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俘虏
    眼看着对方骑兵死缠烂打。一时半会儿难以取胜。而’身后又有追兵如同跗骨之蛆紧追不舍。这一会儿功夫,半人马郡主普林西娅一咬牙。便决定再度舍弃部分半人马士兵,再次进行突围。而此时此刻,

    又有两道举着火把的部队分别从南北两个方向冲了过来。普林西娅知道,这多半是对方骑兵,便不再犹豫,一声:“突围!”便带着自己身边十余名半人马士兵,绕过了主战场,却是再没有向东面,而是向南面逃跑了。

    半人马郡主这一会儿多半也知道了。对方恐怕是在自己东归的道路上部下了天罗地网。

    专门等着自己去撞呢。稍微绕一下路,从另一个方向走一段距离,绕过了对方的伏兵圈,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这一会儿功夫,对方多半已经遇到了辜一批伏兵。因而会转变方向,向南,或者向北逃窜一当然不用担心,属下已经同时在这两个方向布置了瞟骑兵巡逻。务必会将之抓获。”而在此时此刻,贞德正在给埃吉尔写信。自称属下是因为觉得这时候她的身份乃是诺曼帝国的将军。所以不太好和埃吉尔显得太亲密。

    就这样,自以为得计,又丢下了大部分的半人马士兵的普林西娅,在天mengmeng亮的时候,再度遭遇了一个瞟骑兵百人队。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战斗和逃跑之后,所有的半人马士兵都已经疲惫的无法作战了。而在逃亡过程中,他们的武器也大量的丢失~现在,除了普林西娅一个人拿着她的双手大剑之外,其他的十五名半人马,只有两柄弯刀以及一把弓,三支箭矢而已。这样的武装自然不可能是瞟骑兵们的对手。只稍微抵挡了一会儿,那十五名半人马便或死或擒,全军覆没一只剩下普林西娅一个人仍然坚持着抵抗。

    她手中的大剑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斩落,原本敏捷有力地身手如今已经变得迟钝不堪,笨拙无比。令人惶恐的,她引以为傲的杰出剑术,如今却是一个人都杀不死了。而原本伴随着每一次挥剑的怒吼,如今也已经消失不见。汗水,血水和污秽与尘埃让她看起来显得肮脏不堪原本闪亮的金发也变得暗淡无光。因为饥饿以及缺水,流血,身体的疲倦,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眩晕感也越来越严重虽然诺曼士兵们想尽办法要将其活捉,但是随着她ji烈的抵抗,伤痕还是不断地出现在了她身体luolu在外,没有半身的轻装铠甲保护的地方。

    “真,真是难道我就要这样死在这里了吗?!”普林西娅这么想着。最终使用了她最后的一点力气。猛地向着诺曼士兵组成的包围圈之外一跃之后,便在一众诺曼士兵的惊呼声中跌倒在地,昏厥过去了。

    “我们把她抓到了!”诺曼缥骑兵们马上跑过去,检查了她的情况,发现这家伙并没有死之后便欢呼了起来~

    然而,在怎样将这家伙弄回去的问题上,士兵们有些为难了~如果是一般的人类战俘的话,拿绳子一捆,往马屁股上一放,之后稍微注意一点别让她掉下来就行了。但是半人马这种生物可是很沉重的。不可能再往马背上放一个。而看这家伙现在的状态,恐怕也不能自己走路了。而且健康状况也不断地恶化。让士兵们害怕这家伙就这么死了这样的话,他们的功劳可就要变成罪过了。

    “要不然的话……咱们平时猎到了鹿,都是怎么往回带的?”忽然间有个人说出了这样的话。

    “四只蹄子绑一块,倒吊起来拿木棍抬着啊。”旁边就有人这么回答:,”

    哦,你说的意思是……咱们也这么办?!”但是很快,新的问题就来了…

    因为半人马的高度说起来要比人高很多。所以用肩膀扛着木棍,的时候,倒吊着的半人马的上半身,就会碰到地面上这一路上石头什么的这么多,万一磕着碰着了可就糟糕了。

    “骑马,骑上马!”于是又有人出了这么个主意。诺曼瞟骑兵们骑上马,高度又增加了不少,好歹不会让这家伙脑袋着地了。

    就这样,这位半人马郡主进入了诺曼帝国的首都克拉科夫。并非以她想象中的征服者,而是战俘。当日克拉科夫举行了庆祝的宴会和典礼,市民们万人空巷。争抢着在路边看着这个半人马郡主,对着她指指点点。扛着她的诺曼瞟骑兵就好像英雄一样对人们招手。而此时此刻因为大头冲下脑充血的半人马郡主稍微清醒了一点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恍惚间知道自己是被俘虏了。于是马上又晕了过去……

