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庞大的工事群
    战争的转折点是在四月份。当诺曼人的袭扰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并且库曼人们很惊讶的发现,他们已经因为这样的战术损失了将近一万名士兵,而诺曼士兵们已经从容的,在他们被弄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进入了莫斯科城,带去了大量的物资并且加固了城防。诺曼辎重兵与诺曼工程兵们麻利并且娴熟的混合着糯米汁,泥灰和黏土,搬运石块和硬木。很快便将几个在攻城战中破损的缺口修补好——甚至比之前莫斯科自己修建的还要坚固。

    “至少,诺曼人所说的帮助我们修建城墙以及城防体系,这个可以相信了……”苦中作乐的叶卡捷琳娜二世这样安慰自己。在无可奈何地签订与诺曼人之间的协议之后,叶卡捷琳娜二世很快稳定了自己的心思,并且如同一切成熟老练的政客一样,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的转折。开始主动与诺曼人靠拢,同时开始思考,如何能从诺曼人这里榨取最大的利益……好吧,第二条,所谓的利益,准确的说,应该是在诺曼开发莫斯科的时候,分到更大块的蛋糕……

    如今的莫斯科稳如泰山。在接连打退了几次库曼人的进攻之后,莫斯科人们开始确定,他们已经安全了。而投靠诺曼帝国也被证明的确是个好主意。在文明昌盛,科学进步,特别是军事技术极端发达的诺曼人看来,这些草原游牧民族的二把刀的攻城技巧不值一提。稍微的制作一些城防重弩以及投石器,加固一下城防,就能让整个防线稳如泰山。

    值得一提的是诺曼帝国所使用的新式武器,此次防御作战中最为抢眼的道具——那些看起来分外不起眼的,由密封的陶罐制作出来的古典风格的天堂烈焰燃龘烧弹,以及混装了铁砂和铁片,由铸铁锻造的黑火龘药铁火炮。手持这些燃烧物和爆龘炸物的掷弹兵们在守城战中大展神威,在好几个敌人聚集的密密麻麻的地方投掷了燃龘烧弹和铁火炮。剧烈的爆炸以及漫天的火光中,成百上千名库曼人惨叫着死去了。被烧成灰烬又或者被爆炸迸出的铁砂和铁片刺穿了身体,死的异常的凄惨……

    库曼人们支撑不住了。

    “那群人马倒是逍遥自在!整天看着我们拼死拼活的……”

    “不干了,回家!”

    “真是,老子老早就不想打了。抢够了那么多的牛羊,再不找个地方好好养起来,可就是要掉膘了啊!”

    然而,半人马可汗阿玉杰却因为自己的女儿普林西娅迟迟未归,所以并不想要就此撤军。因此极力劝阻库曼人们,希望他们再坚持一下。

    “如果我们这样灰溜溜的离开的话,对方肯定会追上来,狠狠地攻击我们的背后。这样一来,我们就会有很大的可能xing失败了!”阿玉杰这样劝阻他的盟友们:“对方拥有战斗力很强的,同时组织很好地轻骑兵。而我们却要带着我们的战利品返回。那些牛羊牲畜以及金银财宝极大地限制了我们的机动力。”

    “那么可汗,我们究竟该怎么做?!反正再接着攻城我是不干了!”旁边一个库曼头人这样打断了阿玉杰的话,大声质问道。

    阿玉杰可汗倒是好涵养,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无礼而心生恼怒,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当然,当然,我现在正要降到这里呢——事实上我已经想好了上中下三条对策,无论实行哪一条,都可以改变如今的状况。”

    “哦?!那么您倒是好好说话啊!”听到半人马可汗这样的说法,库曼人们,以及其他的半人马头人们都按耐不住,催促着阿玉杰继续说下去。

    “首先,我最开始想到的办法,也就是上策,之所以说是上策,就是因为它可以最大限度的保存我们的实力。当然或许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同意——我希望我们的军队能够迅速摆脱这场战役——轻装简从,只留下少量最为珍贵,并且可以随身携带的战利品回去。这样一来我们就又能够恢复我们最大的优势,也就是速度。然后调转过去,无论是撤退,还是继续在草原上与敌人作战,都能柔韧有余。只要我们能够击败对方,那么那些战利品,就仍旧是我们的。”

    听到阿玉杰汗这样的说法,半人马与库曼的首领们都连忙摇头摆手,拒绝实行这样的策略。虽然说这的确是一个改变战况的好方法。但是一听说要将战利品全都丢弃。这些目光短浅的游牧民首领就吓坏了。一个个纷纷说道:“这怎么行呢?这可是我们花了xing命抢来的东西,绝对不能够丢下!哪怕是一个针头线脑的都不行!”于是又要阿玉杰说其他的办法。

    “所谓中策,便是我们佯装撤退,一般的行军,都是将主力部队放在前面,而辎重放在后面。我们就反过来。让少量部队带着辎重和战利品先走,而主力部队则跟在后面。对方如果不追过来也就算了。如果追过来,我们的主力部队便给他一个迎头痛击!”

