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0章 谁写的剧本
    魏可心的戏演得很成功。

    宴客厅内,除了他的抽泣声外,再没有别的声音。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主位上坐着的刘凯,眼前似乎浮现出小说、戏剧中常见的桥段。

    什么惺惺相惜啦,什么三让三辞啦,什么誓死效忠啦,什么一团和气宾主尽欢啦等等。

    而地上跪着的魏可心,嘴上虽然在抽泣,心中却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信王若是出言挽留,他该说哪些话,是否需要再次请辞。同时他也考虑到信王的岁数,三让三辞信王恐怕没有那个耐心。

    他毕竟只是奴才,太过拿捏了并不好。

    干脆信王出言挽留的时候顺势答应下来,如此就皆大欢喜……

    魏可心正想着的时候,刘凯终于开口了。

    “好吧,既然你去意已决,那本王就不再挽留了。把身体养好,什么时候呆得憋闷了,再来皇庄。本王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小人感谢殿下的信任,小人必定……”

    心情有些激动和急切的魏可心说到“必定”时,突然死死地闭住了嘴巴,强行将后面的“鞠躬尽瘁”四个字咽了回去。

    伴随一阵剧烈的咳嗽,永远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也因为过度吃惊瞪成了铜铃。魏可心只感觉脑海中跑过一万头草泥马,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

    卧了个大草的,这特么是谁写的剧本?

    不应该是这个答案啊!这不合理啊!文化人儿哪有这么干的?信王不是自幼好读书吗?儒家经典都学到狗肚子里了?

    大明建国快三百年了,这样的剧情就从来没有出现过!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魏可心狐疑地转过身体,看向身后。

    就见身后的人也没有比他好多少,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同样是满脸的不敢置信。

    轻飘飘的一句话,魏可心小魏公公,就这么被……拿下了?

    众人的疑惑刘凯似乎毫不知情,配合着口中的话语,他的手还轻轻在桌案上拍击了几下。

    脸上的表情真诚得不能再真诚,眼神中还带着些许的惋惜,似乎魏可心的离去,真的让他感到有些难过。

    “魏管庄的身体果然不好。看看,都咳嗽成什么样了,这就是太过操劳,本王是不忍心再挽留了!”

    听到刘凯的话,魏可心好悬没喷出一口老血。

    什么叫不忍心再挽留,根本是连留都没留好不好。

    他现在也有些弄不清楚,信王到底是不谙世事,胡乱开口。还是说顺水推舟,故意为之。

    若是换成旁的少年,他一定会认为是前者。可权贵子弟向来早熟,年少聪慧,胸怀城府者并不少见。

    前有甘罗十二岁为相,后有三国时期的曹冲称象。还有当时吴国的孙亮,让人剖开老鼠屎,揭穿了宦官的谎言。

    这些人比刘凯的岁数还要小,可他们的聪慧,却令人叹息。

    只是,自己该怎么办呢?

    话已经说出了口,又是自己主动请辞。难道这时候再站起来说上一句:其实我不想走,其实我很想留。

    事情没有这么办的啊!

    可不这么办,又能怎么办呢?

    一时间,魏可心百种滋味在心头。跪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刘凯却没有管这些,和蔼地让魏可心站起身体,回到座位,然后又顺手指向曹化淳。

    “正如方才魏管庄所说,庄子里的事情不少。想要庄子正常运转,没有一个掌舵人是不行的。

    原本魏管庄是最佳人选,本王也打算继续委以任用。怎奈魏管庄身体不好,一心请辞,本王挽留不住。所以,从今天开始,就由本王身边的曹化淳任皇庄总管。

    你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去找他。本王还是那句话,干的好,本王有赏。干的不好,本王会重重地惩罚。

    此外,魏管庄,一会儿麻烦你将庄子这两年的收支账本给本王送来,本王想看看,一年下来,庄子到底能有多少进项!”

    刘凯坐在主位上自说自话,底下的人则是一脸的懵逼。

    什么叫一心请辞?什么叫挽留不住?明明是连挽留的意思都木有好不好!

    这就好像是赵本山和范伟两人竞价,气氛还没等热乎起来呢,那边已经落下锤子宣布成交。

    这让一直生活在儒学这个框架中的众人,实在有些无法适应。

    接下来的宴席,自然是毫无气氛可言。众人脸上虽然都带着笑容,却是在强颜欢笑。

    刘凯的不按常理出牌,将他们的轻视和侥幸打击的支离破碎。摊上这么一个喜怒无常,做事天马行空的主,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

    朱雀园就是南山皇庄中那座园林的名字。当初工部建成之后,很是为园林的名字起了一番争执。

    园林虽然不大,可毕竟建造在皇庄。若是名字起得好,入了陛下的耳朵,对宦途自然会有所俾益。

    所以,拥有上进心的大明官员们,纷纷开动了脑筋。

    一时之间群情汹涌,起什么名字的都有。最后还是山西道御史侯恂棋高一着,定下了朱雀园的名字。

    原因自然是园林在京城的南部,南方丙丁火,与朱雀对应。此外,“朱”乃是大明皇族的姓氏,起名朱雀,正好与之辉映。

    名字的由来大体就是如此,结束酒宴后的刘凯,乘坐马车来到朱雀园。

    身为信王,从紫禁城搬到皇庄,当然不可能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刘凯身边虽然只是跟着常威、曹化淳等人,可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早已经提前进入朱雀园布置。

    一个个小太监穿梭往来,抬着床榻、柜子和锅碗瓢盆等物品。一个个宫女、仆妇拎着扫把和水桶,清理着园内的卫生。

    见到刘凯,众人纷纷行礼。

    刘凯也不在意,伸手喊来一个宫女领路,带着曹化淳、常威等人进入会客厅。

    袁静闻讯赶来,翩然行礼,“马上就要布置妥当了,殿下中午可要休息?”

    刘凯笑着点点头,“中午自然是要休息一会儿。园子有些大,你那里可有忙不过来的地方?”

    袁静展颜一笑,鲜红的嘴唇抿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殿下太客气了,奴婢可担当不起。整理内务,不过是奴婢份内的事情,不敢劳殿下费心。”

    “旁人我当然不会费心,可你是皇嫂亲手交给我的,自然是大大的不同。”

    许是想到了什么,袁静雪腻的俏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不敢再和刘凯说话,行过礼后匆匆告退。

    经过几日短暂的接触,刘凯也知道袁静的性格有些害羞,所以并不在意,前行两步坐到主位上。

    其余人都还没什么,唯独左良玉恋恋不舍地看着袁静的背影,一声长叹。

    “天咧,方才的那个小娘子莫非是仙女下凡,怎会生得如此好看。比俺们村最美的徐寡妇,还要美上千百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