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9节 维菲特与虚影
    这里是一望无际的沙漠。黑风卷起,黄沙漫天。

    在起起伏伏的线条之中,一队响着驼铃的商队,迎着风沙前行。

    商队的所有人都包裹着头巾,因为沙尘迷眼,他们很难能看清前路,但他们都是老道的沙漠游商,在驼铃的指引下,也不虞迷路,只是行进的慢了些。

    这时,风沙突然慢慢小了起来。领头的人脸色却比之前更加慎重,他对着后面的人高喊道:“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这一段路是我们在无归沙漠会经历的最危险的路,务必跟紧,不要走散!”

    大家的表情跟着紧张起来,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无归沙漠著名的死亡流沙区域。之所以此沙漠被称为无归,也是因为这片布满暗涌的流沙导致的。

    一旦陷入流沙,无须在想归来。

    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跟着领头人,生怕走错一步,就陷进流沙之中。

    可就在这时,一个浑身裹在黑色斗篷中的颀长男子,从游商队中独自走了出来,并且毫不回头的向着最危险的流沙中心区域慢慢走去。

    “喂,不要离开商队十米范围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领头人焦急的叫喊道,那人是半路上遇到的旅客,担忧他独自走在沙漠中会遇到危险,便决定载他一程。

    “多谢一路的款待,我的路程已经结束。现在,我需要去寻老友喝一杯。”斗篷中的男子,声音很低,但奇妙的是,在这风沙未消的沙漠腹地,却清晰的传到了所有人耳中。

    “老友?死亡流沙中,除了陷进地底的尸体,哪有什么活人?”众人惊疑。

    有人还想劝阻一下,不过领头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制止了他们的叫喊。

    “在我小时候,我父亲告诉我。相传在无归沙漠的腹地,有一片超凡者的乐园,他以前在这里陷入流沙中,被一个飞在半空中的女人所救……”他以前一直以为这不过是父亲编造的谎话,难不成还是真的?

    不管这群商队的人怎么想,斗篷人却是慢慢进入风沙,最后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斗篷人走在流沙区域,却是如履平地。

    哪怕周围出现明显的流沙幅圆,但他甚至连绕路的意思也没有,直接踏在流沙之中,没有丝毫减速。

    他走过的地方,没有留下一点脚印,他的体重宛若羽毛之轻,在沙漠之中丝毫未曾留痕。

    斗篷人走了小半时辰,终于抵达了死亡流沙区域的中心。

    说起来,外围是沙尘暴,但在这里却没有丝毫风沙,平静死寂。

    依旧是茫茫的沙漠,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像是石墩一样的柱子。柱顶雕刻着鹰冠,身上则是曲折的原始图腾。

    当斗篷人走近石墩时,周围的景象突然一变。

    石墩以肉眼的速度开始分裂,不一会儿,斗篷人就被超过两百根石墩所包围。

    在他附近的两根石墩突然睁开眼:“陶弥赫巴谜题、三古斯诺猜想、回廊迷宫,三选一。闯关成功者,可进入宝库,开启你的别样人生。”

    斗篷人静默了一会儿,突然掀开斗篷,露出自己的脸。

    外貌虽不英俊,但充满了硬朗的男人味。修理整齐的黑灰胡子,尾部微微上翘。他露出来的脖子上,纹了一个时之砂的刺青。

    这个刺青意味着:灰烬时光。

    而这个斗篷人,正是灰烬时光商旅团的团长,“狩鲸者”比尔斯。

    “兹伯图腾,我是来找维菲特那老家伙的,许久没见,想找他喝一杯。”比尔斯道。

    随着比尔斯露出真容,石墩上的眼睛慢慢变得有神:“原来是比尔斯,你来的正好,我这里有一个无尽回环的数字谜题一直解不出来,你来帮我看看。”

    比尔斯叹了一口气,兹伯图腾是西地摩沙的守门灵,这个石灵什么都好,唯一一点让人头疼的地方,就是酷爱数学。

    所有进出的人,都会被他缠着解题。如果你数学功底极好,它甚至还会赠予你好处。

    据说千年前有个凡人,没有天赋却想踏入巫师界,后来因为解开了困扰兹伯图腾数百年的一个数学谜题,兹伯图腾直接给了他一瓶增加精神力上限的药剂,让他成为了一个超凡者,可见其对数学的热爱。

    见兹伯图腾丝毫没有开门的意思,比尔斯只能道:“好吧,你把题面摆出来。”

    比尔斯的数学功底也不见得好,但他毕竟是正式巫师,数据处理能力很强。虽然没有帮助兹伯图腾解出答案,但却帮它梳理了以前的缺漏。

    “看来你也已经尽力了,剩下的还是交给我吧。”兹伯图腾说罢,所有石墩消失不见,徒留一个石墩。

    而这个石墩的中心,凭空出现了一条阶梯。

    “我已经通知了维菲特,他说会安排魔仆来接你。”兹伯图腾说完这句话,便不再理人。

    比尔斯摇摇头,走进了阶梯之中。

    半晌之后,比尔斯在一只肥硕的沙鼠引导下,在阴暗的沙漠地宫中,来到了维菲特的会客室。

    让比尔斯有些惊讶的是,房间里不仅仅有维菲特,还有一位影影绰绰宛若虚影的人,坐在维菲特的对面。

    “比尔斯,快三十年没见了吧?你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维菲特是个佝偻着身体的白胡子小老头,眼睛都快被松懈的皮给遮掩了,只见他站起来笑眯眯的迎向比尔斯:“该不会是想要推荐我买什么奴隶吧?我可告诉你,一般的奴隶我可没兴趣。”

