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1节 死去的岛
    当安格尔将皮纸翻开后,眉头微微挑起:“居然还真是航海日志中的一页,没想到这里还有遗漏的一篇。”

    「烁金年寒临之月上旬第八天。」

    「我在井底静静的死去,可惜我的藏宝还在遥远的地方。希望我的后裔能寻找到我的藏宝,那是我留给你们唯一的荣耀。」

    这一张皮纸上,就只有这么简短的一篇记载。而且,从日期上安格尔看到了些许端倪。

    卢卡斯跳井的日期是:烁金年寒临之月上旬第六天。

    这一篇的记载,是他跳井之后的两天写的。也就是说,这一张塞在抽屉里的皮纸,才是卢卡斯的航海日志最后一页!

    当安格尔读完这最后一篇日志后,他有点糊涂了。

    “卢卡斯自称自己在井底静静死去,可他的骸骨明明是在他的翎扇号上啊?”难道卢卡斯的骸骨是别人带进这里的?

    还有,卢卡斯希望自己的后裔能寻找到他的藏宝,恰好对应了他的后裔用血激活井底的魔能阵,来到这片古怪的地域。

    那么按照他日志里的意思,这片古怪的地方还有他的宝藏吗?

    卢卡斯这最后一篇日志,到底是在说谎,还是在真实的记录自己跳井后的心情?

    还有一个安格尔迄今为止都没有弄明白的问题:卢卡斯究竟是撒谎的人,还是一个诚实的人?

    久思而不可得,安格尔收起了这最后一篇日志,他打算去看看这里是否有卢卡斯所说的藏宝。在他转身的时候,他瞥到了端坐在板凳上的骸骨。

    无头的骸骨,看上去有些怪异。

    骸骨身上还有些布条,不过已经明显**。安格尔将骸骨拿起来检视了片刻,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这具骸骨极有可能是卢卡斯的,可是骸骨的头颅为何不见了?”安格尔疑惑的低声呢喃,最后不解的摇头离开。

    踏出船长室后,安格尔很快就下到了船舱。

    船舱处有溢水的情况,恰好将翎扇号湮没了一半,很多房间都被浸没在水中。这让安格尔想起了一件事,当初他在魔鬼海域迷雾区遇到翎扇号时,它是诡异的悬于海面的,内里的房间有明显的被水浸没的痕迹,和如今的船舱极其吻合。

    安格尔仔细的去检查了船舱浸水的地方,回忆起当初用探察傀儡时,翎扇号的浸泡状况。

    两相一对应,安格尔可以很确定。翎扇号在迷雾区现身时,为何有被海水浸没的痕迹,就是因为它其实一直待在这里,只是不知道为何会突然现身在迷雾区。

    那么是否可以逆推,翎扇号当初诡异的消失,其实是又回到了这里?

    可是,这里又究竟是什么地方?翎扇号又是如何从这里离开,又是如何回来的呢?

    安格尔带着疑惑,飞出了船舱,悬于船首像的上方,拿着萤石灯照向周围。

    他的正前方是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有什么情况,下面则是寂静的海水。安格尔回过头,看向翎扇号的背面,这一边虽然也是幽黑一片,但萤石灯产生的微弱光线,往这边照耀的时候,会出现短距离的间隔。

    安格尔飞了过去,意外的发现翎扇号的背后居然是一堵绝壁悬崖。

    也是这个时候,安格尔才注意到,翎扇号居然处于一座小岛的边缘,搁浅在近海附近的乱石堆中。

    “卢卡斯的藏宝,就在这座小岛上?”安格尔在心底自问。

    他没有立刻登岛,而是将精神力化为触手,往海下探索。他总觉得这片海洋太过安静,就像是失去了生机一般。

    当安格尔飞到距离翎扇号有一段距离,在外海的时候,精神力触手慢慢下探。

    海水里反馈的信息,果如他之前所料,死寂一片。没有洋流,没有暗涌,没有任何活物信息,也没有采纳到任何生物波频,这是一片真正已经死亡的海。

    收回精神力触手,安格尔没有敢再往外海飞。且不说外海有没有危险,以他对海上方向的不敏感,就怕走太远他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所以,安格尔重新回到了翎扇号搁浅的地方。

    唤醒在他口袋里沉睡的托比,示意它化为狮鹫:“注意防护住我的肉身,我用灵魂体在附近探察一下。”

    托比还一脸发懵的状态,不知怎么睡了一晚上,就又跑到了大海之上。

    安格尔低声解释了一下如今的情况,托比这才反应过来。听说这里有藏宝,托比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一副“万事有我”的模样。

    安格尔摇头笑笑,直接灵魂出窍,肉身被托比包裹在灰色的重力脉络之中。

    “我就在附近探察一下有没有魔能阵的迹象。”安格尔说罢,就围绕着翎扇号搜查起来。

    按理来说,双向通道的魔能阵应该不会离出口太远,安格尔先是在附近的海滩搜索了片刻,并没有看到任何魔纹迹象。

    又潜入了海底,也没有任何发现,倒是看到了几具隐没在尘埃中的骸骨。

    这些遗骸身上也没有能证明身份的信息,不过从它们所处的位置来看,有很大可能是从翎扇号上落下来的。

    或许,这些骸骨曾经是翎扇号上的水手?

