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游牧袭扰
    然而,事情并不像是埃吉尔想象的那么顺利。半人马的速度较一般轻骑兵还要快一些毕竟轻骑兵是马十人,这样的重量,而他们却是半匹马伴个人这样子。再加上诺曼瞟骑兵们通过陷阱区的时候hua费了大量时间。因而此次追逐的最终的战果接近零。近四千前去追击的骠骑兵们最终无功而返。

    “真是该死。”清晨。因为心烦意乱而睡不着觉的埃吉尔听到这样的报告之后,小声的骂了一句。之后宣布军队继续前进。

    “可是,主君你现在的伤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不能骑马的了。这时候出征是不是稍微困难了一点?”旁边,正在给埃吉尔的伤口换上新的绷带的南丁格尔皱着眉,这样说道:“这样下去的话伤势一直得不到缓解,可是会落下病根的。”

    “那种事情完全无所谓。”埃吉尔用完好的右手砸着膝盖,之后这样说道:“总之,朕一定要杀了那些混蛋!”

    事实上,埃吉尔这样的怒火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早晨天亮之后,诺曼军队检查战场,发现对方半人马留下了将近一千具的尸体。

    而诺曼人方面的损失却只有埃吉尔自己挨了一箭,勉强算是个轻伤。

    这样一千比一的战损比,无论拿到什么地方去都能拿得出手。然而埃吉尔就是不高兴。

    埃吉尔绝对不会承认当时他是看美女看呆了所以才没躲过去呢一月下美人弓箭微张,闪耀金发,翡翠双瞳,秀美五官,四只蹄子……

    “我勒个去的”想到这里,埃吉尔不由得哀叹了一声,双手杵地做a子状。感觉自己被彻彻底底的打败了,各种意义上的。

    当然了以埃吉尔这种变态的程度仔细想一想之后反而觉得很带感了。

    那半人马的奇异的设定似乎打开了埃吉尔心灵之中闭塞着的一扇禁忌之门,触发了他奇怪的嗜好……

    “已经获得情报了。”旁边索尼娅不失时机的说道:“在检查了那些人马的装束和衣物之后已经判断出来了。他们是卡尔梅克半人马部落的半人马战士。他们的部落几乎遍布乌拉尔山以西的各个地方。

    他们的大汗是阿玉杰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能够征调草原上的所有半人马部落,组成十万人的大型军团。”

    吉尔点了点头。听着卡尔梅克这个好像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名词喃喃自语:“卡尔梅克卡尔马克,克尔梅克土尔扈特………卫拉特?!”

    如果真的是那个卫拉特的话,有这样的战斗力也难怪了。

    此时此刻埃吉尔早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与原本世界的“微妙”差别。听到卫拉特汗国实际上是半人马势力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这么认了。

    “看起来对于对手的实力,应该重新评估一次了。”

    而就在埃吉尔这样想的时候,早走了三天的阿尔托利亚此时此刻便与草原的游牧部落库曼人,以及卫拉特的半人马们在莫斯科城郊展开了一场大战。

    此时此刻,西元一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天气晴朗空气清新。

    一路上,凯尔特军队已经遭到了数轮轻骑兵突袭。外围守备游曳的诺曼瞟骑兵和凯尔特轻骑兵组成的游动防线,在天生狼xing的库曼轻骑兵眼中好像筛子一样,经常有几十骑一股的小部队绕过巡逻,向着圭力部队冲过来,在人们来不及反应之前一通乱箭。紧接着扬长而去。

    这样几次下来。虽然凯尔特主力部队损失的数量没几个。但是对于士气的打击却的当的严重。于是阿尔托利亚便传令,将军队停下来。

    重新整队,将不列颠长弓手以及重装盾矛手组成的编队分散开来。布置在军队四周,而其余兵种集中在军队〖中〗央。等地方游牧轻骑兵前来,就由长弓手发动攻击将之击杀。

    这样的阵型的确是针对游牧骑兵的有效阵型。然而在变换阵型的时候凯尔特大军却难保不混乱起来~一小群游牧骑兵在获得这样的消息之后迅速回报了他们的首领。紧接着,几个库曼部落的首领们马上意识到,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游牧民们敢想敢干,于是马上下达了命令将近两万库曼骑兵,以及数量相近的半人马马上从东面攻了过来一毫不费劲的杀散了几匹瞟骑兵之后便向着凯尔特人的主力冲了过去。

    “正等着你呢!”

