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埃吉尔的算计
    加冕典礼上出现惊变!眼看着埃吉尔皇帝如此做派,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认为这家伙失心疯了!这可不是当年经过了黑死病,经过子文艺复兴,经过了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无神论者大行其道的〖革〗命法兰西!这是中世纪,是神权大行其道的中世纪!是教皇的教权笼罩整个欧陆的黑暗的中世纪!

    埃吉尔这样堪称亵渎至极的行为,换了一个人别说加冕了,当场就会被愤怒的人们打成异端,之后绑到火刑柱上面一把火烧成炭!

    然而,埃吉尔仍旧微笑着,温文尔雅的微笑着,便如同将一切都掌握住了一样。缓缓地,将这顶皇冠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啊啊着这”大主教伯多禄当时就是满脑门的汗水。

    “异端!”两个字已经蹦出了嗓子眼,最后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张口结舌的看着微笑之中带了两份内疚的埃吉尔皇帝,一动不动。

    “实在是抱歉呢。”埃吉尔再重复了一遍,表示歉意的话,之后转过身,从同样像是中了定身术一样的教士手上的匣子中,取出了一顶较小的皇冠,之后戴在了他身旁的皇后阿尔托利亚的头顶上。

    “埃吉尔”阿尔托利亚略有些不安的看着埃吉尔。

    “放轻松,哈尼,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不会有事的。”

    而在宴会厅的一角,担任〖书〗记官职务的诺曼男爵塔列朗轻轻叹了口气。作为皇帝的〖书〗记官,他同时也分担着史官的一部分责任,负责记录埃吉尔皇帝的起居注。当然,埃吉尔任命他担任这样的职务,也是看在这家伙非常圆滑,不会像是正常史官那样,为了正义真理不怕被砍头那样。便于埃吉尔操纵历史。

    就好像现在这栏,塔列朗那用来记录的小本子上面便写着这样一段之前经由埃吉尔早就写好了的所谓“历史”。

    “这是历史xing的一刻,是整个世界都为之变se的一刻。这一刻,

    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无与伦比的男人,做出了这样惊天动地的事情一这一次抢夺开启了一个时代。教权与皇权孰高孰低,世俗力量与教会力量孰优孰劣。在这一刻完全展现了出来!此刻盖乌斯,尤利乌恺撤,查理曼灵hun附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

    就是这样。

    对于自家主君的意思,塔列朗多少也能猜到一些。如今教皇国心怀叵测,一个闹不好就是十八路诸侯讨诺曼的局面。当然塔列朗很有信心,他这个做事颠三倒四的主君打起仗来生猛海鲜。就算是二十八路诸侯一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一但是问题的关键就是。

    埃吉尔他不想打。

    作为埃吉尔的〖书〗记官,他很清楚埃吉尔下一段时间想要做的事情。

    那就是立足东欧,进行下一步的政治,经济改革,扩充诺曼帝国的实力,而不是进行战争。

    无休止的进行战争,这样对国家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埃吉尔自然明白这一点。因此,他并不想打。

    但是不想打仗并不代表着埃吉尔要服软。

    好像东罗马帝国那样名义上的藩属,实际上却一点作用没有,甚至给子埃吉尔插手东罗马事务理由的所谓“服软”自然无所谓一毕竟东罗马与诺曼在此之前并没有太多的交集文化啊,宗教啊,生活习俗之类的,都有着非常大的差异。所蜒埃吉尔并不害怕。

    但是教皇国就不同了。如果说真的在他们那里退了一步让教皇国插手诺曼帝国事务的话,那肯定是后患无穷的。

    所以说既不想要打仗,又不想要服软,那就只有张牙舞爪的武力恐吓,虚张声势了。

    与东罗马帝国联络,商量所谓的东西教派合一是其中之一,而此次抢夺皇冠也是其中之一,而埃吉尔这一连串组合拳的第三招一也就是布置在马耳他岛上的诺曼外海舰队。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和建筑。马耳他岛主岛和其余两个小岛已经被完全要塞化了。高耸的城楼,弩炮,投石器和最近才添加的,实际上与希腊火,那法火罐如出一辙,被埃吉尔命名为天堂烈焰的火油罐。那城堡雄伟的宛如山岳一般。几乎将半个岛屿包裹了进去,在这个火药武器尚未发明的时代,这样有着足够人马守备的大型要塞,即便是百万大军前来攻打,只要守备得当,那也能ting的过去。

    整个防御体系刚刚好将一个大型港湾围了起来那处港湾三面是悬崖峭壁,只有一处可容纳三艘战舰并行的港岛,被系统给设定成了一道水门。而里面乃是水深千米。方圆十几公里的一外大港。唯一一面平坦的滩涂地便在这里。

    去年卡特元帅带着舰队到了马耳他,第三件事情便是勘探地形,结果看到这么一处风水宝地,只有少量当地人在这里捕鱼。不由得心hua怒放,对着属下说:“这是英雄用武之地!”

