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节 放纵与克制
    “魇魂体天生的灵魂质量就比常人精纯。”桑德斯道。

    “也是,你以前也是魇魂体。不过我怎么觉得,他的灵魂质量更加精纯呢?”尼斯表情还是有点疑惑。

    因为安格尔的魇魂体等级应该比我高。桑德斯在心中暗暗道,他的体质很多人都知道,但对于魇魂体的具体效果,却没有几个人清楚。

    “如此之高的灵魂质量,估计学习灵魂术法应该也没问题了。”尼斯感慨道。

    尼斯的随口感慨,桑德斯未曾在意,但安格尔却听了进去。

    也不说学习,安格尔只要了解灵魂术法,知道如何让灵魂巫师彻底死亡,他就满足了。胡克迪克既然敢派人来暗杀他,安格尔不可能不报复回去!

    很快,实验进行到第二步:「灵肉分离」。

    蕴养液的材料都是充足的,不一会儿就被调配出来。成品的蕴养液是淡绿色,被灌入透明的玻璃舱中。

    在尼斯的指示下,安格尔把自己脱的精光,钻进了充满液体的玻璃舱内。

    浸泡在蕴养液中,安格尔有一瞬间的窒息,但当蕴养液将他所有出口器官侵泡后,那种窒息的感觉消失了,就算鼻腔中充满了淡绿色液体,也并没有对他呼吸产生负累。反而好像变成胎儿般,回到了母体中,温暖而又充满安全感。

    安格尔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暖融融的,舒适极了。

    在这样舒服的环境下,安格尔的大脑似乎也得到了歇息;他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就这样缓缓的进入了息眠的状态。

    ……

    在安格尔睡着后,尼斯也开始了灵魂剥离的准备。

    尼斯可以通过术法强行剥离,但这种剥离法对安格尔的伤害过大,桑德斯自然是不肯的。所以他只能用更加繁复的手段,先是通过术法让灵魂体做到不被肉身束缚,接着再点燃珍贵的引魂草,让安格尔的灵魂体被引魂草吸引,主动离开肉身。

    这是一个冗长的过程。尤其是点燃引魂草后,安格尔的灵魂体什么时候被吸引出来,那也是个未知数。

    所以,在点燃引魂草后,尼斯就开始无所事事起来,甚至无聊到作妖。

    他叫来了一堆年轻貌美的女仆,左拥右抱嘻嘻闹闹,在自身快活的情况下,见桑德斯始终站在玻璃舱前,他也不忘作死,派了两个女仆上前服侍。

    可没等女仆接近桑德斯,她们自己就晕倒了。

    “收起威势嘛,对凡人干嘛这么苛刻。”尼斯满身脂粉气的凑上来:“安格尔的灵魂体还稳固不动,想要离体还早着呢。”

    桑德斯面无表情:“你就是无法收敛**,所以一直难以精进。想要在巫师之路上走的更远,你必须开始学会克制自己。”

    “我这不是爱好嘛,说的你好像没有任何爱好一样。”尼斯满不在乎的说。

    “爱好当然可以有,但爱好不代表可以放纵。”桑德斯的声音依旧冷淡。

    “喂,我怎么感觉你在向我说教?你别忘了,三千年前黑城堡的吸血玛丽,日日以处女之血沐浴,拥有数万的面首。比我放纵多了,她还不是晋级了传奇,最终离开南域去探索更加遥远的地界。”尼斯觉得自己有点冤,明明有人比他还要骄奢淫逸。

    桑德斯:“放纵与克制并不是用数量来计算的。你就算只有一个女人,也可以放纵。但玛丽皇后,就算再多一倍的面首,也叫做克制。”

    桑德斯见尼斯依旧露出不在意的表情,他也不再说了。巫师之路必须自己走下去,才能明白其中的真理;正如他对待安格尔一样,他一开始没有教给安格尔任何术法,直到安格尔自己开始探索术法的本质,并且开始将术法作出偏向自己思维的改变时,才将记载了幻术的笔记本交给安格尔。

    桑德斯不再说话,尼斯跑回去玩了一会儿女人,也觉得乏味。将所有人女仆赶走后,他又凑到桑德斯身边。

    “说起来,安格尔你是怎么教的?他怎么会懂那些魔植的效果,而且对魔植之间搭配后的效果也懂?”尼斯唠唠叨叨的说:“看看安格尔,再想想我这几个学生,简直就没法比。”

    桑德斯脸上露出一瞬而逝的尴尬,说起来这些有关炼金的知识,他还真没有教过安格尔。所以尼斯将这项功绩挂到他头上,让他有点说不出的感觉。有点尴尬,又有点骄傲。

    桑德斯没有回话,尼斯就更加的念叨:“就连美罗蝎之花可以作为催化的反应剂,他都清楚……这知识冷门到我也是前不久才无意中发现的,安格尔连这也知道,简直不得了。难道他得到书老的传承了?”

    对于这点,桑德斯也很好奇,不过他并没有去深究,巫师之间的知识虽有交叉,但也相对独立,我知道的东西其他人不一定知道,其他人知道的我也可能不了解。

    就像桑德斯,他对灵魂上的事情就不大了解。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专程来找尼斯。

    “书老的传承他倒没有得到,但书老的指点,他还真做到了……”桑德斯说到这时,也挺为安格尔而骄傲的。

    已经多少年没有人从书老口中撬出点干货了?不管用了什么手段,安格尔能办到,就是一种能力。

    尼斯得到这个消息后,更是羡慕嫉妒恨:“早知道如此,当初我就该去接引天赋者,说不定安格尔就是我的学生了!我可是有好多问题想要询问书老啊!但书老见到我就把我轰出去,太丢人了!”

