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围栏中的老虎
    很快的,在几天时间内,当库曼人和半人马的联军们发现,他们已经好像是野兽一样,被陷入了巨大的陷阱之中的时候,在场的没有一个人的面se是好看的诺曼人还在不断地向内推进他们的工事建筑,不断的不眸地……依托着主力部队以及原本的防御工事,他们继续向前,更向内,继续的修建着各种各样的,有些见过,有些没见过,但统统是超乎了联军想象的建筑物。甚至,在不用赶工的时候,士兵们为了追求效果,开始使用石材和砖块来建筑,更加坚固并且耐用的防御工事。

    这就好像是一个越来越被扎紧的口袋一样。让人觉得窒息和极端的不愉快。又好像是那些邪恶的,并非为了获取兽肉和毛皮,而是为了取乐行为,往已经掉进了猎物的陷阱里面填土一样。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眼看着对方的口袋越扎越紧。库曼人和半人马联军急了。也顾不上自己的军队不擅长打攻坚战这样的事情,便一头向着最为坚固,同时也是通向喀山一带道路的防御体系冲了过去。阿玉杰汗此时此刻也有些慌乱,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便也任由着下面的头人们进攻。当然,这位半人马可汗,好歹对于最外侧的那些壕沟以及陷马坑之类的障碍物,提出了自己的主意来。

    联军将所有的,他们能找到的布袋和麻袋都聚集在一起,一部分士兵用简易的工具铲土往袋子里面装,而另外一部分身披重甲的半人马,就扛着沙土袋子往壕沟处玩命的冲,冒着对面暴雨般的弓弩箭矢碎石……………,之类的东西,将沙土往壕沟里面倒。

    然而,就算是做这个敢死队一般的活计的半人马,全都身着重甲速度飞快,防御力非常强。但是那边守备的诺曼部队也不含糊,训练有素的长弓手们马上换上了破甲锥头箭,巨盾弩兵们的滑轮弩更是可以无视那两层鳞甲的防护,直接刺进肉里。再加上十几个设计平台上面装备的,由工程兵们操纵的重型城防弩半人马们一时间伤亡惨重。

    同时,诺曼士兵们点燃了烽火台通告己方这个阵地遭到了袭击。

    于是,旁边的几个营地马上沿着外围毫无阻拦的草原跑来支援,聚集在这一处不足三平方公里的营寨之中的诺曼士兵转眼间便超过了两万名。而很快,随着第一道壕沟被填平半人马们疯狂嚎叫着,踩着大片的尸体向着第二道壕沟冲过去一大批的轻装弓骑兵也加入了阻击射击的行列之中。

    “调遣天堂烈焰!调遣铁火炮!”

    被逼急了的半人马们疯狂而致命而随着阵线的推进,诺曼人的压力也变得更大了。眼看着己方弓箭手也到了射程,联军马上派出大量弓矢部队,对着木墙围栏和射击平台上的诺曼士兵猛烈射击一虽然绝大多数的弓箭都被垛墙和挡板给防御住了,但是仍旧给诺曼人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而伤亡也随之发生了。

    前线,此时此刻埃吉尔和阿尔托利亚正在急速的往这边赶过来。

    长弓手与弩手指挥官罗宾汉,死亡骑士队长阿尔法,战地教团教士长大主教伯多禄,这三个高级将官还有三个军团长约瑟夫,艾文和伊万也都不在,最大的就是几个千夫长。本来,按照军事改革条例千夫长是没有资格调遣并且使用这两样秘密武器的。

    但是此时此刻谁都顾不上这些了。一个诺曼步兵千夫长一着急,便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既然千夫长都这样了下面大头兵自然更不用说,听到命令之后,十几个一身重甲的诺曼步兵就直接从两米高的木墙上跳了下去,紧接着就跌跌撞撞向后面物资储备的仓库跑了过去。

    很快的,当半人马们的叫嚣声越来越近,那些狰狞恐怖,混合着汗水,尘埃泥土和血污的脸看的清清楚楚~

    而第二道壕沟已经快要填平了的时候,那些士兵们总算跑了回来,每个人手里都抱着好几罐天堂烈焰,或者数量接近的铁火炮一还有几个士兵吃力的将一个一米高的,装满了天堂烈焰火油的油桶搬了上来。

    “好杀了那群狗日的!”诺曼士兵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紧接着,之前发射碎石块,却因为对方身着重甲,所以没有杀死多少人的几个投石器,便换上了最新式的天堂烈焰火罐。

    “发射!”

