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一份国书(一更求月票)
    就这样,佛斯特大义凛然,慷慨赴死——我是说进去觐见了。到了皇宫正殿看着皇座上的东罗马皇帝直接抚xiong一声礼:“外臣,诺曼帝国外交大臣佛斯特,觐见东罗马皇帝巴西尔陛下。”

    听佛斯特说完了之后,巴西尔二世不由得皱眉,旁边埃利乌斯马上质问:“使者,注意你的措辞,是罗马帝国,而非东罗马帝国。伟大的巴西尔二世皇帝是整个罗马世界唯一的皇帝。”

    “非常抱歉,但是请原谅我错误的使用了这一历史xing名词。”佛斯特明面上说是道歉,但是说的话里面却仍旧带刺:东罗马帝国的确是如今唯一的一个罗马——然而并非是因为兵强马壮,统一了东,西罗马。而是因为他在蛮族的进攻下,比西罗马多了一口气而已,实在不死什么值得称道的功绩。同时也暗含着:西罗马帝国灭亡了,你们东罗马帝国也是迟早的事情,这样一个意思。

    因此这个称呼,自从西罗马帝国灭亡之后,东罗马帝国重新恢复了“罗马”这样的自称之后,就被人们刻意的无视掉了。继承了罗马衣钵的东罗马帝国总是在刻意的回避这个事实。希望能够掩人耳目。将这一段算得上耻辱的历史忘记。

    佛斯特这一番话却是揭了人家伤疤,打人打脸,骂人揭短。坐在皇座上的巴西尔二世顿时就有种想要站起来,之后一声:“拉出去砍了!”的冲动。

    “冷静。”巴西尔二世强自镇定,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被对方的言辞ji怒了。然而面se仍旧难看的要死。之前想到的一些折辱诺曼帝国的方法,也都懒得再用,直接问道:“贵使者不远万里,来到君士坦丁堡,所为何事?”

    “只为弭平战火,於使生灵涂炭。主君这才派遣外臣前来与陛下商议。”佛斯特这么说的时候还向北面拱了拱手,遥遥的行了一礼。千里之外,趴在玛丽亚身上努力耕耘的埃吉尔顿时心有所感,一个哆嗦……

    “怎么回事啊?”小修女不轻不重的的捶打着埃吉尔的xiong口,这样抱怨。

    “咳……大概是最近几天熬夜熬的太凶了一点。”埃吉尔俏脸一红,揉了揉玛丽亚缓缓发育的小馒头,之后顶着欧若拉的白眼从系统那里兑换了神秘小药丸,趁着玛丽亚不注意的时候转过身咽下去。片刻之后便再次雄风抖索,之后yi笑着看着玛丽亚,这样说道:“来,我们继续……”

    于是祈祷室内,一片春光。

    千里之外,佛斯特自然不知道自家敬仰的,英明神武的主君正在白昼宣yin,而且颇有些未老先衰的意思。说完之后便看着东罗马皇帝等着答复。

    “说说么弭平战火——且不说当年bo兰—立陶宛便是你们灭掉的。那诺曼人南下东欧,朕只看到一片哀鸿民不聊生。你们诺曼人本身便是兵燹,如何敢妄称弭平战火?真是颠倒黑白,无耻至极。”

    那边巴西尔皇帝杀人在行,治国也凑合,但是口才真心不行,这一会儿仍然是埃利乌斯代替皇帝回答诺曼人的问题。

    “此言差矣。如何能够这么说?”佛斯特惊讶莫名:“当年与bo兰—立陶宛之间的战争是因为bo兰背盟,强行攻打我国,当时bo兰强,而我国弱,陛下不得以才出兵与bo兰交战,结果便是凭借着这正义与正理大获全胜,以弱胜强。至于出兵东欧,陛下请看,在我国尚未介入东欧之前,东欧烽火不休,以打欺小,以强凌弱。混乱之际,百姓苦不堪言。然而我国介入东欧之后,东欧形式日趋好转,和平曙光重降,百废俱兴,人民安居乐业。如何称不上是弭平战火的正义之举?”

