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得偿所愿
    然而,尽管很多的半人马表述了自已的不安其中不之掌管着几百顶帐篷的头人们。但是他们实际上的统治者,军事领袖和这支令人羡慕的,足有五千人马组成的精锐部队的指挥官,普罗西娅郡主殿下很明显并不这么想。

    或者是为了赌气,或者是为了证明自己才是正确的。总之,这个年轻的,今年才二十三岁的半人马指挥官固持己见,坚持要攻击诺曼帝国的首都克拉科夫。

    “想想看,这是人类世界最庞大,也最强盛的帝国!而我们这群勇士则即将攻击到他的心脏,他的核心以及要害无论如何,只要我们能够出现在克拉科夫的周围引起恐慌。我们的目的便已经达成了。那些诺曼人绝对会因为恐惧而退缩。到时候,我们便可以获得荣誉,以及作为赔款的黄金我们甚至可以让这个帝国每年给我们提供贡品。

    那些舒适的毛皮大衣,那些漂亮的玻璃器皿,那些黄金以及其他之前的东西。想想看吧。士兵们。你们每个人都会成为富翁的,而且是具有非常好的名誉与荣耀的富翁!”

    普林西娅这样子演讲着,用夸大了十倍的好处,以及简单了上百倍的任务目标来鼓舞她的士兵。这样略显夸张的演讲,以及ji动人心的言辞,让半人马们开始变得狂热起来。绝大多数的人马选择了听从他们指挥官的意见。继续向着克拉科夫前进,并且获得许诺中的报酬和荣耀。

    当然了,如果说首都就是帝国心脏的话,那么拥有大量同样建设的非常优秀的陪都的诺曼帝国,应该就是个拥有复数心脏的怪物。就算是真的摘除了一个两个心脏也死不了的那种一而所谓恐惧,赔款以及贡品,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

    “必须小心再小心。对方很可能已经通过某种渠道获得了情报。

    我们的行踪很可能已经暴lu了……”事实上在没人的时候,普林西娅扪心自问,也觉得自己这样的心理想法非常傻x。明明知道对方挖了坑,等着自己跳。但是自己还真就跳进去了……但是,但是……

    普林西娅有种自己也说不明白的感情。她觉得自己是独特的,与众不同的,某种冥冥中被选中了的人物。自己可以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即使是陷阱或者别的什么,在遇到她之后也会迎刃而解,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但是非常可惜,这一场战争的主角并不是她来着。而这个世界的主角也同样不是她。

    天命不在她这里。

    “士兵们,行动再快一点。否则的话敌人可就要跑掉了!你们的荣誉和战利品,对方所付出的赎金,还有皇帝陛下许诺的奖赏,乃至勋爵爵位,也就都跑掉了!”稍微有点令人觉得可笑的是,在距离这一批半人马并不是很远的地方,同样有个年轻的女人在这样子,用功名利禄来ji励她的军队。

    贞德,这位经过进修之后,获得了更为出se指挥能力的圣女,再一次出现在了战场上。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回,这位圣女所指挥的,

    并不是由流民和强盗训练出来的法兰西军队,而是由诺曼士兵,以及临时征召的bo兰以及罗斯贵族的军队。而她作战的目的也并非是为了法兰西。而是为了另外一个更加伟大的国家,诺曼的帝国。

    于是,在东部战场上发生了这样子的,非常有趣的一幕:两支军队的指挥官,又一次巧合xing的,都是女xing。当然,这或许是普林西娅与贞德唯一的相同点了。除此之外,双方指挥官无论是xing格又或者特长1

    全都分外的不一样。

    普林西娅暴躁,没有耐xing,而贞德信心,擅长忍耐:普林西娅的军队全都是骑兵,来去如风。但是不擅长攻坚,地形不熟悉,数量稀少,而贞德的军队步骑混合,攻守兼备,地理熟悉:普林西娅擅长进攻,而贞德擅长防守:普林西娅只有少量的军队,希望能够进行突击作战,打完了就跑,而贞德则希望则是you敌深入,最好能够全歼敌军……

    当然,埃吉尔再三关照,因为对方的指挥官,也就是半人马可汗的女儿,是非常重要的谈判筹码,所以务必要将之活捉才行。

    与阿尔托利亚想的差不多,贞德此时此刻也没有想到埃吉尔竟然会鬼畜到那种程度。所以非常认真的将埃吉尔的话放在了心里面,晓谕全军上下,有见到女xing人马的不能杀害,必须活捉。

