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新年酒会
    成功了呢。

    过年的这几天都会很忙、

    过完了圣诞节,之后便是新年,西元一零零四年就这样在一片安定祥和中结束掉,而当西元一零零五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埃吉尔正在照镜子。

    “西元一零零零,零一,零二,零三,零四稍微回想一下,朕来到这个世界上已经整整五年的时间了。从年轻人到青年人,这多少也算是种成长吧?”埃吉尔这样子,一边在小修女玛利亚的帮助下装扮着自己,一边在心里面与他的妹妹欧若拉通话。之所以前面没有再加上“便宜”两个字,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埃吉尔对于欧若拉的心理状态稍微的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稍微有点孤单寂寞呢。

    虽然身边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的陪伴。但是仍旧会产牛这样的感觉。埃吉尔就是这种不知道满足的,永远没心没肺的人。虽然在爱情方面得到了非常大的满足,但是紧接着又想要在亲情方面得到补偿。

    同时也希望能有几个陪着他消遣解闷的朋友。

    “所以说,你这种家伙都觉得生活不幸福的话,你让那些天天工作十六个小时,却连饭都吃不饱的农奴情何以堪?”欧若拉稍微有点感慨的说道:“你这家伙,住在最好的宫殿里面,抱着最漂亮的女人,吃着最好的食物,一声令下就有成千上万人供你调遣然而你却说你生活的不幸枷…”

    欧若拉这样的话完全不能引起埃吉尔的共鸣,让他产生哪怕一点点点点点的负罪感。

    “那种事情,怎样都无所谓吧。”在一阵折腾之后,在小修女的帮助下,总算将背后的白狐裘披风系好,然后顺手在小修女细nen的小脸上捏了一把。在她耳边说着:“稍微等朕一下,马上就回来。”

    此时此刻玛利亚也有十六岁了,对于男女之事并不像两年前刚刚被埃吉尔宠幸时候那么懵懂无知。稍微回想一下当时和埃吉尔所进行的一些“游戏”就会觉得面红耳赤、当然了,小修女一贯没心没肺忽高忽低的智商,这样的特xing同样没变,稍微害羞了一下,之后就变得很〖兴〗奋了。被埃吉尔抱起来转了个圈之后放在了地上。又对着额头亲了一下。

    之后,又对着在一旁看着的贞德lu出了略显歉意的笑容。

    在的到了贞德宽慰似的微笑之后,埃吉尔便打开了祈祷室的门,一直等在外面的索尼娅稍微愣了一下下,之后马上点头:“请快一点吧,主人。新年酒会就要开始了。”“嗯,知道了。”埃吉尔点头。而同时,看到了索尼娅之后的有些生气的嘟起嘴,吐出舌头对着索尼娅lu出了一个鬼脸。之后在索尼娅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猛的关上门。让索尼娅干生闷气。

    “玛利亚,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了?”在房间内。贞德这样小声询问道。

    “什么啊,明明是那个家伙不好。老是欺负我,还能老是呆在主人身边,………”玛利亚稍显委屈的说道。

    “…”听到玛利亚这么说,贞德稍微有点黯然。但是仍旧这么安慰玛利亚:“索尼娅总是待在陛下身边也不是没有事情。有情报科的事情要让她做,并不是去玩的。”

    贞德这么一说,玛利亚也觉得稍微好受了一点,然而还是有些不好受。接着说道:“可是就算是这样也没什么啊。玛利亚也可以做事情的。”

    “哦?你能做什么?”贞德一听玛利亚这么说,稍微觉得有些好笑。她对于玛利亚的观念还停留在之前那个好吃懒做的小傻瓜上面。

    并没有想到在埃吉尔的教导下,这家伙已经拥有高中以上的学历了。

    “什么事情都好啊、。小修女这样说了一句之后又觉得太笼统了一点,就接着说道:“有关文书方面的事情,还有有关财政啊,账日之类的事情我都可以帮忙的。”

    “是这样么?”贞德稍微有点惊讶,紧接着又听小修女说了她自学了高中课程的事情,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了下来。让玛利亚稍微显得有些不安。

    又过了一会儿。贞德才开口:“如果,如果真的像你说的这样的话。那么明天我和陛下说一说,看看,是不是能给你安排一点工作好了。”

    “是么?!那太好了!”玛利亚听见贞德这么说,高兴地跳了起来,之后抱住了坐在旁边椅子上的贞德:“我就知道,贞德姐姐最好了。”

    贞德轻轻的拍着对自己撤jiao的玛利亚的后背,眼中lu出慈爱的神se来。然而心里面仍旧有几分不自在。

    “就连玛利亚也能找到自己的位置,那么我呢……可是我只会打仗而已……然而我这样的身体却是……不,不对,只要指挥得当的话,即使不亲自上阵也可以获取胜利。再加上那个东西…”想到这里的时候,贞德转过头去,看了看旁边的,埃吉尔送给她的轮椅:“再加上那个东西,说不定我还有重返战场的一天……………”

    此时此刻,埃吉尔向着国宴厅的方向走着。生着闷气的索尼娅跟在他后面。

    “那么,继续之前的话题吧。”埃吉尔继续和欧若拉说着话:“你之前是不是觉得我很不知足?”

