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节 延命
    尤丽卡离开后,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的里昂才走了上来。他照顾乔恩了好几年,然而很多东西他却是第一次知道,譬如汲生之水,又譬如先前安格尔拿出来的深渊铭文卡。

    里昂眼中有疑惑,但他并没有询问出来,而是向安格尔问道:“刚才你说的那种方法,可以让乔恩活过来?”

    安格尔:“只能为乔恩拖延一段时间,不过想要救活他,还需要另寻办法。”

    “那你有办法了吗?”

    “没有。”安格尔缓缓的摇头,不过他的眼神中却并没有放弃希望:“巫师的手段千奇百怪,我相信总有一种方法,能对应乔恩的状况。”

    里昂揽住安格尔的肩膀:“希望你能成功。”

    “我接下来几天,会在冰室待一段时间,计算三态平衡的各项数据。”安格尔顿了顿:“我这次回旧土大陆,其实还带了引导者任务。我寻到了一个天赋者,如今留在乔治叔叔那里,你帮我去安排一下他的住处吧。无论带回庄园,亦或者留在镇上都可以。”

    里昂点点头,“行。”

    在里昂离开后,安格尔便留在了冰室,时刻用精神力感知着乔恩的状态。同时,也拿出纸笔,开始计算想要维持三态平衡的数据。

    正如尤丽卡之前所说的,一旦使用了深渊铭文卡,大意志侵蚀速度、**消亡速度以及汲生之水的消耗速度,三者的平衡就会被打破。所以,他必须要同时解决**与汲生之水的问题。

    汲生之水他有现成的,所以只需要计算出该用多少量便可以。

    但如何恢复**健康,这却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其一,乔恩已经达到崩溃边缘,所以无论用任何方法,譬如使用药剂,都必须是温和无害的。其二,人体的各个器官本身其实也维持着一种相对平衡的状态,乔恩体内的各个机能被大幅度削弱,他如果要提升乔恩的**,还必须兼顾各大机能的平衡。

    所以,这里面所需要计算的数据是庞大且繁复的。

    在安格尔计算着数据的时候,尤丽卡此时正在庄园东南角的一座吊脚木楼之上,望着冰室的方向。

    这座吊脚木楼建在小山包上,三面悬空,完全靠柱子支撑,看上去充满了建筑学的巧思。原本这座吊脚楼的主人是乔恩,后来乔恩转移到冰室后便空了下来,如今尤丽卡将之作为自己养伤歇息的地方。

    “里昂的弟弟么?”尤丽卡勾起一抹笑,“倒是挺有趣。对吗,布蕾?”

    一只猫头鹰扑扇着翅膀,停在窗边。

    “下午我感觉被这小子看透了啊他懂得重力脉络,知道我留不下他,居然跟我绕圈子来试探我。”尤丽卡手指轻轻抚摸着猫头鹰的羽毛:“还有那只魔宠,布蕾你好歹和它一样也是鸟,怎么就弱了这么多。”

    猫头鹰不满的叫唤了两声。

    “好好好,你们不一样,不一样。”尤丽卡撇撇嘴,敷衍的道。

    猫头鹰继续叫唤,同时用短粗的翅膀指着自己的眼睛,声嘶力竭的叫唤。

    “你的眼镜啊放心,我会给你讨回公道的。”尤丽卡原本还说让红毛给布蕾重新带回来一个单边眼镜。不过那个安格尔看上去似乎挺有钱,汲生之水都随随便便拿出来,倒是可以诈下他。

    而且,安格尔似乎还有一个空间手镯,能在学徒阶段就用得起空间道具的,可见其身家绝对不菲。

    在尤丽卡逗着布蕾时,院子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半晌后,里昂出现在了屋内。

    “你来的倒是很早?”尤丽卡并不意外里昂会出现在这。

    “尤丽卡大人,您能告诉我今日您与弟弟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吗?乔恩到底还有什么秘密?”里昂表情有些严肃,他总觉得尤丽卡今天出现的时间太怪异了,平时尤丽卡也不会去乔恩那里,他以为尤丽卡对乔恩其实不感兴趣,但现在看来好像他错了。

    尤丽卡撩了撩泻落在两颊的发丝,“其实你以后进入巫师界,自然会了解。不过,现在说给你听倒也无妨。”

    “关于乔恩的事,还需要从人类的源头说起”

    等到尤丽卡说完,里昂的表情一片惊讶。他完全想不到乔恩的价值会如此之高,在尤丽卡的口中,乔恩是一个可以打破巫师界既有常规的存在!

    难怪安格尔晚宴上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若是换他在安格尔的立场上,在得知乔恩被其他巫师发现了,估计也会那般。

    “大人,乔恩会是迁徙到异位面人类的后代吗?”

