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恐怖的战争怪物(一更求月票)
    与牛头怪物米诺陶斯,那种充满了蛮荒的恐惧与暴力的强大不同,半人马们彪悍,勇敢,狂野。虽然同样能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但是那种印象通常是正面的。就好像现在这样。

    当全面侦测过半人马的战斗力之后,阿尔托利亚稍微有些震惊。眼看着这些穿着简陋装甲甚至有一些完全没有穿装甲,在冰天雪地之中赤luo着上半身,双手持枪的半人马,与她精心栽培的凯尔特重骑兵撞击在了一起两败俱伤!

    半人马们的冲击力以及杀伤力,完全不逊se于重装骑兵,甚至可以说,人马一体的他们冲锋起来,要比重装骑兵的攻击力还要大一但是,稍微拿rpg游戏来比方一下:一次攻击九九九,和一次攻击九九八,对于血量只有五百的怪物来说意义相等:秒杀。所以这个还要大,实际上也没什么意义。而重骑兵的甲胄,以及半人马的体质在此刻加权,可以从某种意义上看做相互抵消~

    事实上,这两样所谓的防护,高血量和高防御,对于一击必杀的骑兵冲锋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

    半人马,以及重装骑兵,冲撞在一起之后便是个同归于尽的下场一重骑兵的骑枪直接刺穿了半人马的xiong腔,造成了剧烈的致命伤而半人马的长矛更加精准,往往能够直接刺穿重骑兵的脖颈,甚至脑袋。完全的破坏这些重要的器官,因此,虽然说是同归于尽,但事实上半人马们实际上能比重装骑兵多活三五秒钟……

    “轻骑兵一样的速度,以及重骑兵一样的冲击力还真是一个相当棘手的兵种呢。”阿尔托利亚端着望远镜看着战场,在看到第一阵列的重骑兵与半人马们遭遇的情况之后,不由得这样感慨。

    “那么,近战肉搏的实力如何呢?“阿尔托利亚紧接着这样想到。

    在第一轮的攻击之后,残存的第一列的重骑兵们,以及第二列的,向着缺口处再次冲锋,有效的杀伤了大批量敌人的重骑兵们,丢下了手中的骑枪,换上战斧,开始了与对方肉搏的作战。

    几乎是之前,对抗东欧草原游牧骑兵的翻版,在与库曼轻骑兵作战的时候,那些库曼轻骑兵手中弯刀对于凯尔特重骑兵完全造不成伤害然而,在与半人马的战斗之中,情况却是完全的不一样。

    手持双手战斧的半人马一次攻击一又或者是砸击,那恐怖的蛮力可以很轻松的将重骑兵的板链复合甲击穿,而这股巨大的力道,也同时能够将骑兵,连带着他胯下的战马掀翻一事实上有些时候他们就是这么做的,阿尔托利亚看到了一个技巧高超的骑士手持战斧连续攻击,将对面一个半人马的长矛杆给砍断了。然而还没等他趁胜追击呢,狂xing大发的半人马便丢下了半截长矛杆,一弯腰,双手握住了骑士胯下坐骑的前蹄,猛地一用力,就将好几百公斤重的骑士连人带马给掀翻了!

    “真是勇悍啊。”阿尔托利亚不由得这样感慨:“难怪埃吉尔会对半人马念念不忘”

    就这样,因为半人马们的勇悍表现,凯尔特重骑兵占不到什么便宜。眼看着这一群精锐迅速的消耗在了战场之上,阿尔托利亚心痛的要死,于是马上传令,命令重骑兵后撤,返回军队之中休整。

    职业部队与封建征召部队的不同点就是这个,如果是封建骑士们的话,他们冲锋之后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是将对方井垮,要么是被对责打得崩溃。

    绝对不会有自主撤退这种事情发生。然而在率先完成了军队职业化改革的诺曼与不列颠,这种状况却是非常的常见。听到了两短(骑兵),一短(重骑兵),两长(撤退),的号角声之后,重骑兵每个百人队都留下了第一番号的小队最为殿后,然后马上调转马头向着己方阵营撤退。

    “这样的组织xing啊“而在不远处,对面半人马阵列之中,一个与众不同的,衣冠整洁,穿着更加贴近西方风格的板链复合甲,浑身上下甚至给人以一种“儒雅”的感觉的半人马这样说道。虽然这么说感觉很怪异一个以粗犷和野蛮著称的半人马集群之中,竟然会出现这样一个个体,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从他带着的头盔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他的金黄se的长发,以及一双看起来饱经沧桑的蓝se眼睛。

