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0节 撬开它
    “主人,渡鸦从外围传来消息,周遭海域的空间能量极为活跃,恐怕不止一位巫师通过位面夹道来到魔鬼海。”说话的是穿着一身紫色华贵长裙,头戴黑珍珠头纱的佩夫人。

    “人越多才越好,呼噜你说对吗?”坐在篮子上的夏露女巫嘻笑着,浑不在意人数的多寡。

    她座下的篮子怪物呼噜,张开长有利牙的狰狞大口,发出一阵呼噜声,似在回应主人的问题。

    佩夫人折扇遮面,低声轻笑。也是,别看她们夏露海岭只有两个人在这,但她们隐藏的战力,可不是人多能够比拟的。

    夏露海岭能够让一直位列南域巫师界前十的巫师组织“深海之歌”退让,足以证明她们的实力。

    在她们状若无事的谈论中,利维雅堂的疯魔已经到了一个极点。

    这片仿若崩坏的海域,风暴与雷雨甚至如和风细雨,更为恐怖的能量风暴以及空间撕裂,才是真正的大头。

    海架从海底掀起,浪潮高达数百米,黑沉沉的世界,电蛇狂舞,能量风暴破碎了一切的生灵!

    这样的情景,甚至堪比魔神之灾!让人一望,便联想到了末日景色。

    就在这天翻地覆的时刻,能站在这片区域的巫师,均感觉到了一股庞大到仿佛能代表大海意志的威压,从天而降!

    肆虐的大海,在这股威压中,也缓和了许多。就像是面对自己真正的主人,周遭澎湃的水元素乖得不像话。

    梅里耶沙懒洋洋的气质刹那消失不见,面色改为严肃。被他庇护的小恶魔达奇,此时却是趴在船上,一脸虚弱。哪怕梅里耶沙能帮他挡下紊乱的自然能量,可这人为的威压,却依旧需要他自己承受。

    另一边,佩夫人看似惬意的神情终于收了起来,面带忧虑的瞥了一眼身边的夏露女巫。

    夏露女巫却是浑然不觉的撑着下巴,用看好戏的眼神继续盯着利维雅堂,不过从她慢慢绷紧的双腿可以看出,她的内心也不是那么平静。

    就连利维雅堂也放缓了破坏的速度,表情偶尔闪过疑色。作为一个海兽,它天生对大海拥有强大的操控权,可在这突如其来的威压中,它居然调动大海的能力迟缓了许多。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位更强大的海洋掌控者,在俯视着它。

    在场唯一感觉轻松的,大概只有退离数百里之外的“大鱼术士”斯利乌了。因为他对这威压可不陌生,正是深海之歌战力最强的两大真知之一的“海神”佛伦萨。虽然他与佛伦萨在关乎异界生命的立场上有争执,但毕竟同属深海之歌,在这次事件中他们肯定是站在同一阵线的。

    “海神”佛伦萨,海洋巫师的巅峰人物。可以说,在大海之中能与佛伦萨相抗衡的生命,在南域已经极为稀少了。目前只是威压降临,就已经令大海止息,咆哮停顿,可见其强大之处。

    “海神阁下来了,他会做什么呢?”梅里耶沙静静的将船开到一边,心中暗忖道,或许马上就是揭开答案的时候了……深海之歌与夏露海岭的人,为何全都关注着这只利维雅堂?还有,银棕榈岛的秘密到底为何?

    同样的问题,也从佩夫人的口中问出来:“主人,海神阁下的下一步会做什么?”

    她身边的夏露女巫,表情依旧极其娇憨可人,不过那乱转找不到正规位置的瞳仁,偶尔透出的恶意与病态,便让人不寒而栗。

    “大概是……要开门了吧?”

    佩夫人眉眼一转:“海神阁下能打开那座连接神秘空间的门?”

    夏露女巫摇摇头:“除了利维雅堂这个钦定的看门狗外,其他任何生物都感知不到那座门的存在,哪怕是传奇巫师亲至,也不行。”

    佩夫人也明白这一点,若非预言巫师通过时间之轮,看到了这里的门,她们也不会知道原来通往神秘空间的位置,就在这里。

    “那海神阁下如何打开此门?”

    夏露女巫偏过头,一脸天真:“谁知道呢,总有办法的吧,佛伦萨可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天真的表情就维持了那么几秒,突然又崩坏了,用古怪的声调对着身下的篮子怪物道:“呼噜,既然佛伦萨都到了,我们要准备好开车了。”

    “呼噜巴士收到!务必会抢到头等停车区!”

