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节 墓园哭声
    黑色的棺材就这么露天的放着,也没有墓碑。棺盖也不知道去了那里,直接露出了棺内的骨骸。

    这具骨骸的身量很小,小小的颅骨,小小的骨架,就连四肢也很短小。安格尔目测,估计也就一米二、三的长度。

    ——显然这是一具小孩子的遗骸。

    安格尔的目光从遗憾上移开,放到了颈骨附近的一个闪耀光点上。

    他之所以注意到这个棺材,正因为闪电从头顶掠过时,棺材内出现了一道反光点。

    安格尔将那个反光的物什取了出来,这是一条项链。铂金的链条,坠饰则是一个心形的红色宝石。宝石晶莹剔透,被首饰工匠切割出十六面菱角,随着电闪白光,光滑的菱面反射出明亮的光辉。

    安格尔摩挲着宝石,在宝石边缘触碰到了一个机关,只听“咔”的一声,一个小小的暗格被打开来。

    “果然如此。”安格尔刚才就发现了,宝石被打磨了十六面,靠着菱形面的反光,让人很难察觉宝石真正的深度。看上去宝石镶嵌的满满当当,但实则宝石只是薄薄的一层,之所以产生这种错觉,不过是眼睛被光影欺骗罢了。

    用贴身饰物藏东西,这是绝大多数贵族喜欢干的事。当然,因为饰物太小,藏的东西都不是太珍贵,但无聊的贵族追求的又不是珍贵,只是一个噱头与惊喜,或者说,在贵族聚会上能多一个小小谈资。

    安格尔也遗留了这个毛病,譬如他的全息平板就藏在怀表的暗格里。

    正因为安格尔知道这些眉角,所以他才能很快的打开这个宝石的机关。

    当暗格被打开后,一张残损的丝绢飘了出来。

    丝绢很薄,但针脚密密麻麻,十分规整。光是这破损的丝绢,就不是普通人家能接触到的东西。

    或许,这个小孩子的尸骸,曾经应该是个贵族。

    安格尔打开丝绢,丝绢不大,一掌足矣。绢面上是一幅画,一个笑的很开心的卷发小姑娘,鼻子有点塌,脸上长满雀斑,看起来不怎么漂亮,但笑的很灿烂很可爱。她左手边是一个少年,正搂着她的肩膀,不过少年的脸破损了,看不清长相。她的右手高高举起,一只花纹像是眼睛、又像是孔雀翎的小鸟正在她的手背上展翅扑腾。

    在丝绢最下方,还有一排蝇头小字。

    不过字写很潦草,很丑,像是小孩子的涂鸦。安格尔费了很大劲,等了好几拨闪电,才勉强辨别出几个字。

    「……妹妹九岁生日,……赠……」

    看来,是这个小姑娘的哥哥或者姐姐赠给她九岁的礼物。如果在丝绢上画画的人就是赠送者的话,估计就是那看不清长相的少年赠送的。

    安格尔将丝绢重新塞回了项链暗格,放回了棺内的尸骸边。如无意外,这个小孩子的尸骸就是画中的那小女孩了,看上去是个贵族小姐,却不知为何会死在里层世界的墓园。

    没有从棺材内得到什么信息,安格尔倒也不甚在意。原本他也没抱持什么期待。

    绕过棺材,安格尔放缓步伐,慢慢的朝着先前的大坑走去。他想要走捷径去墓园大门,必然要绕过这个坑。

    这一次,他走到坑边上时,没有引起任何的动静。

    绕着大坑走,安格尔越走越觉得不适,并非是什么诡异的力量,而是借着闪电的光亮,他清晰的看到坑洞内的情形……

    陈旧的骨骸,腐烂的尸体,还有新鲜的尸体,全都纠缠在一起。

    骨骸暂且不提,那些还没有腐烂,或者半腐烂的尸体,给人眼球极强的冲击感。那苍白的皮肤,怨毒而无神的表情,僵硬的死前动作,你纠缠着我,我纠缠着你,像是一幅黑暗血腥的尸体百态浮世画。

    尤其是,这些尸体全是**的女尸。更是在这浮世画上增添了一种性暗示,更显阴森与变态。

    从这些尸体的腐烂程度可以看出,她们死亡的时间不一,有的或许近日才死,有的则已经死去很久。

    她们的尸身很干净,除了胸口处有一个暗红色伤口。安格尔估计这些女人的致命伤,应该就是这了。

    这里离黑城堡很近,杀人的大概就是黑城堡的人。

    不过他们为何要杀这些女人?还杀了这么多?

    而且能催生如此多的亡灵,可见她们死前或许遭受了极度的痛苦。否则,哪有可能怨气冲天,亡灵结队?