    他便是整个卫拉特,整个卡尔梅克之中最强大部落的可汗,阿玉、

    杰。

    在半人马之中拥有最大权势,地位与名誉之人。同时也是昨天夜里去袭击埃吉尔的小母马的父亲。

    与一般的半人马不同,这位可汗弃子出身的大汗更加讲究策略,更加向往文明,也更喜欢秩序。据说,他早年间曾经前往东欧,乃至东罗马列国游历学习。而回来之后便以这样的资历,以及皇族血统成为了卡尔梅克部落的上层,最后更是掀起了叛乱,杀死上任可汗,他的堂兄,自立为可汗,经过数十年的征战统一了整个卡尔梅克,兵锋锐利,逼迫整个卫拉特的半人马奉他为主,端的是一代枭雄。

    只是可惜了,这位枭雄却是有个很大的遗憾,无后。多年耕耘只生了个女儿,儿子连根马毛都没看到。这让一众受不了阿玉杰高压统治,却又不敢背叛的半人马部落暗地里偷偷的冷笑:“看好了吧,等你这个老不死的死了之后……、”

    因而,阿玉杰汗非常苦恼。如果没有儿子的话,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要一个能干的女婿了。但是好女婿什么的又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得自己去找才行。而半人马部落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也有几十万顶帐篷。阿玉杰汗也找过几个据说不错的青年才俊,然而不单自己心气儿高的女儿看不上,自己也看不上。

    于是,带着这样的苦恼,阿玉杰汗联合了库曼人,西侵欧陆,希望能够在战争之中发现某个可堪造就的青年才俊,同时让那些暗地里反对自己统治的半人马部落多死一点……

    在之前的攻城战之中,半人马们并没有参加本来嘛,要这些四条tui的家伙爬梯子,实在是太难为他们了。因而,总共六万余半人马战士,便散落在了莫斯科周围的郊外,烧杀抢掠的同时,也负责对周围的监控。

    此时此刻,阿玉杰汗站在一处高地上,登高眺望,眼看着己方联军与凯尔特大军进行ji战一那些游牧民们在对抗对方骑兵无论是轻骑兵还是重骑兵的时候,都是那样的软弱无力。而己方半人马虽然好了很多,但是伤亡仍旧非常吓人。

    “这不是莫斯科的军队!那面红龙旗帜,是凯尔特人?还有那面半个凤凰的旗帜是诺曼人啊。…,非常注意情报搜集(虽然没有像埃吉尔那样建立系统的情报体系)的阿玉杰汗很快便看出了对手的来路。同时,看着森然林立的盾墙,不由得皱起了眉毛。显得有些担心的样子……………,

    然而此时此刻,正处在第一线的游牧民和半人马,却并没有阿玉杰汗这样的心思。当那些看似恐怖的重装骑兵被赶跑了之后,这些人之中爆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声。这些心思朴素的底层士兵们心里也有一个账本:“骑兵,步兵,重骑兵)轻骑兵”这样子。而他们将敌人最为精锐的重骑兵击垮了。

    那么余下的一部分步兵岂不是手到擒来?

    于是,在这样不知道是错误还是正确的思想引导下,游牧民与半人马们,向着凯尔特重装矛兵组成的盾墙,发起了猛烈地冲锋!

    “守住!一定要守住!士兵们,维持阵线,只有维持阵线才能有胜利的可能,对方是残忍的游牧野兽,被他们抓到了的话可不会有好下场的!”最前排的凯尔特百夫长们这样大喊大叫着,用恐惧来提升士兵们的士气。

    而在他们的后面,长弓手的百夫长们同样变了脸se:“射击!射击!!把箭壶里的所有箭矢全都用光!杀光这些敌人,我们才能活命!”

    山丘上,阿玉杰汗默然无语,看着对方阵列之上,半凰旗与红龙旗高高飘扬,前方盾矛森然ting立,步兵身着重甲手持长矛宛如钢铁长城:身后长弓手箭如雨下。如此森严的阵列正〖中〗央,一个百人队的卫队骑士拱卫着他们的王后,不列颠王国掌控者,欧陆强国的君主之一,同尔托利亚女王……………,

    “人类……大敌。…,

    伴随着阿玉杰汗这样的话语落下,那游牧民和半人马组成的暴风,就这样狠狠地,一头撞在了凯尔特人的盾墙上!坚固的盾与锋利的矛,一攻一守两件神兵利刃顿时擦出了炫目火光。照亮了整个中世纪的战场!

    其结果便是半人马枪骑兵们异常艰难,但是异常坚决的冲垮了凯尔特人的第一道防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