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台阶
    教皇英诺森三世如今七十几岁,在中世纪这个医疗手段非常悲剧的时代,他这个年龄一病不起,那基本上就没有能起来的可能xing了。

    英诺森三世本人也知道这一点。

    异常华美奢侈的寝室之内,面容苍老,看起来行将就木的老教皇斥退左右,并且异常强硬的拒绝了医生继续治疗的意见,只留下他的心腹希尔德布兰德一个人。似乎是准备嘱咐后事了。

    “完了,全都完了。”英诺森三世躺在病chuang上,握着他的s腹希尔德布兰德的手,这样感慨着:“原本还以为,上帝能再给我几年的时间。但是现在看起来已经不行了。想必我meng主召唤的时间已经近了。

    在那之后,可就要看你的了。”

    “圣座不要说这种话了,安心静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希尔德布兰德略微有些动情的说道。

    “好不了了。”英诺森三世摇头:“无论是我的身体,还是这个教皇国,与诺曼之间的事情。都好不了了一等到我死了之后,教皇国必然一片大乱。到时候诺曼帝国无论是乘机进军罗马,还是乘机休养生息,对于教皇国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之前,本来是想着,自己的身体能再多支撑一段时间,为教廷最后努力一次,制造可以匹敌诺曼人的舰队……可惜。我恐怕看不到那一天了……”

    英诺森三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拼了命的呼吸,似乎这具苍老的身躯已经感觉不到氧气的存在了一样。

    “圣座,您快点休息吧。不要再说了。”看着他这样的样子,希尔德主教心脏跳动的速度猛然提升了两三倍。生怕这位老教皇一口气没喘上来挂掉了。

    然而英诺森三世在挣扎了一阵之后,坚持着摇了摇头:“不行,我要说下去,要是再不说的话,我恐怕就没机会再说下责了。”于是教皇圣座接着说了下去:“如今,我们不能再打下去了。而诺曼人看起来也不想要打。毕竟他们刚刚获得了东欧偌大的地盘,想要消化掉好歹也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但是这种时候,双方都已经开动了。所以,所以我们都需要一个台阶下。一个体面的,不至于丢脸的台阶下……”

    “圣座,您难道已经想好退路了么?”希尔德稍微有点惊讶的问道:“在一切都没有发生之前?”

    “没错。”听到希尔德这样说,英诺森三世稍微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就是在一个月之前耶路撤冷沦陷了。”

    “耶路撤冷沦陷?!”希尔德布兰德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稍感惊讶。

    但是随即一想沦陷了就沦陷了。**又不是自己家的。耶路撤冷王国与教皇国之间颇多姐梧。原本两国关系尚可。耶路撤冷王国起家,就是靠了教皇国发动的十字军东征,有这么一层关系在,耶路撤冷王室对于教廷却是要比一般基督国家更加的恭敬。

    而双方分歧,最终说起来仍旧摆脱不了教权与王权之争。鲍德温三世死后无嗣,便拥立自己的侄子鲍德温四世做国王。然而鲍德温四世那时候便已经沾染了麻风病。教廷宣传,说麻风病人是被上帝唾弃的卑贱之人。而这一会儿看到耶路撤冷王国,竟然要让一个卑贱的,被上帝唾弃了的人当圣地的国王。一下子就急了。好说歹说都不管用,最终鲍德温四世仍旧顺利登基。教皇国一气之下也就放弃了对于耶路撤冷王国的支持。

    原本耶路撤冷四周尽是虎狼之地,北面是奥斯曼土耳其,南面是埃及,这两个异教徒国家都是兵强马壮,并且对于耶路撤冷这座同样属于伊斯兰的圣城虎视眈眈。原本耶路撤冷王国能够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存活,便是因为有着教皇国的支持,教皇国经常xing的发起十字军去救援。

    然而此次,为了防止国家事务被教廷插手,耶路撤冷的既得利益者们近乎丧心病狂的推举了这位长着麻风病,命不久矣而且异常年轻的君王。以便于自己控制国政。而教廷则是思考着,在这样的处境下,耶路撤冷肯定坚持不了多久,等到这些家伙被异教徒打的头破血流。到时候再来求他们,到时候能要到的好处更多,这边是所谓的坐地起价。

