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撒马尔罕陷落
    “怎么了?

    阿尔托利亚mimi糊糊的问道:“莫斯科已经答应了你的所有条件,甚至都没有讨价还价。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并不是为了这件事情,睡觉吧哈尼。”埃吉尔拍拍阿尔托利亚的xiong口,之后这样说道。

    “讨厌”于是,阿尔托利亚又mimi糊糊的睡着了。

    之后,在确认了阿尔托利亚己经睡着了之后,埃吉尔便小心翼翼的从chuang上爬起来,披上狐狸皮的衣服和披风,从营帐中走了出来。

    当然,今天埃吉尔皇帝并不是想要到他的情人那里去偷情的。而是思考,思考一些问题。

    比如说今后的战争应该怎么办才好。

    莫斯科答应了埃吉尔的要求,这的确令人喜悦。但是这同样意味着,诺曼帝国今后必须要为了他所获得的利益而受伤流血了…对手是来去如风的游牧民,以及极端强悍的半人马。数量方面也非常惊人,是诺曼大军的一点五倍。即使与之进行阵地作战也不一定能够获取胜利。而且,对方也不一定愿意和埃吉尔兵对兵将对将的厮杀。

    “或许,在对方进攻莫斯科的这场战役中,我们可以依靠他们的贪婪和对于莫斯科的yu望,与之进行一场阵地战。但是之后如果失败了的话暂且不论。如果获得胜利的话,那又应该如何?对方的机动力比我们更好,他们在失败之后便会逃亡。之后又会继续侵入莫斯科…虽然说莫斯科人死多少都无所谓,但是朕还要拿他们做盾牌来着。再加上库曼人在meng古西侵之后很有可能会效忠那个铁木真。所以说,………”

    埃吉尔觉得这件事情比较难办。半人马因为已经有了一个很不错的,而且颇具野心的汗王,自身力量也相当不错,所以向meng古人低头的可能xing非常低。再加上埃吉尔对于那匹小母马有着非常奇怪的思维。

    所以他并不认为在今后的抗击meng古的战争中,半人马会是他的敌人。正好与之相反,半人马很有可能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值得拉拢的盟友。

    而库曼人就不一样了。散落在乌拉尔山脉以西的各个库曼人部落,加起足有好几百,大的不过几千顶帐篷,小的男女老少全算上也不过百。完全没有个组织。想要征服这样的民族非常简单就好像是埃吉尔在芬兰所做的一样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芬兰人从诺曼帝国的军队中服役归来。过惯了诺曼帝国奢靡生活的这些家伙,已经不想要再忍受芬兰传统的渔猎生活了。彻底加入诺曼帝国,让诺曼帝国官员来治理芬兰的呼声越来越高,守旧的部落长老什么的已经快要压不住了……

    或许再过一段时间,捋芬兰并入诺曼帝国的事情就能够水到渠成了……………,

    “所以说,同属游牧民族,中亚的乌兹别克人,哈萨克人,还有北方的库曼人。这些民族都很有可能加入到meng古帝国的征服者大军之中。除此之外,他们在北地中原还能够招募成百上千万的汉族步兵。

    再加上他们从畏兀儿人,还有唐国那里获得的工程技术和机械”

    当一个拥有者非凡智慧与勇气的疯子,获得了如此庞大的战争资源之后,他会怎么利用呢?如果我就是这个疯子的话,我又会怎么利用呢?

    埃吉尔想着这样的问题,并且一再的提醒自己: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比不上铁木真。因为铁木真已经快要六十岁了。而自己才只有二十一岁。如果自己再奋斗四十年的话,那么自己所获得的一切肯定要比那个骑在马背上怕野蛮人要多得多。

    但是,铁木真很明显的不会再给他四十年的时间。就在昨天,也就是西元一零零五年的三月十一号,诺曼的探子们带来了有关这个年迈,但仍旧雄心万丈的meng古大汗的最新消息。总共二十万的meng古骑兵,还有十几万来自中亚的哈萨克。乌兹别克,吉尔吉斯等游牧部落的军队,以及他们征服之地的上百万的仆从军,他们好像饿狼一样侵入了帖木儿汗国的领地。

    而帖木儿大汗,这个同样拥有着征服者名号的可怜的家伙勇敢,并且愚蠢的选择主动出击,希望能够在一场野战中获得胜利。当然最终的结果非常凄惨,帖木儿一方完败完败,同时,超过二十万的中亚帝国的士兵被杀死,尸体被垒成京观,河水被染成了红se帖木儿很幸运的逃脱了meng古骑兵的追杀。并且一路向南,逃到了阿*巴哈德,这座位于穆尔加布河河口处的城市。而帖木儿汗国边境最大的城市,帖木儿汗国的首都,同时也是整个中东最重要的贸易中心之一,撤马尔罕,就这样如同铁木真所说的那样,落入了meng古人的手中。

