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节 疑似寄生
    “我是半个月前从暮色离开的,先去了一趟深渊位面,然后便马不停蹄的来了野蛮洞窟。”莉迪雅:“按照特比丘所述,三天前夜魔城开始生变化,但我还是很奇怪,为何没有一人将消息传出来?半个月前我离开时,暮色并没有出任何问题,也没有现任何预兆。”

    镜姬喃喃道:“或者说,其实此事的源头就是暮色深井,等到暮色已经彻底沦陷后,才开始往夜魔城扩散吗?”

    “有这个可能,暮色的背后三大家族,明面上就有二十来个巫师。但事情已经生了这么久,消息竟然一直没传到野蛮洞窟,绝对是出问题了。”莉迪雅深吸一口气:“这个不知名的感染源,若是连正式巫师都能侵染,绝非小事。”

    “别忘了戴德威亚,他可是真知之路的巫师。若是连他都没有传出消息,这就很严重了。”镜姬也道,“我们去树灵那,让他联系戴德威亚!必须立刻知道暮色生了什么事!”

    莉迪雅点头,“夜魔城的通讯暂不切断,等会我让魔偶去外界看一下!”

    镜姬:“放心,我会帮你掌控的。”

    说罢,两女直接飞往树灵所在的大殿,还没飞到一半,莉迪雅突然皱起眉:“出现了!”

    镜姬:“什么出现了?”

    莉迪雅沉默了一下,将特比丘那边的画面传输了过来。

    在祭台上的霍瑞已经闭上疯狂的眼,脸色孱白,没有了呼吸。但是,在他死去后没多久,一道毫光从他的口中飞了出来,用肉眼几乎完全无法捕捉的度,没入了旁边另一个侍卫身体内。

    下一刻,侍卫的眼神变得古怪,脖子也歪到左边肩膀,四肢扭曲到凡人体魄的极限,用一种诡异的姿势在密闭室内乱唱乱跳,还抽出腰间的长剑,到处乱砍。

    特比丘一时不查,也被砍到了手臂,血液汨汨流出。

    “父亲!”多米诺将特比丘扶到一边,然后一脸震惊的看着被感染的贴身侍卫:“卢拉!怎么会,你怎么会感染?你明明没有接触过霍瑞,被血喷到的也不是你啊!”

    失去霍瑞管家已经让他心伤,但看到自己从小玩到大的亦仆亦友的卢拉竟然也变异了,甚至父亲也连累受伤,他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全身颤抖着,泪水不停的往下淌。

    镜姬看着这道画面,低声沉吟:“看来我们想错了。”

    莉迪雅也慨叹道:“的确想错了,凡人没有察觉到那道毫光,只以为是某种传染病。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传染,很有可能是……寄生!”

    莉迪雅说完后,操控着大头魔偶漂浮到变异的侍卫身前。

    与此同时,莉迪雅双手合十,连续做了几个怪异的手势。只见魔偶细如竹竿也跟着双手合十,与莉迪雅同步作手势。

    当手势完结时,一道无匹敌的火光从天而降,将卢拉包围焚烧。

    “不!卢拉!”

    多米诺冲到火光前,莉迪雅眉头一皱:“出去,带着特比丘离开这里!”

    多米诺还想说什么,特比丘却是捂着伤口走到大儿子身边,不由分说的拉着头就往外走。但还没离开,一道毫光就从已经焚烧成焦尸的卢拉身上钻了出来,以莉迪雅的魔偶也无法阻拦的度,没入了特比丘的体内……

    特比丘也变异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莉迪雅都出手的情况下。

    莉迪雅的脸面也不好看,明知道可能是寄生,却忘了先让他们离开再动手。所以,这一次特比丘中招,她的责任至少要占一大半。

    而特比丘变异后,最伤心的莫过于多米诺,他眼神呆滞,看着自己父亲又唱又跳,甚至还踩过卢拉的焦尸,做了一个芭蕾旋转,四肢扭曲,不似人类。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已经逃到地窟,明明已经呼唤到了巫师大人,为什么还是会变异……”多米诺跪倒在地,泪水一滴滴的落在地面,与斑驳的血迹融为一体。

    在多米诺悲伤的时候,莉迪雅操作着魔偶飘向特比丘。

    多米诺听到父亲的惨叫时,才猛地抬头,现大头魔偶将特比丘拎在半空中,似有摔落的意思。

    多米诺赶紧跑了过去,跪倒在大头魔偶面前:“红莲大人,不要,求求你不要。就算父亲变异了,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啊,求求你放过父亲,好吗……”

    若是其他凡人敢阻拦她,并且如此对她说话,莉迪雅绝不会留手。但特比丘的变异有她的责任,而且面前的多米诺也是摩雅一族与他签订契约的对象,莉迪雅对上护父心切的多米诺没有生气,只是淡淡道:“我不会杀他的。”