    随着诺曼军官一声令下,十几罐天堂烈焰火罐被抛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之后落在地上,又或者是那些半人马的神上,破碎开来,将火油撤的到处都是——而之前被点燃的陶罐的引信上的火苗,也一瞬间燃烧成了一大片的,将近一人高的火墙。

    “火!火!!”

    半人马士兵们惨叫着,拍打着身上的火苗然而那些火油却是直接附着在他们身上的,怎么拍也拍不掉。士兵们打滚,挣扎,疯了一样的乱跑又将火头传到了别的地方。进攻中的半人马部队一下子混乱了起来。

    因为在木墙与军营之前还有一道壕沟的缘故,所以诺曼士兵们不用担心大火会烧到自己的头上。因而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这一武器。

    “好!”眼看着天堂烈焰所发挥的巨大威力,诺曼士兵们弹冠相庆,马上又有人去仓库拿去更多的火罐了。而长弓手们也拿着分发下来的棉絮,布条在那一桶火油中浸泡,之后绑在了自己的箭上制成了简易的火箭射了出去,助长了这样城外剧烈的大火。随着越来越多的火油罐被抛投出去,外面的战场上成了一片火海,烧焦了的味道,还有闻上去很不错的烤肉味,钢铁,皮革燃烧的恶臭味道混杂在一起,令人作呕。

    与天堂烈焰这样非常不错的战果相比,那些铁火炮的爆炸威力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于那些轻装的半人马弓箭手来说,这些爆炸四散的铁片和铁屑无疑是致命的,然而对于身着重甲的半人马敢死队来说,这些爆炸的威力还不够大。只能造成很小的伤害甚至一点伤害都制造不了。不过,那剧烈的爆炸声响,以及呛人的硝烟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半人马军队的混乱。

    “这城,看起来是攻不破了……”

    眼看着军营之外已经成了一片火海,半人马可汗阿玉杰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极端的愤怒,焦躁,以及些许恐惧让这个平时温文尔雅的中年人马红了眼睛“呛啷!”的一声,从缀满宝石的刀鞘中抽出了自己的弯刀。然而,紧接着的却是一声有气无力,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地:“撤退……”

    眼看着对方灰溜溜的逃走,军营之中,诺曼士兵们大声欢呼了起来。而听到这些欢呼声之后,狼狈逃回的阿玉杰汗的面se也变得更加糟糕。

    这一场战役,不过半天的功夫,却有超过五千名半人马战士阵亡。

    除此之外,对于联军士气的打击也相当巨大。甚至连阿玉杰汗也发生了:“这样的话,我们真的能赢吗?!”这样怕感慨。

    对方的战斗力娶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强。拥有超乎自己想象力的武器一虽然曾经听说过,在地中海沿岸的一个罗马帝国,曾经发明过可以在海平面上的,非常可怕的,被称为希腊火的火油,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实物…现在想想,这应该就是那种兵器了吧果然是种恐怖的武器呢……………野战的时候还好,双方士兵相互纠缠在一起,这种武器不好摆弄。然而在攻城,又或者守城的战斗之中,通过抛石器射击这种火罐,却是非常恐怖的进攻手段……

    当天,联军内部又爆发了ji烈的争吵,一些被诺曼人吓到了的头人们希望能够与之谈判。

    “哪怕让我们交出一部分的战利品也可以啊。总好过大家现在在这里等死吧?!”头人们这样说着。

    夫!库曼人绝对不妥协一诺曼人不过是一群龟缩在城堡里面,不敢正面作战的缩头乌龟罢了!怎么可以与我们相提并论?!”

    “等一等!我们还有机会一我们可以从南面的沼泽地离开一那里并没有敌人的城堡,而且防御也不是很高。”几个头人这样说道。

    “沼泽地会大幅度的限制我们的行动能力更不用说我们还带着大委的战利品。对方就是想要我们从沼泽地形前进,之后被困在那样的烂泥塘里面,他们就会集中起来,狠狠地打击我们的后部,到时候我们就完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再玉杰汗这样喊道。

    听到他这么说,库曼人,半人马们都安静了一会儿。

    “那么可汗,您还有什么主意么?”有人这样问道。

    “趁着我军的士气还没有下降到不行的时候,趁着我们还有一战之力一向诺曼人递交战书,约战。除此之外就是派出部队sao扰敌人的工事建筑。不能让他们继续再往里面推进了。否则,我们都会被困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