    当然了,贞德这样的空降指挥官。一下子从一介修女成了五万大军的统帅,这样的行为的确引起了军队上下,不少人的不满。几个满心以为:“这一回总算轮到老子了吧?!”憋着劲想要当指挥官的诺曼军团长自不待提,都非常惊讶兼恼火。而罗斯和bo兰的贵族们的反应则更加强烈。毕竟谁也不想让一个女人骑在自己头上。就算这个女人之前有着多么傲人的战绩,与埃吉尔皇帝的关系又是如何如何的亲密。那也不行。

    这个年代传统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一个女xing,特别是还是一个修女,想要成为一支军队的指挥官如果是武装修士,武装教团这样的半宗教团体还好说一点,但是诺曼帝国这五万大军很明显的不是。贞德所遭受的待遇可想而知。

    当穿着修女袍,从战地教团那里借了几个武装教士撑场面的贞德出现在大军面前的时候,下面士兵们便是一片哗然。说什么的都有,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当然这一切都在贞德的掌控之中。对于这些绝大多数都不识字,没有见识并且非常白痴的家伙,现在已经算是半个高级知识分子的贞德有上百种方法来调理他们。当然,最为简单,并且最为直接有效的方式,便是恩威并施。

    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命令杀掉了几个叫声鼻大的。紧接着,没等士兵们有什么反应呢。几个武装修士便哼哧哼哧的抗上来几个大箱子,一下子砸开来,在太阳底下一照,便是晃的人眼睛都睁不开的金se。

    “金,金子?!”最前排的士兵们惊讶的大喊了起来:“是黄金,黄金!”这好几箱子,足有几百公斤的金币被贞德拿了出来,让没有见识的土包子士兵们一下子就傻眼了。

    然后就听见:“砰!!!”的一声枪响。

    贞德两侧,两个手持着短粗铁管,身上穿着早期全身板甲的士兵,用手上的武器发出了剧烈的响声,一下子便将最前排的几个士兵镇偻了。

    “这算得了什么?!”贞德不失时机的大喊道:“金钱,地位,荣誉!只要你们听从我的命令,这些东西唾手可得!”

    就这么着。土包子的罗斯,bo兰,以及其他游牧民族和少数民族的土包子士兵们,就这样被贞德将军的手腕给镇住了。大把的洒钱,许愿封官,爵位和耕地,以及超越这些土包子贵族太多太多的军事能力。不过几天时间,这五万大军便对他们的新指挥官贞德心悦诚服,提溜提溜的铁了心跟着贞德,听着她的话,想要给自己谋一个富贵前程了……………,

    当然,这样做的hua费不菲。整个诺曼帝国二月份收入的一小半,总共二十万金币,就这样被贞德挪用过来作为收买人心的工具了。因为有着诺曼帝国政府实际上的第一人,也就是埃吉尔的妹妹欧若拉的支持。贞德这样挪用公款的行为才得以实现。而埃吉尔,则是在好几天之后,那二十万金币已经分发到了士兵们手里之后才知道的。木已成舟,埃吉尔除了苦笑一下,之后不轻不重的说一句:“今后不要这样了。你这样我很难办的。”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当然,在si下里,在与欧若拉之间对话的时候,埃吉尔却是气急败坏的嚷嚷着,让欧若拉很是下不来台。

    “朕才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呢!现在的情况是,你这个混蛋弄没了朕的二十万金币!你说什么朕都不听,朕只要朕的钱!如果没有的话你就给朕肉偿啊混蛋!”

    “我真的冉偿的话你敢要吗?!”

    “你看朕敢不敢?!”于是埃吉尔切断了通讯一这也是埃吉尔心灵日益强大之后增加的功能,在极端情绪之下,可以切断与欧若拉之间的心灵联系。是闹别扭与吵架专用的,表达愤怒的最佳技能。

    “真是气死我了。”埃吉尔小声嘀咕了一下,却是吵醒了身边,睡得并不太踏实的阿尔托利亚…自从与阿尔托利亚的军队聚集在一起之后,和索尼娅与玛利亚之间的双飞旅程就告一段落了。在这一点上,埃吉尔还是分得清楚轻重的。要先满足了阿尔托利亚,因为她是正室。在满足了阿尔托利亚之后,如果还有力气的话,就再去索尼娅与玛利亚一起住的那个帐篷里面玩一当然,个稍微困难了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