    “难道不是么?”

    “不,是的,应该说很正确。但是谁让我是人类呢?人类不就是一种yu壑难满的生物么?”

    “不,我觉得你这种拖上全人类给你陪葬的说法很不妥当。”

    “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我现在觉得很寂寞,很想要个朋友来着一所以说君王这种东西是全世界最寂寞的职业了。为了能活命,或者说为了保持下属眼中的所谓天命,所谓神秘xing,他们绝对不会有类似朋友的存在。只有臣僚,只有奴仆,无论是他喜欢的女人,还是他的那些奴才,臣子,全都是一样。相比起来我幸运一点。我身处欧陆,皇帝权威并不是很高,还没有那么神圣的地方。因此我与我的女人之间的关系更和谐一点,更像是夫妻,情侣,而不是君臣。至于朋友么……………,我还有你。”

    “……………,俟?”

    听到埃吉尔说出这样的话,欧若拉稍微觉得有点吃惊这一段时间,因为埃吉尔的心xing愈加成熟,被战争和政治锻炼的越发圆滑。所以欧若拉所能探查到的他的心思的能力,已经不像是之前那么好用了。

    往往只能看到一些表面上的,好像“今天晚上要和谁谁用什么什么姿势”“那边那个女人的大tui相当不错啊。”“xiong部好ting”之后就是“我勒个擦!妖怪!”这样看到脸之后在内心中产生的哀鸣。

    因此,欧若拉觉得压力非常大。脾气也不怎么好,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她实在没想到,埃吉尔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今后也请多多关照喽,我的妹妹。”

    然而还没等欧若拉想明白,埃吉尔便用这句话,结束了此次对话。同时停止了井步。

    国宴厅已经到了。

    “沙皇陛下。”

    “嗯,伯爵。”

    “斯卡德拉格里姆松陛下。”

    “嗯,公爵。”

    “主君安好。”

    “朕安好。”

    一边走过两旁的贵族,军官以及文臣们,一边和他们打着招呼一这里可以看出一些不同来。那些不属于诺曼官僚系统的土著贵族们都称呼埃吉尔为陛下:罗斯人称呼为沙皇,诺曼人称呼为斯卡德拉格里姆松。至于从系统中兑换,或者从大学中招募,从军队中提拔出来的文臣武将,则全部称呼埃吉尔为“主君”以示更加密切的关系,以及更深层次的臣服。

    “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么?”埃吉尔之前还说着王权不盛的好处,这一会儿却又觉得不舒服。当然,皇帝陛下表面上仍旧笑的非常开心。等到了正〖中〗央之后,便大声喊道:“各位或许会稍微有点疑huo,在如此重要的日子里,为什么朕的皇后,朕最喜爱的阿尔托利亚并没有同来。”说到这里,埃吉尔嘴角上翘,稍微幽默了一下:“各位女士实在是抱歉了,这并不是因为朕于皇后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各位现在可以死心了。”

    尽管埃吉尔讲的这个笑话实际上并不好笑。但是人们仍旧很配合的笑了起来,而一些女士们也非常做作的抱怨起来,一边抱怨,一边给这位年轻英俊的皇帝抛媚眼,让埃吉尔又差点吐出来。同时暗暗发誓自己今后绝对不这么嘴贱了。

    “事实上,是这样的。”埃吉尔好容易缓过劲来,之后打了个响指,马上有两名卫队骑士抬着挂轴画卷的木架跑到了埃吉尔后面,之后“刷拉”的一声打开。一群距离较近的人们看到画卷的内容,又辨认了一下,有些有学问的不由得惊呼起来。

    “这是,是东欧地图啊?!”

    “没错!”埃吉尔此时此刻意气风发,手中马鞭一甩,指着地图上的莫斯科说道:“朕已经答应了莫斯科大公国的求援请求!诺曼大军即刻出发,与野蛮的库曼人进行战争。皇后便是为了此事提前出发,此时此刻应该已经走出国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