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7节 怪异水母
    那是一个巨大的白光伞盖,在海水中起伏不定。

    借着伞盖本身的光芒,可以很明显的看清楚,漩涡之力,恰是从伞盖的正中央往外延伸的,卷起一圈圈浑浊的水波。

    “果然,漩涡背后肯定有始作俑者。”安格尔暗忖,可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只是远远看着,就觉得有一股庞大阴寒的力量,从白光伞盖中往外渗透,融入海水之中,慢慢侵蚀着他的**。

    安格尔能确定,这绝对不是凡物。

    而且,在离这么远的距离观看,它的体型都已经这么大,近看估摸着至少也要上百米的范围。

    或许,这是一个不可力敌的超强魔物。

    为了以防万一,安格尔没有擅自靠近,而是往上浮返回到了云螺号的甲板。

    “大人,海下有什么问题吗?”阿尔温与海伦一直站在甲板上,见安格尔回返,立刻走上前来。

    安格尔表情有些严肃:“下面有古怪,我还不敢确定是什么。”

    海伦还是头一次在帕特大人脸上看到如此冷峻的表情,她有些犹豫道:“大人,只要您没事就好……如果下面有危险,我们要不再换个方向走?”

    安格尔摇头:“我总感觉那家伙应该盯上我们了,不解决,去哪儿都可能出问题。”

    安格尔自己可以靠着贡多拉离开,但云螺号想要安全的走出这片大海,必然要解决海底的那个不安定因素。

    “那大人打算如何解决?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们配合吗?”阿尔温问道。

    安格尔思忖了一下,看向阿尔温:“为了小心起见,你把探察傀儡拿出来,我们先探探那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探察傀儡被丢入水中后,安格尔便开始操纵它,往那发光的伞盖前行。

    在安格尔探察的过程中,他也通过幻象将探察傀儡说看到的画面直播了出来,他对于海洋里的东西其实了解很少,而这些常年在海上打交道的人,或许认识那个伞盖。

    探察傀儡入水没多久,众人就通过幻象看到了那发着淡淡白光的伞盖。

    “你们可认识这东西?”安格尔一边控制探察傀儡小心下潜,一边向其他人问道。

    除了站哨的人外,其他水手都将目光放在幻象上,他们还沉浸在幻象这种神奇能力上,听到安格尔的问话,才迟半拍的摇头。

    不过,也有人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从那伞盖的边缘柔和度,以及上下浮沉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像是水母啊。”

    这个猜测得到很多人赞同,包括海伦都点点头:“的确有些像俯视角度的水母,不过如果真的是水母,它有这种能力掀起漩涡吗?”

    阿尔温却道:“蝴蝶扇扇翅膀都有可能掀起飓风,水母制造出漩涡也是有可能的,要知道这里可是充满怪异的魔鬼之海。”

    在众人猜测的时候,安格尔让探察傀儡继续往下。可随着下降的距离越来越深,一种诡异的感觉突然冲击进安格尔的视界。

    “嘶”

    安格尔倒吸了一口气,猛地松开对探查傀儡的操纵,与此同时,幻象也同步消失。

    “大人,你怎么了?”海伦连忙询问道。

    安格尔揉了揉太阳穴:“不清楚,附着在探察傀儡上的精神力,好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

    安格尔带着歉意的对阿尔温道:“抱歉,那个探察傀儡看来找不回来了。”

    阿尔温:“这些炼金造物只要用途合理,哪怕出现损失都可以继续向公司申领的。大人不用在意,这是合理范围内的使用。”

    阿尔温一边说,一边示意水手推上来一个铁箱子,一打开,几十个探察傀儡塞在里面,塞得满满当当。

    阿尔温:“这些年,探察傀儡一直没有报损,每年又会申领一些,这都是积累下来的。”

    安格尔:“……”机械城果然是财大气粗,探察傀儡的单个虽然价值不高,但这么几十个堆积在一起,也值个几百魔晶了。

    既然有如此多的探察傀儡,安格尔决定再往下探察一次。而且,刚才那诡异的感觉,让他很在意。

    当探察傀儡重新看到那淡淡的白光时,一旁的水手突然道:“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个伞盖好像比先前要大一些。”

    “有吗?大概是探察傀儡降的比先前快的原因吧。”

    安格尔虽然分心在制作幻象,但他并没有听到旁边的声音,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探察傀儡上。刚才就在这附近,他被一种诡异的感觉击中,导致一阵恍惚,最后与探察傀儡失联。

    安格尔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周围的环境。

    就在他精神力集中的时候,一股怪异的冲击力再次袭来。安格尔再次陷入片刻恍惚,等到回神时,他又一次与探察傀儡断了联系。

    安格尔回忆着先前的感觉,略带迟疑的道:“好像是某种波频,这种波频似乎可以影响到精神力。”

    安格尔知道很多高能生物,身上散发的波频,都足以让人精神失常。

    莫非,下面那只疑似水母的生物,是那段波频的源头?