    然而,无论是耶路撤冷的权贵们,还是教廷,乃至伊斯兰教的异教徒们,却全都看错了这位年仅十六岁的年轻国王。

    鲍德温四世,天纵英才,用兵如神,无论军事政治外交全都玩的熟透。

    对外,对于萨拉了这个强敌数次作战取得胜利,逼迫这位埃及苏丹签订停战条约。对内,调和圣殿,医院两大骑士团,以及麾下诸多贵族领主之间的矛盾。

    巩固和加强皇权。就这样,使得耶路撤冷王国在失去教廷的支持之后,仍旧能继续存在,并且过的很好。

    打脸,这是红果果的打脸。教廷宣传的上帝背弃的人,竟然是一个如此强悍的君王。没有什么比这样的事情更让罗马教廷觉得丢人现眼的了一天主教会建立的统治就在他们的舌头上,一贯说着空口谎话来招摇撞骗。如今欧洲识字率低,人傻。因而被他们骗得团团转。

    而骗子,最害怕的是什么呢?

    当然就是谎言被揭穿啦。

    教会说着麻风病人是被上帝唾弃的。然面有这么一个麻风病人,

    不但没有被上帝唾弃的感觉,反而做了国王,不但做了国王,而且做得很好,不但做得很好,看起来恐怕算是千古明君级别的教廷上上下下,从教皇英诺森三世到刚接受洗礼的新进教士,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就好像被人抽了几十几百个耳光一样。啪啪啪啪啪啪啪…

    于是,对于这样的情况,教廷无可奈何,不得已采用了一个很无耻而且很不要脸的方法。

    装作看不见,选择xing无视。

    停止与耶路撤冷之间的一切联系。

    就是这榉。

    因为讨厌鲍德温四世,所以连带着讨厌耶路撤冷王国,讨厌整个耶路撤冷的一切。对于耶路撤冷最终沦陷于异教徒的手中没有任何感觉。

    “圣地都已经沦陷了,而我们这群世俗之人,竟然还在争权夺利…实在是太丑陋了。“英诺森三世摇了摇头,之后这样说道。

    “您的意思是”希尔德布兰德也不是傻瓜,听英诺森三世这么一说,马上明白了,英诺森三世所说的台阶,便是这件事情一以耶路撤冷的沦陷为借口,掀起又一轮的十字军浪潮,以此为借口,调整对于诺曼帝国的政策。

    的确是个好借口呢。甚至,如果策划得当的话,还能够削弱诺曼帝国的实力,一举两得。

    希尔德枢机主教此时此刻对于老教皇佩服的五体投地。然而却又听到老教皇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不行,这些,似乎还不够…”紧接着老教皇闭上眼睛,又思考了一下,再睁开眼睛看着希尔德枢机主教:“就说,说我是因为耶路撤冷的陷落,被气死的。这样一来份量差不多就足够了。”

    希尔德主教一楞,却是没想到老教皇能说出这样的话出来。心里不由得更加敬佩,谋划…敌人,谋划盟友,到最后连自己都加入了谋划之中。教皇英诺森三世不愧是世间少有的政治家。倘若换一个时空,在没有诺曼人崛起的世界里,说不定会做出比现在更大的多的业绩来。

    实在是可惜了。

    “我明白了。圣座。”希尔德主教点了点头,暗暗将老教皇叮嘱的话全都记好,打算在这之后与其他的枢机主教商量着实行。

    然而在这之后,老教皇好像将他的心思猜透了一样,不知道这家伙从哪里来的力气,一瞬间竟然将希尔德握的手生痛。

    “圣座?!”希尔德稍微有些惊讶,心里面想着:这无论如何不是个快死了的人的力气。

    “我告诉你不要和其他枢机商量任何事情他们之中,肯定有被诺曼人收买过了的他们不可靠。”英诺森三世眼球好像都要瞪出来了一样,死死地盯着希尔德,这样说道:“等到我死了之后,你,希尔德,你用不着管那个什么枢机主教的联席会议。你手里有兵权,有兵权就能当教皇!其他人阻止不了你的!”

    听到老教皇说的这样惊心动魄的事情。希尔德这些年虽然也做了不少大事,但是仍然觉得心惊肉跳他进入枢机教团的时间并不长,本身也只有四十多岁,资格太轻。再加上英诺森三世对他高看了一眼,因而引起的嫉妒心。所以在教团内向来很受排挤。如果按照正常的教皇选举的话,肯定轮不到他。

    在此之前,希尔德也想过,老教皇死了之后自己应该如何。但他最多也只是想着凭借兵权作为筹码,保住自己枢机主教的位置,以及现在的权势罢了。却没想到。老教皇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