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节 践诺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那是空间道具吧?”格蕾娅问说。

    安格尔点点头:“那是含雪之羽,给托比装衣服和食物用的。”

    见安格尔如此大方坦白,无论是格蕾娅亦或者菲丽希娅都默了。格蕾娅是很宠溺托比,但哪怕她再宠溺,也没有宠到这个地步,居然将一个空间道具给托比用?而且还贴心的制作成羽毛状,既兼具了美观也毫无违和感。

    就连菲丽希娅也忍不住感叹:“真是太……”奢侈了。要知道,有些正式巫师都还用不起空间道具,居然一只鸟都有专属的定制空间道具了?

    安格尔明白菲丽希娅未尽之语,但他却并不觉得太过。当初落入位面夹道的那段时间,若非靠着托比空间里的储存粮,他哪能撑到最后?所以,这其实也算是一饮一啄。

    借着“含雪之羽”的话题,格蕾娅慢慢的询问起这一年多的时间,托比的经历。

    一开始,格蕾娅还需要主动询问,安格尔才回答。但说到后面,安格尔自己也陷入了回忆,一想起那些美好时光,话匣子也跟着打开了。源源不断的说起这一年托比的经历。

    格蕾娅也不打断,面带柔和的笑容,听着安格尔的言语,脑海中也跟着浮现出一幅幅画面。

    安格尔说的都是普通的小事,涉及到其他人的事,他都一笔带过。但就是这些小事,格蕾娅也听得津津有味。

    托比身上唯一的大事,大概就是其实力翻飞的转折点:领悟重力脉络。

    安格尔说起这个时,稍微想了一下,很多事情他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譬如幻魔岛、又譬如当时的情状与形式,说出来会不会惹麻烦?安格尔最后索性都不说,只说结果。

    ——在重力花园现世时,托比领悟了其中的重力脉络。

    对于安格尔的说辞,格蕾娅也不过多追问,反正最后是托比得到了最大的好处,这就足矣。

    略过了重力脉络后,安格尔继续说起托比在野蛮洞窟的生活。这一说,就是大半个时辰。

    安格尔基本只挑快乐的事情讲,很多不幸的事,或者惹祸的事,他都避而不谈;他并不想因为这些无关琐事,在格蕾娅面前表现出“他在博好感”的态度。

    但当他说到暮色大拍时,他顿住了。

    魇境的事,他肯定不会说出来。但是,关于那个无眼男的事,他在考虑要不要说。

    安格尔的顾虑很多,思来想去后,还是决定直说。

    不过,他并没有用语言表达,而是直接随手一挥,将当初拍卖无眼男的场景,再现出来。

    突如其来的幻象,不仅吸引了格蕾娅的注意力,就连在另一边调酒的菲丽希娅也停下手中的活,看了过来。

    “这是哪里?看起来像是拍卖会。”格蕾娅疑惑的看着幻象中热闹的场面。

    “暮色深井的拍卖会吧。”菲丽希娅端着两杯酒走了过来,一杯递给了格蕾娅,一杯递给了安格尔,还特意解释了一句:“这是普通清酒。”

    安格尔谢了一声,轻轻抿了一口。微凉的口感充入喉咙,酒液的味道并不浓郁,有种轻纱拂面的丝滑感。味道不是给人爆炸美感,而是如潺潺清溪流入心田,久久回荡。

    喝下清酒,安格尔明显感觉精神了许多,就连释放幻象时所需的魔力也活跃了几分。

    菲丽希娅坐到格蕾娅身边,指着幻象中拍卖台上的女人:“这个巫师,我以前见过。是暮色的暮光,一个心眼很小的女人。”

    安格尔点点头,“的确是暮色拍卖会。”

    格蕾娅面带疑惑的看向安格尔,不懂他放出幻象的意思。

    安格尔则示意格蕾娅继续看下去,只见幻象中一个铺着黑布的铁笼被推到前台。

    “既然是拍卖会,难道这是**拍品?”格蕾娅暗暗揣测着,安格尔放出这个幻象的意思。

    幻象中,暮色的侍卫掀开了黑布。随着黑布落下,一个穿着服务员制服,打着绿色领结,没有双眼的高挑男子出现在了铁笼正中间。

    当格蕾娅看清楚笼中之人时,手上的玻璃杯瞬间被她捏成粉渣。她全身颤抖着,两眼充满了血丝。

    菲丽希娅也看到了笼中人,她思索片刻后,犹豫道:“这是……‘大眼’休斯顿?”

    ‘大眼’休斯顿?安格尔还是头一次知道无眼男的名字,不过他的名号也太不符实了吧?

