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笑容(二更求月票)
    这持续了四天三夜的动乱,最终便随着希bo东拉底的一句:休息休息就没事了,最终弭平。诺曼骠骑兵们一边抱怨着这一回的敌人太少,打的不过瘾,一边慢慢悠悠的向着基辅城返回去了。埃吉尔忙里偷闲,利用这几天的时间,拿了九月份的税金往基辅砸。愣生生的将基辅城砸成了类似哥特堡一样的大型城市。城高池深,宫殿森严。周围的轮更田地,风车,水车磨坊等等建筑物,城内的铺石路,下水道系统,公共厕所,公共浴室,喷泉,大教堂,商业城区,内河码头,巴洛克风格的大皇宫全都起来了。

    当然,缩短建筑时间还是要消耗点券或者金钱的。而且还会让城市获得一个负面属xing“你曾经严苛的奴役过我们”维持二十年民心一15的惩罚。

    不过这些并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埃吉尔只是欣赏到那些土鳖的罗斯贵族在看到这座城市之后,那种嘴巴合不拢,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的表情就心满意足了。

    只是根据欧若拉的声明,皇宫内部的一些设施还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够完成。因此埃吉尔并不用着急,可以慢慢悠悠的回去。用点券兑换了一辆不算豪华,但是很大,可以让人躺着打滚也无所谓八匹马拉的马车,将阿尔托利亚搬进去修养,自己就在她旁边待着,拉着手说说话,………,

    “等到了基辅城之后,再过几天登基典礼就可以实行了。到时候哈尼就可以加冕成皇后了哦。”

    “嗯。”

    “是整个罗斯人的皇后,也就是说,是整个东欧最尊贵的女人,也是整个欧洲最尊贵的女人哦。”

    “嗯。”

    “你想要的新衣服和首饰也都做好了,衣服是用东方进口的丝绸面料做的,新的晚礼服,首饰是从印度进口的黑宝石耳环和戒指。”

    “嗯。”

    “哈尼。”

    “嗯?”

    “我爱你。”

    阿尔托利亚听着埃吉尔一个劲的哄她,心里面甜滋滋的。想笑却正努力忍着,握着埃吉尔的手,枕着埃吉尔的大tui。蜷缩着身体不说话。

    就这样,一路无言,有八千诺曼骠骑兵护卫着,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不开眼的白痴过来袭击。或许是自己的身体素质好的爆表。又或者是希bo克拉底开的药方的确对症。总之,在回到了基辅城之后。阿尔托利亚的身体也就基本上好的差不多了。穿着诅咒铠甲单手拿着胜利与誓约之剑骑马砍人毫无问题。埃吉尔也就放下心来,专一筹备一个月之后的登基典礼。

    来自乌克兰,白俄罗斯,bo兰立陶宛这些地区的贵族们一无论是不是罗斯人,全都接到了埃吉尔的邀请,向着基辅城聚拢了过来。

    因为一些人距离基辅的确太远了一些,所以登基典礼的时间不得已的一拖再拖,一拖再拖。最终定在了今年的十一月十五号。而就在这一段期间内,埃吉尔决定停留在基辅城,将自己的军队休整一番,并且展开一些外交方面的事物。

    首先自然是东欧方面的,威逼扎bo罗热汗国,以及威逼莫斯科大公国的使者已经在路上了。而南下君士坦丁堡,质问东罗马帝国为何违反之前签订的休战条约的队伍,则由一号外交官,正式受命为外交大臣的佛斯特率领着,也准备南下了。

    “到了地方之后知道应该怎么办吧?”使团正式离开之前,在早早已经建设完成的宫殿的书房之中,埃吉尔接见了佛斯特。之后这样问道。

    “当然知道,为了帝国争取最大的到益。”佛斯特好歹也是外交老手了,跟在埃吉尔身边的时间也不短。因而很快的回答了出来。

    “错!”身穿一身白se便装的埃吉尔很快的这样说道,很大的落地窗户外面,冬日的阳光直接照在他的身上,略带一些反光效果的布料让埃吉尔整个人看起来分外的善良:“如果是别的国家的话就算了。

    但是对于那个希腊人的帝国,有些时候适当的,稍微的让步一些反而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个陛下指的是”佛斯特一时间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有些不懂,便接着问道。

    “啊呀呀”埃吉尔翘着tui,伸出手指在打磨光滑并且涂着红漆,看起来分外闪亮的桌面上敲击着,之后问道:“佛斯特,你觉得,好像希腊人,好像东罗马帝国这样垂上千年而不倒的古老帝国,最看重的是什么呢?”

