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主忧臣辱,主辱臣死
    埃吉尔下令过后,周围已经聚拢过来的口队骑士们马上吹响号角。三短一长的号角声迅速传遍了四千重装弩手,六千长弓手迅速反应过来一因为是在战争时期,根据军事改革条例规定,所有士兵无论在任何时候,其武器都必须放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当然甲胄什么的,就没有这么严格的规定了。所以此时此刻诺曼大军虽然完全反应了过来。但几乎都没有装备多少甲胄。有心的会抓过头盔来带上,骠骑兵们的轻装皮革甲胄也非常好穿着。而重骑兵和重步兵们的甲胄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有些人和埃吉尔一样,套了一件xiong甲。而更多的人则是只穿着普通的衣服。

    在这样的情况下,埃吉尔可不敢拿自己的军队出去,和鬼畜的半人马进行作战。

    所以说,远程投射兵种是最好的选择、事实上这个基地在建设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类似的情况,最外层的陷阱刚刚好在长弓与滑轮弩的射程之内。而在游牧弓骑兵的射程之外。

    “射击!射击!!杀了这群牲。!”随着埃吉尔一声令下,大批诺曼步兵抱怨着,从稻重车上爬了下来。有些人还顺手抓了两块黑面包和一点肉干,决定回去吃个宵夜,以此弥补自己受伤的心灵。就这样,闹哄哄了几分钟之后,眼看着对方还没有撤退的意思。

    埃吉尔暗自冷笑:“这可就由不得你们了。”紧接着就听见周围一阵“嘎吱嘎吱”的弩兵上弦声。紧接着就是“蹦”的一声,松开了的弓弦的震dang声……

    刹那间,长弓手们已经完成了两轮齐射,而重装弩兵们也发射了第一轮弩矢。紧接着便听见对面半人马一阵哀嚎。隐约间可以看见一片人仰马翻(各种意义的)。看起来,半人马虽然身体素质非常好,但毕竟也是血肉之躯啊……

    在一轮更换火箭的长弓手齐射之后,对面的形势就看到更加清楚了。

    “继续射击!”

    在这样的射击下,半人马弓箭手们也想过要还击。但是,这些身躯庞大,臂力强劲的弓箭手们,却并不拥有与他们的实力相匹配的弓箭一事实上,他们的弓箭也不过是草原上常见的,粗制滥造的复合弓而已。其射程比不上长弓,也比不上文明世界(如东罗马)专门制作的强力复合弓,更比不上半机械力的滑轮弩。因而只能无力的垂在了诺曼士兵们的脚下,就算偶尔有一些羽箭偏离了轨道,射中目标,也不过造成一点点划…伤而已。根本不能造娄有效的伤害。

    “郡主!这样下去的话勇士们只能白白送死,请下令撤退吧!”

    在诸多人马的拱卫之下,一匹纯白se的。异常纤细而异常柔弱的人马女子皱起了眉。淡金se的长发以及碧绿的眼睛可以看出,这位人马拥有着与其他人马不一样的王族的血统。

    闻言,这位人马郡主皱了皱眉:“的确应该撤退。然而这样撤退的话,未免有些太便宜他们了。”言毕,她便张开了自己手中看起来小巧玲珑的反曲弓虽然看上去比一般的复合弓小了一号。但是特殊的构造让这种弓的张力非常大一而这张弓的左右比起一般弓多出了两副挂钩,此时此刻,这两副挂钩也全都在使用也就是说,此时此刻这张弓上面总共挂了三条弓弦!

    在稍微调试了一下弓弦之后,少女(?)抽出了一支特制的,上面系了一根红se丝带,箭头上面镂空着精美hua纹,看起来更像是艺术品,而非武器的箭矢。紧接着张弓搭箭,没有一丝迟疑的瞄准了埃吉尔。

    “至少要给对方留下点念想才行!”

    这位人马君主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松开子弓弦“嗡!”的一声。箭矢便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埃吉尔,这个穿着打扮最惹人注目,一看就知道是个大人物的家伙射了过去。

    “危险!主君!”