    这边说罢,又有人来到。而且,比起一直隐而不现身的海神佛伦萨,这群人大大方方的从位面夹道穿出来,朝着银棕榈岛飞来。

    他们来自不同的巫师组织,夜语之森、风暴峡谷、乌托学院……甚至大型巫师组织都有来人,譬如天空机械城、野蛮洞窟、魔笛修道院……

    接近百个巫师,停滞在能量风暴的薄弱处。一边询问着这里的情况,一边偷偷的搞一些不为人知的小动作。

    不过,这些人多是正式巫师,真知巫师却如凤毛麟角,基本看不到。不是他们不愿意来,完全是因为大部分的真知巫师,都被拖进了蒙奇阁下的计划中,在深渊无法出来。

    佩夫人见到如此多的巫师出现,虽然自觉有底气抗衡,但心中还是有些发怵。

    夏露女巫低声对佩夫人道:“他们不是在打听这里具体什么事么,你让渡鸦传讯给他们,就说……这里有一个神秘空间,里面有一件……”

    “战略级别的神秘之物!”

    佩夫人瞳孔一缩,慌忙道:“主人,我们现在说出去不好吧,掌握信息我们才有主动权啊。”

    “你觉得有佛伦萨在此,我们想要得到里面的东西有那么容易吗?只有把水搅浑了,我们才能获得利益。”

    佩夫人听后,沉默了片刻,终是点点头。

    没过多久,关于银棕榈岛上拥有一件战略级神秘之物的消息就传了出去。消息传开后,整个场面就像是一锅滚油里加入了沸水,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

    什么叫做战略级?就是轻易不可动用的资源。而每次动用,都会让场面出现大范围的翻转与改变。

    虽然神秘之物在南域没有一个具体的分级制度,但战略级这种特殊存在,却是被单独分了出来。目前南域公布出来的战略级神秘之物,极其稀少,每一件都是大型巫师组织的核心传承,譬如天空机械城的无尽回廊!

    如果传言没错,这里真有一件战略级神秘之物的话,那这大概是继三年前位面融合之事后,魔鬼海域出现的最大一次的盛事了。

    消息传开,最咬牙切齿的大概就剩下深海之歌了。

    不过事已至此,斯利乌也没有其他改变的方法了,但他却是摩拳擦掌暗下决心:

    三年前的位面融合因为以失败告终,他在其中扮演了一个反派角色,结果什么都没得到不说,最终还引来极端教派的难缠尾巴。这一次,他必须要为深海之歌搏来这件神秘之物!

    银棕榈岛附近数千里海域,成了巫师聚集的纷乱场。

    而银棕榈岛的正中心处,此时却迎来了一个新变化。

    在能量坍塌的中央,利维雅堂的动作一顿,自从先前它感知到了一个更高阶的海洋掌控者后,它便更加的燥郁了。作为深海食物链的顶级捕猎者,利维雅堂并非是一个温顺的海兽,它生来就是海之王者,有人胆敢侵入它的领域,这让它极为愤慨!

    不过,精神感知极弱的它,怎么也发现不了威压的源头在哪,在无人可发泄情绪的状况下,它只能继续对着那道其他人看不到的门,疯狂的攻击。

    可惜,大门岿然不动,依旧屹立在冥冥的感应之中。

    就在这时,利维雅堂突然听到了大海的脉动,就像是海洋之神在它耳边轻柔呢喃:“愤怒吗?被未知的存在糊弄,你很愤怒对吧?”

    “愤怒到想要毁坏那座大门,可惜你毁坏不了。”

    “就算你毁坏了它,你心中的愤怒就会消失吗?很可惜,不会的。”

    “如何才能化解你心中的怒火呢?那就是彻底毁灭,不仅毁灭那座门,也要毁灭门后的一切,这才能让冥冥中操控你的存在,感到痛苦。”

    一道道言语,直直戳中利维雅堂的心脏,它很烦这些靡靡之音,但它认为其意思很中它心意。的确,就这么毁了门,好像除了发泄了情绪外,没有其他用。它更想要让“冥冥中操控它”的存在,感到痛苦。

    利维雅堂不自觉的生出:那我该怎么做呢?

    大海的脉络仿佛听到了利维雅堂的心声,用更加轻柔的语气对利维雅堂道:“撬开那座门,然后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化为混沌,这才能发泄你的不甘与怒火……”

    撬开那座门?

    “对,把那座门打开。你就能毁灭后面的一切,然后你就会得到彻底的自由,再也感受不到这座门的存在了……”

    利维雅堂本就处于疯魔状态,当耳边的声音一点点引导着它行为时,它并没有想太多,便接纳这个意见。

    从毁坏大门,变为了撬开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