    “不可能,纵然是从巫师界迁徙到异界的人类,他的后代从血源上就是被巫师界所承认的,不可能受到排斥。乔恩一定是非巫师界的人类,这是确凿无疑的。”

    “如果你没有问题了,就退去吧。”尤丽卡伸了个懒腰:“今日动了武,得好好睡一段时间。”

    里昂想了想,最后问了一个问题:“尤丽卡大人,您对乔恩的态度是什么?”

    “我说了,你会去告诉安格尔?”

    里昂默认了。

    “其实说给你听也无妨,不过你转述给安格尔,他可不一定会信。”尤丽卡:“我虽然很想研究乔恩,但自己身上的事更多,而且对一个注定死去的样本也不是那么感兴趣。”

    “不过,我对乔恩的兴趣虽然一般但是,红毛可就另说了。”

    尤丽卡口中的红毛,就是里昂自认的导师——“红发”修伊斯。

    “可是导师也如您一样,这些年基本没去过乔恩那里。”里昂迟疑的开口。

    “不去冰室,不代表不念想。而且,修伊斯对乔恩的态度,可是死活不论。就算是尸体,也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里昂离开的时候,还有些恍然。他不知道尤丽卡说的是否是真的,但不管是不是真的,安格尔似乎要面对的最大强敌,其实不是尤丽卡,而是自己的导师。

    一周之后,安格尔走出了冰室,来到吊脚楼。

    看着这熟悉的木楼,安格尔脑海中闪烁了很多回忆,他前十四年里,待得最久的地方,便是这里。

    不过回忆还在,但物是却人非。

    他到来的时候,尤丽卡还一副睡意惺忪的模样。见到尤丽卡的样子,安格尔在心内更加肯定,尤丽卡的精神力肯定出问题了,否则以正式巫师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不睡觉。

    不过安格尔并没有说出来,而是将猜测埋在了心中。

    “你来找我做什么?”尤丽卡揉了揉困倦的双眼,半倚在桌子上,懒洋洋的看向安格尔。

    “三态平衡的数据我计算完了。”安格尔拿出一沓写满数据的纸,递给尤丽卡。

    尤丽卡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难道我这次其实是睡了一个月,要不然那么大量的数据处理,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计算完了?

    按照尤丽卡的估计,以普通三级学徒的数据处理能力,起码要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还不能确保一定准确。她就算已经高看了安格尔,但猜测也要一个月的时间,可最终他居然一周不到,就完成了?

    尤丽卡却是不知道,安格尔当初在计算万象轴的时候,数据处理能力就已经得到了莫大的提升。后来又开发出超算状态,两者合二为一时,单纯的计算能力会达到一种惊人的程度。

    当尤丽卡仔细的看完数据以及运用的公式后,稍微一逆推,便能看出这份数据没有一点错误,规整的简直可以当成范本。

    她上下打量着安格尔:“你带给我的惊讶,越来越多。我现在有点怀疑,你和里昂真的是亲兄弟吗?”

    “如假包换。”

    “那我怎么感觉,里昂那小子怎么就那么笨呢?”尤丽卡低声嘀咕:“莫非脑子都长肌肉上了。”

    安格尔:“”

    尤丽卡将数据递给安格尔,然后站了起来:“走吧,我知道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我会帮你稳定三态平衡的,毕竟我也不想乔恩这么死去。”

    安格尔手一顿,接过数据,没有多说什么,转头率先朝着冰室走去。

    安格尔之所以如此着急的要做这个三态平衡,是因为时间如果继续拖下去,说不定本来可以让乔恩维系两年的生机,会越来越短,甚至失去作用。

    来到冰室,重新面对乔恩的**,安格尔的动作变得谨慎与小心翼翼。

    安格尔的工作是进行变量的替换,他要同时进行三线操作,既要更换汲生之水,也要及时的对乔恩枯竭的肉身恢复活力,同时还要将深渊铭文卡贴合在乔恩身上。

    而尤丽卡则要维系住基本的三态平衡,因为变量在替换的时候,会有一瞬间的空档,这就是尤丽卡需要注意的时候。

    安格尔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尤丽卡点点头:“我要开始了。”

    他同时召唤出了两只魔力之手,开始进行多线操作。更换汲生之水与贴合深渊铭文,并不需要太过精细,所以交给了魔力之手来完成。他自己则从手镯里取出一瓶瓶的药剂,与他自己调配的适溶液,对乔恩的肉身进行蕴养。

    尤丽卡在那张数据上已经得知安格尔要使用什么药剂,但此时看到他真的拿了出来,也不禁有些感慨。

    光是安格尔拿出的这些药剂,价值就和汲生之水相差无几的,也不知道安格尔是怎么赚钱的,要不我也去学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