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9节 铭文产物
    妮托缇普所说的暗道,其实也不是真正的暗道,只是一个地下管道。

    甚至,并没有任何一扇门能通到这条管道中。

    想要进入这个管道,还要自己破开地面。

    伊亚达塞其实也知道地下存在管道,不过它记得,地下管道都布满了铭文,稍微一个破坏,就会导致铭文反噬。要知道,这可是残酷学者布置的铭文,一旦反噬,就算不死,也绝对会让伊亚达塞很难受。

    妮托缇普说的那一段没有铭文枢纽的管道,就连伊亚达塞也是头一次知道。

    “跟我来,这条管道并不在虚空巨塔附近,而是在影雾区的边缘地带。”妮托缇普一边说着,一边主动带起路。

    伊亚达塞听到这,心中却是一喜。不在虚空巨塔附近,这意味着不会遇到那几只强大的存在,而影雾区边缘的黑影,其实更像是哨兵,实力并不算太高。

    妮托缇普带路的时候,也与伊亚达塞交换着信息。

    “科莫多带着那俩个蠢货的血茧去恶魔血池了,暂时应该是安全的。”恶魔血池虽然是依托于拉苏德兰才能存在,但其实本身不处于现实,而是在异空间,就算人类巫师去定位,也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才能找到。除非像之前那混沌魔能炮一般,一下子摧毁同一坐标点的无数异空间,但妮托缇普也能看出来,之前混沌魔能炮的手段,人类巫师不可能拥有太多。

    妮托缇普简单说了外面情况后,问道:“影雾区的诞生是因为地下室封印被破,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只有朱庇特能做到这一点,但朱庇特没有理由去打开地下室封印。所以我担心,会不会有人类去引诱朱庇特?”

    伊亚达塞的回答,和妮托缇普猜的几乎一样,不过妮托缇普还是有些疑惑:“如果是人类所为,他是如何在虚空巨塔里寻到朱庇特的?而且,虚空巨塔里面的关隘很多,人类一旦闯进去,必然会被朱庇特发现。”

    “一切,只有等进了虚空巨塔之后,才有答案。”伊亚达塞叹息道。

    “反正不管是不是朱庇特搞出来的,这一切,必然与那个憨货有关!”妮托缇普有些恶狠狠的道,所谓的虚空巨塔七席,不是蠢蛋就是憨货,还有不可一世的家伙。它有时候都怀疑,自己该不该继续留在拉苏德兰。

    各怀心思,前行了一段距离。

    妮托缇普突然鼻子动了动:“你闻到血腥味了吗?”

    “闻到了,有血腥味不是很正常吗?”伊亚达塞疑惑道,它之前在影雾区游转的时候,多次闻到了血腥味,并没有觉得不对劲……或者说,恶魔城如果没有血腥味,这才奇怪。

    “是恶魔之血的味道。”妮托缇普,“从血腥味的浓郁程度可以判断,应该是不久前死亡的。”

    “不久前的话,应该是外面那些恶魔,进入影雾区探索的时候,被那些黑影杀死了吧。”伊亚达塞记得,之前询问外面的恶魔时,它们说过,有不少的恶魔都进入影雾区,但没有一个回来,想来都死在了黑影手上。

    妮托缇普突然顿了顿,眼睛看向某一处,然后缓缓的走过去。

    地面有一滩血,之前它闻到的血腥味正是从这里穿出来。在这滩血的旁边,有一把插在地面的三叉戟。

    “就算被黑影杀死,可是那么多恶魔进来探索,却没有看到一具尸体。”妮托缇普一边说着,一边拔出了三叉戟,三叉戟上并没有任何伤痕,这意味着什么?

    妮托缇普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一只小心翼翼进入影雾区的恶魔,正准备探索周围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一个黑影给杀死了,它的武器三叉戟被高高甩起,在空中转了好几圈后,插进了地面。而恶魔死去后,伤口流淌出大量的鲜血,沁染了一地……

    这些画面是妮托缇普推测与脑补的画面,不过,如果按照当下环境与情势,极有可能是真的。可是古怪的是,这里有一滩血、有三叉戟,偏偏它的尸体却不见了?

    妮托缇普的话让伊亚达塞不禁一怔。自从它来到影雾区后,还真的没有见过一具恶魔尸体,但血腥味却是时不时闻到。

    “难道说,这些黑影还会腐蚀尸体?”

    妮托缇普摇摇头,眼底闪过一缕精光:“不会的,你难道还没发现这些黑影的真面目?”

    真面目?肉眼看是黑影,灵觉里看有各种形态,这不就是真面目吗?

