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4章 愤怒的火焰
    “纹银十五两,这不是讹诈吗?”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

    在一两银子就够一家三口勉强过上一个月的大明,纹银十五两几乎相当于普通家庭一年的开销。

    想到这里,不少人都用怜悯的眼光看着躺在地上的乞丐,对刘凯的境遇也有了一些同情。

    帮助乞丐,十五两白银不是小数目;不帮助,贸贸然冲上去,大话也已经说了,解决不了再退回来?

    人群中一些年岁较大的人纷纷摇头叹息,“到底是个小孩子,冒冒失失的……”

    似乎是听到了这些声音,崔明的脸上泛起了略微有些得意的笑容。

    “十五两白银,拿得出来,本管家带着人扭头就走。拿不出来……少年人,看你衣着十分普通,想来家境并不富裕……”

    崔明说完抬头看了富祥酒楼一眼,又扭回头意味深长地说道:“况且,今天的事情和你又没有什么关系,你又何必多管闲事?

    要知道,有些闲事管多了,是会……惹火烧身的!”

    崔明的威胁彻底点燃了刘凯心中的怒火。

    白银十五两,差不多相当于后世人民币一万元。

    这么贵的新衣服刚穿出来就被人蹭脏了,心中恼怒可以理解。放在封建社会,把人打一顿也算不上过分。

    可把人往死里打,放任仆役辱骂自己,还出言威胁……

    这就让本就因为穿越成朱由检而一肚子火气的刘凯,更加的恼怒。

    刘凯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然后看向王承恩。

    “钱够吗?”

    “够的少爷,都在小的这里!可是……他的衣服只是有些脏,不用赔十五两银子那么多吧?”

    “给他!”

    “是,少爷!”

    王承恩不敢言语,忙从怀中掏出两张会票,跑过去递给崔明。

    崔明一愣,下意识伸手接了过来。

    “京城最大的银号,汇丰银号出具的会票。当面看仔细了,事后出了差错,我可不认!”

    看到崔明接过会票,刘凯一字一顿地出声叮嘱。

    作为崔府的管家,会票自然是认识的。一张面值五两,一张面值十两,一点差错都没有。

    可是,两个少年人的身上,随随便便就掏出十五两白银的会票,那他们的身份……

    能够当上一府的管家,崔明的智商是不缺的。他知道看走了眼,小看了眼前的年轻人。

    就在这个时候,富祥酒楼的掌柜疾步走了出来。围观的人群见了,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纷纷开口打招呼。

    “裘掌柜好!”

    “见过裘掌柜!”

    “裘掌柜,几天没见您又发福了!”

    ………

    ……

    裘掌柜是一个年过四旬的中年人,中等身材,略微有些胖。最引人注目的是脸上的笑容,憨态可掬,宛如寺庙中的笑面弥勒佛一般。

    对于围观人群的调笑,裘掌柜也没在意。

    先是拱拱手作了一个罗圈揖,然后才笑着对刘凯说道:“此事既然发生在我富祥酒楼门前,哪有让公子破费的道理。小二,去账房取十五两白银来,赔给这位崔管家。”

    门口的小二连声应诺,转身回去取银子。

    刘凯上下打量了裘掌柜数眼,脸上浮起一抹笑容,随后突然开口问道:“你认识我?”

    乞丐被打已经有一会儿了,裘掌柜却出现得这般巧,又这般疾,由不得刘凯不多想。

    裘掌柜楞了一下,没想到刘凯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才躬身行礼,低声答道:“有幸跟随东主远远看过一眼,方才还不太确定。”

    刘凯点了点头,“不要说出我的身份!”

    “是!”

    意味深长的看了裘掌柜一眼,刘凯暗暗记住了这个人。

    根据朱由检的记忆,以往他多是在宫中读书,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

    可这个裘掌柜居然认识他……

    **星远房亲戚家的掌柜,有点意思啊!

    裘掌柜与刘凯之间的对话,崔明听得不太清楚。可裘掌柜对刘凯躬身行礼的举动,却被崔明看了一个正着。

    裘掌柜的身份,在外界议论云云。可在他们这些人的心中,却并不是什么秘密。

    自从东林党人的魁首**星斥退魏忠贤,断绝了和平共处的可能后,朝堂上两党之间的争斗,就变得越来越明显。

    以至于他们这些连外围成员都算不上的小人物,平时也是斗得不亦乐乎。

    可没想到,此次却杀出一个身份颇为不凡的刘凯。

    京城之中,达官贵人有的是。

    崔呈秀虽然成功傍上魏忠贤这棵大树,但并不等于可以在京城无所顾忌。

    而他崔明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管家,与真正的达官贵人相比,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想到这里,崔明有些后怕,暗暗为之前的得意忘形懊恼,心中不由萌生了怯意。

    这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呢?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穿的一身普普通通就出来晃悠,简直是坑死人没商量。

    心中腹诽,崔明却没闲着。

    双手恭恭敬敬地将会票递刘凯的面前,赔笑道:“既然是裘掌柜揽下了此事,崔某自然不好再要公子的钱。

    先前言语得罪的地方,改日崔某定当亲自登门谢罪!就是不知公子是哪个府上的?”

    “怎么?想盘一盘我的根底?”刘凯似笑非笑地看了崔明一眼,言语却颇为锋利。

    崔明心中一惊,对方看年岁不过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年,没想到如此聪慧。若是闭上眼睛,崔明几乎感觉是与一个同龄人在交谈。

    想到这里,崔明的言语更加恭敬。双手将两张会票高高举过头顶,躬身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公子,还望公子莫怪。”

    见到崔明认怂了,刚刚还委屈得不行的王承恩顿时得意起来,婴儿肥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府上有名有姓,可就是不告诉你。不告诉你是为你好,怕把你吓死!”

    崔明有些摸不着头脑,裘掌柜却是满脸的苦笑。

    紫禁城确实有名有姓,是个京城人基本都知道。可崔明敢上门请罪?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

    崔明认怂,不再殴打乞丐,裘掌柜又将事情接了过去。一档子闲事到了这里似乎也已经告一段落,与刘凯再没有太大关系,可刘凯却并不打算就此罢手。

    看着卑躬屈膝的崔明,刘凯冷冷一笑。

    “言语得罪的地方,本公子可以不与你计较。只是本公子出手的钱,还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崔明有些愕然,“那公子的意思是?”

    “没什么意思!你方才说了,锦袍是十五两银子买的。我让书童给了你十五两银子的会票,你已经确认无误。

    既然如此,会票是你的,锦袍是我的。银子你要也好,不要也好,与我无关。可锦袍……本公子要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