    “是他。”格蕾娅面无表情,声音变得阴寒。

    幻象里暮光开始介绍着这个新的奴隶拍品:“看过新一期的《无限位面征荒录》就知道,格蕾娅在寒特位面与鹿猿婆婆发生争执,坠入魇界……目前看来,格蕾娅显然已经陨落,她的芭比餐厅也随之分崩离析……其餐厅员工全是美食巫师,除了逃回糖果屋的,其余的皆流散到各地。这一位正是芭比餐厅的前服务员,是某位巫师不经意间抓到的……”

    安格尔不仅模拟出幻象,就连当时场景的声音也一模一样的重现出来。

    “……所以,各位竞价吧,底价1万魔晶,每次加价不得低于5000魔晶!”暮光激动的对众人道。

    幻象到了这里就结束了。

    后面的情形就涉及到托比的冲动,以及他的奋不顾身营救,最后险象环生。这些事情,他自然不会表现出来,因为不仅涉及到了魇境,还有贴脸的嫌疑。

    “最后休斯顿被谁买下了?”格蕾娅强忍住怒火,从齿缝中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浴火红莲’莉迪雅。”

    安格尔没有说出价格,也没有说出他与莉迪雅之间的约定。

    “莉迪雅!”格蕾娅:“好,我记住了!”

    格蕾娅并没有在安格尔面前表现出太多情绪,只是向安格尔郑重道了声谢。无论是他照顾托比,亦或者是将休斯顿被拍卖的消息传递给她,这都足以当得起她的谢意。

    或许是怒急攻心,格蕾娅的表情有点虚弱。她对安格尔道:“我的灵魂要去静养了,你如果有事找我,可以让菲丽希娅唤醒我。”

    顿了顿,格蕾娅又道:“托比现在在伊莎贝尔大人的魂域中,你且放心。”

    说罢,格蕾娅的眼神缓缓变得涣散,下一秒,变成了懵懂天真的少女格蕾娅。

    看着这近乎无缝切换,在联想先前格蕾娅的话,安格尔基本上能猜出大概,或许是一体双魂。至于是夺舍还是分裂,这个就不知道了。

    格蕾娅沉睡了,安格尔也没有心思留在大厅与菲丽希娅大眼对小眼,再加上他还是有些心虚,索性道别离开。

    就在他站起身时,菲丽希娅突然道:“那日……”

    安格尔背脊一僵,深怕菲丽希娅提起那天的后续。

    菲丽希娅却是勾起唇角,“那日,你是如何脱离炼金异兆的?”

    安格尔一听,问的是这个问题,稍微放心了些。但再一想,这个问题似乎也涉及到了他的灵魂。

    他非常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但面对正式巫师,不答也不行。

    “因为,我的灵魂很特……”

    安格尔话还没说完,菲丽希娅突然伸出手,制止安格尔继续说下去:“行了,你的秘密我不探究了。你且回去吧。”

    安格尔一头雾水,不知为何菲丽希娅问了出来,又突然打断他?

    但既然菲丽希娅不打算继续询问,安格尔也松了一口气。向菲丽希娅鞠了一躬,走向了二楼卧室。

    等到安格尔离开后,菲丽希娅才低声叹了口气。

    伊莎贝尔曾警告过,让她们“勿管、勿听、勿问”,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脱离那位伟大存在的注目。

    正因此,她才没有继续询问安格尔的灵魂异样,刚才安格尔主动提起灵魂之事,她也不得不主动打断,因为她实在是怕了。那个仅仅一眼,就让她濒临崩溃的女人,就像一个梦魇,让她每每想起都不自觉的后怕……

    ……

    时间一晃而过。

    第二天清晨,安格尔正在冥想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轻柔的低语:“来魂域吧,该是我践诺的时候了。”

    低语一晃而过,安格尔恍惚了片刻,才忆起说话的正是伊莎贝尔。

    一想起这位曾经差点引领一个时代的巫师,安格尔也不敢墨迹,很快的收拾好自己的形象,由哑仆带着前往了黑城堡的负二层魂域。

    抵达魂域后,哑仆留在了魂域大门外,安格尔独自进入了其中。

    刚踏进魂域,安格尔便感觉一阵阴风吹拂,周围全是黑沉沉的一片,看不清具体的状况。

    最奇怪的是,他连精神力触手都释放不出来。

    在这片黑暗中走了大半天,安格尔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伊莎贝尔在搞什么鬼,不是说好的践诺么?为何会突然进入到一片黑暗中?

    而且,他发现自己似乎行走在一片虚空中,左右都挨不着边,上没有顶,下没有底。

    除此之外,他还感觉特别容易疲乏,走没多久就想休息,就像有一种强大的意志力在向他催眠。

    但安格尔每每想休息的时,他的身子就不自觉的往下掉,坠到不知何处。

    这种失重感让他很不好受,而且他隐约觉得,一旦真正掉下去,或许会万劫不复。

    思及此,他只能不停的自我催眠,不让自己休息。而是不停的往前走,只有往前走,他的步伐才是往上的。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