    于是,经过了一年多的建设之后,这里已经变成了拥有专门研制战舰科技的科研院所三个,造船厂两家,干船坞十二个,码头五十几个,停泊着外海舰队经过维修和增编崭新闪亮的整个舰队,总共三百艘各式战舰。

    算算时间,埃吉尔给卡特元帅的飞鸽传书,这一会儿也应该到了他的手里。到时候,整个舰队两万海军开出去。在罗马教廷海域转悠一圈,发射几枚天堂烈焰火罐,让人家误以为这是希腊火如果能让罗马教廷误认为,东罗马帝国与诺曼帝国之间,已经铁到可以相互交换核心科技的程度了,那就更好了。

    首先结交东罗马帝国,与东正教教派产生联络,告诉他们自己有退路。紧接着在加冕典礼上抢夺冠冕,告诉他们自己有决心。最后再派遣强大舰队,在罗马教廷领海内晃悠一圈。告诉他们自己有能力。

    这样一来,埃吉尔这一套恐吓的招式,在娄吉尔看来至少能给自己争取两三年的时间直到对方教皇挂点,又或者是再继续下血本,在hua费重金,进行陆军改革之后,再制造一支庞大的海军希望这些混球的腰包足够丰满,在提供他们穷奢极yu的同时,还能维持同样庞大的陆军海军规模……

    不过这样一说,好像埃吉尔也一样呢一但是埃吉尔的皇室加上他的便宜妹妹,也就三个人而已。罗马教廷却要负担一个教皇,十二个枢机主教,一大堆的大主教,主教,教士之类乱七八糟的家伙的奢侈生活,因此高下立见。

    “所以今后尽量少生孩子……”想到了这里的埃吉尔这样小声嘀咕了一句。

    而同时,皇冠稳稳当当的被戴在了阿尔托利亚的头上。

    “…俟?”听到埃吉尔说出了这样莫名其妙的话,阿尔托利亚显得有点惊计。

    “没什么。”埃吉尔转过身去看向贵族们,招手示意。紧接着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来,越来越大。最后好像爆炸了一样,伴随着欢呼声一起响了起来。埃吉尔富有魅力的人格让他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就算是亵渎也一样。

    再之后,埃吉尔很大方的接受了贵族们联名上报的:希望不推行解放农奴法令的请求。事实上这样的消息也同样是埃吉尔故意散布出去的。让贵族们恐慌,之后再借助抢夺皇冠,与教皇国之间的冲突,让他们觉得有机可趁,最终爽快的答应他们的提议。

    满足了吗?

    满足了就**赶紧滚回家去偷着乐去吧。妈的。

    就是这样,埃吉尔稍微耍了个小hua招,让这群贵族们产生了:自己占了很大便宜,而皇帝与教会对立,就必须要我们的支持,因此我们可以获取更多的好处这样的错觉。

    以此产生了满足感。而人一旦满足就会变得不思进取,不思进取的人是不会造反的埃吉尔希望用这样的方法维持他国家内部的稳定。也就是说,用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来换取贵族们的支持一让他们在自己与罗马教廷之间选择自己。至少也要中立才行。

    而事实上,看着这群贵族很开心的离开,埃吉尔觉得自己的办法非常奏效。而仔细想想就能想明白,这个狡猾的皇帝事实上什么都没付出………

    就是这样。

    十一月十六日,加冕典礼顺利结束后的一天,埃吉尔上午答应了贵族们的要求,下午贵族们便三三两两的准备回家去了。埃吉尔也因此松了口气,之后在心里面这样想:“总算把这群大爷都送走了。再接着养他们的话,恐怕他们能直接吃穷了朕。真不知道当年路易十四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愿意无常供养整个国家的贵族”

    “你有那个闲功夫胡思乱想,还不如好好考虑考虑正事呢。首都搬迁,还有莫斯科大公国的求援究竟具体应该怎么做。你倒是快点决定才是。”脑海之中,欧若拉略显不爽的声音再次出现。

    “这种事情用不着着急的,首都搬迁主要就是咨政院搬迁一这个事情是你的责任啊妹妹。而莫斯科大公国,让他们稍微等一等,又不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