    说罢,莉迪雅用出低阶戏法“捆缚术”,一条绳子凭空出现,将特比丘捆的严严实实。

    接着,莉迪雅将绑好的特比丘丢到多米诺面前。

    “他的伤口我已经帮他止血了,好好照顾他……这不是传染,可能是某种魔物寄生,不一定没有恢复正常的可能性。”

    ……

    经历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莉迪雅的脸色更不好看了,甚至比起镜姬而言,她的心中更慌。

    镜姬:“知道是寄生,那么只需要对症下药即可。”

    莉迪雅明白镜姬的话中之意,不外乎是用驱逐术、或者更进一步的污秽放逐术,将寄生物驱离人体。但这种术法,几乎每个巫师都会用,如果真的有用的话,为何暮色中的巫师还无法将消息传出?

    她们俩的心中,都有着极为不好的预感。

    到达树灵大殿的时候,莉迪雅意外的看到了两个穿着黑袍带着面具的影仆。一大一小,就站在树灵的身边。

    莉迪雅感觉那小个子的魔仆,气息有股熟悉感,她想探察一下时,却现他们身上佩戴着桑德斯家族族徽的纽扣。显然对方是桑德斯的魔仆,若是肆意窥探,必然会开罪桑德斯,为了一点小事如此,并不值得。

    想了想,莉迪雅放弃了窥探,而是将目光放到了树灵身上。

    镜姬此时已经走到树灵身边,将夜魔城生的事说了出来——

    三天前,夜魔城生了一场恐怖怪异的事情。突降一场大雾,遮掩了整座城市,占地约为一万平方千米的夜魔城,就在这场大雾中,沦为鬼蜮。

    在大雾笼罩的地界内,开始涌动着一种恐怖的浪潮,这种暗涌,源于一种不知名的传染病。被感染的人,会沦丧为精神失常的疯子,他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又唱歌又跳舞。

    在浓雾之中,阴森的歌声以及怪异的举动,就似传闻中的鬼蜮。

    被感染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是成倍增加,而且到底病源在哪儿?怎么变异的?他们也不知道。短短三天的时间,夜魔城这座拥有近百万人生活的巨城,感染人数恐怕过了成。

    镜姬说完大背景后,莉迪雅走上前开始补充,一边说着,莉迪雅一边让镜姬输入能量,将大头魔偶那边的画面传了过来。

    画面刚刚传过来,就见到树灵身边的矮个子影仆“啪嗒”一声,跪在了地上。

    “父亲……父亲?!”矮个子影仆的惊呼与痛哭声,从面具下传了出来。

    父亲?众人看向画面,却现画面定格在特比丘疯癫的外观上。

    莉迪雅转过头,一脸疑惑道:“你是谁?”

    “红莲大人……他是我的后辈。”说话的是高个儿的影仆,声音一出,莉迪雅立刻认出这人正是桑德斯的贴身管家古德摩沙。

    “你的后辈?我怎么觉着…他不是摩沙一族,而是摩雅一族呢?”莉迪雅冷笑一声,小个子影仆的黑袍就被扯下,露出了惠比顿的稚颜。

    “果然是你,惠比顿。”莉迪雅冷笑一声,“我倒是想知道,你不在夜魔城乖乖等我,怎么到了野蛮洞窟?”

    惠比顿还在伤心父亲的变异,被莉迪雅这么一训,才猛然想起先前古德祖爷爷称呼眼前的红衣女子为“红莲大人”?!

    正是因为莉迪雅,他才会逃离夜魔城来找古德祖爷爷,如今红莲出现在野蛮洞窟,那他该怎么办?在这半个月中,惠比顿被古德教授了很多巫师界的常识,所以他很清楚,古德虽然深受桑德斯的信赖,但真要面对莉迪雅的话,还是不够看。

    莉迪雅简单的对众人说了一下她与惠比顿的关系,然后冷嘲道:“现在我没时间管你,等处理完夜魔城的事,再来好好和你谈、谈。”

    说完后,莉迪雅不再理会惠比顿,而是继续说起了夜魔城的事。

    “树灵大人,根据先前特比丘的情况,基本上可以判断,可能不是感染,而是一种寄生。我对寄生物没有研究,所以那种会光的寄生物,暂时不得而知,不过能够寄生凡者,甚至有可能连暮色都沦陷了,这不得不引起重视啊。”

    莉迪雅面对镜姬,因为是好闺蜜,所以言辞轻松。但面对树灵,这种实力强大还存活数万年的祖灵,莉迪雅却是不敢造次,说话的时候也用上了敬语。

    “不过我先前用通讯器记录了那道毫光,如果能请教书老,或许……”

    还未等莉迪雅说完,镜姬就在一旁摇了摇头,树灵也无奈的叹气:“书老的脾气,唉,他不会回答的,只要不会影响到他,天塌下他都不会主动吭声。我们俩去问,也没有可能。”

    莉迪雅也听过书老的脾气,只能作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