    “最近倒是没有什么好货色,前段时间得到个不记名的墨忒尔倒是不错,只不过已经出货了。”比尔斯与维菲特拥抱了一下,便坐到了沙发另一侧,觑了一眼那宛若虚影的人,说道:“我这次来啊,单纯就是想要和你喝一杯。”

    “墨忒尔已经出货了?唉,这东西在我这沙漠地宫中有大用,你怎么不先给我说叨一声,我与那人可以公平竞争啊。”维菲特脸上闪过憾色。

    “就算公平竞争,你也不见得能争得过他。”顿了顿,比尔斯耸耸肩:“而且,比起卖给你,我还就想卖给他。”

    “他是谁?想来是对你利益有所助益的人?”维菲特也不恼,依旧笑眯眯的道。

    “我可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卖家的信息我绝对不会透露的。”

    维菲特也知道比尔斯的原则,他之所以愿意和这种奴隶贩子打交道,并且还成了老友,正是因为比尔斯十分遵守规矩。

    “那好吧,我不问了。”维菲特也坐了下来:“不过你说你找我是为了喝一杯,我可不信,直接说来意吧。”

    比尔斯又看了一眼那虚影,见他没有回避的动作,他索性也不说话。

    他来找维菲特,自然是为了安格尔之事。虽然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但作为一个守规矩的商人,他也不希望有别人听到。

    维菲特似乎明白了比尔斯的意思,他笑了笑,依旧没有介绍那个虚影的身份:“无碍的,我可不信你来找我是为了谈什么重要的事。如果你告诉我,是惊天的消息,那我立刻安排你到密室等我,如果不是的话,那在这里说也无妨。”

    比尔斯想问的消息,自然不是什么重要之事,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不过为了自己的原则,比尔斯没有直接开口,而是通过传声术对维菲特道:“我就是想向你咨询一下,你可愿意出售你那张增加幸运属性的魔纹皮卷?”

    维菲特听完后,几乎立刻摇头:“不行,不行,这可是我的宝贝。”

    “这是我一个客户需要的,你不妨开一个价,哪怕你漫天要价,只要我能回复给那位客户即可。”

    维菲特:“开价?行啊,给我恒定碎屑我就换。”

    比尔斯:“……你还真的是漫天要价。”一滴恒定碎屑的价值,远超幸运属性的魔纹皮卷无数倍。

    “一滴恒定碎屑我要来还需要继续收集,说实话,我也不想换。”

    比尔斯想了想:“那行吧,能回复就好。”

    问完了正事,比尔斯也没有告辞。他之前说想要和维菲特喝一杯,也不是假话,几十年没见,还是想要聚在一起聊聊。

    而且维菲特活了八百多年,无论经验还是眼光都很老辣,与维菲特交流很容易受到启发。说不定,一个启发就能让他明悟前路了。

    维菲特也没有拒绝比尔斯,反倒是拿出自己最好的酒,与比尔斯共饮。

    两人聊了许多,从目前南域的形式,到未来各自的路,以及最新的研究课题,全都有涉及到。比尔斯也十分尽兴,唯一让他有点膈应的是,那个虚影从头至尾都没有消失,而且也不说话。

    比尔斯多次想要询问虚影的身份,但每次他委婉的想将话题引到虚影身上时,维菲特都避而不答,或者转移其他话题。到了后来,比尔斯也懒得问了,就当成一个影子吧。

    “……繁大陆的前景堪忧啊,深渊之事已然不可回头,魔神阴影笼罩世界。也不知道,蒙奇阁下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维菲特摇摇头:“不仅仅如此,邻国永夜的局势也让我心忧,总觉得比起魔神阴影,永夜的情况更加恐怖,我担心以永夜的蔓延程度,我们受到影响已经不远了……”

    西地摩沙位于丰饶国,而丰饶国的东北方向,便是永夜国。

    “说起来,我也一直想知道,永夜国究竟是怎么回事?”比尔斯问道,他虽然知道永夜国的不眠城已经沦陷,晦夜之锋也开始准备撤离,但具体永夜国大半面积沦陷的原因究竟为何,他其实并不了解。

    维菲特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有一个人了解。”

    “谁?”

    “幻魔大师‘桑德斯’。他是唯一深入过不眠城,还活着出来的正式巫师。大概他知道些情况吧。”

    “幻魔阁下进入过不眠城,还出来了?”

    “没错,不仅仅如此。我还听说,他还带了几个野蛮洞窟的学徒出来,其中还有他的学生。”维菲特却是不知道,并非是桑德斯带着弟子出来,真相其实与他所想的完全相反。

    “学生?”

    “没错,就是那个目前搅动南域炼金界风云的人,我记得好像叫做……安格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