    “这个……”佛斯特仔细思考了一阵,之后不太责定的回答:“文化传承?”

    “错!”埃吉尔斩钉截铁的否定了佛斯特的说法:“是面子,是面子啊!要维持一个日渐衰败的帝国最需要的是什么呢?军事?经济?

    政治?外交?全都错是面子。只要让这个国家的国民们认为他们有面子,他们还是世界第一,举世无双。那就行了!”

    “可是,……”佛斯特一时间觉得有些难以理解,皱了皱眉,想要辩驳却无从说起。

    “真是……”埃吉尔摇了摇头,似乎在为属下的不开窍而苦恼,紧接着说道:“总之,只要能保证帝国在实质xing问题上不吃亏。那么再说辞方面稍微的谦卑一些也无所谓。你要让那些骄傲自满的希腊人认为,他们已经打败了那些野蛮人了。他们是胜利者。而给予我们的一些好处,不过是胜利者对于失败者的一些怜悯,以及展示自己宽大的手段。仅此而已。这样他们就会很乐意给予我们更多的,甚至我们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好处。明白了么?”

    “属下明白了。”虽然对于埃吉尔的逻辑仍旧不太明白一但是佛斯特明白他到了东罗马之后,应该怎么行事了。这就够了。所以说思考交给首领,而实际行动和操作交给下属。佛斯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就是这样。诺曼帝国的皇帝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即将迎来自己生命中第二次辉煌时刻,成为统一的东欧的罗斯沙皇。

    诺曼在东欧这一片土地上搞风搞雨,而在欧陆内部,对于埃吉尔这样的行动也是说词不一。在诺曼间谍网路的操纵之下,比较普遍的说法是:埃吉尔代表着天主教世界征讨异端,开疆拓土,功勋卓著。然而在埃吉尔宣称要担任罗斯沙皇之后,欧陆也有不少人察觉到了他的野心。虽然此时此刻世界地图还没有出现呢。甚至连早期的,并不精确的大致的地图都没有。然而从商人们的描述之中,人们仍旧能够得知埃吉尔全新获得的领土究竟有多么广阔。

    “那是比起两个神圣罗马帝国还要大的领地。同时,那些地方土地平旷,水草丰美。虽然人口稀少,但是只要耐心经营,政策得当,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之后就能让人口数量翻倍。诺曼帝国原本的领土,绝大多数都是覆盖在冰天雪地之中,并不适合耕种,无论英格兰还是斯堪的纳维亚,都不是太过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诺曼人虽然勇悍,但是实际上数量并不是很多。兼之埃吉尔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合适的继承人,又不肯休妻再娶。所以诺曼帝国原本是不足为虑的。只要熬到埃吉尔死了,一切问题迎刃而解。然而现在,这问题就又不一样了……………”

    罗马教廷,教皇宫内,已经尽显老态的英诺森三世这样盘算着,有关诺曼帝国的事情。最终仍旧没能做出决定来:是真的撕破脸与之一战比较好,还是安抚这个躁动不安的庞然大物,让他为教廷所用比较好。

    “希尔德枢机主教。”圣座这样轻轻叹了口气,之后问道:“新军编练的怎么样了?”

    “已经接近完成了,圣座。”因为掌管着军权,已经成为教皇身边头号红人,以及内定的教皇继承者的希尔德布兰德这样回答道:“总共五万精锐大军,包括三千人名全副武装的重骑兵在内全部编练完成,训练也进行了一大半,进可以守护圣座左右,出可以剿央异教异端。毫无问题。”

    了这样略显有些夸张的话,英诺森三世点了点头,心里面安定了一些。教皇国吃着整个欧洲的供奉,收取着什一税,卖着赎罪券。金钱方面是不足为虑的。如今硬下心来编练军队,钱财方面动的仿佛金山银海一般。那军队甲胄装备,甚至比诺曼人还要精良一些一埃吉尔愁眉苦脸,拼了命的四处搜刮,想要将自己的军队全部换装成板链复合甲然而最终却只能对着账单唉声叹气。

    然而,这个壮举,却让教皇国,这个位居中意大利的。不足诺曼帝国领土十分之一的“小国”给完成了。

    总共五万精锐教皇**队…除了少量装备复合弓的弓箭手穿着链甲之外,其余重装步兵,重装骑兵清一se的板链复合甲,再套上天国之钥罩衣,看起来端的威风凛凛,却是不知道埃吉尔看了之后会不会吐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