    埃吉尔懵懵懂懂的没有察觉,他身旁的几个身手和眼力都比他好的人却一下子变得面se煞白一罗宾汉距离最近,连忙推了埃吉尔一把,想要张弓搭箭,却是没来得及而在另外两旁,一大一小两柄飞刀对着那支箭矢丢了过去,却在空中撞在了一起,也没能拦得住。

    索尼娅和内穆利斯两个人同时一转头,四目相对便如同电光雷火一般撞在了一起。都认为是对方故意阻挠了自己。这一会儿旧恨未消,再生新仇。要不是地方不对,两个间谍头子恐怕早就打起来了这一会儿大主教伯多禄正在步兵序列里面不在身边,而阿尔法仍然在穿着盔甲也没有来。埃吉尔身边高瑞战力就这么三个,三人都出了手。最后看来,还是罗宾汉推的那一把最管用。

    虽然没能让埃吉尔完全躲过箭矢,却也避过了要害那箭矢“嗖”的一声,从埃吉尔肩膀上穿了过去。直接给埃吉尔身上留下个透心凉的透明窟窿。紧接着便没入了一袋子黑面包里面去。连个尾羽都没lu出来。

    埃吉尔“啊呀!”的一声喊,紧接着便被巨大的力道带着,一个跟头从*重车上摔了下去。诺曼军队当时一片哗然。看到这一幕的士兵们脸se顿时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埃吉尔此刻感觉一阵阵的锥心之痛,几乎要昏过去了一样,肩膀上被人射中了一箭,幸好左边半条胳膊都毫无知觉。血如泉涌。然而此时埃吉尔却顾不上许多,挣扎着就就爬了起来,大喊着:“朕没事!继续放箭!朕要那些混蛋全都死光!”

    “医生呢?!快点去叫医生过来!”索尼娅刚看着埃吉尔倒下去,脑袋就是一阵发炸。这一会儿再看着埃吉尔好像没事一样爬了起来。

    顿时轻松了不少。连忙这样大喊着。于是立刻有几个士兵飞奔着,向着野战医院的方向奔跑了过去。而*重车上,长弓手们和弩手们不要命了的疯了一样的射击着。

    索尼娅马上也从*重车上跳了下去,看了看埃吉尔的伤势,之后便用手按住了肩膀上的几个地方。血液流淌的速度顿时变慢了很多。

    “爷爷教给我的。”索尼娅这么样对着埃吉尔解释。

    “算他走运。”之前张弓搭箭的半人马女孩眉头一皱,知道自己这一箭射的偏了。而如今目标已失,再留下也没有意义了。

    “好,我们走。”说完之后便收回弓箭,转过身向着黑夜中奔跑,其他半人马也跟在她的后面撤退了。

    “想不到,对方竟然能将营地设计成这样子。正好可以克制我方的高机动xing以及冲击力。再加上对方的强力弓箭手诺曼人,的确是个劲敌。”

    还不知道,自己差一点就杀死了诺曼人的皇帝的人马少女一边跑,一边这样思考着:“父汗与库曼人联军,并且希望能够控制住整个大草原的计划,或许应该稍微的调整一下了。”

    “敌人撤退了!”眼看着人马们仓皇逃窜。士兵们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声。而同时,也已经清醒过来了的希bo克拉底,还有南丁格尔两个人也连忙跑了过来。在检查了一下埃吉尔的伤势之后,希bo克拉底松了口气。

    “虽然看起来比较严重,但实际上并没有危险。稍微上一点伤药,包扎起来。休整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记住受伤期间不要喝酒。”

    希bo克拉底一边这么说,那边南丁格尔一边给埃吉尔用烈酒清理伤口。紧接着洒上药粉,又熟练的包扎起来。说起来,秉承着“我是皇帝,我要用最好的东西”这样的理论。这位护士小姐已经几乎成了埃吉尔的专属护士了。当然南丁格尔对此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满,也没有觉得〖兴〗奋。当然,在埃吉尔没病没灾的时候,这位护士小姐就会在其他的地方忙碌。所以经常会看不见她。

    “对我来说病人就是病人,没什么特别与不特别之分。”

    南丁格尔这么说着,同时也是这么做的。可以说是个品行非常让人感动的少女。至少在二十一世纪非常少见了的……

    然而事实上,埃吉尔并没有听那个希bo克拉底说话,也没有注意到他的胳膊正在给另外一个女孩子摆弄一烈酒浇上去的那一会儿的确ting疼的。但是现在已经麻木了。也就无所谓了。

    埃吉尔在想另外的一件事情。

    “出动,骠骑兵出动!朕要杀光那些家伙!”埃吉尔突然间毫无预兆的暴怒,伤口一下子迸裂开来。让周围人们全都吓了一跳。

    “陛下,现在敌情不明,而且又是黑夜,难保对方没有埋伏什么的一”埃吉尔旁边的一个卫队骑士这样劝说道。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朕现在受了这么大的屈辱,正是你们卖命的时候!否则朕平时养着你们是吃干饭的吗?!”埃吉尔这样大喊着,之后不顾众人劝阻,强行命令骠骑兵出动。于是骠骑兵们沿着预先布置的陷阱两侧,几个预留出来的通道冲了出去,之后迅速消失在黑夜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