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9章 魏可心演戏
    南山皇庄外,管庄大太监魏可心带着手下的管校、庄头、伴当,出庄五里迎接。

    不管背后如何的算计和议论,太监说到底只是皇室的家奴。主子来到皇庄,奴仆若是不出外迎接,乱棍打死都不会有人说一句可怜。

    魏可心在宫中当差近三十年,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绝对不能做,自然是心中有数。

    所以,一大早就带着手下守在庄外,翘首北望。

    约莫快要到中午的时候,烟尘滚滚,刘凯一行人才来到庄外。

    上前问安,寒暄数句。魏可心就爬上刘凯的马车,在前面带路。

    走了约莫一顿饭的功夫,魏可心扭头看向车厢,隔着布帘说道:“殿下,过了前面那座竹桥,就是咱皇庄的地界了。”

    “哦?”

    刘凯来了兴趣,掀开布帘从车厢中走了出来。

    魏可心有些讨好地看着刘凯,继续介绍,“穿过竹桥,走上大约两里,就是咱庄内的皇北村。

    咱庄内总共有佃户四百一十三户,合计丁口是两千八百九十六人,分别居住在四个村子里。根据大致的方位,分别叫皇东村、皇南村、皇西村和皇北村。

    殿下您下榻的园子,在南山脚下,离着南山湖不太远。绿水环绕,背山面湖,是上好的风水宝地。

    当初工部建造,也是花了心思。本打算作为陛下游玩时一个临时的住所,没想到陛下连园子带皇庄全部赏给了殿下。

    陛下对殿下的这份疼爱……啧啧,当真是令小人们羡慕。”

    魏可心能说会道,将皇庄内的大小事情娓娓道来,让刘凯听得津津有味。

    一路走,一路聊,很快就到了皇北村。

    许多佃户此时已经走出家门,挤在道路两旁迎接刘凯。欢呼的声音整齐而又洪亮,一看就是经过了训练。

    刘凯满脸的笑容,还学着中央领导人检阅的架势不住挥手。

    他很想喊上两句“同志们辛苦了”过过瘾,只可惜现在是大明,这让他有些惋惜。

    刘凯站在马车上看着欢呼的人群,看着远处的山林、河流和土地,看着近处的房屋、炊烟和佃农,却发现怎么看都看不够。

    看着看着,刘凯的眼中露出一抹寒芒,只是他掩饰得很好,很快又露出了笑容。

    一旁的魏可心见刘凯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也逐渐放下心事。感觉自己这步棋走得十分正确,少年人喜欢虚荣和热闹,这样的迎接方式,当真是再明智不过。

    穿过皇北村后,就离皇南村越来越近。

    “因为南溪和南山湖的关系,皇南村的土地最是肥沃,所以皇南村的佃户最多,规模也是最大。

    小人以及一些管事,都住在皇南村。殿下的园子离着皇南村也不太远,袁静小娘子已经提前带着人布置,想必今晚殿下就能够下榻。

    现在已到晌午,小人在家中安排了一些酒席,还望殿下能够赏脸。

    此外,一些管事还需要殿下训话。殿下您看……”

    魏可心谄媚地笑着,弓着身子向刘凯请示。

    贫儿乍富的刘凯,自从进入皇庄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听到魏可心的请示,刘凯毫不在意地摆摆手。

    “些许小事,自然是你来安排。至于那些管事,也不必等着了。中午陪本王一起用饭,有什么训示,饭后本王自会分说。”

    “小人遵命!”

    魏可心跳下马车,急匆匆带着人前去张罗。

    ………

    依然是那个宴客厅,依然是按照品级和职务排列,依然是罗列杯盘摆放得满满当当,只是厅中却多出一些陌生的面孔,为首桌案旁的人也变成了刘凯。

    收敛笑容,刘凯举起手中的酒杯。

    “庄子被陛下赐予了本王,你们从现在开始,也算是本王的人。在本王手下做事,要牢记诚实守信这四个字,本王最讨厌的就是弄虚作假。

    庄子本王不熟,以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暂时维持原状。

    想要出人头地,想要更进一步,本王看你们的表现。只要对庄子有好处的,你们尽管去做。做出了成绩,本王不吝赏赐!”

    刘凯在后世大小也算个干部,酒席上面的话该怎么说毫不陌生。

    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不但曹化淳、常威等人面带惊讶,初次接触的魏可心、刘三这些人也是吃惊不小。

    许多人都是相互对视,满脸的不解。

    到底是谁特么说的,信王年纪小好糊弄,好糊弄的人能够说出这番话?难道背后有人教?

    一时间,底下人的心思多多少少都动了一下。

    尽管魏可心余威仍在,可富贵险中求的道理人人都懂。若是能够进上一步,甚至是几步,那……

    魏可心见状感觉有些不妙,忙弓着身体站了出来。

    “小人蒙陛下信任,将庄子交到小人手里。这两年多,和诸位管事一直不敢有丝毫懈怠。

    春耕的时候督促佃户们种田,调配耕牛和农具;秋收的时候统计粮秣,供给宫中贵人们的用度;平时还要协调邻里纠纷;照顾鳏寡孤独和老弱妇孺的钱粮……

    等等这些,都是小人和诸位管事们在做。

    庄子这么大,事情这么多,难免有些地方不够尽善尽美。但小人敢拍着胸脯保证,所做的一切,上对得起皇恩,下对得起良心。

    小人不敢在殿下面前表功。每日所想,只是尽量将差事办好。如今皇庄划归殿下,小人心中万分欢喜。

    殿下年少英武,勤奋好学,贤名播于朝野。小人相信,庄子在殿下手中,会越来越好。

    只是小人年岁已大,恐不堪驱使。还望殿下尽早选出贤能,替换小人。如此,小人不胜感激。”

    魏可心扑通跪倒在地,老泪纵横。所言所语,简直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心思简单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感觉眼前这一幕同几日前完全对不上号。心思深沉的人却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好一招以退为进。

    明朝儒学占据统治地位,为人处世、行为准则,大体不会超出儒学思想的框架。

    帝王也好,王爷也罢,哪怕只是普通官员,初次上任的时候都不会大动干戈。

    一来是考虑稳定;二来也是要顾忌一下名声,避免给人留下刻薄寡恩的印象。

    只有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又有十足的理由和证据时,才会进行所谓的新官上任三把火。

    信王刚入皇庄,又是在魏可心家中饮宴,之前又有维持现状,一切照旧的话。那接下来的戏码,必然是好言抚慰,让魏可心继续效力。

    最起码来说,也要等到春耕过后,一切都稳定了,才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不过信王年少,能否有什么动作还是两说。哄得高兴了,自然是外甥点灯——照舅(旧)。

    魏可心也正是想到这一点,所以才主动站出来,以示自己并不恋栈和揽权。至于眼泪和话语,那就完全是人生如戏,全凭演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