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威慑力
    熊熊大火么海面上燃烧。

    映红了半个海面。滚滚浓烟直冲天际,不时会传来没有燃烧完全的黑火药再度爆炸的轰鸣声。被用来当做靶舰的这几十艘二手的破船,就这样毫无悬念的咕嘟咕嘟的沉下去了。而没有燃烧完的天堂火油漂浮在了海面上,继续燃烧着,远远地看过去,就好像是海面燃烧起来了一样。

    地狱火海。

    “上帝啊……这,这究竟是什么?!”

    围观的意大利贵族们这样惊呼着。这样难以想象的恐怖景se,让这些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传说中的地狱。同样的恐怖的大火,同样难以接受的恐怖的兵器,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些诺曼人,竟然掌握了如此恐怖的兵器?!

    同时,一些有件事的人大声喊叫着:“希腊火!这是希腊火!是那群希腊人的秘密武器!”

    但是同样有人这糕大喊道:“不对,希腊火的攻击距离并没有那么远,也不会发生这样剧烈的爆炸声。这样的火油恐怕比希腊火还要厉害!”

    的确,虽然与这样剧烈的爆炸声以及燃烧在海面的盛况相比,所谓“攻击距离”这样更加专业xing的词汇,通常都会被忽略掉。但也有一些有心的人,会看出来。

    “他们的船只就在将近…两里地之外,然而却能够一下子摧毁这么远距离之外的船只而且命中率非常高!天哪,这,这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一些对于海军懂行的人这样说道。而同时也想到:如果这样一支海军攻击他们的港口的话,那么后果恐怕难以接受,他们根本不需要向人们想象的那样登陆作战,只是凭借着远程攻击的手段,便能将整个港口区全都焚毁。

    在这之后,诺曼外海舰队又在整个港口区域耀武扬威的转悠了半天。表演了舰队t字阵,之字阵,蝶形阵等阵势,只见海面上巨舰破浪纵横,帆布遮天蔽日。诺曼水兵穷凶极恶。虽然明知道这些家伙多半不会进攻自己,但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出海,大大小小好几百艘商船,就这么被堵在港口里面出不去。不少商人急的直撞墙,却又无可奈何“真是无礼至极!”

    当天下午,罗马城内,教皇厅,教皇英诺森三世接到消息之后气的面se煞白,在教皇厅内当这一干枢机主皇的面大声咆哮着:“堂堂罗马教廷,天主教世界中心,最终却被一个北地蛮夷的舰队堵在了港口里面整整一天!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为什么不驱逐他们?!你们怕什么?!怕什么!!他们还真敢进攻你们是怎么着?!他们不敢!他们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英诺森三世不愧是能当上教皇的人精,这一会儿便将诺曼帝国的手段给琢磨清楚了。的是1,当时诺曼帝国只是想要吓唬。埃吉尔的命令之中严令外海舰队,绝对不能伤了意大利人一丝一毫的皮毛。以免被对方当做借口。如果当时教皇国那几艘小破船不要命的开出来。那么诺曼帝国外海舰队还真就没什么办法了。

    但是谁敢啊?!

    就算是教皇圣座,你别看这家伙现在喊得凶,但也只是喊一喊罢了。做个事后诸葛亮当时那等艨艟巨舰,那等烈焰,那等威势,这个七老八十的家伙看了能不大小便失禁就算不错了。还能分析的出来诺曼帝国究竟意yu如何?笑话!

    所以英诺森三世也就是说一说而已,圣座这么聪明的人。面对诺曼帝国这么明显的提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你想动老子,老子就先派舰队去砸了狗日的老巢。”

    就是这个意思。

    于是,英诺森三世琢磨了一下倘若教皇国真的和诺曼帝国全面对峙的话,那么胜负究竟应该如何暂且不论。诺曼外海舰队却必然疯狗一样的袭击教皇国,乃至意大利各个城邦的港口,码头区。通过之前港口区官员的报告。这样恐怖的舰队即使不上岸,也可以一把火将整个港口去烧成灰烬。

    “就算是真的发动十字军的话实际上胜算也不是很大。北意大利诸城邦国家,与诺曼人颇多贸易往来,这些见钱眼开的商人多半不会出死力。法兰西虽然与诺曼人有仇怨,但是被勃艮第牵制了很大的精力,也靠不住。而勃艮第他们与诺曼人有着一定程度上的盟约。