    比较幸运的是,因为在这之前帖木儿选择了野战,而非守城。所以在他失败之后,撤马尔罕的居民们并没有选择继续抵抗。而是开城投降,献上了大量的黄金和其他贡品,这才让铁木真“大度”的没有选择屠城。当然,meng古骑兵们si下里的小规模的掠夺行径,以及杀戮和强jian仍旧是在所难免的。而在这之后,畏兀儿商人们,这些最早一批臣服了meng古帝国的人喜滋滋的接管了这座商业中心的绝大多数权利。

    在获得了这座城市以及这座城市所带来的财富之后,meng古人们仍旧没有饱足。撤马尔罕的富有,那些喷泉,那些大理石的建筑,hua园,

    宫殿,清真寺……这一切一切仿佛梦幻一般的,由帖木儿汗国所能找到的所有能工巧匠,所有最好的建材和珍宝建造的城市,相反的,反而让meng古人们变得更加亟不可待。这些珍宝刺ji着他们,让他们希望获得更多。

    meng古大汗就好像他在翰难河畔所说的那样,再次发出了怒吼:“我们这一次的目标,是彻底毁灭帖木儿汗国!征服一切,掠夺一切!”

    而meng古帝国的士兵们则是欢呼着,接受了大汗的命令……

    “误呀,真是惨了惨了。”埃吉尔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帖木儿那货到底行不行啊?朕可指望着那家伙给朕当挡箭牌,多抗个几年呢,………”

    因为meng古帝国出人预料的凶猛,又或者说帖木儿汗国出人预料的不中用,让埃吉尔产生了非常大的紧迫感,大脑全速〖运〗动之下,便这样想出了一条毒计来“要将整个库曼侵略军全部歼灭…至少也要杀死绝大多数。”

    埃吉尔这样想着,同时一转身,快步走向了作战会议室,对几名守备在那里的士兵点头示意之后走了进去,看着会议室内,由系统兑换来的战略沙盘出神。

    “很好,这样的战略,应该可以了。”埃吉尔点了点头,之后狠狠地一拳砸在了沙盘上面,之后第二天,便找了阿尔托利亚,将这个战术告诉了她。同时〖兴〗奋地声称:“我要将那些家伙全都困死在莫斯科周围!”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诺曼帝国的骠骑兵们便开始忙碌了起来一他们要在埃吉尔执行这个作战计划的时候,将对方的脚步拖住。总共三个军团的诺曼轻装奇兵,以及两千名凯尔特轻骑兵一还有不少闲着无聊,脱下甲胄轻装上阵“找乐子”的骑士。他们几百人一队,日夜不停的在库曼人和半人马的周围打着唿哨。一有机可趁便猛地扑上去,一顿乱箭之后策马远逍,却是比游牧民还游牧民而如果有哪个头人不服气,想要追上去灭了丫ting的,鼻可就不得了了。那往往是一个陷阱,埋伏以及全歼的教科书式的范本。沿着诺曼骠骑兵的足迹追上去的库曼人和半人马,鲜少午活着回来的。

    就这样,诺曼骠骑兵们日夜不停的sao扰着库曼人。让库曼人门不胜其烦。对于这场战争越来越没有信心。而伤亡也逐渐的,变得越来越大一对方可不像是诺曼人那样,拥有完善的,看起来好像坚不可摧的防御基地。他们的营帐通常都是luolu在外,不堪一击的。诺曼骠骑兵们可以很轻松的进行突袭。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期间,库曼人们实在受不了,便发动了一场针对诺曼军队营地的进攻。然而最终的结果却非常凄惨一总共三万多进攻的库曼士兵和半人马,还没等mo到诺曼军营的边,就被大量的陷马坑,陷阱和壕沟给挡住了。紧接着诺曼帝**营上空警铃声大作,迅速反应过来的诺曼士兵们马上各就各位,操纵着弩机,投石器,张弓搭箭,弓箭弩箭,大小的石块和城防弩使用的大型弩箭一起射了过来。将库曼人打了个晕头转向,紧接着军营两侧的大门打开,大批骠骑兵绕着八字,从外围防御圈中挑选出了路径,走了出来,之后对脑袋发meng,混乱异常的库曼人发动了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