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罗马帝国的橄榄枝,或许是刀剑做成的(一更求票)
    而就在埃吉尔为了教皇国律令问题而发愁的同时,出使东罗马的外交官佛斯特,也在君士坦丁大皇宫外吃了第三个闭门羹。

    “皇帝陛下不在。”

    “皇帝陛下不在。”

    “皇帝陛下……哼哼,不在。”

    就是这样,因为诺曼与东罗马之间仍旧是战争状态,因而把守皇宫的东罗马士兵的态度,也并不是很友善。甚至看着佛斯特在宫门口逡巡着不走,还威胁说要将他当成诺曼探子抓起来,关进黑窑里面去“这边是贵国引以为傲的所谓文明么?实在荒谬可笑。”

    当然,身为外交官,佛斯特就是被吓大的。完全不为所动,冷哼了一声,故意仰起头,这样大声的用希腊语喊道。然后也没等周围的希腊人聚拢过来,便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那家伙是诺曼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起来好像那个诺曼人想要进去皇宫里面,他是诺曼人的使者吗?”希腊人们望着诺曼人的背影这样议论纷纷。

    “野蛮人,滚出君士坦丁堡!”

    当然也有这样子大声喊着口号,以此来显示自己的爱国心和勇敢的瘪三,甚至有些人捡起了地上的石头往那个方向投掷,但是真要说跑上去打人却是不敢。毕竟佛斯特身边跟着两个膀大腰圆,全副武装的诺曼人扈从,一看就不好惹。

    此时此刻,站在皇宫城门楼的高塔上,巴西尔二世目送着佛斯特离开,之后摇了摇头,转过身去,向着站在他身后的将军埃利乌斯询问道:“你怎么看?”

    “…陛下指的是什么方面?”埃利乌斯一皱眉,之后这样问道。

    “当然是有关诺曼人。我们应该怎么对待他们。”巴西尔这样说道。

    “这个,陛下在此之前不是已经做出了全套的计划了么?”埃利乌斯继续装傻。让巴西尔稍微觉得有点不满。

    “朕的确有过计划…。”巴西尔说道:“但是你也应该听说过一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就好像现在这样。朕原本预计的是,在击溃了异教徒之后,那个孽障好歹还能剩下一些兵力,能够控制住东欧的一部分。到时候朕再带着大军过去,一鼓作气将对方击垮。可是没想到那个孽障这么不中用。七八万的大军,竟然只一战便被人打得七零八落。最后逃回来的只剩下几百人。如果不是看在她死去的母亲的面子上,朕真想”

    巴西尔二世越说越生气,越说越生气。但是在最后好歹还是撑住了,将后半句话咽了下去,并没有说出更难听的来。当然就算说出来了其实也没什么。埃利乌斯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打算,双眼飘忽不定,顾左右而言他,完全是一副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狡猾的家伙。”巴西尔二世看到这家伙这幅样子,不由得在心里面暗暗骂了一句。

    小心谨慎,明哲保身,至少在巴西尔二世看来,他的将军之中最聪明的一个,也就是埃提乌斯是这样一个人。他的权力yu望很淡,多少有种得过且过的感觉。从来不主动揽权吧西尔二世有时候也会苦恼于这个家伙的不思进取。但是更多的时候,却会因为埃提乌斯这样的xing格,而主动的将责任以及权力交给他。而埃提乌斯也就这样,逐渐成了巴西尔二世最信任的人,掌管着东罗马的情报体系,以及作为巴西尔二世的副手,经常随之一同出阵。

    “那么好吧,将军”于是巴西尔二世决定明说:“是对于诺曼的策略,朕想要听听你的意见。”

    “嗯,是这样的,陛下。”埃提乌斯怎么会听不懂巴西尔二世所说的话?之前顾左右而言他,实际上也是再给自己争取时间整理措辞。这一会儿巴西尔明着问了出来,埃提乌斯很快便有了答复:“陛下想必是为了与诺曼人之间是战是和而伤脑筋。战的话,我们刚刚击败了突厥异教徒,虽然因此获得了一部分的领地,以及突厥人的赔款。但实际上帝国的国力仍旧是损耗了不少的。要是再和诺曼人交战,那么无论胜败都不是好事。”