    同样靠不住。西班牙那几个国家距离太远,实力弱小又没有海军。所以无视。刻下的匈牙利,如今刚刚复国,兵微将寡,恐怕不会参与这场战争………………

    唯一靠得住的,也就只有神圣罗马帝国了。

    然而,神圣罗马帝国的北德意志地区,被诺曼人渗透的非常厉害,甚至有传言说,黑森和勃兰登堡两个选帝侯,已经暗中投靠了诺曼人…如果不算他们的话,那就只有施瓦本的亨利,巴伐利亚的亨利,还有奥地利,bo西米亚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艾伯特二世”

    不算计还好,这么一算计,英诺森三世才发现,如今整个欧陆诸多国家,已经成了诺曼帝国一家独大的势态。如果刨除其他要素,单纯的从军事角度评述,就算他发动了十字军,与诺曼帝国对抗,那么胜算也不是很多。除非他狠下心来,将五万新军全都拉到战场上去,再敝开了圣库的储备,招募整个欧洲的佣兵为其作战,再加上因为被革除教籍,而导致诺曼帝国本身不稳以及野心家的叛变,那时候,胜负应该是五五开。

    英诺森三世之前的算计便是这样~他确信,埃吉尔的算计也是这样。凭借着这样的威慑,诺曼帝国敢打他就敢打,诺曼帝国不敢打,那就只能吃了哑巴亏。让教廷势力渗透东欧。到时候再过个三年五载,十年八年,还不一定是谁的天下呢。

    但是,英诺森三世漏掉了诺曼人的海军。

    诺曼外海舰队这一回的表现,让英诺森三世重新估计了一下一如果与诺曼人开战的话,为了防止这支庞大的海军威胁罗马,那就必须留下至少一个万人队的新军守备教廷。而且即便是那样,整个意大利沿海也多半会被对方扫dang一遍。如今海军军力并未恢复多少的威尼斯,米兰,这两个城邦国家甚至很有可能会因此倒戈,加入到诺曼人的同盟之中,而前线因为少了一个万人队,再对上诺曼大军,恐怕胜算就更低了。里外里一算计,原本的五分胜算便只剩下了三分。

    “真是该死……早知道的话,之前那群bo兰人来的时候,便应该答应他们干涉的。”英诺森三世此时此刻颇有些后悔的意思一就在今年,诺曼人突袭东欧,当时他还觉得东欧那么大块地盘,埃吉尔吃下去也得噎死。而自己的新军还没有编练完毕,所以便拒绝了bo兰人的请求。谁知到埃吉尔却是如有神助一般,三场战役,一胜立陶宛,再胜bo兰,三胜东罗马。其余人等望风而降。一年的功夫不到,便将东欧那么大块地皮掌握在了手里面。

    “不能打了。”英诺森三世摇了摇头,心里面想着:“至少,在教皇国拥有了足以自保的海军之前,不能再打了。

    想到这里,英诺森三世便觉得不甘心一非常的不甘心啊。诺曼人凭什么发展的这么快?陆军天下无敌海军天下无敌,农业商业手工业发展的都那么好,政治清明法律完善,再加上诺曼帝国那个具有恐怖的征服yu望,以及丧心病狂的杀戮yu望的年轻皇帝。这欧洲,这世界……

    “劫数啊。”英诺森三世这样感慨了一下,之后睁开眼睛,看着下面傻愣愣的看着他的一众教皇国的各个主教,不由得又有些来气:“倘若你们这些笨蛋稍微有点脑子,稍微有点用,我怎么会如此的辛苦?!”

    英诺森三世想到这里不由得又有些恼怒,猛地站起来,还想要再骂两句消消气。却觉得一阵头晕眼hua,当时就眼睛一黑,身体向前一倾,便直接从将近一米高的台阶上滚了下去。

    “圣座!”

    英诺森三世这一下子,可把一众枢机主教什么的吓坏了。虽然平时这一众枢机主教都想着教皇早点死,我好当教皇。但是如此多事之秋,一众枢机主教自问自家本事真心不如英诺森三世,也只有在这样铁腕的教皇带领下,众人在对抗诺曼帝国的时候才有一点信心倘若此时此刻教皇圣座挂了。那么偌大的教廷,谁来做这个顶粱柱?!

    一众主教七手八脚的英诺森三世搀扶起来,并且大喊大叫着要叫医生,拿圣水。最后将英诺森三世抬进了他的卧室里面。经由医生抢救。嘴对着嘴吸出一口带着血的痰来,英诺森三世才幽幽转醒。只是觉得手脚冰凉,说话都觉得费劲此时此刻,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