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效果良好的劝说(一更)
    西元一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基辅罗斯城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在被称之为夏宫的庞大宫殿之中,在大主教伯多禄的主持之下,诺曼帝国皇帝即将被加冕为罗斯沙皇。

    来自东欧各地的数百名罗斯贵族安安静静的,穿着诺曼皇帝赠与的豪华礼袍,端坐在一个个能容纳近二十人共座的圆形桌子两旁,看着桌面不断增加的美食却碍于礼节不能吃下去。闻着味道难受的要死。偶尔的有人想要趁别人不注意,撕一条鸡tui啃。但是还没等将想法付诸实践,便听见背后“咳咳咳”的一阵不自然的咳嗽声,于是马上讪讪的收回了手臂,嘿嘿嘿的笑着,并且遭到同桌其他贵族的一致鄙视。

    与土包子的罗斯贵族们不同,来自诺曼原本的领地的诺曼人贵族,乃至来自更远处的不列颠贵族代表,法兰西贵族代表,以及德意志贵族代表们这些早已经享受过了诺曼帝国福利待遇的家伙,无视了自己之前也是这个丢人现眼的德行,一致的用鄙视的,高人一等的目光睥睨着这群罗斯土包子,同时不约而同的想到:“给这些家伙身后配备上诺曼间谍装扮的shi者,实在是个英明的决定啊。”就是这样。整个夏宫的国宴厅里面,来自诺荽帝国各地的近千名贵族宛如众星拱月一般,将一座临时搭建的,铺着bo斯地毯的高台围在中间。同时不断地看向旁边的一处小门,愈发的期待主角登场。

    “怎么样,好不好看?”在那间准备室里面,阿尔托利亚第n次的这样问着埃吉尔。

    “好看好看好看。朕的皇后穿什么都好看。”埃吉尔也第n次的这样回答阿尔托利亚。

    “嗯我看还是再换一套好了。”阿尔托利亚自己却是对着镜子左看右看的,最后还是不满意。于是又跑到旁边挂衣架上面挑了一件一副,再配上另外一套首饰,之后和几个shi女一起跑到了换一件里面。

    “还真是……有活力啊。”旁边大主教伯多禄一边擦着汗,一边这样说说道一半的时候看到埃吉尔瞪着眼睛,就把后面半句给改了:“不过陛下,您还是催一催皇后吧,这都已经折腾两个多小时了。再这样折腾下去,这天都要亮了。”“朕怎么能想得到。,…埃吉尔苦笑:“平时哈尼倒是开朗的很。

    没想到这一会儿却和别的女人没什么两样……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样的事情恐怕一生也就这么一次。注重一点也没什么。”

    听着自家主君如此宠溺的语气,伯多禄稍感无语,暗暗叹息了一声便转过身去,眼不见心不烦了。

    然而,大主教碍于身份不好多说什么,旁边坐着的另外一个,埃吉尔的便宜妹妹欧若拉却轻哼了一声:“你就宠着她吧。”这样子毫不客气的数落着埃吉尔。而埃吉尔则翻了个白眼,既不赞同也不反对,看起来是无视了欧若拉的话了。

    欧若拉是在登基典礼的前三天过来的。照样是比埃吉尔还大的排场。照样是无数的女仆随从。鲜hua铺道净水扫街。一身白se低xiong礼装让一众土包子罗斯人眼睛都看直了。

    “你怎么来了?!”

    然而有些敏锐的贵族也发现了。他们的主君埃吉尔,似乎对于自家的皇妹长公主的来到,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本宫怎么就不能来了?”欧若拉翻了个白眼,端的是风情万种。

    旁边两个小年轻的罗斯贵族瞬间大脑充血,就想要扑过来跪下求婚。结果被一众诺曼间谍拖到墙角一顿暴

    ……,

    不过,不管欧若拉安的什么心,她明面上的身份就是诺曼帝国的长公主,并且貌似,大概,也许,或者,可能,是诺曼帝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她出席这样的典礼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因为这家伙出场一贯的比较高调,因此“诺曼帝国的长公主~

    一个超级美人已经到了基辅”这样的消息便也传扬出来了。埃吉尔想要赶她走也不好。

    “你走了,国内的政治怎么办?皇家咨政院怎么办?!”在书房里面,埃吉尔气急败坏的这样问道。

    “哦,现在想起来我的好处了。”欧若拉一翻白眼,这样反问。

    “不,我只是可惜了全国商业税收百分之二十五的加成,还有商业贸易额百分之五十的加成罢了。”埃吉尔摊手,这样说道。

    “那种东西无论如何都无所谓啦。我一个来回几个月时间,也就是损失二十几万金币的样子。”

