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1章 偷懒的穿越
    “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后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合上手中的《明史》,刘凯一声长叹。

    身下的楠木摇椅似乎也体会到刘凯的心情,随着他的长叹频频点头。

    这套《明史》他看了不下六遍。可每次看完,心中总是充满着惆怅。汉人的最后一个江山,华夏的最后一个王朝,就这样……消失了。

    蛮清的入关,将整个华夏拖入深渊将近三百年。五千年文明的积累,拱手让与那些船坚炮利的列强。

    “宁与洋人,不与家奴!”

    那个野蛮、落后而又狭隘的民族,熄灭了华夏最后一抹变强的曙光。

    从那以后,华夏文明不但没有丝毫的进步,反而大踏步的后退,与西方国家的差距也变得越来越大。直至现在,依然没能赶上。

    “可惜,实在是太可惜了!崇祯并非是一个昏君,明末能征善战的武将也有不少,民间财富之多远超汉、唐,怎么就亡国了呢?

    李自成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当皇帝,只是想当一个西北王,答应他也就是了,何必吊死煤山呢?如果换成是我,那……”

    “换成是你会怎样?”

    “换成是我,我会……”

    沉浸在精神世界中的刘凯,依照思维的惯性,仍在自说自话。

    然而,几句话后,刘凯猛地察觉出了不对。他是一个孤儿,又没有成亲,向来是独自一个人居住,房间里怎么会有另外一个声音?

    恐惧瞬间袭上刘凯的心头,全身的汗毛也在一瞬间立起,皮肤骤然紧缩,布满了细密的鸡皮。

    就当刘凯打算从摇椅上跳起,查看究竟的时候,一股无法抵抗的晕眩突然袭来,让刘凯不由自主的昏迷过去。

    “其余人不是摇头叹息说天数,就是说命该如此,人力无法挽回。只有你说你能行,这可怨不得我……

    没错!是你主动要求的,可不是我偷懒……”

    自言自语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随后声音越来越小,渐渐消失。除了昏迷在躺椅上,随着躺椅的摇摆不住起伏的刘凯外,房间里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诡异的气氛充斥着刘凯的房间。

    只是,刘凯已经察觉不到了!

    ………

    缓缓睁开眼睛,神智似乎又回到了身体。

    双眼干涩,四肢有些乏力,大脑深处还传来阵阵的刺痛。同时一股不属于他本人的记忆,仿佛电影片段般,在脑海深处飞快地翻动。

    许久之后,刘凯的嘴角才泛起一抹苦笑。

    “居然是魂穿,还变成了朱由检,这可真特么是见鬼了!”

    刘凯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他躺在床上沉默了半饷,随后怀着一丝侥幸的心理……

    “喂,您好!您是哪位?您还在吗?是您把我弄到大明的吗?

    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做,可我只不过是一个孤儿,只不过是在一家规模还算可以的公司任财务总监,身无特长,家无余财,相貌也是一般。

    您看您能不能让我回去,换个厉害些的人过来?

    华夏十多亿人,能人有的是……

    实在不行,您在中央挑一挑,他们的专业比较对口。

    我就是一个学金融的,您让我变成了朱由检,怕是会耽误了您的大事儿。您看……”

    刘凯默默的在心里念叨了许久。

    然而……也只是一个人默默念叨而已。

    叹了口气,刘凯心中有些茫然无措。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年约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走了进来。

    小男孩唇红齿白,脸上还带着一些婴儿肥,模样倒是挺招人稀罕的。

    只是一身的装束有些古怪,通身上下一身灰,跟以往电视剧中看到过的太监装扮有些相似。

    轻轻拍了一下额头,刘凯这时才想起,他已经不是刘凯了。

    所处的时代也已经不是公元2018年,而是穿越到大明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变成了信王朱由检。

    “承恩,有事吗?”

    见刘凯已经醒了,王承恩快步走到床边,笑嘻嘻说道:“殿下,时候不早了,该起床了!卯时有文大学士的课,再不起来就该迟到了。”

    “哦!”

    刘凯仔细回忆了一下,似乎是有这么一件事情。

    于是在王承恩的伺候下洗漱完毕,又吃了几块点心,这才推开房门,迈步走出房间。

    “殿下,文大学士……”

    “你去传个话,就说今天的课先不上了,本王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至于什么时候开课……”

    刘凯皱起眉头挥了挥手,“让文大学士听信儿吧!什么时候想上课了,再派人去请他。”

    王承恩停下脚步,喏喏地道:“殿下,这样不好吧……文大学士可是大学问家,陛下好不容易才请到他来给您授课。您若是不去,恐怕文大学士会发脾气。”

    “无妨!你只管去说,语气恭谨点也就是了!”

    王承恩劝了许久,见刘凯执意如此,只得一路小跑着去了。

    对于所谓的学业,刘凯根本就不在意。

    他好歹也是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根本就没把那所谓的学业看在眼里。

    四书五经,程朱理学,学习这些能够避免大明亡国吗?明显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还浪费时间干什么?

    有那个时间,多出去走走,体察一下民情,了解一下市面上的物价,听一听百姓的想法,问一问士卒的需求……

    随便干些什么,都要比坐在那里死记硬背所谓的圣人文章强。

    更何况那个文震孟根本就不愿意教他,还是以前的朱由检自幼喜欢读书,听闻文震孟状元及第,又是南宋文天祥的后裔,才央求他的大哥朱由校千方百计请来的。

    迫于皇帝的压力,文震孟极不情愿的来给朱由检上课,对于朱由检的学业,自然也是不太上心。

    很明显,朱由检的身份只是一个藩王,成年之后,注定了会远离政治中心。

    这样的人即便教得再出色,当老师的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反之藩王在领地内胡作非为,当老师的还会脸面无光。

    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把给藩王上课当成了一件苦差事。

    能推脱就推脱,实在推脱不了,也是勉勉强强。

    当然,师生之间的关系,那是不认的,充其量只愿意当个讲读。

    以前的朱由检常年长于深宫,感觉不出这些。

    可刘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不少年,略微翻看了一下朱由检的记忆,就将其中的关窍看得明明白白。

    左右也尿不到一个壶里,既然如此,干脆快刀斩乱麻,这样大家都轻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