    桑德斯在心底暗忖:“就算你去接引,也收不到安格尔。他可是我半路截胡的!”

    在两人谈论安格尔的时候,沉浸在蕴养液中的安格尔,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那片混沌空间。

    当初他就在这里,与寄生娘进行灵魂争夺战。

    “我回归到了灵魂体?”安格尔好奇的环顾着周围,这片混沌似乎和思维空间很像,但又不是思维空间,因为他没有感知到万象轴。

    这里空荡荡的,除了安格尔的灵魂体外,只有一样物什。

    那是散发着幽绿色光芒的一朵绿色花苞。

    这就是绦绿丝绒的母体?

    安格尔试着移动了一下,他以为自己会像当时与寄生娘争斗时,灵魂体无法移动,但意外的是,他的灵魂体并没有被束缚住。

    “咦?我的灵魂可以移动了?”安格尔带着好奇,感受着灵魂体移动的感觉,这种感觉和他在魇界时的感觉差不多。似乎不受重力束缚,可以简单的浮空。

    安格尔飘忽的飞到绦绿丝绒旁边,好奇的围着绦绿丝绒转了转,他不敢直接触碰绦绿丝绒,但他发现待在绦绿丝绒附近,灵魂体会感觉十分舒服。

    果然如桑德斯所说,绦绿丝绒对灵魂有蕴养的作用。

    但安格尔记得,桑德斯说绦绿丝绒的母体在他的体内。也就是说,绦绿丝绒是在他的五脏六腑中的,那么为什么在这里他能看到绦绿丝绒?

    难道说,这片混沌空间实际上就是他的体内?但为何他感受不到人体内该有的血液、血管、以及内脏?反而是光秃秃的奇怪空间?

    绦绿丝绒到底位于哪里?这片混沌空间又是什么地方?

    这个问题,或许要询问导师才知道。

    安格尔待在绦绿丝绒旁边,感受灵魂被滋养的舒服感,直到一种异样的吸引力出现,安格尔才离开了绦绿丝绒。

    这种吸引力,就像是糖果放在小孩面前,充满了诱惑。

    安格尔以为自己能抵挡这种诱惑,但显然思维跟不上动作,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来到一个恍若漩涡的洞口前。

    从洞口里可以看到外界的一切,他一眼就看到了桑德斯,但桑德斯似乎没有发现他。

    尼斯却看到了他,然后就看到尼斯对他勾了勾手,示意他出来。

    安格尔原本就被某种吸引力给诱惑的想要踏出洞口,如今看到尼斯的动作,便毫不犹豫的跨出了洞口……

    ……

    尼斯:“好家伙,终于出来了。这小子的灵魂之地很广阔嘛,引魂草燃了一个多小时,他才被勾引出来。”

    在安格尔的灵魂离开那个洞口后,尼斯就将引魂草给熄灭了。

    对于安格尔的那股吸引力也随之消失。

    桑德斯:“灵肉分离看来很成功,接下来就是对灵魂的实验了。”

    作为灵魂体,安格尔感受不到蕴养液,所以他自认为是虚无之体,觉得自己应该可以直接穿过玻璃舱。

    然而并没有,他闷着脑袋往玻璃舱上撞,直接震得自己头眼昏花。

    桑德斯:“……”看着自己的傻徒弟撞墙,他有种想捂脸的冲动。

    尼斯哈哈大笑,见安格尔脸色越来越黑,他才说道:“我实验室里的装置都是特质的,灵魂是穿不过来的。”

    安格尔听罢,在尼斯的笑声,以及桑德斯嫌弃的眼神中,羞耻的从舱顶的出口,钻了出来。

    当安格尔的灵魂体踏在地面时,他还是有种不真实感,回过头看向液体中浸泡的肉身,莫名感到新奇。他能感受到肉身与灵魂之间有一丝关联,但具体去深究,却又无所得。

    尼斯对桑德斯道:“这小子的潜意识中就有遮羞的概念,你看他灵魂体,竟然也被他幻化出一套衣服。”

    正如尼斯所说,安格尔的灵魂体并不是光着的,而是穿着一套衣裤,没有任何款式的普通衣裤。

    桑德斯嘲笑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点道德底线也没有。”

    “啐,我要道德底线来干嘛?凡人搞的那套道德规则,只能束缚人性。巫师讲究的是解放天性,怎么能被道德束缚住!”尼斯不屑道。

    “你理解的太片面也太偏激,这也是你无法晋级的原因。”桑德斯也懒得解释道德与底线的问题,“开始吧,先做灵魂的记录。”

    桑德斯转头看向安格尔:“你现在能感受到体内的灰色雾气吗?”

    安格尔感受了下,在他灵魂深处的确有一股诡异的波动:“可以感受到。”

    “那你能操控它吗?将它释放出来。”尼斯询问。

    安格尔试了一下,“好像不行。”

    那些灰色的雾气自从上回被他大量释放出来后,似乎进入了低频率的活动期,原本很容易操控的灰色雾气,但如今却像是死水一谭;当安格尔将意识放到灰色雾气中时,他很明显可以感受到那种僵化滞纳的感觉。

    “这样啊……看来要做几个实验,先确定它的位置,再来针对性的刺激它。”尼斯指着先前他放少女尸体的实验台:“安格尔你过来,先到实验台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