    “嗯,的确。”巴西尔二世点头,示意埃提乌斯接着说下去。

    “但是,如果不与诺曼人征战呢,任凭他们继续南下,占领克里米亚半岛,然后通过黑海进攻帝国本身?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到时候所有的罗马人都会抱怨我们的政策。诺曼人本身所拥有的舰队实力非常强大。这会牵制我们很大一部分的海上的力量。到时候,我们便没有精力在地中海上与天主教异端,与埃及,巴巴里的异教徒海盗们作战。这对于帝国,更是毁灭xing的灾难。”

    “的确”说到这里,巴西尔二世又有些ji动:“全都是那个孽障的错一我本来就不应该相信她!一切事情都被她弄糟了那么埃提乌斯,你的提议究竟是什么?是战争么?的确,比起其他潜在的威胁,诺曼人才是帝国如今的心腹之患。”

    “不不不,陛下,并不是这样的。,…埃提乌斯摇头,之后说道:“而且如今帝国的局势并不是很好,在伊比利亚,我们的军队已经连续失败给那些西班牙人的后裔很多次了。或许贝利撤留将军前往那个地方之后,局势会有所改观。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在小亚细亚,就没有一员强力的将领〖镇〗压了。”“突厥人已经被朕击败了!”巴西尔二世这样说道。

    “的确。”埃提乌斯点头:“但是他们仍旧拥有很强的力量。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有情报显示,他们又找到了很不错的外援。”“是库曼人吗?这个情报是不是有点过时了?”

    “不,并不是库曼人。而是埃及人。”埃提乌斯这样说道:“埃及的异教徒在其首领萨拉丁的指挥下,已经攻陷了耶路撤冷。”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巴西尔二世稍微有些气恼:“那些没用的法兰克人。自从那个麻风病人死了之后就好像不会打仗了一样。”

    “是这样的。陛下。我们必须考虑到,如果突厥人和埃及人联合起来进攻小亚细亚的话,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是不是应该再派遣一个更好的将领,去替换在那个军区的无能之辈抱歉,请原谅我用这样无礼的说辞。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根据情报显示,您新任命的小亚细亚总督在任内除了搜刮民财,以及强掳民女之外,再没有值得一提的功绩了。”

    “朕知道,朕当然知道。”说到这里,巴西尔二世显得有些烦躁:“但是帝国的有用的将军就那么几个,帝国的领土却有那么多,人手根本就不够用。

    或者说埃提乌斯,你想要获得那个总督的职位?但是如果真的与诺曼人展开战争的话,朕觉得朕这里更需要你。”

    “并不是这样的,陛下。”埃提乌斯摇摇头:“我只是想要给陛下提醒一下,这个问题罢了。而帝国的将领不足的问题,的确很难办,但事实上,陛下心里应该也有几个人选才对。”

    “你是说那个孽障么?绝对不行!”巴西尔二世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儿,紧接着第一个否定的也是自己的女儿自从从诺曼人手里吃了败仗,灰头土脸的跑回来之后,lili安奴公主殿下便被巴西尔二世关了起来“闭门思过”。开口闭口就是孽障。好像生出来的不是女儿而是个祸害一样。

    “不不不,属下说的是纳尔西斯将军。”埃提乌斯赶忙这样说道。

    “纳尔西斯么”巴西尔二世皱了皱眉,心里面想一想,倒是觉得埃提乌斯所说的不无道理。东罗马帝国的名将掰开手指头数也就这么几个。不是他就是他……

    “但是纳尔西斯曾经很严重的失败过。让帝国损失惨重。”巴西尔二世皱了皱眉。之后这样说道。

    “但是您也应该知道,诺曼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而诺曼人的首领埃吉尔更是一个恐怖的敌人。纳尔西斯已经尽力了。”

    “嗯……”听到埃提乌斯这么说,巴西尔二世又沉思了一会儿:“好吧,那么朕便再给他一个机会。等一下你提朕拟一道旨意。让他担任特拉比松守备将军。”埃提乌斯闻言松了口气一虽然说这个守备将军的职务,比起一地总督权利小的可怜。但是这好歹意味着纳尔西斯正式重返政坛。自己也算对得起他送的重礼了。

    “不过。”这时候,巴西尔二世接着问道:“说了这么半天,朕要你回答的问题,你还没有说呢与诺曼人究竟是战是和?”

    埃提乌斯轻笑:“陛下为什么不见见诺曼人的使者,之后再来想这个问题呢?”巴西尔二世愣了一下,之后冷哼:“说了等于没说。”之后转过身便离开了。留下埃提乌斯一个人看着自家主君的背影轻笑了一声,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