    安格尔抬起头,看向远处蜿蜒长道尽头的巍峨城堡。在这一刻,他的心中升起一丝对黑城堡的淡淡嫌恶。

    不久前,他遇到黑城堡的现任主人,沉暮皇后伊莎贝拉。她也是见到了他后,前一秒还笑嘻嘻的,下一秒就二话不说让暗影杀死他。

    一个上梁都歪成这样的人,下梁干出虐杀女人的事,也在情理之中。更甚者,直接就是“上梁”虐杀的也说不定。

    伊莎贝拉那个疯子,干的出这样的事。

    安格尔绕过大坑,一路顺利的走到了墓园的大门。

    墓园的大门是开着的,安格尔意外的看到了门口的地面有一排脚印。

    从印出来的纹路来看,和暗影穿的那双皮靴很是相似。或许在不久前,暗影也是从这里离开的?

    安格尔正在思忖着时,他突然感觉到,胸兜突然动了起来。

    胸兜里装的是托比,但为何托比在此时就动了起来?

    安格尔小心翼翼的将托比从口袋里拿出来,托比依旧闭着眼,可见它还在昏迷当中。但它的翅膀开始扑腾,一副准备飞翔的样子。

    看到托比的情状,让安格尔回想起它在圣山时的状况,几乎完全一样。

    莫非,这附近有魂珠?

    但这里明明离黑城堡还有很长一段的距离啊?安格尔满脑袋的问号,眼看着托比就要飞起来,他赶紧将它抓住。

    外面全是亡灵,它一离开他的身边,必然会被亡灵所发现。如果托比是醒着的话也就罢了,以亡灵的速度绝对追不上托比,但现在托比处于“梦游”状态,对于外界的危险一无所知,安格尔可不敢放任托比自由去飞。

    他只能靠着判断托比飞行的方向,自己带着托比走过去。

    当看清托比指引的方向时,安格尔皱起眉头。

    托比指引的方向并不是黑城堡的方向,反是回过头,朝着墓园的另一侧。

    安格尔落下来的地方是墓园靠右侧,但托比所指引的方向却是靠着左侧。安格尔回忆先前跳崖时看到的状况,左侧墓园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像右侧那个乱葬大坑的地方,而是看起来还挺正常的陵园墓碑。

    安格尔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如果真的有魂珠,或者对托比灵魂有好处的东西,他不可能不去看。

    左侧墓园比起右侧要稍微整洁一些,至少曝露在外的棺梈不太多。安格尔从旁走过,依旧可以听到哭泣的女声,不过并没有看到亡灵。

    许多的墓碑是空的,但也有一部分墓碑有写名字。但这些名字,全是用血写出来的,并非刻上去,而且很多都已经被湿气化开成一团血污。

    看着墓碑上不同的字迹,安格尔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的女人,一边流着血泪,一边怨毒的在墓碑前,用手指写出自己的名字。

    ——这些墓碑上的名字,该不会真的是死者自己写的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惊悚了。

    安格尔打了个寒颤,继续随着托比的指引往前走。

    最后,他停在了一口井边。

    这口井从外观上看去平淡无奇,井内也没有怪异的味道……但墓园中出现一口井,本身就已经很奇怪了。而且安格尔还注意到,井口处环绕着一股淡淡的魔力,这种魔力带有极强的黑暗性质,亡灵踏入附近,会被这种黑暗性质的魔力所“净化”。

    显然是有人特意布置出来的。

    安格尔站在井边,甚至听不到亡灵的哭声,可见它的“净化”能力有多强。

    奇怪的井,驱逐亡灵的魔力……种种迹象表明,下方似乎有异。但托比指引的方向,却正是这井下。

    安格尔最终还是跳进了井中。

    不到两三秒,他便落了地。井是枯井,没有丝毫的水汽。在这附近,安格尔没有感受到亡灵的怨毒之意,索性用出了光亮术。

    随着光亮术的照耀,四周的景象显露了出来。

    这井底竟然是一个类似溶洞的地方,地上还长有如小尖塔的钟乳石。在层叠的钟乳石后,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黑暗洞口露了出来。

    “梦游”中的托比,指引的方向正是洞口那端。

    对于未知的溶洞,安格尔小心戒备起来,缓慢的往前推进。

    还没走多远,安格尔再一次听到了低低的啜泣声。不过比起在外面听到的那如泣如诉的幽怨哭声,这道哭声却是单纯了许多。感觉就是真挚的在哭,没有表达任何的情绪的哭泣。

    安格尔继续往前走,这并非一个大溶洞,很快他便看到了溶洞尽头。

    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哭声”的主人。

    一个穿着黄色连衣裙的小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