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无名高地之战其六,孤注一掷(二更,求票)
    就这样,双方暗地里都提防着对方,岗哨三班倒,时刻不停的监视着,山上的人害怕对方趁着夜se进攻,把他们一锅端了。而山下的人则害怕对方趁着夜se突围,让他们白忙活一趟……

    不过最终这两种状况都没有发生。归根结底,双方的士兵全都累的不行了。打了一天,实在扛不住。双方主帅的状况其实也都不是很好,莉莉安奴半夜咳血,觉得自己恐怕是落下什么病根了,逃出来贴身带着的镜子,和埃吉尔似的顾影自怜。而阿尔托利亚身上中了两箭,再不处理就要糟糕。于是便找了个出了名的同xing恋帮忙。让他帮着将背后的箭头挖出来,又拿着在火上烧过了的匕首将腐肉切下去。然后再往伤口处一烫……

    随着一阵“丝丝”声,一股青烟袅袅而起,一股烤肉烧焦了的味道传了出来……这伤口就算是处理好了。

    “会不会留下伤疤啊……真该死。”阿尔托利亚一边这么嘟囔着,一边自己将小tui处的箭头挖了出来,之后如法炮制。那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人觉得她好像没心没肺不觉得疼似的。重新包扎完毕之后。阿尔托利亚站起来伸伸tui,感觉不是那么难受了,总归也宽心了一点。之后便几脚将火堆熄灭——虽然会稍微的冷一点,但是这山林密集的地方,万一一阵风刮过来,把火头引到了别的草木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反复检查了火堆,确认完全熄灭之后,阿尔托利亚打了个呵气,又吃了点干粮和肉干。之后便对旁边围的一圈士兵说道:“除非敌人杀过来了,否则不要叫醒我。”之后便倚靠着一棵大树歪过脑袋,过了几分钟便传来了她均匀的呼噜声。

    “还真是……心宽啊。”几个诺曼骠骑兵相对无语,最后说出了这样不知道算是夸奖还是贬损的话出来。不过,总之,阿尔托利亚这样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也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大家看到主帅皇后殿下都这么不着急,那么自己也没什么好急的了。睡觉睡觉,于是除了站岗的之外,一众诺曼,凯尔特士兵们都纷纷倒头睡觉,一时间山顶上喊声一片,偶尔夹杂着几个伤病低沉,轻微的shen吟声。让这里显得更像是个战场。

    就这样,这个夜晚安安静静的过去了。然而事情并不像阿尔托利亚想象的那么简单,凭她的身体素质稍微睡一觉就会好——或许是因为伤口感染,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早晨起来之后,诺曼皇后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一mo额头,滚烫的一片,然而身上却觉得非常冷。脑袋既痛且晕。感觉差的要死,勉强吃了点干粮,却觉得难以下咽,喉咙里面似乎也肿了一样……

    “这种状态……还以为自己好了一点可以上阵杀敌了呢。”阿尔托利亚这样自嘲的轻哼了一声。晃晃脑袋,振作精神大喊道:“士兵们,今天也不要松懈!”之后士兵们轰然相应。阿尔托利亚又逞强似的,在几个士兵的帮助下,将她的那套诅咒铠甲穿在了身上。原本三十几斤重的板链复合甲式的诅咒铠甲,穿在阿尔托利亚身上几乎就感觉不到重量。然而这一会儿阿尔托利亚生了病,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沉重了许多,甲胄就好像山一样沉,差点把她压垮……

    然而还得死撑着。

    阿尔托利亚一咬牙,拔出胜利与誓约之剑高高举起:“士兵们,这场胜利必然属于我辈!”

    见识过全副武装的阿尔托利亚,是何等凶悍的士兵们一瞬间士气高涨。直认为己方有如此勇将,敌人自然不在话下,如同土鸡瓦狗一般。却不知道己方这个勇将是掺了水分的……

    于是士兵们趁着朝阳再次搜集了一些石弹,补充弹药——经过昨天的一场战争之后,标枪还剩下三根,而弓箭手的箭矢平均只剩下四支。弹药已经用去了大半。看样子今天要拿命来拼了……

    此时此刻,山脚下,东罗马人也匆匆的吃过了一顿早饭。与困在山上的诺曼,凯尔特士兵对比起来,这些家伙吃的还算可以。多少不用害怕失火,因而能吃上一口热的。士兵们将那些野菜,黑麦以及肉干什么的放到一起,拿大锅煮得稀烂,勉强算作是面片肉汤。一个兵一碗不干不稀的。勉强吃个半饱。之后莉莉安奴听见士兵们抱怨吃不饱,再看看锅里面煮的东西,便皱起了眉。

