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早来了一天的援军(一更求月票!)
    lili安奴给他的条件非常简单,在明面上仍旧是皇帝派的看守,

    面暗地里投靠她。等到她登基之后便提升他做军团长,并且接纳他成为自己的心腹。

    斯塔佛洛斯年轻得很,自然不甘心一辈子老死在一个大队长的位置上。二者一拍即合。而等到斯塔佛洛斯见识到了这位皇储殿下的雄才大略之后,更是认为自己并没有跟错人。最终在诺曼海盗登陆君士坦丁堡的事件中,做出了选择,跟随lili安奴出战,算是把自己摆在了明面上。成了众人皆知的皇储派系骨干。

    而随着皇储在小亚细亚的一连串胜利,威望日隆,斯塔佛洛斯也觉得自己的好日子即将到来了。老皇帝年过六十,而皇储殿下却春秋鼎盛,如日方升。自己跟着皇储殿下,还怕不能升官发财,光宗耀祖?

    然而或许是上帝看不惯这家伙飘飘然的德行,有意磨练磨练他。

    正处于全速上升期的皇储殿下被派往东欧,指挥叁万大军,与东欧人进行联合,抵抗诺曼人的侵略。

    然后就悲剧了。

    东罗马与东欧列国的联军毫无悬念的败在了阿尔托利亚皇后的手中一那时候斯塔佛洛斯还能安慰自己,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皇储殿下只是时运不济罢了。只要再助她一股好风,就能够重新的焕发活力。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风的确是有了。然而皇储殿下扑哒扑哒,却是无论如何跳不过去……,那山上的皇后哪是人呢?明明是金山银海……然而这金山银海就在眼前,却是看得见mo不着。

    最近几天进攻不利。御林军之中也有些军心浮动这些家伙都是贵族子弟来着倒不是怕死。而是怕死的没有名分如果说是在之前,在克拉科夫之战那样的大场面里面挂掉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光荣,精彩,这辈子值了!

    然而如果是在这种疾吧地方,因为军粮或者疾病什么的挂掉了。

    那该怎么算?死的不明不白的让人笑话……

    好在斯塔佛洛斯的威望还算高。还能镇得住这群家伙。不过如果再过几天,军粮消耗干净断顿了的话,那会变成什么样,可就不一定了……………,

    而这时候,斯塔佛洛斯又听见皇储殿下说出了这样,近乎提前准备逃跑的话出来心里面对于她的信心再次产生了一些动摇。

    “这家伙,真的是个明君吗?还是说我看走眼了呢?”想到这里斯塔佛洛斯不由得患得患失起来。

    反正,不管lili安奴究竟是不是明君,总之,公主殿下的这一场战役最终仍旧以失败告终一原本无论是诺曼人,还是东罗马人都的确算计到了埃吉尔援军的要素。双方都知道埃吉尔这等老于沙场的将领对于局势的把握相当在行,很快便会察觉到阿尔托利亚这支部队的不妥当。然而,双方都没有想到的是,埃吉尔的军队到的这么快。竟然会一人三骑,日夜兼程的往这里赶过来,诺曼骠骑兵机动xing极强,八千人马分出了两千人。仔细的将大部队周围数百里范围内的一切,都好像筛子一样过了一遍。只hua了半天的功夫便找到了这一处战场。

    在听说了侦察游骑的报告之后,埃吉尔当机立断,判定了那边是自己要找的目标。八千揉骑兵以最快速度奔驰过去急行军了将近两个小时并且在奔赴战场之后第一时间便投入到了战斗之中,连口气都不喘,在体力损耗严重的状态下,在埃吉尔的调度之下仍旧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诺荽骑兵甲天下。

    在布达佩斯之战之后诺曼骑兵以极为优秀的表现赢得了这样的赞誉。而此次近乎表演xing质的战斗,也再次诠释了这一点。

    这是正确的是极为正确的,是法则,是真理。一个个骑兵百人队从四面八方发起攻击,弓矢如雨,弯刀雪亮如月。只是一个冲锋便将军心不稳的东罗马军队给击垮了。亏了lili安奴公主殿下听到远处的马蹄声之后,毫不犹豫,甚至没想着要抵抗一下便选择了逃跑。否则的话多半不是阵亡就是要做俘虏。

    “这边是诺曼骑兵的力量么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真是个恐怖的男人。”一边快马加鞭的逃亡,一边转过头去,远远地看了一眼己方军队被虐杀的场面。lili安奴心里面非常莫名其妙的对于从未见面的埃吉尔产生了一些好感。或者是钦佩,或者是别的什么情感,总之是正面的一或许同xing相斥,异xing相吸的道理也有一些作用。被阿尔托利亚连续击败两次,只是让lili安安奴觉得羞耻以及产生了报复yu望以及恨意。然而对于埃吉尔,在仇恨的同时却混杂了一丝欣赏……