    妮托缇普摇摇头:“这些黑影,都带着那位魔神的气息。”

    伊亚达塞愣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之前它看到那深渊龙的时候,还隐隐觉得熟悉,如今被妮托缇普一点,却是想起为何会这么熟悉!

    因为深渊龙的气息和虚空巨塔散发的气息完全一样,深渊龙在虚空巨塔旁边,甚至有一种和虚空巨塔融为了一体的感觉!

    而虚空巨塔本身所外显的力量是——铭文学!

    难道说,这里所有的黑影其实都是铭文产物?

    伊亚达塞曾经去过罪欲之面,在那里看到过一些巫师使用魔改后的铭文卡片,这些铭文卡片封印着各种东西,其中也有超凡生物。

    和影雾区的状况何其相似!

    再想想,虚空巨塔地下室是残酷学者亲自布置的,那一切都昭然若揭了!

    “它们都是铭文!”铭文破碎了,如果枢纽没有毁坏,那么能量只要够,就会复活,这也和壁画上的记载对上了。

    “没错,正因为它们的本体是铭文,反而更不好对付。”妮托缇普感叹一声,虚空巨塔屹立了多少年,塔顶的装置吸收了虚空能量不知凡几,能量之充裕,完全可以让这些铭文不断的复活,直到把侵入者耗死。

    只能说,这不愧是残酷学者制造出来的手笔。

    在明悟这些黑影是铭文后,那么之前的问题又陷入了死胡同:铭文肯定不需要恶魔的尸体,那这些恶魔尸体必然是有其他因素消失不见!

    妮托缇普和伊亚达塞对视了一眼:“难道说,这个外力因素,就是导致影雾区出现的原因?”

    “会不会是朱庇特做的?朱庇特好像也有吃恶魔尸体的习惯吧?”伊亚达塞问说。

    “那憨货就算吃恶魔尸体,也会挑肉质鲜嫩的。”妮托缇普冷笑一声:“譬如在外面和巨魔卿卿我我的潘娜思魅魔。”

    提到妎,伊亚达塞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

    妮托缇普也没继续刺激伊亚达塞,毕竟七席大恶魔里,大概就伊亚达塞还比较厘清现实,只不过这家伙和厄德西诺斯一样,都对那潘娜思魅魔存在着执念。

    “外力因素肯定存在,而且,就是这个外力因素导致虚空巨塔的变故。只不过,这个外力因素到底是什么,目前却很难说。只有进入虚空巨塔后,才能确定。”妮托缇普顿了顿:“快到了,那一段没有铭文枢纽的管道就在前面。”

    妮托缇普和伊亚达塞停在了一栋建筑的后方。

    之所以停下来,却是因为管道所对应的地面,有两团黑影正停滞在附近。

    目标地点是一个圆顶的建筑,它们想要破开地面去暗道,必须要进入那栋圆顶建筑。只不过,那两团黑影就在圆顶建筑的屋顶。

    想要不惊动它们就去建筑内部,几乎不可能。

    “必须要解决这两团黑影,而且要速战速决。”妮托缇普定下方案后,学着伊亚达塞闭上眼用灵觉去观察这两团黑影的真面目。

    处于黑影状态时,是无法感知其威势与能量波动的,只有用灵觉看到他们真实的样子,才能做一个实力判断。

    让它们有些意外的是,这两团黑影对应的真面目,是一个深渊原住民与一只鹰。

    深渊原住民的样子,是个沧桑的老者,闭着眼盘腿坐在屋顶,穿着一袭古旧的袍服,手中拿着一把木杖。

    鹰,看上去倒和普通鹰没有差别,但脑袋上戴着一个手工制作的翎羽头冠。

    “咦,看不出来他的气息脉络?”伊亚达塞目光盯着那原住民,旁边的鹰一看就和这原住民是相辅相成的,就像之前遇到的那个骑豹子的原住民一样。

    伊亚达塞回头看向妮托缇普,却发现妮托缇普的眉头紧皱,看上去似乎很紧张。

    “我也感受不到它的气息。”妮托缇普很清楚,残酷学者不可能留普通的铭文,所以感受不到这个原住民的气息,恰恰说明了他的不简单。

    “一个原住民会有这么强?”

    “收起你的偏见。你以前可曾想过,会有半血恶魔成为领主?”妮托缇普冷笑道,“而且,残酷学者的铭文肯定有真实依托,说不定这个原住民就是诸神陨落之前的人物。”

    “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与其臆测他是否强大,不如亲自去试一试。”

    伊亚达塞和妮托缇普开始商量起对策,不过就在这时,妮托缇普突然道:“你有没有感觉到,那只鹰好像在看着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