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来自教皇国的问候
    坦湘然接受了埃吉尔这样夸奖的贞德含蓄的笑着。看起来这一年在北欧的静养,虽然没能治好她的病,却让她的心境变得更为平和了。

    埃吉尔轻轻的将她抱在了怀里,就好像是抱着最精致的瓷器一样,害怕动作稍微重了一点伤害到她。

    “我很像你,埃吉尔。”贞德贴近埃吉尔的耳朵,这样说道。

    “我也是,贞德,我的爱。”埃吉尔同样贴近了贞德的耳边,这样回应。

    两个人就这样,在祈祷室内,专门空出来作为贞德房间的卧室里面相互拥抱着,享受着这样难得的温馨时光。当然,贞德最近变得非常含蓄,而埃吉尔也心痛贞德远路赶来辛苦,所以双方只是拥抱着,并没有发展到下一步。直到中午的时候双方一起共进午餐。下午的时候埃吉尔又拉着贞德的手在御hua园里面约会,到了晚上仍旧是共进晚餐,然后才是万众期待的啪啪啪的剧情。

    当然,期间小修女玛利亚也闹腾子一小会儿,吵着要和贞德姐姐玩,但是很快就被埃吉尔制服了,一个龟甲缚之后再塞上口球,找来了晾衣架吊到半空中了。

    就是这样,埃吉尔暂时想耍纯情的过一下二人世界,所以不希望有人打扰到自己。

    “你先把吊在半空中快死了的那个家伙放下来,再说这种话吧!”

    当然,欧若拉的意见自始至终都是要无视掉的。

    而在第二天,埃吉尔想要继续和贞德,去皇家博物馆里面游玩。但是贞德却显lu出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姿态来。毕竟她身上的旧疾未愈,还刚刚长途跋涉了好一阵时间,昨天勉强陪着埃吉尔玩了一天已经有些精疲力竭了。

    虽然贞德什么也没说,但是埃吉尔那么聪明的人稍微想想就明白贞德的难处了,于是他一边责怪着自己不够细心,一边从系统那里兑换了一部精致的轮椅给贞德。虽然贞德觉得这样坐在上面让埃吉尔推着她走有些难为情。但是在埃吉尔半强迫式的坚持下,最终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而经过几天时间的适应之后,贞德便也觉得这种四个轮子的小车非常方便。很适合走不了太长时间,也骑不了马的自己。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带着贞德将克拉科夫的整个巨型宫殿都游览完毕之后,这样尽兴了之后又按照贞德的意思,给了她随意进出皇家大图书馆的权利让小修女玛利亚每天推着贞德去皇家大图书馆里面看书解闷,埃吉尔这才抽出身,开始着手解决别的问题教皇国的使者已经被他晾了将近半个月。眼看着圣诞节就要到了,却连见上埃吉尔一面都不行纵使这使者脾气再好也忍受不住。

    “诺曼皇帝竟然如此的狂妄!难道他认为自己已经可以无视教会的权威了吗?!”

    尽管心里面并不想要和诺曼的皇帝发生任何冲突,但是那个使者最后仍旧忍不住这样无礼的对待。主动地跑到了诺曼皇家咨政院的外交部门去对着外交大臣佛斯特这样咆哮。

    “安静,稍安勿躁,主教大人。…,佛斯特轻笑着:“事实上皇帝陛下已经恩准接见您了。就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在皇帝陛下的si人书房里面。请主教您做好准备。”“啊…………哦。

    这么着急吗?!”听到埃吉尔要见他了,这一会儿却是这个主教开始有些害怕了毕竟教皇国的这些条件非常苛刻,再加上这些天埃吉尔对他的冷淡态度。让这个主教心里面觉得没底。

    “或者是说,使团里面出现了内jian,对方已经知道教廷的要求了,所以才会如此冷淡?”那主教能混到这个位置上,除了家族支持还有运气之外本身能力也算不错。很快便猜对了一半。当然碍于局限xing,用飞鸟来传递消息这么不科学的事情,杀了他他都想不出来。

    然而,这样猜对了一半的效果已经足够了。主教吓得要死以为自己活不过当天了,在面见埃吉尔之前利用了少量时间给自己的几个si生子写了信。告诉了他们自己当主教这么多年,积攒下的赃款都在什么什么地方。好歹不能便宜了那些存钱在那里的犹太人金匠。

