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节 亚丽公国
    这是杜鲁第一次看到如此波澜壮阔的长河。

    宽阔而滂湃,滚滚逝水冲向落日的另一头,在这条终日咆哮的长河之上,看不见一丝粼粼水纹,只有翻滚的巨浪,以及接天蔽日的水雾。

    站在河的这头,根本看不到河的对面。

    “这真的是河吗?”杜鲁压抑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作为一个前货轮水手,他看到过疯狂的大海,看到过危机重重的海兽,但这些恐惧终有平和的时候。大海也有波光粼粼,也有和风煦日,不可能永远都处于**。

    但这条河不一样,它仿佛自亘古开始,就一直在咆哮,永不停歇。

    杜鲁对水元素其实十分亲近,不过此前一直在旧土大陆,他感受不出来。但当他从位面夹道穿梭而出的时候,立刻感觉到周围活泼的水元素,但他还没有开始惊喜,就感觉平日对他极为温和的水元素,开始暴动。

    尤其是在这条巨大的长河边上,杜鲁感受到了水元素也有如此疯狂的一面。

    杜鲁惊住了。

    不仅仅是杜鲁,冯曼和古伊娜,此时也在长河边上瑟瑟发抖。这种颤抖,不仅仅是因为天寒水湿,还有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对于这条长河的怯惧。

    “这是雪瑙河,从亚丽公国直通帕米吉高原,是帕米吉永冻之川中的分流。”安格尔道。

    “仅仅是分流?”众人眼里闪过惊疑,那它的主河道会有多宽?

    长河的水雾,遮蔽天日。

    突然,一道光芒从天空闪烁,璀璨的光穿透了水雾,直射进众人眼目中。

    他们抬头一看,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一块巨大的浮空大陆,正缓缓的漂移。虽然离得很远,但他们依旧能看到那座浮空大陆上,笼罩在云雾间的翠林与青山,还有渺渺茫茫间的白头建筑。

    他们之前虽然在帕特庄园看到过那个云土,但和这个浮空大陆,完全是天壤之别。

    而且,这浮空大陆还不是让他们最惊讶的,他们看到浮空大陆旁边,一对对长着洁白羽翼,浑身闪着光芒的“人”,正随着浮空大陆缓缓迁移。

    先前他们看到的刺眼之光,便是这群长翅膀的人,乘坐的一辆辆宛若太阳的金车。

    “这就是繁大陆?超凡的世界……”

    在冯曼与古伊娜还在震惊这颠覆他们三观的神奇世界时,曾经见识过世面的杜鲁,突然问道:“帕特大人,这些人……怎么好像之前的那个?”

    杜鲁指的之前的“那个”,其实就是帕特庄园的那棵墨忒尔。

    墨忒尔是羽人半树化的产物,所以和天空中的羽人其实的确有很大的关系。

    “有关联,但并不大。”安格尔顿了顿,“或者说,与这支羽人族的关联不大。”

    对于这支羽人族,安格尔并不陌生。此前他就听说过,在帕米吉高原以北,有一支羽人族,自称帕米吉羽人族。说起来,这支羽人族和野蛮洞窟的关系还挺融洽,也正因此,野蛮洞窟的有一部分巫师,都看在他们的面上,没有去用墨忒尔。

    不过安格尔记得,这支帕米吉羽人族应该留在帕米吉高原啊?而如今的地界,是在亚丽公国,虽然临近帕米吉高原,但其实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在安格尔疑惑的时候,天空中的闪光突然越来越近。

    “咦,天上有人飞下来?”杜鲁指着天空,一脸惊疑。

    安格尔抬头一看,果然有数个羽人族拍打着羽翼,飞速的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降落,就像是金色的流星,坠落大地。

    不一会儿,三个羽人族便站在了安格尔的面前。

    无数的白色轻羽,就像是雪花一般,落在了众人的身侧,看上去唯美如幻。

    “你们是……”说话的是一个国字脸长相,一脸威严的男性羽人。他才说了几个字,似乎察觉到有些不妥,换了个说辞:“我们之前感觉到这里有空间波动,这才下来一探。”

    他说完后,打量了一下安格尔等人,除了安格尔外,其他人看上去都是普通人。

    “空间波动,是因为此前这里开辟了一条位面夹道。”安格尔简短的说了一句,至于更详细的事情,他并没有解释。

    这里有人开辟位面夹道,意味着这几个人肯定是有正式巫师庇护。三个羽人心中同时升起这个念头。

    男性羽人与身边另一个男羽人互觑一眼,觉得没有必要在此节外生枝。

    “既然是位面夹道的波动那就好,我还以为是……咳咳,那我们就不多打扰了。”男性羽人说完这句话,便准备告辞。

    只不过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在他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我在你们身上感觉到了自然的气息,是墨忒尔吗?”这道声音极为清脆,每一个音节都仿若天籁。

    当提到墨忒尔的时候,两个男羽人眉头立刻皱起,带着一丝厌恶的眼神看着安格尔等人。

    安格尔则抬起头,看向之前说话的那人。

    那是一个女性羽人族,一头金发,长相圣洁,穿着白色的薄纱,风一吹,薄纱袅袅。加之背生羽翼,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传说中的神之使者。

    这个女羽人的形象,让杜鲁和冯曼看呆了,哪怕是在冯曼怀里的古伊娜,都对这美的不似凡世的同性而惊艳。

    “加百列?”

