授,很明显知道些什么。

    纵然桑德斯将这些人的疑惑压了下去,但随着永夜国的穹顶不停的扩大与增多,这些怀疑终究会反弹,并且甚嚣尘上。

    而安格尔在不眠城出现的异动,肯定会被收入有心人的眼里。

    安格尔思索着,该如何去回答维菲特的时候,玛德琳突然说道:“安格尔不过是个学徒,就算参与了不眠城事件,但他也不过是个幸运的过客。这件事与其问安格尔,不如去问真正知道真相的人。”

    “幻魔阁下也在深渊,我看维菲特先生也是准备要去深渊,不如到时候直接问幻魔阁下?”

    面对玛德琳,维菲特笑道:“等到了深渊后,我自然会去征询幻魔阁下的意见,但我也想知道,安格尔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

    维菲特看向安格尔,眼底闪烁着精光:“我从一些友人那里,得到了些消息。当初,是你在不眠城里鼓捣出能量风暴的吧?听说,那道能量风暴如果能持续下去,说不定不眠城的穹顶都会消失了。还有,你之前第一个从不眠城的穹顶里出来,不过出来后又走回去了,这一幕可是被鞭魔女看到眼里的。”

    维菲特说的这些消息,连玛德琳都不知道。

    安格尔却是在内心叹了口气,果然,随着永夜国的事态扩大,他当初的一些异样行为必然会被其他人重新提起。

    维菲特可能是第一个质询他的人,但绝不可能是最后一个。

    安格尔在思索了片刻后,抬起头直视着维菲特。

    维菲特露出笑容,等待着安格尔的说辞。其实,比起桑德斯,他更想知道安格尔对永夜国的看法。毕竟桑德斯说的话,是真是假他看不透,但安格尔嘛就算不用鉴真之术,凭借安格尔说话时的心率、血流速度以及信息素的散布,都能判断出真假。

    安格尔也笑了起来,在维菲特的目光之下,一字一顿的道:“我不愿意。”

    维菲特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安格尔的意思,旁边玛德琳便笑了起来。

    “你之前询问安格尔,愿不愿意做个交易,他不是回答了么,他不愿意。”玛德琳笑道,她还以为安格尔会震慑于维菲特的巫师身份,用模糊的言辞去应答,没想到安格尔直接拒绝了。

    明白安格尔意思后,维菲特表情瞬间变得有些阴晦。

    这是他半个月内,吃到的第二个瘪。前一个是比尔斯,后一个便是安格尔,但至少比尔斯是正式巫师,安格尔区区一介学徒,他怎么能忍!

    维菲特的脾气正待爆发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咦?那是什么?”有人指着远处的天际。

    只见一碧如洗的天际尽头,突然多了一个黑点,黑点速度极快的朝着霜寒之翼停靠的方向飞来。

    当黑点靠近时,才发现那是一个裹在黑色斗篷下的人影。

    原本有人以为,来人是为了探查之前的异常空间的,毕竟那个异常空间极大,此前已经吸引了几拨巡视的人。但没想到的事,来者直接飞掠到了霜寒之翼上。

    这才引起一阵喧哗声。

    维菲特此时正想着给安格尔一个教训,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安格尔?太好了,幸好我赶上了!”

    絮絮叨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同时还伴随着脚步声:“我先去了一趟野蛮洞窟,好不容易才得知你登上了霜寒之翼,我还以为赶不上了,没想到我运气还挺不错。”

    很快,来人便停下了脚步,站到了维菲特身后不远处,维菲特有些疑惑的转过头,与来者面对着面。

    无论是维菲特,亦或者来者,在看到对方的时候瞳孔都微微一缩。

    “维菲特?”“比尔斯?”“你怎么会在这儿?”俩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来人,正是不久前从维菲特那里离开的比尔斯!

    灰烬时光商旅团的团长!

    为何你会出现在这?!这不仅仅是比尔斯的想法,也是维菲特的想法。

    比尔斯眉头蹙起,看向安格尔。

    维菲特则是看了看比尔斯,又转头看了看安格尔,脑海里轰然一响,似乎想到了什么

    ↓认准以下其他均为仿冒↓

    (.. = < r=://..>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