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时代的局限性
    眼看着这一匹漂亮的小母马,身穿重甲,手持长枪,腰跨弯弓。

    在两军阵前耀武扬威,扬言要自己出去说话,埃吉尔顿时感慨万千。

    自从三天前的夜里埃吉尔与这匹小母马见了一面之后,虽然不至于朝思夜想,忧思成疾这么严重。但是夜里面揉搓着玛利亚的小鸽子(索尼娅是贫ru所以没有)的时候,稍微做点春梦什么的也是有的一只是非常可惜的是,因为之前并没有过类似的经验,靠脑补的完全想象不出来,所以只能做一点前戏而已。进行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就醒过来了。让埃吉尔觉得非常惝恍。

    所以说,人马的身体结构究竟是什么样的。这种事情又不好问别人。就算是问了,对方(索尼娅)也只会认为埃吉尔询问的是对方的要害,弱点之类的。于是信誓旦旦的说:“是蹄子,还有,对方的心脏有两颗,人类身体一颗,马匹的身体也有一颗。可以保证大量供血,但是这样一来要害就增加一个了。具体的和人类与马的位置相同。”

    埃吉尔当时真的很想要大喊一声:“我说的并不是这个啊!”当然最后还是忍住了。在那之后,埃吉尔又旁敲侧击的从索尼娅那要套取了不少的情报,知道了那匹小母马的名字叫做普林西娅,是卫拉特半人马族群,卡尔梅克部落大汗阿玉杰的独生女,一般人(马)娶了她之后,等阿玉杰汗死了,最少也能分到半个卡尔梅克部落。如果手腕高明一点,即使是将整个卡尔梅克部落都收入囊中也不是不可能。甚至再进一步,成为第二个卫拉特大汗不是梦想!那可是几十万顶帐篷的大部落,能调动十万中世纪最精锐的,可以视作精锐骑兵与突击步兵组合的精良兵种半人马!

    所以说,还等什么呢?!上啊!管她是什么人马还是别的什么怪物呢?!这样的投入产出比率,就算是去栌野马也值了!

    埃吉尔这样对自己说,之后轻咳了两声,便准备上前。

    因为肩膀上有伤的原因,银灰se的奇异铠甲不能装备了事实上也无法装备。在当天晚上被射穿了之后,就无法复原了并不是说铠甲本身无法复原。事实上如果埃吉尔愿意的话,只要稍微的用聊钉铆上一块铁片,就能接着穿了。坏掉的,是奇异铠甲本身的魔法属xing。

    没错,就好像之前埃吉尔给阿尔托利亚的定情信物天秤戒指一样。

    埃吉尔给自己准备的这一件奇异铠甲也是带有特殊能力的。这种特殊能力并不是好像阿尔托利亚的诅咒铠甲那样带有箭矢偏转特效。而是与埃吉尔的xing格和特xing更加匹配的“光线扭曲”。在埃吉尔觉得必要的时候,奇异铠甲便会展开光线立场,让埃吉尔周围光线扭曲,之后达到“隐身”的目的。让埃吉尔可以从容的逃跑我是说撤退。

    但是因为普林西娅射破了这件甲胄的某个特殊部位。导致这件铠甲的光线扭曲能力失效,所以这件甲胄也就成了非常普通的轻型板甲了。

    “等到战争之后,再用点券兑换更高级的铠甲吧。现在就暂且忍耐一下。”埃吉尔这么想着:“也到了该更换更高级的装备的时候了。”

    因此,现在的埃吉尔穿的是一件轻便的,金线镶边的白se衬衫,背后裹着白狐裘成披风。如果不是头顶上带着的,镶嵌着宝石的圆环,以及腰间佩戴的镶嵌了大量宝石的刀鞘和象牙手柄的短管火锐的话,那么就好像是一般意义上的出门游山玩水的公子哥一样。看上去雍容华贵,完全不像是来打仗的样子。

    诺曼大军上下六万军队对于埃吉尔走到阵前,与对方指挥官讲话这种行为表示毫无异义。因为这在欧洲是很正常的举动,不会有忠臣孝子跑出来跟埃吉尔说着:“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之类的话,哭着喊着让埃吉尔主意安全,不然他就自杀之类之类的。当然相对的也不会出现寇准这种逼着皇帝去前线,就能让前线士气大涨的情况话说回来了寇准这老小子竟然没遭到打击报复,能活着老死。这还真是个奇迹啊…

    “那么,这位美再的小姐,你找朕,究竟是有什么事橡呢?”

