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无名高地之战其七,鏖兵(一更,求票)
    山路狭窄,诺晏臊骑兵们唯一占据的优势!便是士兵之间的配合也施展不出来。一时间被压制的死死地一好在山路狭窄怕特xing同样让对方轻步兵施展不开。一对一,虽然诺曼骠骑兵在战技上不能占上风,但是好歹因为装备方面占一些便宜,所以一时间也不至于落败。

    东罗马的轻步兵手中的短剑,是来自地区农兵守备军手中,那些土作坊里面粗制滥造的短剑,与诺曼骠骑兵手中,通过国家统一兵器作坊制造的钢铁质地的弯刀比起来,简直就是渣滓。在昨天的战斗中便有展现,那些短剑兵在与诺曼骠骑兵的战斗之中,甚至有些人因为用力过猛,所以短剑直接折断的。但是诺曼骠骑兵手中的弯刀,却连个缺口都没有一当然这并不是说诺曼骠骑兵手中的弯刀就是削铁如泥,吹毛立断的神器了。只是相对,相对而已。砍人头看多了刀口也卷……

    而身上的甲胄,那诺曼骠骑兵使用的是复合皮甲,乃是两层上好的牛皮夹在一起缝合枯着而成的。护住了整个躯干,双tui双手外侧都有绑定的皮质护甲,关节部位也有专门护膝。整套甲胄非常符合人体学,各个关节处都是活动的,几乎不影响人的活动,然而又能提供足够的防御。对付钝器的防御力一流,而对付轻兵器,如同单手刀剑一类,也有很好地防御效果、即使对方使用双手剑,大剑一类的武器,如果幸运的话也多半能逃得掉一命。

    至于东罗马的轻步兵所使用的甲舁一就是单层的,只能挡挡远矢,甚至连刀剑一类的轻武器都很难抵挡的住。而且只有躯干部位有护甲,四肢都是luolu在外的。

    就这样,东罗马轻步兵一剑砍过去,除非是非常用力。击穿了皮甲,并且击中要害部位。

    否则的话完全不可能伤到他们。而诺曼骠骑兵一招却可以轻轻松松的击穿对方的甲胄,切肉削骨轻松愉快。

    然而,诺曼骠骑兵的人数实在太少了……总共只有一百几十人。

    而且现在下来的不过半数。阿尔托利亚在山口处看着己方士兵受挫,却是害怕对方还有后招,所以不敢再派兵援助,只好命令诺曼骠骑兵们且战且退,回到原来的位置再说。

    然而这山路并不是那么好走的。就算没什么阻碍,想要爬上去也要费点事情。更不用说是这样一边和敌人交战,一边后退了。最终诺曼稞骑兵们在一处非常难以攀爬的山口处被堵住。这里想要爬上去稍微有些困难,骠骑兵们必须手脚并用,连续攀爬十几秒钟才行。这样一来,总共七十几个诺曼骑士,最终爬上去二十几个,剩下的便被数量超过他们四倍的东罗马轻步兵给堵住了。

    再想要往上爬的话,那么对方后面的标枪手便会趁机投掷,从背后攻击攀爬中的骠骑兵。这样一来骠骑兵们便不敢再继续往上爬,不得已,在这里与敌人展开了ji战。

    “去援助。”阿尔托利亚揉了揉头痛yu裂的脑袋,之后这样下令道。紧接着仍旧走在前面,却没想到有些头重脚轻,差点摔下去一不得已走的慢了些,等到了那一块山地上面,诺曼骠骑兵便只剩下三十几个了。

    “把那些士兵拉上来!、。阿尔托利亚这样下令:“弓骑兵射击!做掉那些标枪手!”

    阿尔托利亚这样下达命令,并且亲临一线的态度,让原本有些慌乱的诺曼骤骑兵们重新振作了起来,总共二十名轻装弓骑兵张弓搭箭一阵一阵射击,然而因为距离较远,再加上山地地形丛林密布,因而效果并不是很好。只有两个不长眼,太靠前了的标枪手被击中,其中一个xiong口中间貌似是死定了,另一个则只是被射中了大tui,惨叫声ting高,但是应该死不了。

    “真该死。”眼见此情此景,阿尔托利亚觉得自己的头更痛了。

    就好像要爆炸了一样,眼睛前面看什么东西都好像是有两个,状态差的要死。这种状态别说上阵杀敌了,就算是保持站立姿态也非常困难。

    阿尔托利亚不得已将身体挪动了一下,不着痕迹的靠在了一棵树的树干上,之后一咬牙,便这样下令道:“继续射击射击那些敌人的轻装步兵!诺曼骠骑兵全部上前!

    我们反击!”

