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引人注目的埃吉尔
    “就用朕锤炼了五年之久的指法来试试你的深浅吧!”埃吉尔这样想着,同时手上的动作加快了不少,很快就能听到让人浮想联翩的水渍多。而这时候,在前面探索的索尼娅,在很失望的得知了半人马的“哔”并不是长在前面之后,又看上了普林西娅的xiong部。在比量了一下自己的之后得出了令人气馁的〖答〗案。

    在看到哪个之后,索尼娅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一直和她作对的那个玛利亚那个比她小了两岁的女孩子就喜欢ting着并不算大,但是也不小的xiong部向着她炫耀。

    “杀手不可能有那么大的xiong部的,那样太过累赘了!”虽然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同样知道当年师父给自己吃了抑制ru腺增长的药物是正确的。如果自己真的长了和长公主欧若拉那么大的xiong部的话,可就当不成埃吉尔的贴身shi卫了。但是,索尼娅仍旧觉得非常在意。并且因此敌视所有比她xiong部大的女人。而与皇后阿尔托利亚之间关系相当好。

    于是,索尼娅做出了非常正常的举动来,稍微带着一点气愤的,稍微有些用力的揉搓着普林西娅并不算太大,但是也不算小的两个肉球。

    就好像揉面团一样将之揉搓成各种形状……

    就这样,在埃吉尔和索尼娅的前后夹攻之下,普林西娅在睡梦中感觉到了一种非常舒服,又有些丢人的感觉。不由得小声shen吟了一下一而随着这样的声音,一男一女两个变态好像受到了鼓励一样,动作更加过分了…很快的,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普林西娅很快就达到了**。伴随着锻炼的很好地肌肉快速蠕动“哔”里面一下子喷出了高压的液体来,同时整个人也很舒服的shen吟着,好在埃吉尔早又准备,侧着身体躲过了这一记水弹攻击。

    之后,索尼娅和埃吉尔马上同时的停止了动作。仔细观察一下,发现普林西娅仍旧在睡觉,于是都有些心里有鬼的笑了笑。将普林西娅的衣服重新穿好。埃吉尔好像没事人一样,掏出浸泡过玫瑰hualu的手绢来擦了擦略微有些湿润的手,又掏出一小瓶香气喷雾剂,往室内喷了一点。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什么怪异的味道了。任凭谁也不会怀疑他的。

    “变态。“只是,此时此刻,埃吉尔的心里面出现了欧若拉略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好吧,这家伙多半是瞒不住了。不过想必她也不会太多事的将这种事情说出去。所以埃吉尔继续选择xing的无视了欧若拉,走过去与索尼娅开始讨论一当然,仍旧是学术xing的。

    “你看到了什么?”埃吉尔向索尼娅小声询问。

    “和正常人类一样的上中身,以及马匹的下半身。”稍微有点嫉妒的索尼娅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儿的这样回答道。

    “哦。原来如此。”埃吉尔点了点头。

    “那么,主人你看到什么了吗?”索尼娅接着问。

    “很正常。”埃吉尔这样回答。

    “很正常?”索尼娅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又重复了一下埃吉尔所说的话。

    “嗯,就是很正常。”埃吉尔接着这么回答,让索尼娅的有些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埃吉尔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就在这时候,稍微觉得有点失落的普林西娅醒了过来。觉得自己做了个很难为情的梦,紧接着就看到了埃吉尔笑的跟千万朵喇鼻hua似的脸。不由得更不好意思了。

    “你一定是累了吧。”埃吉尔这么说:“看起来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呢。房间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使用。橡跟我来。”于是,埃吉尔就这样很自然的拉住了普林西娅的手。走出了营帐。把这个半人马郡主弄得面红耳赤的。有心想要让埃吉尔放手。但是看着埃吉尔如此诚挚的双眼。天真无邪,不带丝毫恶意的面容。就觉得自己这样怀疑这样的人有什么坏心眼,简直就像是犯罪一样一而一直这么想的自己和埃吉尔比起来,好像分外的肮脏不堪,自惭形秽。而这时候,索尼娅很自觉地阿卡林化,给这两个人多留下一些空间。而阿尔托利亚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一多半是去练习武技,或者训练士兵去了。

    就这样,虽然周围还有一些卫队骑士,更远处还有不少的诺曼士兵忙忙碌碌的。但是这些都是可以选择xing无视的背景。此时此刻普林西娅定神的看着埃吉尔。感觉自己心里面似乎有情愫开始萌芽了。