    两翼,顶盔冠甲的诺曼步兵让出一条道路来,埃吉尔缓步走出,看着对面的小母马这样询问道。

    “果然,这样的相貌真是举世无双……”

    眼看着埃吉尔略带些笑意的面孔,如此俊秀的面容以及温文尔雅的举止。对面普林西娅心跳忍不住的加快了不少。前几天的时候,在晚上黑灯瞎火的看不太清楚。但是等到回来之后,她却是越想越不对劲。向她父亲阿玉杰汗询问了:“诺曼人之中有相貌非常出众的人物吗?”她父亲当时也没多想,就回答她说:“如果说相貌出众的话,那应该是诺曼皇帝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了。”

    “哦?是因为他是皇帝,所以人们才这么说的吧?”当时普林西娅还有些不相信。直到阿玉杰汗拿出了一份埃吉尔的自画像给了她,这位人马郡主再一回想,这画像上的男子,的确与当天夜里射中了的那个非常类似。

    然而画像再好,也比不过埃吉尔真人站在这里的效果好。当时普林西娅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直到身旁的shi卫小声提醒:“郡主,郡主!”这样叫了两声。普林西娅才回过神来。当时就是一阵脸红。看着对面笑而不语的埃吉尔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卫拉特人马与诺曼人之间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争。你为什么要攻打我们?!”郡主小姐这样对埃吉尔大喊道,让埃吉尔觉得稍微有点无语。

    她当她是什么人?〖日〗本侵略军还是希特勒?说强盗逻辑的话善良淳朴的半人马能说得过自己?埃吉尔冷哼了一声:“明明是你们来攻打我们!莫斯科大公国乃是诺曼帝国的附庸,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莫斯科大公国的领土,便是诺曼帝国的领土!好像你这样跑到别人家里面烧杀抢掠,户主奋起反抗,反而要被你说成是有罪,像是这样无耻的事情,从爱尔兰到突厥,朕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埃吉尔说话义正言辞,加上一副好皮相,端的是卖得出去。让对面半人马郡主为之一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总,总之!与我们卫拉特人马作对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你所说的疆域与国境,不过是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我们人马可从来没有承认过!作为草原之子的我们,自然有权利享有整个草原!只有我们和我们的盟友才能够在这里居住,否则的话就必须离开!”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西元,西元前三零二年,当时的半人马可汗与当时罗斯国王相约定,以乌拉尔山为界限,作为两个种族的边境。这是当是最早的,具有法律效应的协议。如今从一些古老典籍之中仍旧能够查娄出来。”说到这里,埃吉尔睁开眼睛,声音再次放大:“也就是说,这个协议你们半人马也已经承诺了的!就是说,你们如今的所有扩张行为,在乌拉尔山以西的所有行为全都是非法的!如果你仍然要坚持你的说法,那么朕无话可说,只会将你们人马当成寡廉鲜耻的混账罢了!”埃吉尔从故纸堆里面一下子刨出了一千五百年前的协约来。他自然不会再说在这之后的一连串历史变迁。断章取义的功夫相当强劲。

    对面普林西娅mimi糊糊的小声问旁边的人马:“这个……有这个事情么?我怎么不知道呢?”“这………,shi卫们心里面想:谁能闲的没事将一千五百年之前的事情记住啊,有那闲功夫去六个玩,顺便打个黄羊打牙祭多好。

    “或许……嗯,或许有……吧?…,shi卫们不敢肯定的说道。他们心里也没底,于是这样说道。

    被威风凛凛义正言辞的埃吉尔皇帝陛下这么一说,半人马们的士气顿时下降了不少。

    “郡主,说正辜吧,不要在和他说下奔了!”眼看着埃吉尔仍旧义正言辞的数落着半人马,直接将半人马说的禽兽不如犹如鬼畜一般。而自家郡主一点反驳的能力都没有,旁边的几个半人马头人受不住了,之后这样对普林西娅说道。

    “嗯,嗯对”普林西娅张口结舌的愣了一段时间,之后忙不迭的点头一原本想要羞辱一下埃吉尔的小母马这一回被彻彻底底的羞辱了。再没有了和埃吉尔较量口舌的打算(或许今后会有所不同,以另外一种方式)。

    “总,总之,我来这里就是要宣告,立即停止与我们的敌对行为,否则的话,我们便会让你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普林西娅这样说道:“我们将要穿越边境线,进入你的领地去进行袭扰,而你是无法组织我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