    那边巴西尔二世暗暗冷哼:“正是因为你把那东欧烽火给休了。朕才着急。若是你们一头扎进那战争泥沼之中,天天你打我我打你,朕反倒不着急了。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巴西尔再看埃利乌斯的时候,只见这位罗马将军微微摇了摇头,证明自己无能为力了——毕竟埃利乌斯职业是将军,兼职是情报头子和参谋官。说到外交,特别是辩论,也只是二把刀而已。遇上了佛斯特这等专业耍嘴皮子的,自然敌不过。

    “废物。”巴西尔暗暗骂了一句,之后说道:“那蛮子,休逞口舌之快。究竟有什么事情,快快说来。朕上又要务缠身,没时间与你闲扯。”

    “明明是你们这群混蛋先难为我的,现在却又这么说……”佛斯特心里面也骂的难听的很,于是便将一张布帛写成的帛书呈了出来,说道:“我国所需求的一切都在这份国书上面。陛下请看。”

    西尔点头,旁边早有宦官走了过去,将那份帛书拿走,检查了一番,之后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递给了自家的皇帝陛下。

    巴西尔点头,之后打开了布帛——这国书却是埃吉尔少有的向东方学习的产物,首先是用布帛加上墨水写成的,其次中间卷着的时候还用了轴承,看起来和一般东方的书卷没什么太大差别。轴承用料考究,乃是红木质地,上面雕刻着凤凰图案,栩栩如生,让巴西尔二世不由得心生喜爱。暗暗想着:“早就听说了诺曼帝国器物精美。今天倒是看明白了。人家一封信件都如此考究……”

    埃吉尔自然想不到,他偶然间这么一个创意,无形中竟然能增加了巴西尔对于诺曼帝国的一点点好感。

    当然了,这一点点好感在看到诺曼帝国国书的内容之后,就马上的dang然无存了。

    国书一式两份,分为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上半部分全都是诺曼文字写成的,巴西尔直接无视,再看下半部分,却是拉丁文,巴西尔勉强看得懂。

    首先这封国书比较客气的问候了巴西尔,以及巴西尔的家人:“自年前一别,君风采音容令人印象深刻,朕记忆犹新,不知君身体安康否,特地派遣使者前来慰问。”

    看到埃吉尔这样写,巴西尔二世哼哼了两声,心里面想着:你就是这么问候的?让一个牙尖嘴利的跑到这里骂我?心领了——

    之后接着往下看。

    国书上面回顾了双方并不存在的历史友谊,展望了八成要开战的未来,之后着手现在,提出了几点意见与建议:第一,针对东罗马帝国毫无诚意的,在签订和约一年之后便亲手撕毁,这样不道德的行为予以谴责。希望巴西尔二世能够表明和平诚意,制服违约金五十万佛罗林金币。

    第二,针对东欧如今的领土,认为东欧,包括莫斯科大公国,克里米亚汗国在内的整个东欧地区,如今在事实上已经成为了诺曼国家的领地,埃吉尔担任沙皇名至实归,希望巴西尔二世能够接受这一点。

    第三,为了双方更好的发展交流,贸易往来,希望东罗马帝国能够放开达达尼尔海峡,供诺曼帝国船只来往。如果能够慷慨的将一些地中海上的岛屿让给诺曼帝国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第四……

    巴西尔还没等看到第四呢,便使劲的将这封国书扔到了地上,之后大喊道:“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诺曼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来人——将这个家伙给我——”

    亏了巴西尔二世心里面还有一丝理智那“砍了”两个字临到嘴边,却又换成了:“轰走。”旁边两个东罗马御林军闻言马上走过来,就要将佛斯特推走。

    佛斯特冷哼了一声,丝毫不显慌乱,这样大喊道:“等一下!”声音大的惊人,目呲尽咧,竟然硬生生镇住了两个身经百战,心智坚韧的御林军士兵。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巴西尔二世余怒未消,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指着佛斯特大声问道。

    “外臣长着双tui,自己会走!”

    佛斯特说的话却是让巴西尔二世一愣神,紧接着便看见佛斯特转过身去,一甩袖子,便大踏步的离开了。让巴西尔二世气的一口气没上来,一阵xiong闷反胃。

    “真是该死。”巴西尔摇了摇头,之后自言自语大哦:“朕似乎从没有见过一个能让朕觉得舒服的诺曼人。看起来这已经不是我们想不想要作战的问题了。诺曼人完全没有一点谈判的诚意。恐怕最近一连串的胜利,已经让那个年轻的诺曼首领冲昏了头脑,觉得自己是战无不胜的了。”

    “是这样么?”埃提乌斯无可无不可的应了一句,之后捡起了地上的那份国书开始阅读你来,在阅读前几条的时候,的确心情和巴西尔二世差不多,觉得非常愤怒,但是当读完了第四条的时候,埃提乌斯却忍不住:“啊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怎么回事?”巴西尔二世看到心腹爱将如此事态,不由得开口询问到。

    “陛下您看这里!”埃提乌斯马上将国书递了上去,之后指着巴西尔二世没看到的第四条,以及第五条这样提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