    海底没有,安格尔能探寻的地方,就只有那悬崖绝壁了。

    他飞近绝壁的方向,来回逡巡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就在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判断错误的时候,不甘寂寞的托比,突然对他叫唤起来。

    安格尔循声而去,发现托比不知什么时候,带着自己的肉身来到了绝壁下。在它的身边,有一株已经死去的枯树。

    安格尔正在思索托比叫他来的含义时,眼睛突然一亮。枯树的背后,有一个隐蔽的山洞!

    难道说,传送的通道是在山洞里?

    安格尔带着好奇,飞进了山洞中。山洞并不深,在萤石的照耀下,安格尔很快就走到了山洞尽头。在托比的眼中,这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废弃的山洞,它还一脸的失望。但在安格尔的眼中,这里却充斥着淡淡的辉芒。

    墙壁上那熟悉的魔能阵,让他悬起的心,终于落下了。

    这里果然是有回去的通道,不过没想到是掩藏在这么隐秘的山洞中。

    安格尔重归了肉身,既然找到了回去的通道,那么后顾之忧也总算解决了,可以放心的去探索这片岛屿。

    安格尔带上兴奋的托比,往洞外走去。

    就在他即将抵达洞口的时候,安格尔的眼前一花,他隐隐看到洞口似乎有黑影一闪而过。

    他表情一顿,迅速的飞奔到了洞口,可山洞附近什么也没有,只有那棵枯死的树影,扭曲古怪仿佛禁锢了一个挣扎的灵魂。

    “难道是错觉?”安格尔晃了晃脑袋,在附近又转了一圈,依旧没有看到任何活物,最终只能放弃寻找。

    “去山壁的另一边看看,卢卡斯的宝藏究竟是什么,他又藏在哪里?”

    安格尔飞上绝壁,另一边居然也是一片仿佛万仞尖峰的峭壁,不过多了很多形状怪异的枯树,他提着萤石灯往下走的时候,两边的树影就像恐怖的怪物,在暗中观察着他。

    加之周围黑漆漆且死寂的气氛,让安格尔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贴着地面,飞快的掠过这片峭壁,若非没有光线,只能靠着萤石灯照明,他甚至想要从天空飞度。

    这一飞驰,就是数十里路。周围没有看到任何活物,最后他与托比停在了一座湖泊边上。

    之所以停在这,是因为这座湖极其大,而且在湖岸附近,安格尔看到了有人活动的迹象。

    就在他的身前不远处,一片焦土之上有一个简易的野外炉灶,落满灰尘的一个铁锅架在石头堆砌的灶台上。

    从周围的尘埃厚度判断,这个炉灶至少是几十年以前遗留下来。

    这些痕迹,足以判定这座小岛以前有人迹活动。不过,这座岛应该与海水一样,很早之前就彻底的“死”了,这座岛上的人迹估摸并非是土著,而是和他一样,误入此地的人。

    安格尔绕着这座湖岸走了一圈,想要看看有没有其他人迹,同时也顺道理清自己的思绪。

    这座岛看上去很荒废,据目前所见到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太高价值的东西,唯一一个念想,是卢卡斯航海日志里记载的,虚无缥缈的藏宝。

    这个藏宝,会不会就是吸引深海之歌以及夏露海岭的东西呢?

    这就需要安格尔去寻找卢卡斯记载的藏宝地在哪,再行确认。

    不过安格尔也很清楚,给他寻宝的时间并不多,既然“海神”与“篮子巫婆”两大真知巫师都出动了,估计他们寻找到这里也是早晚的事。

    紧迫的压力,浇熄了安格尔兴奋的火苗。不管他有没有找到所谓的宝藏,他也必须要在真知巫师到来前,离开这里。

    “叽咕”

    突然,不远处传来托比的叫唤,打断了安格尔的思绪。他看了过去,只见托比也提着一个萤石灯,在湖中央的地方扑腾着翅膀。

    安格尔飞了过去才发现托比叫唤的原因。

    就在他脚下,湖中心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木棍直直的插出水面。借着萤石的光芒,甚至能看到水面之下,这根木棍延伸的也很长。

    安格尔将一颗萤石循着木棍丢进了湖水之中。

    萤石慢慢沉入湖底,照出了水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