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0章 前往钦天监
    钦天监,中国古代国家天文台,负责观察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

    钦天监监正,正五品。

    这个品级在中层官员当中算得上是不错,可钦天监是清水衙门,所以这个监正的位置,并不是那么的讨喜。

    当然,清水衙门也有清水衙门的好处,那就是平时的事务不多。依照上意处理好手头上的事情,平时的时间自由得很。

    所以钦天监中的官员,大多是懒懒散散,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不过,当信王殿下打算前往钦天监参观的消息传来以后,沉寂了许久的钦天监,也难得的热闹了起来。

    “…你…你…还有你!利索一些,去把地动仪再擦拭一遍。那是咱钦天监的镇监之宝,信王殿下来了,是一定要看的!

    书籍呢?书籍有没有准备好?信王殿下最是好学,书籍一定要准备齐全。

    还有桌椅,再去擦一遍,务必要一尘不染!

    汤若望!对,说的就是你!你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跟随本官一起迎接殿下即可。

    信王殿下年岁不大,好奇心重,说不定对西洋方物会有兴趣。你要负责解答,让信王殿下满意。”

    周子愚站在大殿中,一身盛装地亲自指挥众人忙碌。

    钦天监是清水衙门,人员组成简单,仆役也少。

    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钦天监的官员们亲自动手。堂堂五品的监正大人忙活这些,周子愚却并不感到委屈,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想着如何让信王高兴。

    前朝万历帝宠信福王,不喜欢当时的皇长子朱常洛,这件事情引发了朝中长达十五年之久的国本之争。

    以至于年幼的朱由校和朱由检,也受到了牵连。兄弟两人当时处境艰难,几乎是相依为命。

    后来朱常洛去世,朱由校当了皇帝,成为现在的天启帝。

    去年朱由检的册封仪式,是由英国公张惟贤持节,内阁首辅叶向高、大学士韩爌亲自捧册,百官于皇极门外东庑行礼,最后天启帝御笔亲批,册封为信王。

    当时场面恢弘,及其隆重。从那以后,朝野内外皆知陛下疼爱唯一的弟弟。

    很多怀有上进心的官员,也都将目光盯在信王的身上,希望信王能够在陛下的面前美言几句。只可惜信王好读书,很少出宫,让许多寻不到机会的官员扼腕叹息。

    如今这样的好事落在了钦天监的头上,这让周子愚如何不喜。

    他也是人,他也有上进心。凭什么同一批的进士文治武功,挥斥方遒,而他只能默默无闻地蹲在钦天监,老老实实地啃禄米。

    人家干出了成绩,可以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干出成绩,只能在史书上留下诸如“某年某月某日月食,钦天监测之”之类的话。

    连个姓名都没有,这让从小苦读圣贤书,骨子里都是青史留名的周子愚情何以堪。

    “最后再说一遍,此次信王殿下前来参观,务必要让殿下满意。谁那里出了差错,事后本官一定要追究到底!”

    看着意气风发的周子愚,紧紧跟随的汤若望神情有些恍惚。

    汤若望已经三十一岁了,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正是人生中最巅峰的时刻。

    自从十二年前加入耶稣会,立誓要将主的荣光洒遍所有土地后,他就将东方传教,当成他毕生的目标。

    因为《马可.波罗游记》中记载得很清楚,东方神秘、富饶、强大、文明,而西方传教士中的先驱利玛窦也很好的证实了这一点。

    在他的怀中,现在还揣着老师利玛窦教士的亲笔书信。书信他看过不下十遍,里面的内容几乎都能够背诵出来。

    “……我自己亲眼看到即使是皇帝,也不敢随意更改审查官们所做的决定。虽然我们已经说过,大明的政府形式是君主制……

    ……他们每年给全国的老人举行节宴,由皇室支付费用,以示对老人的尊敬,因为老人是道德的代表……

    ……他们有自己的科学革命和独特的教育体系,各类图书十分丰富。他们富于文明和教养,即使是非常穷的人,也要努力工作来供养父母,直到送终……

    ……他们有发达的工商业,繁华热闹的市集,华美廉价的丝绸,宏伟壮观的都城和完善方便的驿道。比起西方,这里是天堂!

    是的孩子,你没有看错,在我的眼中,大明就是天堂!可惜,这里缺乏对主的信仰!”

    老师利玛窦信中遗憾的语气,即便是时隔多年,汤若望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他深深地认识到,想要将主的荣耀传遍世界,先要传遍东方;想要传遍东方,先要传遍大明;想要传遍大明,先要传遍京城。

    抱着这样的信念,汤若望来了,进入京城。然而,传教的过程却并不理想。寺庙、道观香火鼎盛,可对于他口中的主,大明人却并不感冒。

    一次次的失败打击着汤若望的信念,这让他心中感到沮丧。

    然而,即将到来的刘凯,又让汤若望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若是皇帝陛下最疼爱的弟弟能够相信主的存在,那么……

    用力握紧胸前的十字架,直至手指变得发白,汤若望才下意识地喃喃自语:“要想传遍京城,那就先从这位信王殿下开始吧!”

    ………

    刘凯并不知道他已经变成了汤若望的目标。当然,即便是知道,他也不会在意。因为他的心中,同样打着小算盘。

    王承恩在前面领路,刘凯轻衣简从,带着常威和左良玉等人来到钦天监。

    在周子愚的陪同下,刘凯走马观花地在钦天监溜达了一遍,随后就以询问西洋方物为借口,将汤若望叫到了自己面前。

    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给汤若望赐了一个座,然后就开始闲谈起来。

    汤若望首先向刘凯行礼问好,“尊敬的信王殿下您好,能够遇见您,外臣很高兴!”

    落座、上茶、相互问好,这本来是一套很普通的礼节。可看到汤若望一脸的激动,仿若打了鸡血般的模样时,刘凯的心里就敲起了小鼓。

    今天来到钦天监,他的主要目的是汤若望,是带着某种诉求来的。

    可汤若望的样子让刘凯心里有些没底,虽然现在还弄不明白汤若望为何会这么激动。

    那么,依照前世的习惯,在交谈之前,刘凯本能地打算杀一杀对方的锐气,从而让自己掌握主动。

    “你有多高兴?”

    刘凯看着汤若望,严肃地问道。

    刘凯的话让汤若望整个人都不好了,初次见面相互问候,难道不是这么说吗?你有多高兴是个什么鬼,难道自己的汉语没学好?

    汤若望一脑门的官司!他有些蒙圈地看着刘凯,眨巴了两下眼睛,随后又看向周子愚。

    周子愚这个时候也是一脑门的官司。他是土生土长的汉人,汉语接触时间不太长,也就三十多年。可从来没听过这种问法啊?

    看着一脸懵逼的汤若望,周子愚有些急了。

    你看我,我看谁去?谁特么知道你有多高兴!

    不过周子愚和汤若望不同,周子愚是领导,领导解决不来的问题,就会……

    “既然殿下问你有多高兴,那你就赶紧说吧!”

    “&**#*#*#*#@*……”

    憋急眼了,汤若望说起了意大利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