    安格尔决定再试一次,确认自己的猜测。

    可就在他把探察傀儡丢进海里时,旁边就有水手惊呼出声:“咦,这一次怎么直接就看到它了?”

    “我没有看错,它真的在上升!”

    随着旁人的呼唤,安格尔也注意到了。那个白光伞盖这一次,虽然离海面依旧很远,但他才将探察傀儡一丢入水里,就已经隐隐看到那到白色光点了。

    这说明,白光伞盖的确在往上浮。

    “它不打算困住我们,而是想与我们直面应战了吗?”安格尔暗道。

    可现在他们连对方的底细都还没有打探清楚,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应战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在众人惊慌的讨论中,安格尔示意阿尔温暂时先将云螺号从这里撤离。

    与此同时,安格尔也取下了右手手套,魇幻之气在右手的加成之下,瞬间弥漫在云螺号的四周。

    有魇幻之气的遮掩,云螺号立刻从茫茫的大海里消失。

    云螺号在全力后退的时候,安格尔依旧在操纵探察傀儡,远远的观察着那个白光伞盖。

    随着白光伞盖的上浮,安格尔的表情越来越沉。

    白光伞盖离海面大概还有五百多米,已经足够安格尔将它看个大概。这的确是一只巨大的水母,但是……这只水母有些特别。

    这只水母之所以发光,是因为它的身上聚集了大量密密麻麻的小点。

    在幻象中,众人看的不甚清晰。只觉得那密密麻麻的小点,让人觉得有点恶心烦躁。

    但安格尔透过探察傀儡,却清晰的看到了那些小点的真实面貌。

    那根本就是无数的亡灵,在水母身上扭动缠绕,甚至每一个亡灵面上那恐怖狰狞的表情,伸出来往外抓扯的手,安格尔都能清晰的看到。

    安格尔曾经觉得黑城堡的人,放人血来沐浴,让他觉得恶心。可,那也只是他心理上的厌恶,这一次面对这只巨大水母,安格尔还没有感觉到恐惧,但生理上已经有恶心的感觉了。

    这时,水母身上的小点,也终于被其他人发现了端倪。

    几乎同一时刻,犯呕的声音在船上四起。

    安格尔顺势收起了幻象直播,看向面色苍白,但强忍住喉中呕意的海伦:“你可听说过这种怪物?”

    海伦捂着嘴,红着眼摇摇头:“没有听过,大人难道这也是海兽吗?”

    安格尔此时也说不清楚,亡灵对于所有的活物,都有一种天然的敌意,并且会不顾一切除之而后快。

    那只水母不仅没有被亡灵敌对,而且看上去似乎还与亡灵共存?

    亡灵是没有智慧的,只知道杀戮,他们甚至对自身消亡都没有概念,更加不可能有所谓的利益共生的概念。

    所以,安格尔对于那只水母与亡灵之间的关系,还是存疑的。

    或许,那只水母拥有操控亡灵的天赋?

    在安格尔猜测时,他再次感觉到精神力出现恍惚,探察傀儡随之失联。

    这一次,他其实根本没有移动过探察傀儡,唯一的变动便是那只恶心的水母在上浮,这意味着,影响他精神力的源头,的确是这只水母。

    就在安格尔还在思索这只水母的来头时,那只水母已经离海面没有多远了。

    同一时间,云螺号上的众人,纷纷出现了不适的情况。

    或者呕吐,或者晕眩,或者干脆直接昏厥在地。

    那种强大生物自带的波频,开始影响到在场的凡人。

    安格尔自己倒是没事,他先前之所以出现恍惚,是因为他的精神力要附着在探察傀儡上,与精神力本源分散了,很容易就会被击溃。但此时,他的精神力圆融一体,面对水母散发的波频,却是毫无反应。

    眼看着船上众人倒的倒,昏的昏,云螺号前行的速度也开始缓慢下来。

    终于,一阵浪潮浮动,那闪耀着白光的水母,露出了水面。

    安格尔也在这时,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