    “怎么回事?!你克扣军粮?”莉莉安奴转过身去,对着现在管理后勤的一个罗马将军这样质问道。

    “克扣你妹啊!就算老子克扣了,这荒郊野外的又没有个商队,老子卖给谁去?”那个罗马将军一肚子的委屈,却又不能说自家皇储是个白痴。于是便解释道:“并不是这样的,皇储殿下,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我们现在几乎没有后方,而且这附近的牧民也不是很多,我们没有军粮来源,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撑不住的——事实上就算实行这样的配给制度,也最多只能维持二十天左右。”

    最后一句话,这个临时军需官是压低了嗓音,用只有距离最近的莉莉安奴才听得见的声音说的。

    “什么——果然是你贪污军粮!枉本宫这么信任你!”那军官却没有想到,莉莉安奴大喊了一声,将周围所有士兵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然后拔出佩剑,一剑便将那个目瞪口呆的军官的脑袋给砍了下去。

    “士兵们!jian贼已除!今后军粮配给由本宫自行担任!本宫保证你们能够吃得饱饭!”莉莉安奴这样大声喊道,向周围士兵们保证道。

    “皇储殿下万岁!”一众大脑简单的士兵很快便相信了公主殿下的说法,这样欢呼起来。于是公主殿下马上命令,拿出了之前配给三倍的军粮出来,重新给士兵们炖了一顿粘稠的面片粥吃。很快的这样的消息传遍了军营之中,士兵们的士气马上上涨了不少。

    眼看着一片欢喜无限的士兵,莉莉安奴嘴角含笑,眼睛却是冰冷的很。她知道她这是在赌博,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了近期内击破,并且复活阿尔托利亚的上面。只要能达成这一战略目标,好歹诺曼人管她一年半载的饭那是绝对没问题的。而如果不能够击破,让敌人跑了的话,那么东欧这里可就不能呆着了。赶紧的回君士坦丁堡,先蛰伏一段时间好了。反正老不死的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女儿。无论如何不会杀了自己。

    莉莉安奴想通了这些之后,面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此次进攻,东罗马军队一改之前的战术同样是将最精锐的重步兵集中了起来,然而却让他们卸去了盔甲,放下盾牌长矛,转而从轻步兵那里拿了皮甲,小型盾牌和短剑装备好。改装成更加强力的轻步兵。虽然一些重步兵抱怨说这样不符合罗马帝国的传统——实际上就是抱怨这样看起来不帅。但是莉莉安奴也顾不上许多了。甚至,如果不是御林军坚决反对的话,她甚至想要将这些御林军改装成这样的士兵。

    到最后,公主殿下的几乎仍旧只是成功了一半,那些他的禁卫军,那些出身罗马角斗士的士兵们答应了她的要求——但是罗马的正规军却无一例外地拒绝了。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即使是这样,公主殿下仍旧凑齐了四百余名精锐的轻装步兵,连同总共两百名选拔出来的,每个人都带了四根标枪的标枪手一起,组成了今天的进攻序列。

    公主殿下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品尝胜利的果实了。

    此次进攻,东罗马军队仍旧以标枪手为先导——总共一百余名标枪手,按照昨天的战术开始攀爬——紧接着便被诺曼轻装弓骑兵射杀了少部分,又被石块击中,损失了少部分,真正上来的只有五十余名。然后,诺曼骠骑兵接受昨天的教训,没等对方进攻,便直接冲了上去,东罗马标枪手且战且退。紧接着在下面,又有一批标枪手加入了战斗之中,依托地形投掷标枪。诺曼骠骑兵紧接着继续向山下ting进,又将这一批标枪手杀散。之后继续向下追过去。

    ——然后,那些之前拼凑出来的轻步兵,便有上百名迎了上去,与诺曼骠骑兵展开了ji战。而另外两百,则在山麓两侧,沿着更加难以前进的山地,背着盾牌,叼着短剑向上爬行——之后从两翼对骠骑兵展开了攻击!

    “该死!”

    这样的距离,山上的弓箭石块支援不及,而地势的优势也不是很明显,对方数量上比骠骑兵多出了三倍有余!经过严酷训练的角斗奴隶们论起单兵作战,甚至要比近战骠骑兵还要强上一筹!诺曼,凯尔特军队,阿尔托利亚的士兵们一瞬间便陷入了困境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