    安格尔低声说了一个名字,立刻引起气氛的变化,两个男性羽人警惕的看着安格尔,同时护佑在女羽人的身前。

    “你认识我?”加百列的声音轻柔,仿佛有一朵羽毛在撩搔着心田。

    “暮色大拍,有幸见过一面。”安格尔淡淡道,这个叫加百列的女羽人,正是当初在暮色大拍上想把自己拍卖出去的那个女羽人,不过没有人出价,因为拍下她的条件太过恐怖。

    安格尔继续道:“我们此前所在的地方,的确有一株墨忒尔,不过与你们帕米吉羽人族无关。”

    “原来如此。”加百列喃喃轻语了一句,眼神看向安格尔,似乎在想什么。

    “加百列大人,既然这里并没有异常,我们该回去了。”男羽人低声道。

    安格尔敏感的捕捉到了“异常”这个字眼,联想之前发生的事,他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稍等。”加百列道了一句,然后缓缓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光裸的玉足踩踏在水雾弥漫的草地上,然后一步步的朝着安格尔走去。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加百列突然半跪在安格尔面前。

    这一半跪,让两个男性羽人全都瞪大了双眼:“加百列大人……你,你……”

    “我将自己卖给你,你愿意要吗?”加百列刻意放轻声音,用一种我见犹怜的表情,看着安格尔。

    杜鲁站在安格尔身边,感觉自己全身都仿佛酥了。他心中暗忖:所有男人,都不会拒绝这样的女人吧?

    就在杜鲁思绪飘飘的时候,却听到身边传来一道清冷且肯定的回答:“不要。”

    加百列的表情慢慢变得黯淡。

    那俩男性羽人本来正惊讶着,听到安格尔的拒绝,立刻怒目以对。

    杜鲁则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安格尔。

    “为什么?”加百列问道。

    “黑夜之王,穆迪科。”安格尔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个名字。

    加百列:“以你的身份,有一天能做到。”

    安格尔毫不犹豫:“但我不想。”

    加百列沉默了片刻,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上沾染的绿色草屑,“是我唐突了,再见。”

    加百列说完,飞向天空,拉着两个一脸不知所措的羽人离开了。

    安格尔则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本来他还想询问一下,你们口中的“异常”是什么,还有为何你们要离开帕米吉高原。结果因为加百列的这一打岔,他也不好意思再开口询问。

    “帕特大人,刚才你和那个人……”杜鲁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半天才道:“为何会拒绝她呢?”

    或者说,这样一个美人半跪在面前,怎么好意思拒绝?

    安格尔没好气的道:“世界上哪有那么美的事,任何可见的好处,必然会伴有风险。像加百列这种人,你接受了她,她下一秒就会让你去杀一位真知巫师,你敢要吗?”

    当初加百列在暮色大拍上给自己开的价,便是谁杀死“黑夜之王”穆迪科,谁成为她的主人。

    暮色大拍上那么多巫师,看上加百列的也不少,但没有一个人答应,因为没有谁是傻子。

    杜鲁挠了挠头,“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些弯弯绕绕。”

    “河也看够了,我们该走了。”安格尔拿出贡多拉,示意众人上去。

    当安格尔升起贡多拉,开始往帕米吉高原驶去时,坐在冯曼怀里的古伊娜突然问道:“帕特大人,为什么那位加百列会突然与你搭话?”

    古伊娜记得此前加百列说过:以你的身份,应该能做到。

    那么,你到底有什么身份呢?这是古伊娜好奇的地方。

    与此同时,在高空中的浮空大陆上,之前俩个男性羽人也在问着加百列同样的问题:“大人,刚才那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值得你拉低自己的身位,去求他?

    “他吗?”加百列恍惚了片刻:“一个已经在发光,未来更是无限光明的超新星。”

    男羽人还是一脸疑惑。

    加百列笑了笑:“或许你们听说过他的名字,他叫做……安格尔。”

    ……

    对于古伊娜的问题,安格尔并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三俩句便带过了。

    等到贡多拉重归沉默后,安格尔开始回想起先前发生的事。

    就在不久前,他还在帕特庄园。如今出现在亚丽公国,自然是修伊斯开启位面夹道带他们过来的。

    不过,在开启位面夹道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修伊斯定位的坐标连续几次都失败了。

    安格尔犹记得修伊斯说:“咦?帕米吉高原附近的空间有些不稳定,我帮你定位稍远的地方,你到时候自己飞回去吧。”

    于是,他们便出现了在邻近帕米吉高原的亚丽公国。

    修伊斯送他们来了后,又交代了几句,便返回了帕特庄园。安格尔与其他人则留在原地平复了一下位面夹道带来的后遗症,结果没想到就遇到了羽人族。

    安格尔联想着这一系列的事:羽人族口中的“异常”、浮空岛的迁徙、以及帕米吉高原的空间不稳定。

    总觉得,这三者之间似乎隐隐有着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