    于是,就这样,战战兢兢的,这位主教换上了全套的盛装,华美的丝绸质地的法袍,上面绣着金线,镶嵌着红宝石的冠冕,还有纯金质地的法杖,让这家伙看起来光鲜的很。

    在平时,这位主教这一身行头,颇能糊弄的住不少愚昧无知。没有见识的普通老百姓。但是这时候,看着这个穿着白se便装,斜带着一定小巧宴冠,气质高贵的无以复加的诺曼皇帝陛下,这个主教却是一点自信都没有,膝盖一软差点想要跪倒在地。

    当然,最终还是忍住了。

    这样的动作,自然被埃吉尔皇帝收在眼底,眼看着对手如此不中用,埃吉尔也没有了什么戏耍他的心情。在那个主教诉说了埃吉尔老早就知道的,教皇国的条件之后,埃吉尔直接以公事公办的态度告诉了他:“朕同意教廷对于东欧方面的处分。教廷方面可以向东欧〖自〗由的派遣教士传教,建立修道院。同时朕也会着手,对于当地贵族们的东正教一段信仰予以批判,让他们尽早回归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啊这,这”这位主教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埃吉尔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瞬间有些发傻,直勾勾的看着埃吉尔,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当然了。朕这里也有一些不妥当的地方啊。”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朕虽然是名义上的东欧之主,然而实际上对于这片领地的控制力度并不是很大。如今整个东欧表面上欣欣向荣,内里却是暗潮汹涌。

    罗斯人贵族们的东正教信仰根深蒂固,并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够铲平的。”听到埃吉尔这么说,这主教心想:这说的倒是和我想象中差不多。

    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了埃吉尔的推诿的理由:“的确,教导mi途的羔羊,的确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我们能够接受一时间的挫折和失败。

    只要最终的结果是好的。这样便可以了。”

    “没错,没错。”埃吉尔轻笑着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当然了,另外一件事情也需要注意一下,那就是东欧地区的各个自主xing非常强的游牧部落老实说,帝国对于这些人的控制力度并不是那么大。所以说,这些不服管教的家伙经常会袭击路过他们部落的旅行者啊,商人啊,传教士啊什么的。教会如果想要在东欧这片区域传播福音的话,这些家伙也是需要注意的对象。”

    “这……”主教心里面突了一下,这才明白,这样的说辞才是埃吉尔真正的手段什么马匪啊游牧民什么的,还不是埃吉尔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而那是真正的马匪啊,还是披着马匪皮的诺曼碟骑兵,同样的不得而知……

    主教略有些踌躇,最后看着嘴角带着讽刺笑容的埃吉尔,心里面想着:既然这家伙并不想要和教会明面上冲突,那么就是说,我的个人安全应该没问题了……所以说,在对待他的态度上,稍微强硬一点,应该也可以……

    想通了这些之后,那主教的胆子就稍微大了一些,对埃吉尔的态度也不是那么好了你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帅哥,可是本主教既不是女人又不是基佬,凭什么对你让步呢?!

    在这样的想法之下,主教说话的嗓门声更大了一些:“有时候,

    为了传播福音,必要的牺牲是再所难免的。那些为了传播主的福音而牺牲的人,其死后灵hun必然会升上天堂。当然了,我想陛下肯定不会对这些虔诚而勇敢的教士们撤手不管的,派遣一些同样虔诚的诺曼勇士来护卫这些教士是一个好主意,面对于拥有数以万计大军的您来说,也是相当角单的一件事情。您说是不是?”

    “…真该死。”埃吉尔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有些无语的确,这样的要求看起来非常合理,派遣一些诺曼士兵守护传教士这样一来再受到“马匪”攻击的可能xing就大大的降低了。诺曼人总不会连自己人都杀了吧?而就算他们不杀自己人一那和他们待在一起的传教士都死了,他们却一点事情没有。这事情怎么解释得通呢?

    埃吉尔呵呵的笑了起来:“当然了主教,当然。朕一直很虔诚。

    非常虔诚。对于传播天主福音也非常的热衷事实上此次对于异教徒和异端领地的攻略,就是出于这样目的的。”埃吉尔说着任凭谁都不相信的话,眼神中的杀意却是越来越浓,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既然如此,那就看外海舰队的表现了。”埃吉尔一边用眼神恐吓着那个主教,一边这样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