    阿尔托利亚暗暗冷笑。看似混乱的阵型瞬间分出两条道来,紧接着一千五百不列颠重骑兵以及不列颠骑士便冲了出去,骑士们手中骑枪雪亮,组成组成子三排五百骑的一字阵列,便向着游牧轻骑兵们冲了过去这却是阿尔托利亚的算计。

    故意示敌以弱,将己方阵型混乱让敌人看了去。

    预留重装骑兵作为反击手段对方游牧民都是轻骑兵。无论是冲撞质量,还是肉搏都不是凯尔特人的对手。再加上两翼,听从阿尔托利亚命令已经奔驰回援的第三臊骑兵军团,以及凯尔特轻骑兵,三面合围,必然能够给对方一个深刻难忘的教训。

    此时此刻凯尔特人阵型再次耧变,从守备的圆阵变为方阵,盾墙在前长弓手在后,双手雷霆剑士守住两翼,长弓箭雨对准了游牧骑兵倾斜而去………

    然而,这方法是正确的,战术也是正确的只可惜,对手却选错了。

    眼看着对方,他们的猎物并不是想象中的兔子,而是战力十足的狮子的时候,游牧民与半人马们不惊反喜。xing格坚韧的草原之子们欢呼着,无视了两翼正在合拢的猓骑兵和轻骑兵,无视了两翼被反曲复合弓的弓箭,被标枪所集中阵亡的同伴。径直的,便如同草原上最为恐怖的沙暴一般,向着凯尔特重装骑兵们冲了过去。

    这一会儿阿尔托利亚眼看着这样的情景,双眼瞳孔一下子缩的如同针尖一般。心里面暗暗惊叹:“这些家伙一恐怕比之前经验过的那些游牧民更难对付”

    此时此刻诺曼揉骑兵在约瑟夫槽军指挥之下,将对方两翼冲的稀烂。近战瞟骑兵们手起刀落,大肆砍杀,无论是半人马还是游牧民,碰上这等硬茬子统统是枭首的结果当然,半人马稍微好一点。这些浑身蛮力的怪物,如果是手持长柄战斧,长矛之类的双手武器的就算了一但如果这些人手中的武器是单手的加长弯刀的话那就有好戏看了。

    从南面,也就是对方左手边冲过来的揉骑兵还好些,他们面对的这个方向,通常除了左撇子之外,都是持盾的。就算有机会反抗也只能做格挡动作而已然而在右手边,反应迅速的半人马们一次挥动手中弯刀,那巨大的力道便能一下子将瞟骑兵胯下坐骑也就是那战马的脑袋一下子给砍下去。那颈动脉一下子喷出了老高的血,溅了臊骑兵一身。

    就这样,那战马又因为惯xing跑了两步,紧接着tui一软,便将臊骑兵给甩了下去,紧接着汹涌马蹄踩成了肉泥。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当时边让诺曼臊骑兵损失惨重!阿尔托利亚看在眼里,心里暗暗骂了一声:“好孽畜!”却是之前没有见过这等生物一虽然埃吉尔闲着无聊曾经跟她讲过。但也是半信半疑的一然而今天和半人马见过阵仗之后,疑虑全无。这半人马的威力,甚至比埃吉尔描述的还要强了三分!即便是称之为最强的骑兵兵种也不为过!

    此时此刻战场之上bo澜再起,正面凯尔特重骑兵第一阵列,眼看着便要与游牧民和半人马组成的联军撞在了一起。那边联军挨着不列颠长弓手几轮箭雨损失惨重,这一会儿便将满腔怒火给发泄在了这些重骑兵上面。半人马与游牧骑兵们张弓搭箭,一顿乱箭噼里啪啦射每了对面重骑兵那里。

    然而凯尔特重骑兵连人带马匹全都带着板链复合甲。游牧民和半人马们的箭矢又不是特制的破甲锥头箭。因而这一轮齐射只听见一阵噼里啪啦响这是箭矢射在了板链复合甲之后的声音。凯尔特重骑兵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敌人甲胄厚重,不要用弓箭,冲锋!”几个脖子,肩膀上披挂着一层链甲,直接垂到下半身护住前面身体,看起来像是首领模样的半人马这样喊叫着。周围的半人马轰然相应一特别是手持着长枪的半人马们,更是加快了速度,向着夹着骑枪冲锋的凯尔特重骑兵们冲了过去!

    “那么,冲锋的能力是否也像是传说中的那样强呢?拭目以待。”

    阿尔托利亚一手举着望远镜,另一手握着胜利与誓约之剑,看着奔涌过来的半人马们这样喃喃自语。之后手一扬,周围卫队骑士们马上吹响号角,凯尔特人的阵列顿时变得更加紧密,重装长矛手们一个挨着一个,将手中盾牌边缘重叠起来,形成了鱼鳞型,组成了更倾向于防御的阵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