    “什么啊……对方可是个人类来着,而且是个诺漫人……我们可是敌人啊。”人马郡主这样提醒自己。然而身体却不争气的越来越热。同时一点一点的向着埃吉尔的方向靠了过去1

    几乎要贴在埃吉尔身上了……,………

    而就在这时候,普林西娅的肚子忽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或者你想要先吃点东西?”埃吉尔轻笑着转变了方向,向着他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同时,守在门口的几个卫队骑士马上跑去了厨房,吩咐宫廷御厨们开始做菜了…

    因为有客人的关系,所以要做的比正常时候更加丰盛。所以说,不愧是埃吉尔最为信任的骑士们。察言观se的本事真是一流。埃吉尔说一说就知道如何去做了。

    就这样,埃吉尔很顺利的将普林西娅弄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去一之前查阅了有关半人马习俗的书籍。所以知道半人马一般使用的,进餐的工具是矮脚桌子,能让他们蜷缩起tui来,趴在地上吃饭的那种高度的桌子一和人类使用的茶几差不多高矮的样子。而埃吉尔也非常敬业的,好像所有高职称的you拐犯一样。专门定做了这样的家具一事实上,有关半人马的生活用品,埃吉尔都专门准备了最好的一套,以备普林西娅使用。和随便糊弄,甚至莫名其妙的说着:“马的话应该吃燕麦的吧?”这样话的贞德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根据半人马的习俗和食谱,她们的食物和一般的草原种族没什么不同,牛羊的肉以及奶制品。基本上就是这样了。所以说埃吉尔推断,吃一些别的肉食应该也没什么问题。还特别仔细的在其他半人马战俘身上做了些实验。狼吞虎咽的吃了不少煎炒烹炸的鸡鸭鱼肉之后,第二天,半人马战俘还是活蹦乱跳的。这也就证实了埃吉尔的论断。

    很快的,埃吉尔便拉着普杯西娅到了他的房间。普林西娅注意到一路上,人们注视她的眼神变得不一样了。每一个人都非常自觉地鞠躬行礼,男xing抚着xiong口,女xing拈起裙角。都非常诚惶诚恐,万分荣幸的样子一当然,普林西娅很快明白了,他们注视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在她旁边,拉着她的手向前走的男子。

    “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半人马郡主一时间有些恍惚,张了张嘴,之后说出了这样的名字。

    埃吉尔听到之后,心脏“咯噔”的一声跳了一下。然而面se却分外宁鼻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心想:“这女人智商倒是不低。朕今天可没有穿戴什么和皇帝有关的服饰,只是很普通的贵族装束的便装啊……”看到埃吉尔并没有回话,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否认。或者就好像没有听见她说话一样,普林西娅又有点拿不住,这个目前正牵着她的手的人,究竟是不是那个她曾经朝思夜想,想要将之活捉的皇帝。

    就这样,双方来到了埃吉尔的房间。很快的就有仆人送上来了各种各样喷香扑鼻。让人食指大动的菜肴。普林西娅看着这些甚至都叫不出名字来的美食,稍微有些愣神。就听见埃吉尔问。

    “这些是不是不合你的胃。?非常抱歉,我对半人马的饮食习惯并没有太多的研究……”“不,这样已经很好了。”回想起来之前在克拉科夫,对方竟然给自己喂马才吃的草料的事情。普林西娅赶忙这么说之后便举起了手中刀叉,伸向了一盘香su鸡,吃了一口之后觉得好吃的不得了。

    最近这些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于是便多吃了一点,吃相也并不是太好看一正吃着,普林西娅忽然猛地想起来,她旁边还有另外一个人。

    马上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马上抬起头,就看见埃吉尔轻笑着看着自己,完全没有动手吃饭的意思。顿时更加害羞了。

    “没关系,不要在意我,你吃自己的就行了。”埃吉尔连忙这么说。

    林西娅点点头。不过之后的动作明显变小了。

    等到看到她吃的差不多了,不再那么进食之后,靠在她旁边的埃吉尔又递过了茶水。给她漱口。然后掏出了另外一条手绢给普林西娅擦拭嘴边的油渍。普林西娅稍微抗拒了一下,最终还是任凭埃吉尔给摆弄,只是定着神看着埃吉尔,最终不由自主的越靠越近趴在了埃吉尔的肩膀上,埃吉尔也很顺其自然的抱住了普林西娅的脖子,wen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