    所以说帅哥有时候还是很有用的。特别是埃吉尔这样非常强势,非常优秀的帅哥。

    “主君,往西面跑了一群骑兵。”埃吉尔身边死亡骑士队长阿尔法眼尖,一眼看见远远地一支骑兵绝尘而去,马上这样报告说。

    “不管他了。”然而埃吉尔这时候满心里想的却不是这回事,随口应了一句:“跑了就跑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之后留下一句:“打扫战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之后便策马,向着山岭高地的方向走了过去。

    阿尔法苦笑一声,眼看着埃吉尔跑走,小声自享自语了一句:“至少重情重义也算是有点来着。”这样自我安慰,然后便大喊道:“敌人已经被击溃了!不要杀,抓活的!东罗马人就关起来要赎金,东欧的送去矿场当奴工!”

    阿尔法身边一队传令兵轰然相应,举着三爪凤凰旗帜四下去传令了。而猓骑兵们听到能够捞一票,也很快执行了命令,〖兴〗奋地向那些四散奔逃,又或者跪地求饶的敌人冲了过去。

    不过这些都和埃吉尔没什么关系了。眼看着诺曼骠骑兵摧枯拉朽一般将对方做掉。无名高地之上一片欢呼声,将靠着一棵树半坐着,昏昏沉沉的阿尔托利亚给弄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阿尔托利亚语气虚弱的问道。那边士兵们还以为是她刚睡醒的缘故,便回答道。

    “皇后殿下,援军来了!那些该死的东罗马人已经被击垮了。我们安全了!”说完之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原来如此。”阿尔托利亚终于松了口气,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觉得身体沉重的很,动都动不了一下,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说道:“去,叫人过来,把孤弄下去。”

    “是的,殿下。”那几个士兵也是乐昏了头,也没问一句为什么不自己走当然了恐怕就算想到了也不敢说。就这么连滚带爬的跑下山,结果还有一个跑的太急,一个不留神滚了下去,好悬没摔死“阿尔托利亚就在u1上?!”埃吉尔听了这消息之后没了命的往山上跑,山路难行就将战马牵走,之后徒手往上爬。之后便看到了半昏mi状态的阿尔托利亚。

    “哈尼?哈尼?!”埃吉尔心痛的要死,马上跑过去俯下身,抱住了阿尔托利亚的肩膀。

    “埃吉尔我好困”阿尔托利亚勉强睁开眼睛,看见埃吉尔之后便放心了下来,勉强lu出了一个笑容,之后头一歪,眼睛就闭上了。

    “……………”

    当时埃吉尔觉得自己心跳加速到了每分钟两百次以上,面se刷的一下就白了。紧接着颤抖着手伸到阿尔托利亚鼻子前面。

    “还有呼吸……没死……”

    这一起一落太过剧烈,埃吉尔连续几天的强行军,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好,大喜大悲再到大喜,整个人仿佛坐过山车似的,差点也晕过去。

    然而很快的埃吉尔便醒悟过来,自己这时候应该做的究竟是什么,顾不上休息,马上拦腰抱起了阿尔托利亚紧接着就向着山下面冲,一边冲一边喊:“医生!快点把医生叫过来!希bo克拉底在哪里?!快点叫他过来!”

    皇帝陛下跑的速度太快,几次差点摔倒了,幸亏旁边的诺曼士兵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士兵们都知道抱着人跑这么快很危险,然而又不敢提意见,更不敢说代替皇帝陛下去抱。只好跟在旁边,以同样的,甚至略快的速度奔跑,以便于从鼻支援。结果这么一小段山路最终竟然差点摔死了好几个……

    “全都算工伤!朕出钱给他们最好的治疗!治不好死了算英勇牺牲的,烈士待遇!”埃吉尔跑下山之后忙里偷闲,转身对着那几个摔得直哼哼的士兵这样喊。而这时候一直随军跟着急行军,也快要跑挂了的希bo克拉底,被两个诺曼骠骑兵带着,或者说拉着,飞快的跑了过来。还没等喘口气呢便被埃吉尔按住了喊着问。

    “你快点看看,究竟怎么样了?!”于是自己都快死了的医生强忍着将一句脏话咽了下去。低头开始检查阿尔托利亚的状况,经过十分钟的检查后告诉埃吉尔:“没事,伤风感冒而已。开一副药吃几天,休息休息就好了。”

    闻言,埃吉尔才算是松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