    这样一个办法听起来ting不多的。当然,对于库曼人和半人马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他们不用丢弃他们的战利品。于是大多数的库曼人和半人马们点头,认为这样的方法可以试一下。当然有人还记得阿玉杰汗所说的乃是三个主意。于是又有人催促他将最后一个主意也说一说。还抱怨这家伙不爽利,老是卖关子。

    “下策就是,对方,也就是西欧人都有约战的传统。我们可以给他们递交战书,约定战争的时间,以此来引you他们与我们进行正面交战。”

    听到这样的话,下面的头人们都不太赞同。正面作战……之前与凯尔特的四万军队作战已经打过一次了。这样的战斗就算打赢了,最终也要损失惨重。而在草原上实力就是一切。有多少顶帐篷,就有多少替自己卖命的汉子。那才能夺来草场,抢来牛羊。库曼人们人心不齐,可不会进行这样硬碰硬的战争。

    眼看着一众头人酋长们都不说话,阿玉杰汗微微一笑:“那么,我们就执行中策吧。好了,通知下去,我们准备离开。”

    卫拉特的半人马可汗的确足智多谋。三个策略无论优劣如何,倒是都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可以改变整个战场如今的形式。但是很不幸的是,他的对手,也就是诺曼帝国的皇帝埃吉尔,似乎并没有想要给他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

    在商议过后,十几万大军又花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收拾他们的战利品。装的满满的大车以及成群结队的,几乎将草场啃光了的牛羊在一万左右的小部队护卫下先行。而余下的十几万大军则在后面跟随着,手持弓箭的斥候们散布在主力部队的周围,被严令绝对不允许敌人经过,更不允许追击。就这样,西元四月三十日,在东欧所发生的这一场战役,即将迎来尾声……

    首先发现不对劲的是走在最前面的斥候,总共两百名来自某个库曼部落,以及半人马可汗的战士们混合组成的部队。这些人担任寻路和探索的士兵们望着天上的太阳,观察着地面上的地理坐标,仔细的向着东方偏南一点的方向,也就是库曼人以及半人马的各个部落聚集的草原地区,喀山一带前进着。

    然而很快的,他们就分外不解的发现——他们的面前多出了一道由壕沟,陷马坑,木质围栏和大量射击平台,投石器,弩炮拱卫着的长条形的大型木堡——就好像是他们之前在莫斯科附近看到的那个,由诺曼帝国的军队兴建的那个军营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认错路了吗?”士兵们惊疑不定的相互打量着,知道自己不是做梦。于是便分出一部分人去主力部队那里禀报,而余下的人则分成两队,希望能够绕过这个看起来相当庞大,一眼望不到边的工事……

    就这样,在一天时间里,联军主力那里收到了类似的十几份报告,士兵们诉说着,己方前进的道路被诺曼人的好几个相距不远的大型木堡给阻绝开来了……接到这些情报之后,库曼与半人马头人们一片哗然,而阿玉杰汗的脸上显得yin晴不定……

    在这一段时间里,就在诺曼帝国的骠骑兵们不断sao扰对方的将近两个月时间内,诺曼帝国的士兵们——无论是辎重兵,工程兵又或者是步兵弓箭手——甚至,在埃吉尔的强行命令下,那些骑士老爷们也不得不屈尊降贵加入到了这个行列之中,暂时充当了木匠,泥瓦匠又或者最基本的苦力……

    在将近两个月时间内,诺曼八万余步兵和重骑兵,还有十余万的辎重兵和工程兵沿着莫斯科郊外数百公里,那完全无遮无拦的地形,北引伏尔加河,南引奥卡河,将河水决口,泛滥成了沼泽地。更在无法引水的地方大肆修建要塞木堡,挖掘壕沟,陷马坑,设置简易木制围栏。将周围几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改造成了己方阵地,在大草原上将机动力最强的,自称草原之子的半人马们给困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