    “一二十几万?!你怎么不直接杀了我?!”埃吉尔抓着发这样喊。就好像抽不到可卡因的瘾君子。

    若拉轻哼了一声:“本宫免费给你打工了好几年,稍微hua点钱公费旅游一下怎么了?!”说完了之后还翘起一脚来。坐在埃吉尔转移上面一蹬,背对着埃吉尔不看着他了。

    说起来非常奇怪啊,欧若拉的腰身非常纤细苗条,四肢看起来虽然稍微胖呼了一点,但也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就是xiong部,准确的说是ru房,不知道为什么,丰满的令人发指。

    “你是我妹妹免费给我打工是应该的!别说你那点可怜的脑力了一你整个人都是我的!、,埃吉尔稍微有点失控,之后这样子对着欧若拉大喊道。

    “…什,什么啊你这家伙!”欧若拉的脸一瞬间红的发烫,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心里面一团乱麻一样。想着:多亏了现在是背对着他的。否则丢死人了……

    不过,到后来埃吉尔转念一想,今后首都要从哥特堡搬到克拉科夫来着。也就是说皇家咨政院也要搬走。

    那么欧若拉也不用回去哥特堡了。便让她住下了就是这样。

    此时此刻,这位皇室长公主,埃吉尔的便宜妹妹也有些不耐烦了。

    轻哼了一声之后说道:“算了,等那女人换好了衣服再出来之后,我来劝她好了。”

    “你不是”埃吉尔张开嘴,刚想这么说,但是想得到这一会儿在这个准备室里面人不少。让别人听见了皇室内部纷争什么的也不好。于是便将后半句:“跟她关系不怎么好。”给咽下去了。

    “哼,你看着好了。”欧若拉自然明白埃吉尔先搞说什么,于是又翻了个白眼。端的是风情万种。就算旁边围着的多半都是女仆,但也是一副mi醉的样子。

    “不愧是皇帝陛下的妹妹啊。”“兄妹两个都是美人呢……”

    类似这样的小声的议论声马上想起来了。而过了一会儿,换上了一套深紫se的礼服,带着从同一颗蓝宝石上面切割下来的,包括项链,耳环和戒指的全套首饰。整个人看起来光彩夺目。

    “只是皇后陛下就差很多了不知道为什么皇帝这么喜欢她。”当然,这样的话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只是女仆们相互对视了一下,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类似的意思来。

    想一想,阿尔托利亚还真是不幸呢。生在这个不符合主流审美观的世界里面。但是遇上了埃吉尔这样会欣赏自己美丽的人,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只是,正当埃吉尔准备惯例的夸奖一下自己的哈尼的时候,他身旁的便宜妹妹欧若拉却抢先开口了。

    “真是难看死了。”

    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厌恶的东西一样。欧若拉这样开口说道:“简直就像是个从乡下来的笨蛋女人一样。完全不符合诺曼帝国皇后的身份。”“你说什么?!”阿尔托利亚自然而然的生气了。如果这一会儿胜利与誓约之剑挂在腰上的话,恐怕早已经出鞘,将欧若拉给砍了。

    “哼,本宫说的就是这样啊。”欧若拉抽出了腰间的小扇子,手一抖刷拉的一声打开,之后遮住了自己的嘴chun,转过头去对着埃吉尔说道:“哥哥啊,说起来皇帝的加冕典礼什么的,就算皇后不出场也无所谓吧。干脆我们把这个没有女人味的家伙留在这里不管了好不好?”“额,那个……当然不行啦。还有哈尼她”

    “一哦,对了,说起来皇后什么的的确是很重要的点缀呢,好像哥哥这样的人身边怎么能没有女伴呢?实在不行的话本宫就勉为其难的凑合一下好了。”“一闭悄!!!”

    看着欧若拉拉着埃吉尔的手臂,令人fu旨的xiong部蹭来蹭去的,阿尔托利亚大喊了一声,之后强行将她们两个分开来:“好了,现在我们走吧!”之后就拉着埃吉尔的手臂往外面走。

    “哈尼,你轻一点手好痛”“一闭嘴!!!”

    于是,帝国的皇帝与皇后就这样越走越远,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搞定了。”欧若拉轻笑着,转过身,看着目瞪口呆的大主教伯多禄提醒道:“还不快点跟上?加冕典礼可是要您来主持的啊。”“啊哦多禄闻言缓过神来,连连点头,跟着也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