    阿尔托利亚这样下令,还剩下的一百余名诺曼骠骑兵轰然相应,诺曼,凯尔特军队士气为之一振。

    而另一方面,一些曾经见过阿尔托利亚的东罗马士兵也〖兴〗奋地大喊了起来:“是阿尔托利亚!诺晏皇后!抓住她去领上!”

    于是,与之相对的,东罗马军队也因为阿尔托利亚的出现而士气大振。

    诺曼骠骑兵与东罗马的临时轻步兵,便在这一块狭窄的场地上,

    开始了廖战。而因为地形的坡度,双方的投射,支援部队也不用害怕将弓箭或者标枪投射到自己士兵的背后,只要稍微调整角度,就能够打击到敌人,因而,在两支轻步兵部队拿着军刀短剑杀的血流成河的同时,在他们头顶上,标枪和弓箭也相互猛烈地飞着……

    双方都拼尽了全力,将己方的阵型弄得更加密集,以图能够在这样狭窄的地投入更多的兵力。因而双方都是人挨人人挤人的一甚至有被对方杀死了之后,还因为阵型太过紧凑,被旁边的士兵给挤在中间,所以倒不下去。

    就这样,双方皆有长处,也有不足之处。战线一开始的时候是在较为狭窄,只能容二三人并进的地段展开,因而在个人勇武方面占了上风的东罗马士兵占有优势。然而很快的,阿尔托利亚便发现了这一点,要求诺曼骠骑兵们拼命,将战线推前一点。于是在弓骑兵们最后一轮箭雨的掩护之下,几个骠骑兵狂吼着,直接向下扑了过去,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再加上下坠的力道,让对方轻步兵脚步一踉跄然而他们自己也被轻步兵给捅了个透心凉一紧接着,余下的诺曼骠骑兵趁势进攻,愣是将战线向前推进了数米。

    然而,隋展只是三米左右,却让战局顿时改观了不少这里的山路更加宽敝,能够并列行进六到八个士兵。因而诺曼骠骑兵更加高超的配合能力可以展示出来。以此来压倒东罗马军队的个人武力方面的优势。

    东罗马军队不明就里,再次展开了冲锋…

    却看见诺曼骠骑兵们战斗起来整齐划…一,进攻,防守,配合无间,让东罗马轻步兵大受其苦。角斗奴隶出身的禁卫兵们单打独斗起来非常厉害。但是小队配合却并没有诺曼骠骑兵强。角斗场中虽然偶尔也会演出复数的角斗奴隶的打斗。但是次数非常少,而且平日里也不会让奴隶们串联起来练习奴隶主们害怕这些角斗奴隶因此联合起来,之后造反因此,虽然在加入军队之后有了机会练习。但是禁卫军成军还不到一年。如何能胜得过系统出品的骠骑兵?

    东罗马军队连续在这个路口冲锋了好几次。最终只是留下了一地的尸体。血污渗透了土地,让这一片地面踩起来好像烂泥一样。双方士兵就在这样的烂泥上,在双方士兵的尸体上面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一然而东罗马士兵那无序的冲锋,最终还是无法冲破诺曼骠骑兵设置的防线。

    “标枪手!”

    于是,几个东罗马军管商量了一下,打算故技重施,便将东罗马轻步兵撤了下去。重新换上了标枪手。打算引you诺曼骠骑兵进攻,之后重新选定战场。

    然而诺曼骠骑兵们吃了一次亏,自然不肯再做傻事。圆形盾牌一树,尽量格挡闪避,却就是不往前。

    标枪手们很快便将弹药消耗干净,诺曼骠骑兵阵亡了六个,受伤十二个,缺口很快被后面的士兵填不上,这一番攻击反而给凯尔特的标枪骑兵补充了一回弹药。阿尔托利亚连忙命令士兵们搜集标枪,之后让轻装弓骑兵退后,换了那二十几个凯尔特轻装标枪骑兵上前,分发了标枪之后作为援护投射部队……,………

    就这样,东罗马轻步兵连续冲锋了几次,锐气早已经被磨平了。

    接下来的攻击一鼻比一次弱。甚至在最后一次,还没等短兵相接,便被对方十几根标枪给吓退了回来耳边听着诺曼,凯尔特人的欢呼声,大声嘲笑声,东罗马轻步兵士气为之一沮。几个东罗马军官商量了一下,便决定先撤退,之后再说……

    眼看着灰溜溜的下山了的东罗马人,诺曼,凯尔特士兵们大声欢呼起来,声音传的老远,让山脚下的lili安奴公主殿下面se变得异常的难看。

    “你们足有六百人,六百人!!是对方的三倍还要多!!!结果却让人家好像赶羊一样给赶下来了!废物,饭桶!!”

    公主殿下眼看着灰溜溜下了山的东罗马士兵,紧接着就对那几个军官劈头盖脸一阵大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