    这位半人马郡主,就这样被磅到了城内的军营,贞德将军的营帐里面。在贞德将军看到这个半人马郡主的时候,饶是将军见多识广,心智坚韧,也不由得愣了愣神一只看到那半人马郡主四蹄攒空,绑在一起,中间穿过了一根木棍。

    由几个诺曼士兵骑着马给送了过来。

    虽然能抓到这家伙非常好,但是眼看着普罗西娅如今的状态。贞德也知道,如果她再不接受治疗的话,恐怕送到埃吉尔那里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送到军医那里…嗯,再派几个马夫去看看好了。”因为不太清楚人马的构造,所以贞德说完之后,又补充了后面的半句。

    “还有,把她放下来,弄一辆车。、,眼看着几个瞟骑兵还想要将她扛到那里去,贞德又补充了一句。

    就这样,半人马郡主普林西娅的战俘生活开始了最终军医也只是给她包扎了伤口,并没有敢用药。等到贞德进一步的派人审问了半人马战俘,并且让抓捕的几个战俘自己开出药方治疗之后,普罗西娅才逐渐的恢复过来。

    只是,虽然身体上的伤口廾始愈合,但是战败造成的心灵创伤却无法好转。被诺曼人抓捕的恐惧,让这位人马郡主好几次都想要自杀一当然,也多亏了大草原上知识匮乏,她那个见多识广的父亲也不会专门教导她怎么自杀。所以撞墙撞了两次,因为力气不够大没撞死之后,贞德就专门派了人看管她。同时将她的手绑了起来,tui上加了特制的木枷限制了活动。喂食或者说便溺什么的,也要别人来……

    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半人马郡主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折辱。每次听见给她清理身体,换尿盆之类的事情的shi女们抱怨,普林西娅就有种想死的冲动。而对于贞德的恨意,也就愈发的强烈了。当然,更多的感情则是无助,mi茫以及极端的恐惧感。有些时候,那些女仆们,还有那些士兵们就会像是参观某种珍稀动物一样对着她指指点点。发出一连串放肆的笑声,那种目光,那种声音,就好像刀子一样不断地切割着半人马郡主的心。

    于是第二天,贞德便得到了“她绝食了!”这样的消具。

    “哦。那就把下巴掰了,灌进去好了。”贞德这样无所谓的说道:“总之,让她在见到陛下之前能是活着的就好。”于是,半人马郡主这样的手段反而让她遭受了更多的痛苦一系统出产的诺曼间谍对于如何拆卸人类关节可是相当有研究的嘎巴一下让下巴脱臼,之后再嘎巴一下按上,这种事情手到擒来那剧烈的痛苦直接又让半人马郡主昏了过去然后,在强行灌食了面片粥被呛到了之后又醒了过来。之后又因为被下巴被安上的痛苦,又昏了过去……………,

    在经过了半个月的恢复治疗之后,贞德确定了普林西娅已经可以经历长途旅行颠簸了。

    普林西娅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从克拉科夫到莫斯科,这样两三个月的路程里面,她都是在遭受着这样的待遇。

    大脑基本上麻木了,就好像行尸走肉一般任人摆布。

    就这样,时间到了西元一零零五年的七月份。在莫斯科,与半人马之间的战役已经到达了临界点。诺曼的皇帝第三次推延了与半人马之间举行会战的日期。让阿玉杰可汗开始怀疑起来,自己是不是在与虎谋皮了……………,当然,可汗如今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半人马士兵们已经集结在了南侧的沼泽地旁边。可计计划着,只要稍有不对,便自己率领部分精锐禁卫军断后,让主力部队先撤离。

    而埃吉尔此时也有些苦恼,虽然说已经抓获了那个至英重要的半人马郡主。但是究竟能否靠着她达成自己的战略目标。又或者是心智坚韧的半人马可汗,会如同当年的吴起那样不管自己孩子的死活。

    又或者对方在得知消息之后,会不会强行突围,造成变数于是,最近一段时间,在普林西娅没有送来之前,埃吉尔一边拖延时间,一边不断地安抚着阿玉杰可汗。三天两头的送去慰问品,为了不刺ji他们,已经停止了工事的修建。除此之外还再三保证,会对于半人马部落与库曼人区别对待,甚至还伪装试探xing的派出了外交官,要和对方谈判等等等等这一系列的动作,好歹算是稳住了阿玉杰汗,让他没有铤而走险直到七月二十二日。半人马郡主普林西娅被送往埃吉尔的军营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